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7章 小圣女下山

陈觅觅道:“我们想法一样,我跟王小军一起下山找剑。”
苦孩儿欢天喜地道:“好!”
王小军在往前开了两三公里之后自觉已成老司机,得意洋洋地问:“坐我车感觉怎么样?”
净禅子道:“师父的掌门之位是怎么来的你应该也清楚,当年武当为了掌门之争闹得鸡犬不宁,师兄弟之间几乎反目成仇,事实证明,武当派要想长治久安,必须得有一个足够强大的领袖才行。”
陈觅觅道:“不行,我得去告诉我师兄一声,你们先走,放心,我只私下和他说,他肯定不会再为难苦孩儿。”
“冲和师兄弟众多,谁知道其中哪一个不服他想自己当掌门,立马就会让历史重演,而且冲和这孩子在武学上的天分是足够了,但是为人处世上还有幼稚偏激的一面,身在这个位子上,行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武当派最讲辈分,你辈分高,这点上你有先天优势,只要不是错得离谱,也没人敢对你说三道四。”
陈觅觅哭笑不得道:“师兄你想多了吧?”
王小军赧然道:“以前朋友开车的时候学过一两次,光知道怎么往前出溜……”
“你不会连车都不会开吧?”
陈觅觅大吃一惊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苦孩儿讷讷道:“四次行不行?”
净禅子冲陈觅觅招招手道:“你跟我来。”
净禅子叹气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们想留下苦孩儿无非是觊觎游龙劲,可师父当年就说过了,游龙劲不练也罢,他这么说一定是有道理的。苦孩儿既然不想留在武当,那就由他吧。”
hetushu.com风则大声道:“王小军,等你伤好了可别忘了回来咱们比试比试!”
王小军打着火笨拙地挂挡,他问陈觅觅:“我用不用先练一练半坡起步?”
王小军苦笑着挥手:“我们走了。”
“我?”王小军吃惊道。
净禅子叹气道:“虽然早就看出你对掌门没兴趣,但我今天还是把话给你说明的好,你只要不离开武当,掌门的位子就是你的!”
刘老六道:“我要不这么说他们能让苦孩儿走吗?”
陈觅觅道:“师父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弥留期,神智早就糊涂了。”
净禅子忽然也一笑道:“是因为王小军吧?师父先给你指了婚又要你当掌门这才是真正的糊涂了,早知如此他就该废了‘掌门不许结婚’这条规矩。”
要是别人这么问陈觅觅非跟他急了不可,但是知道师兄必有深意,于是干脆道:“没想过。”
净禅子摇头道:“师父当年和你投缘,那是你们之间的缘分,起初他并没有多想,但我接任掌门时已经六十有五,未来五年十年或许不至于出乱子,可十五年二十年之后呢?我死之后再无保险的继承人,师父也是在弥留之际才想到了这个问题,在武当,谁辈分高、活得久谁就是最合适的掌门,这是他老人家的经验之谈吶。”
陈觅觅长发一甩转身就走,一边抱怨道:“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师兄!”
陈觅觅13岁时师父逝世,很多武功都是净禅子转授,净禅子对她而言亦师亦友,更像是慈祥的祖父,可以说武当就是她的一切,这m•hetushu•com里有她最亲近的人,她熟悉这里的每一块山石,每一根草木,这时忽然要离开,陈觅觅再也忍不住泪水,但她没有回头,又对王小军道:“走!”
陈觅觅走后王小军就觉得浑身不自在——被一百多号眉目不善的道士围着谁都好受不了,这次上武当把这里所有人都得罪了个遍,王小军想想也是哭笑不得,至于他来武当的本意那是提也不用提了,而且他虽然不知道净禅子要跟陈觅觅说什么,但是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直到陈觅觅和净禅子一前一后地走出树林,他急忙跑了过去。
虽然净禅子也是疏懒不羁的性子,这时也不禁有点无语,于是脱口问:“为什么?”
周冲和脸色愈发难看,可又不知该说什么。
两个人来到停车的地方,陈觅觅咬牙坐进驾驶座,她手脚酸软,打了半天火都没发动得了车子,她索性开门下车对王小军道:“你来开!”
净禅子道:“既然六兄给了结论,那想必八九不离十,你这就分派弟子下山,分几路暗访惊鸿剑的下落。”
陈觅觅眼皮发沉道:“只要不在半道停就不用。”
净禅子摇头道:“师父天纵奇才,何曾有过糊涂的时候——我再问你,我要是现在死了,你觉得谁最适合当武当的掌门?”
净禅子点头微笑:“好,好,那就多谢。”他忽然问陈觅觅,“师妹,你呢?”
王小军意外道:“老疯子,你这么快就抛弃我和觅觅了?”
净禅子幽幽道:“我想说的是,如果我活得够长那就让你来当掌门,如果活不过5和*图*书年,那就让冲和替你当掌门。”
“嗯,没错,冲和是目前的不二之选,可他并不是最好的人选。”
……
陈觅觅愕然道:“10年以后怎么了?”
陈觅觅不耐烦道:“师兄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刘老六四下打量了一眼,压低声音道:“你傻啊,那是我编出来骗他们的!”
净禅子苦笑道:“看来你是真没明白师父的心思啊。”
王小军道:“这事既然是因苦孩儿而起,我们把他带走就会对他做的事情负责,我一定找到真武剑,把它送回武当。”
“我们走吧。”陈觅觅对王小军说。
净禅子忽然扬声道:“师妹,江湖险恶,你要多加小心。”
陈觅觅拽住他道:“咱们开我的车走!”王小军随即醒悟,他们两个都受了不轻的伤,要走着下山非得猴年马月不可。
周冲和惘然地伸出一只手似乎想要去追陈觅觅,被刘平一把拉住。
“那就够了。”陈觅觅把王小军赶到驾驶座上,颓然地坐在他边上道,“你开吧,有什么不明白的问我。”
净尘子翻个白眼,不忿地看了王小军一眼,心说这小子无非也就是在几天之内就学会了游龙劲,我们有什么不能练的?可是净禅子已经发话,他只好闭嘴。
刘老六正色道:“我只能告诉你一点,这个贼的轻功真的很高,而且我这个谎也不是完全没用——正主听说武当要找的是惊鸿剑,不免会放松警惕,这也是给你抓住他创造的条件。”
陈觅觅这会自顾不暇,让苦孩儿跟着刘老六起码不会吃亏,她叹了口气道:“苦孩儿你记住,玩游戏hetushu.com每次不能超过半小时,一天最多玩三次,你答应了我才让你走。”
陈觅觅心疼道:“我这车改过,而且你也知道是一档啊?那你还猛踩油门?你行不行要不还是我来吧!”显然这车就相当于她最好的朋友,让王小军这种二把刀练手她心都要碎了。
陈觅觅沉吟良久,忽然吃惊道:“难道师父当年收我的时候就想到了这点?”
陈觅觅皱眉道:“当然是冲和。”
陈觅觅急忙道:“师兄你做得对,掌门位子给他吧,我不想!”
净尘子急道:“那苦孩儿怎么办?”
王小军苦恼道:“可是我已经答应了武当要帮他们找剑,你现在让我去哪找?”
陈觅觅道:“就像你说的,哪有女孩儿当掌门的,我可不愿意被人指指点点,现在网络那么发达,再给我封个‘最美掌门’天天曝光我可受不了。”
陈觅觅把手抓在安全扶手上了……
刘老六摆手道:“你以为他真不知道我是骗他的吗?他无非就是给自己一个台阶好放了苦孩儿,哦对了,苦孩儿已经决定要跟我走了。”
净禅子道:“10年以后我们这帮老头子也就死得差不多了,到时候武当山上全是你的晚辈,论武功,你天资聪颖,到那会也能独当一面了。”
刘老六嘿嘿一笑道:“我又没说一定是惊鸿剑干的,我说的是‘有可能’。武当派追查这事只有两个结果,一是他们找不到惊鸿剑,那只能怪他们无能,二是他们找到了真正的黑手,到时候也就无所谓了。”
王小军道:“你撒这种谎想过后果没有?”
苦孩儿嘿嘿一笑道:“跟着六和*图*书儿有游戏玩。”
“啊,为什么?”陈觅觅先吓了一跳,她毕竟是武当派的人,本来气势汹汹地要找“惊鸿剑”算账,没想到是刘老六随口虚构的。
“诶,好。”王小军一踩油门,车咆哮着冲了出去,他大惊之下赶紧急刹,车子停下以后他脸色发白地问陈觅觅:“不是才一挡吗?”
陈觅觅温和道:“行,但不许耍赖皮。”
武当派众人面面相觑,刘老六言之凿凿地指出了盗剑人,可是“惊鸿剑”这么浮夸的名号却是谁也没有听过。
刘平小声问净禅子:“掌门,你看这事儿……”
陈觅觅面无表情道:“我不困了。”
净禅子道:“你现在还不成,可是10年以后呢?”
二人离了人群来到一片树林中,净禅子忽道:“师妹,你真的没想过要当武当的掌门吗?”
“那冲和呢?”
净禅子正色道:“你当掌门唯一美中不足就是生为女孩儿,一个姑娘执掌武当,你所承受的压力也必然比男人重得多,所以我特地培养了冲和作为你的后备,万一你不想……”
王小军连连摆手:“我慢点我慢点。”他这次终于磕磕绊绊地把车开到了山道上,由于品不住油门松紧程度,老富康也一蹿一点的,有几次眼看就要在转弯的地方冲下悬崖。
陈觅觅笑道:“多谢师兄美意,真的不用了。”
王小军扶着陈觅觅,后面跟着刘老六和苦孩儿,四个人转过一个山角王小军就迫不及待地问刘老六:“六爷,你说的惊鸿剑到底是个什么人,他真名叫什么,我去哪能找到他?”
陈觅觅嘻嘻一笑道:“我可成不了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