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8章 人最重要

陈觅觅言简意赅道:“人最重要!”
陈觅觅低声笑道:“这是怎么了,这个月是掌门传递月吗?”
胡泰来一笑道:“没关系,我们师徒就像父子一样,就算当儿子哪有一辈子不跟爹抬杠的?找时间我再跟他解释。”
胡泰来像是不识字一样把电话举到两人眼前,上面只有八个字:我在西安,一切都好。
王小军开着车到了武当山山门的时候,保安队长刘胖子正亲自带着人在门口站岗。
当王小军和陈觅觅找到胡泰来时,他正不顾形象地坐在地上,满眼都是血丝。王小军把他拽起来道:“别灰心,咱们直接杀到唐门去,把思思给抢出来!”他对陈觅觅道,“觅觅,真武剑的事儿只能先放一放了。”
陈觅觅道:“想学我早跟苦孩儿学了,还用你教?”
“要了命了!”这会路上的车已经渐渐多了起来,王小军他们要去机场得挑头走那边,光这个头他就挑了十多分,惹得过路司机纷纷鸣笛,有的干脆探出头来破口大骂,陈觅觅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乐呵呵地看着王小军出丑。
祁青树在那边破口大骂:“什么不错,就是个小流氓,老子是让你出去历练去的,你倒好,认识一堆不三不四的人,你……”
陈觅觅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接茬,顿了顿道:“我们下面去哪?”
周冲和道:“她当掌门我乐见其成,如果我当掌门,我会把掌门之位让给她,然后一生守护着她我就心满意足了。”
陈觅觅心疼地看了看窗户上被他敲出来的白点,放下车窗扫了他一眼道:“滚。”
陈觅觅嫣然道:“你还挺讲究的嘛。”
王小军嘿然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下决心要把你带离武当,没想到最后是用的这种办法。”
王小军认真道:“苦孩儿教的千万别学,他教的都是错的!”当下把自己的经历讲了一遍。
祁青树道:“少林你就不用去了,这就回来hetushu.com吧,我要把黑虎门掌门之位传给你。”
胡泰来道:“师父……我还有些事情要办,暂时回不去……掌门的位子传给我,您太抬举我了。”老胡显然也很激动,只是这当口顾不上开心了。
“不挨骂怎么能学会开车呢?”
胡泰来看着这俩人像小情侣一样斗着嘴,忽然道:“咱们有去四川的机票钱吗?”
陈觅觅道:“不带开地图炮的,明明是你车技不行。”
王小军再也忍不了了,他回手抢过胡泰来的电话大声道:“祁大爷你好,你徒弟最心爱的女人被人抓走了,我们现在要去救她,你不帮忙可以,别添乱行吗?”
……
净禅子掻了搔头道:“有啊。”
王小军道:“那他万一真把掌门的位子给了别人怎么办?”
王小军颇觉尴尬,顺势把水递了过去,陈觅觅接过来一口气喝干。
王小军问陈觅觅:“唐傲带着她去西安干什么?”当然,他只是把大家的问题说了出来,并没有想得到答案。
祁青树沉默了几秒,突然喝道:“胡闹,我不是让你三十岁以后再考虑个人问题吗?”
陈觅觅吃惊道:“我师父留下的功夫居然在你手上改良了?”
陈觅觅嫣然一笑道:“不用谢我,抢人这种活儿王小军很有经验,要谢你就谢他吧。”
武当山上,诸人散尽,净禅子负手立于悬崖边上,周冲和站在他身后五六步远的地方,满脸沮丧之色。
胡泰来道:“不会。”
胡泰来道:“我决定了,找到思思以后就去找份工作,我可不能让她跟着我受苦。”
祁青树不耐烦道:“一句话,这掌门的位子你要是不要?”
“那你这个老司机也不教我。”
胡泰来满脸通红道:“师父……我恋爱了,呃,不过对方还不知道……她遇到了麻烦,我要去帮她!”他说得前言不搭后语,王小军都替他着急,不过好在大意是说明白了。和图书
祁青树一愣,继而勃然大怒道:“你是哪的小兔崽子?你叫什么名字敢告诉我吗?”
虽然自己等人经常被无视,不过武当出了这么大的事刘胖子自觉还是有一定责任的,他满脸的忧国忧民又煞有介事,他把两根大拇指插在皮带里在门前转来转去,那样子活脱就是一个伪军头子。这时王小军的车开过来了,刘胖子见这深更半夜居然有车要出,而且还开得鬼鬼祟祟的,顿时像打了鸡血似的一挥手,带着一干小弟呼啦就把王小军他们围住了。
胡泰来道:“以我师父的脾气,他八成会马上就把掌门的位子给别人。”
胡泰来泰然地把电话装进兜里,憨厚一笑:“觅觅说得对,人最重要!”
“火车站呢,没找到人,意志挺消沉的。”王小军道,“你给我指路,咱们去找他。”
王小军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只能说是苦孩儿歪嘴和尚念错经,我又给纠正过来了而已。”其实得意之色还是溢于言表。他又道,“我把游龙劲教给你,你再去教给你那些师兄师侄们吧,这毕竟是武当的绝学,由你传递下去比较好。”
“哎哟,差点把老胡忘了!”王小军急忙掏出电话打给胡泰来,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
王小军却由衷地替胡泰来高兴,他清楚胡泰来是祁青树最得意的弟子,掌门传给胡泰来也是意料之中,尤其在他情绪比较低沉的时候,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回去而已。
王小军大吃一惊道:“我靠老胡,你来真的?”
这时胡泰来的电话响了,王小军和陈觅觅又一起转过头来,一起问:“是不是思思?”
王小军感慨道:“要说咱也是武林人士,怎么总这么穷啊,人家武松最落魄的时候还吃得起两斤牛肉十八碗酒呢。”
胡泰来忽然发呆道:“是啊,咱们学了那么多年武功,可到底能干嘛呢?”
“他在哪?”陈觅觅问。
王小军立http://m.hetushu.com刻把车停在路边道:“她的电话通啦?”他和胡泰来都已经试过无数遍了,唐思思自从被带走后电话就一直关机。
胡泰来道:“这是男人的责任。”
王小军无语道:“这老爷子怎么说话呢?”
陈觅觅道:“我卡里还有万把块钱,大概够去了。”
陈觅觅道:“再给她打过去!”
净禅子整理了一下道袍,小声嘀咕道:“你以为我不想夏天穿裤衩背心出门吗?哎……”
“湖北人民都什么素质啊?”王小军愤愤道。
胡泰来有满腔的话又不知该怎么说,只得控制着情绪道:“我已经到过铁掌帮和武当派了,现在出了一些意外,少林可能要推迟了。”
净禅子慈祥地看着他道:“你还年轻,须知人生就是如此,随着阅历的增长你可能会放下一些东西,但是有些执念会伴随你一生,看淡些也就好了。”
“难道是唐傲故意用思思的电话给我们发短信,想把我们引开?”王小军说完又摇头道,“唐傲好像不是这样的人。”
王小军一笑道:“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的少侠如今操心上柴米油盐酱醋茶了,你是中年危机了吧?”
“靠靠靠,那可不行,你把电话拨过去我跟他说,我给老头赔礼道歉总行了吧?”
胡泰来忽然淡淡道:“师父,掌门的位子我不要了,您给别人吧。”接着挂了电话。
“我滚我滚!”刘胖子见是陈觅觅,一溜烟跑进屋里亲自给她开了电子门,然后目送王小军开车离去,还装模作样地敬了一个不标准的礼……他这人还是知恩图报的,如果不是师叔祖两次阻拦,他肯定已经被王小军随便拍在了哪里,师叔祖这三个滚字,在他看来实在是浸透着长辈对晚辈的殷殷爱护之意……
……
陈觅觅道:“先别管那么多了,从这里到西安只要几个小时,咱们就开车去!”
王小军截过话头道:“老胡你会开车吗?”
周冲和和-图-书低下头道:“可是我真的很喜欢觅觅啊。”
祁青树提高嗓门道:“屁话,你们这个年纪哪有什么正经朋友,快给我滚回来!”
陈觅觅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扫了王小军一眼道:“专心开你的车。”
王小军把车开出武当时天光已经放亮了,他激战了一夜,这时口渴难忍,于是停车从后面抓过一瓶水来一气灌了多半瓶,他无意中看了副驾驶一眼,只见陈觅觅已经浅浅地睡着,她的半张脸埋在长发里,眉头微蹙,朝阳映射在她身上,有种楚楚动人的光辉。王小军仍保持着喝水的姿势,却不禁看呆了。
胡泰来如梦初醒,但是对面的电话又显示已关机。
王小军随口道:“可是咱们能干什么呢?咱们劲儿是比一般人大,可是靠搬砖也发不了家啊,以思思以前的生活质量,你一个月挣千把块她还不是跟着你吃苦?”
胡泰来上了车,王小军把他们在武当山上的经历简单讲了一遍,胡泰来亲眼见到陈觅觅受了重伤,这时又听说他们惹了一身是非,可两个人还是二话不说地帮自己去找唐思思,他和王小军的关系已不用多说,于是对陈觅觅道:“觅觅,谢谢你。”
胡泰来示意他不要出声,极尽委婉道:“师父,我现在真不能回去!”
净禅子摇头道:“比武输了算什么大事?你明知道丢剑的事跟觅觅无关,可你还是推波助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吗?你是想借机把觅觅留在武当!”
胡泰来结巴道:“她还没答应跟我处朋友,但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的朋友,所以我得去救她……”这话说得就不好理解了,王小军发现平时沉稳的胡泰来在和自己师父说话时非常紧张,从平时聊天他也能感觉到,祁青树对徒弟很严格,而胡泰来对师父又很尊敬,最后造成的结果就是徒弟见师父就像老鼠见了猫。
“是……我师父。”胡泰来也十分意外,接起电话毕恭毕敬道,“师父您老人家安和*图*书好?”
净禅子忽然开口道:“我对你很失望。”
胡泰来看了一眼,表情茫然,前边的两个人急道:“到底说什么了?”
陈觅觅笑道:“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平时都不敢琢磨。”
“抱头、下车!别耍花招啊——”刘胖子威风凛凛地喝了一声,同时举起手里的钢拐在玻璃上磕了磕。
这时胡泰来收到一条短信,他低头看了一眼顿时叫道:“是思思来的!”
几个人给自己出了难题,一时陷入了苦思冥想之中。
净禅子道:“你们两个总有一个是要当掌门的,这个问题你打算怎么处理?”
“好,你们坐稳了!”王小军意气分发地一踩油门,车熄火了……
周冲和忽然仰起脸,倔强道:“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能打败王小军!”
祁青树不悦道:“有什么事比接任掌门还重要,都放一放吧!”
胡泰来用的是一款国产山寨机,通话质量倒是十分牛逼,像装了公放一样,王小军就听一个老者威严的声音道:“嗯,你在外面怎么样?”他是从大师兄那里得知胡泰来的师父姓祁,后来又从胡泰来那里知道老头叫祁青树。
胡泰来大惊失色,他抢过电话道:“师父,您别生气,小军人很不错的。”
王小军嘿嘿一笑道:“等你伤好了我就把游龙劲教给你。”
陈觅觅扶额道:“就你这个智商是怎么学会游龙劲的?”
王小军笑嘻嘻道:“我叫王小军,你想打我就来找我啊。”
净禅子叹气道:“你这是心魔啊,冲和,你可知自私是什么吗?一个人有颗果子不想和别人分享还算不上恶劣,他如果吃不着又不希望别人吃着这才是最大的自私啊。”
陈觅觅道:“先看看她短信说什么?”
周冲和忽然痛哭流涕道:“师父,我该怎么办?”
周冲和难过道:“师父也有执念吗?”
周冲和本想再问,但看师父的表情显然是很难为情的事,又怕惹得师父不高兴,只好硬生生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