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0章 华山掌门

迷彩无奈道:“也就是早上那会吧,有一男一女到我们这了,那女孩儿大概……大概就跟这位美女差不多大,眼睛红红的,好像是被那个男的胁迫似的,我们哥几个一看这事儿我们得管啊,可我们刚想动手那男的就把筷子飞到柱子里去了,邪乎的很!”
王小军道:“去,把你们这的吃的喝的都给我们打包了,一会我们还要上路呢。”
陈觅觅举着电话输入了刚查到的号码,对两个人说:“要是换号就没办法了,咦,通了。”
迷彩信誓旦旦道:“我们虽然抽烟喝酒开黑店,但我们是好青年!”
陈觅觅掏出电话拨号道:“不会,但是我有办法啊。”电话通了之后,陈觅觅道,“妈,你去我那个家的抽屉里翻翻名片,找一个叫华涛的人。”
王小军忍着笑道:“嗯,这次就算了,没揍你们也是看你们还没坏实芯儿,下次可别让我再碰见你们。”
迷彩毫不犹豫道:“我们认罚!”胡泰来那一拳的威慑性太强,基本没给人留选择的余地,虽然人的头骨可能要比木头桩子硬一点,不过木头断了还是木头,头骨碎了自然还是头骨,但在这点上没有可比性……
王小军看了一眼迷彩道:“这么说来你们心眼还挺好呗?”
胡泰来道:“那车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他加重语气道,“好好想!”
胡泰来也是心中一动,喝道:“快说!”
陈觅觅缓缓道:“异地租车去西安,一辆奥迪A6,这就www.hetushu.com好找多了。”
“那车……”迷彩被迫苦思冥想起来,一边深深后悔自己多嘴,这三个瘟神明明马上就要走了,这不是没事找事吗。也许是压力真的转化成了动力,他忽然道,“对了,那车好像是租来的,车屁股上有个广告贴,写着……写着……”他迎着胡泰来凶狠的目光,使劲一拍脑袋道,“写着吉祥车行!”
王小军起身道:“那咱们就走吧。”
王小军道:“唐傲跟我们一样选择开车去西安,只不过他的车是租的!”
“少废话。”
王小军无语道:“你怎么跟个律师似的?你想想你要是不会功夫会有什么下场?”
迷彩呲牙咧嘴地一指身边的柱子:“你自己看嘛。”
迷彩苦笑道:“大哥我们真没那么闲,记住牌照管什么用,就我们几个还敢找人报仇啊?”
胡泰来又是目光灼灼地盯着窗外,郁郁道:“知道了唐傲开的车和租车的车行,接下来该怎么找他的人呢?”
王小军道:“只是让他帮着找人,又没让他和唐傲拼命,就算论面子,我虽然不在铁掌帮了,可觅觅还是武当派的重要人物,两厢衡量也该帮我们,就是不知道怎么才能联系得上他。”
“你们说吧,认打还是认罚?”王小军道。
王小军随手提了两个袋子道:“我只要这俩,剩下的就当奖励还给你们吧,另外再给你一条建议——你们几个干脆干搬家公司去吧,我看你们很http://www.hetushu•com有天赋的样子。”
陈觅觅道:“你想找华山派的人帮忙?”
王小军小声对胡泰来道:“武当小圣女就是牛逼,抽屉里随便翻翻就能找到华山掌门的电话。”
迷彩一缩脖子,他本以为这三个人里就胡泰来会功夫,没想到嬉皮笑脸这个这一手看着更吓人,同时他也明白自己这几个人之所以没怎么挨揍的真正原因了——那是因为他们没对那姑娘做什么过分的事,不然就凭这主这么一拍,自己的心脏还不得飞出腔子去?迷彩他们几个面面相觑,忽觉得干这行凶险无比,确实不如给人搬家,当然,还得是通知主家那种。
王小军和胡泰来一起意外道:“你见过他?”
王小军他们上车后即刻出发,这时又已入夜,看来在天亮之前无论如何也会到达西安。
“得嘞!”迷彩他们一听如逢大赦,迈着轻快的步伐去收拾了,显然这种程度的惩罚对他们而言简直就是意外之喜,五个人手脚麻利地干活,打包唯恐不彻底,细节唯恐不完美,迷彩把剩下的羊肉连盆带肉都用塑料袋封好,还细心地用小袋子装了好几种口味的蘸料,其他人也见什么打包什么,那热火朝天的劲儿非常感人。
王小军回头看看胡泰来,两人均感愕然。
王小军和陈觅觅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是唐傲!”能徒手把半根筷子飞进柱子,除了唐傲还有谁?
陈觅觅笑眯眯地看着,不大会工夫几个人收拾了好几http://m.hetushu.com大包放在桌子上,迷彩毕恭毕敬道:“打包好了,您几位走的时候我们给您搬到车上去。”
胡泰来迈开大步道:“走!”
王小军好笑道:“你不会随身带着好多年以前的名片吧?”
陈觅觅瞟他一眼道:“尽说废话。”
陈觅觅好奇道:“什么意思?”
胡泰来道:“可是我听江轻霞说华山掌门是那种谁也不愿意得罪的人,他肯为了我们得罪唐门吗?”
事后胡泰来想想也觉得迷彩说得对,他要是早露这一手确实可以免去很多不必要的纷争,迷彩也就不用挨这一拳了。可是当时迷彩冲得太急,胡泰来知道王小军和陈觅觅身上有伤,迫不得已才出的手,说到底,这就是人的性格造成的遭遇不同。迷彩要是老成一点他就不会贸然地冲上来,胡泰来要不是一心替朋友着想也不会急着揍他,所以说和人打架之前最保险的办法就是先让对方提交一张近期的体检单,看看他的心率、体脂率、有没有什么慢性病之类的,当然,要是搭配一张受训经历就更好了,像胡泰来这种7岁学艺学了20年功夫的事先不跟人讲明,人家说他不仗义他得认……
胡泰来急切道:“他们开的什么车?”
胡泰来小声道:“咱们吃霸王餐也就算了,现在改抢劫是不是有点过了?”
王小军忍不住指点道:“啤酒就不要了,我还开车呢,冬瓜这种东西就不要拿了——你神经病啊,我要你插线板干什么?”
王小军和陈hetushu•com觅觅其实早就看出不对劲来了,这荒山野岭的五个后生守着一盆羊肉开饭店,要不是等着讹人才是真见了鬼,不过他们刚才吃饭的时候还是吃得提心吊胆的,就怕吃完不是黑店,陈觅觅买完东西身上就剩200多块了,这几位但凡开价没那么黑,按正常价稍微往上浮一点这点钱还真不知道够不够,万一不够多丢人?所以当迷彩“1700”这个价钱开出来以后王小军简直是心花怒放,他要开十万才好呢!
四个后生连带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迷彩自觉地在桌前站成一排。
王小军一笑道:“都是江湖同道,这点小忙他们不会推辞吧?”
迷彩道:“奥迪A6。”
陈觅觅一笑道:“我还没吃饱。”
胡泰来道:“那也有点不合适。”
胡泰来道:“吃的喝的咱们带走,锅碗瓢盆给人留下吧。”他郑重对迷彩道,“以后好好做生意,不许再开黑店了。”
王小军接着道:“除非是有当地势力配合咱们——诶,华山离西安不远吧?”
迷彩迟疑道:“你说的搬家公司……是通知主家那种还是不通知那种?”
胡泰来一把抓住他胳膊道:“这一男一女长什么样?”
陈觅觅点头道:“早年我每次放假都会和师父游荡江湖,确实见过他一面,出于礼貌,他给过我一张名片,如果他没换电话的话……”
从这个角度上说,迷彩他们确实还不算特别恶劣,毕竟敲诈和打劫性质还是有区别的。
王小军剔着牙,冲那几个后生招手:和-图-书“来,都过来。”
王小军一笑道:“你们要敢干后一种那就试试!”他手掌在柱子另一端一拍,那陷入里面的半截筷子便啪的一声弹射而出,他虽然受了伤,不过这点功夫还是有的。
迷彩忧伤道:“这位美女就爱听别人的伤心事是吧?”
迷彩嘶声道:“那男的瘦瘦小小的,戴个眼镜,那姑娘倒是很漂亮……大哥你能先放开我吗?”
“那你说怎么办?”
王小军看看陈觅觅道:“你说怎么罚他们?”
陈觅觅忽然道:“你别说,我还真能联系得上这位华山掌门。”
胡泰来撒开迷彩,跑到他手指的地方一看,只见支撑工棚的另一根柱子里,深深地插着半根筷子,看来迷彩他们事后想把它弄出来未果,所以干脆把露在外边的半根掰断了事。
王小军道:“什么叫把筷子飞到柱子里了?”
陈觅觅常年住在山上,陈妈自然要在电话里问东问西嘘寒问暖,陈觅觅则像所有这个年纪的女孩一样,笑嘻嘻地敷衍着,不一会陈妈看来是找到了华涛的电话,陈觅觅要过王小军的电话记下号码,母女俩又聊了一会这才挂断。
王小军沉思片刻道:“一辆车尾贴着广告的奥迪A6,找起来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啊。”
迷彩心如止水地一摆手:“刚才我们几个商量过了,这买卖我们也不打算干了,正经开饭馆谁在这种地方?想在荒郊野岭讹几个钱吧最近还老碰上你们这种人,我们也是有自尊的好吧?”
王小军道:“牌照还记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