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5章 黑科技小军

瓦肯斯基撂下一句狠话,忽然把嘴里嚼烂的肉吐在桌子上,张狂地笑起来,随即又冒出一串老毛子文。
雷登尔这次没有多说,他起身一个冲拳砸向瓦肯斯基,而瓦肯斯基似乎早就在等这个机会,他的右直拳后发先至地直奔雷登尔的面门,雷登尔瞬间举起左臂抵挡,砰的一下被打得退了几步,他怒火中烧,调整步伐再次出拳。
大汉看罢无语地指了指二楼。
雷登尔只觉右拳像被吸进了黑洞一样,别说往前打,就连手指也难得伸展,心里骇异不已,只好道:“好!”
雷登尔的趴体将近天亮才结束,日程表上的“8点30分训练”也就无疾而终,事实上雷登尔是下午三点多才起床,磨磨蹭蹭吃了午饭天又快黑了,于是第二天的趴体预热开始,晚上打扮入时年轻靓丽的各国妇女又欢聚一团。
王小军亮出工作证道:“我们是雷登尔的保镖。”
雷登尔私下里没什么架子和规矩,保镖们就和他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老黑们天天纸醉金迷,不过正经的中国菜还是头一次吃,一个个吃得眉开眼笑的。
光头大汉善解人意道:“兄弟,看看真人就行了,你还想追着上哪啊?”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三天,这几天里王小军虽然每晚都去站岗,但他连雷登尔的面都很少见,他倒也乐得清闲。
王小军他们进了饭店,一楼的大堂已经坐满了人,今天的位子都是雷登尔来中国以前就订出去,来的自然都是拳击爱好者中能量比较大的那一拨,http://www•hetushu.com个个衣冠楚楚,这会人手一台照相机,可以想象雷登尔出现的时候肯定是一顿狂拍,现在各种长枪短炮放在桌子上,使得现场看起来更像是摄影爱好者聚会。
胡泰来双臂张开,靠桩马力把黑人们拦住,一时间屋子里顿时泾渭分明地分成三个阵地,陈觅觅守在门口,胡泰来拦在墙角,王小军和雷登尔还有瓦肯斯基则在当地僵持不下,王小军渐渐失去耐心,叫道:“老雷,你给我个面子先撤一步行不行?”
那保安检查工作证无误,只好放行,末了喃喃道:“你们这保镖也太不走心了,他雇你们还不如雇我呢!”
车子刚到饭店门口记者们就又都围了上来,王小军他们已经开始渐渐熟悉这种生活了,在美国或者说西方世界,拳击手绝对是巨星待遇,其中尤其以重量级拳王最引人关注,虽然拳击比赛中有多达十几个重量级,但毋庸讳言,人们还是最爱看两台巨炮互相轰击的比赛,在美国,拳王的知名度、社会地位、经济收入都名列前茅,一些耳熟能详的拳王比如阿里、泰森、霍利菲尔德、刘易斯的名字比总统丝毫不差,雷登尔就是这个级别的拳王,被记者和闪光灯包围一点也不稀奇。
王小军腆着脸道:“我们不是粉丝,我们是他的保镖。”说着给大汉看证件……
那白人壮汉身边的人道:“这是瓦肯斯基——”说着他像哄小孩一样拍了拍王小军的肩膀笑眯眯道,“不关http://m.hetushu.com你们的事。”看样子他是瓦肯斯基的翻译。
瓦肯斯基大喜,他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趁雷登尔被王小军牵制住的当口他的右拳凶狠地砸了过来,王小军无奈道:“你也冷静冷静吧!”说着张开右臂把瓦肯斯基的拳头夹在另一边胳膊肘里,雷登尔和瓦肯斯基的右拳全被他锁住,但这两人都是拳王,心思也都是一样的迅速狠绝,同时用左拳攻击对手,王小军腰身一拧转了个圈子,这两人的拳头便全打在了空气里,王小军无奈道:“你们再这样我不客气了啊——”
王小军急忙问最近那张桌上的光头大汉:“雷登尔哪去了?”
这时雷登尔终于忍无可忍,骂了一句他们国家的国骂:“FuckYou!”
王小军道:“我们这都是火葬——诶,我不是让你们快走吗?”
王小军他们急急火火地跑上二楼,终于在一个大包厢里找到了雷登尔,这会雷登尔正在练习用筷子夹花生,见了三个人只是无奈地耸了耸肩,一副本来也没抱希望的样子。
白人翻译嘿嘿一笑道:“他说这屋里有一群美国黑人小姑娘在吃饭。”
王小军见是雷登尔先动的手,怕这事曝出去自己这方不占理,他就坐在两人中间,这时冷丁站起张开左臂把雷登尔的攻击夹在了肋下,嘴里连声道:“老雷,冷静啊!”
王小军松开左臂把他吐了出去,但他在瓦肯斯基眼里是雷登尔这边的人,他先放了雷登尔就是很好的证明,瓦肯斯和*图*书基勃然大怒之下又把左拳砸了过来,王小军只好左掌一拍一抓,他的手比瓦肯斯基小得多,但运上内力牢牢地把对方的拳头捏住,瓦肯斯基双拳都被锁住,脑门子上的汗哗一下就下来了,拳击被很多人固执地认为是世界上威力最大的格斗术,这句话瓦肯斯基自己也不同意——那还要看谁在打,如果是瓦肯斯基在打,那这句话才正确了,毕竟不管你会自由搏击还是跆拳道,被1000磅的拳头打上一下你只能休克,所以他经常以世界上最强的男人来自命,但在这个瘦小的中国人面前,自己这个最强的男人的一对拳头像被没收了似的,他百思不得其解,甚至在一瞬间就想出了“电磁战斗衣”“引力失重鞋”这类伪科学的东西来安慰自己肯定不是输在实力上,对方一定是掌握了某些黑科技才这么强的,不然他为什么不是拳王?
王小军这次早早摸好了路线,带着雷登尔一行人赶奔饭店。
雷登尔戴上墨镜,下车后直接在保镖们的护送下进了酒店,胡泰来又比别人慢了一步,他以为雷登尔还会像以前那样接受短暂的采访,说到底,隔行如隔山,在“保镖”这个位置上他总感觉力不从心,结果就是雷登尔他们冲进了酒店,王小军他们三个反而被挡在了记者们后面……
今天酒店的二楼不对外开放,菜式自然也是早就预备好了的,所以他们没等多大工夫服务员就开始上菜了,王小军坐在门口的位置,服务员一进来他就率先道:“这是宫保鸡http://www•hetushu.com丁——这是铁板牛柳——”他得意地对陈觅觅小声道,“虽然干保镖不行,不过咱报菜名专业啊。”
华涛一直没有再出现过,只有华猛打过几个电话。
雷登尔的翻译自打来了就没管上什么用,他也清楚雇主基本上不需要他,这几天自得其乐地旅游去了,雷登尔和他的保镖们个个精神不振地爬上车,这几天夜夜笙歌下来,他们看上去比参加了高强度训练还要疲惫。
王小军问他:“你们的斯基刚才说什么了?”
王小军尴尬地直搓手道:“这老雷怎么老不按套路出牌?”
翻译同时段俄译双语:“好好享受你在中国的最后几天吧,说不定你会埋在这里。”
王小军愕然道:“你们谁呀?”这群人一个个身高体壮,威势惊人。
陈觅觅道:“可能是外国人比较注重个人生活,所以吃饭的时候不接受采访?”
王小军皱眉道:“别找事,赶紧走吧。”他没想到瓦肯斯基今天居然在同一家饭店吃饭,两个势必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拳王狭路相逢,一方已经出言挑衅让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他想尽力息事宁人。
正在这其乐融融的当口,门外忽然走进一群高大的白人,为首的那个在屋里扫了一眼,不知说了句什么,他身后的人轰然大笑。
雷登尔倒是显得很冷静,他虽然听不懂俄语,但是翻译的中国话却是懂的,他目光灼灼地盯着瓦肯斯基,瓦肯斯基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走到饭桌前伸手抓起一片肉塞进嘴里,这个俄罗斯壮汉看着要比雷登尔强壮不少,他和*图*书的瞳孔和眼睛都呈现出一种死灰色,一看就不是善茬,瓦肯斯基也盯着雷登尔用力咀嚼着,就像是在嚼对方身上的肉似的,然后他滴里嘟噜又说了一串俄语。
三个人挤到门口被酒店的保安拦住了,五大三粗的保安正了正腰上的皮带道:“记者不许进去!”
这两个字谁都听得懂,瓦肯斯基阴阳怪气道:“Comeon,baby!”说着张开双臂,还夸张地扭动着大胯。他身后的保镖们又是一阵大笑。这就是英语国家国骂的不足,以“you”作为猥亵目标并不能很好的起到侮辱对方的作用……
第四天的晚餐按主办方的安排在西安一家有名的中餐厅进行,主办方目的也很明确,就是要在赛前进行最后一次宣传,虽然美俄拳王争霸赛的票早就预订一空,不过金主还是想造造势,为以后类似比赛的良性展开打打基础。也顺带让美国拳王亲近一下中国美食,属于工作会议期间的短暂放松。
“听说你在媒体前宣称我会后悔来到中国,这句话说得应该是你才对!”翻译飞快地把俄语翻译成英语和中文,就其职业素养来说比雷登尔那个缺席的翻译好多了。
雷登尔和瓦肯斯基的保镖们见雇主动上了手,双方一起往前扑,眼看就要成群殴之势,陈觅觅言简意赅地对胡泰来道:“一人管一边!”她起身双掌在冲在最前面的老毛子身上一推,陈觅觅跟他一比就像个布偶娃娃,但这一推借力打力,那壮汉几乎是直接飞出了门外,她垫步拧身,如法炮制地把剩下的几个保镖全甩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