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8章 唐思思的下落

王小军这才明白原来陈觅觅是见他在饭店里强行阻止两个拳王的行为替他担心,其实事后他也有点后怕,要知道两个拳王每一拳打出威力都不亚于内家拳高手带着内力的攻击,幸好雷登尔和瓦肯斯基当时的注意力都在另一方身上,这才让他钻了空子,不然后果很难说。
两个人随口聊着,王小军打开手机导航输入陈觅觅给他的地址,那个地址只是简单的一条街的名字和一个门牌号,随着越来越接近目的地,王小军也渐渐紧张起来。
王小军摊手道:“你没看吗,两边都是商场,那人说不定就是下去买瓶水呢。”他虽然这么说,还是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街对边的门牌号码,和手机上的地址是一致的,当王小军费尽千辛万苦把车停在奥迪车刚才的位置上时,他抬头看了一眼这个门牌对应的商店,然后他就和陈觅觅一起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这居然是一家婚纱店!
“真的?”王小军兴奋道,“我去叫老胡。”
过了一个十字路口之后他们已经抵达那条大街,让王小军和陈觅觅意外的是,这条街上既没有宾馆也不是住家小区,而是一条十分繁华的商业中心。
陈觅觅说完这句,开始跟王小军解释一些揉手最基本的动作和要诀,王小军不好意思再乱想,尽力认真听讲。太极揉手讲究“棚捋挤按采挒肘靠”八个和_图_书字,既可以看成是基本功修习法也可以看成是一种近身格斗术,练到一定境界又有听劲问劲之说,两个练内家拳的只要用这种技艺一接触就知道对方功力深浅高低,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揉手可谓是一门看似简单实则高深的功夫,王小军双手被陈觅觅带着走,他逐渐加力想挣脱出来,起初一两分,后来四五分,但始终如石入大海,他知道陈觅觅身上伤还未愈,但使出太极劲竟然仍有这等威力,不禁暗暗纳罕。
……
雷登尔嘿嘿一笑道:“当然看得懂——王想摸他的未婚妻,但一直没有得逞。”
王小军一伸大拇指:“能屈能伸,是条汉子!”
王小军一边开车一边张望,很快他就在对面马路边上发现一辆奥迪A6,他指给陈觅觅看,陈觅觅笑道:“不会这么巧吧?”这时他们走的马路这边在堵车,马路那边则畅通无阻,中间是隔离栏杆,王小军跟着车流慢慢往前移动,随着视线的开阔,他们终于在那辆奥迪车后看到了一张小小的广告标:吉祥车行。
陈觅觅招手道:“来,教你两手太极拳。”
王小军愕然道:“怎么个兵不血刃法?”
王小军忽然脸一红,原来他想起周冲和要用太极拳跟他交换条件时他说的话来——“觅觅是我未来的老婆,我俩以后闷得http://m.hetushu.com儿蜜,她会什么功夫自然都要教给我,我们这属于家传”(居然靠回忆混了几十个字,哈哈哈)。
胡泰来道:“我教你是尊敬你,面对强敌永不言弃就是武者的精神,你要是还像以前那样吊儿郎当给多少钱也不教。”
“诶?”王小军刚想说什么,陈觅觅已经把钥匙扔了过来,“咱们现在就走,开我的车去。”
胡泰来也是一喜道:“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王小军诧异道:“平白无故地教我太极拳做什么?”
陈觅觅嘻嘻一笑道:“我们没把握对付唐傲,那就尽量不和他正面冲突,咱们找机会把思思‘偷’出来,老胡要去的话一咋呼就彻底没戏了——”她神色一转道,“当然,说不得的情况下该动手也要动手,总归咱俩也够了,咱俩要是打不过,老胡去了也白搭。”
陈觅觅道:“不喜欢在上不了100迈的路上跑。”
“我靠!”陈觅觅崩溃地骂了一句,他们现在还在车流里,别说不好她还没找到地方下车,就算这会冲出去也来不及了——别说她来不及,就算舒马赫来了也白搭,在偌大的城市里找一辆车,这次机会丢失以后很难说还能不能找到它。
“合着我就该给人当司机呗。”
王小军这才猛然醒悟道:“学学学,反正迟早也是要学的。”
王小军想想www•hetushu•com也是,那辆车毕竟是租车行的,如果现在已经易主那对老胡的打击更大,他问陈觅觅:“那你的意思呢?”
王小军接住钥匙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王小军刚竖起双掌就觉陈觅觅的手掌已经推了过来,同时一股柔力暗暗侵入过来,他刚想抵抗,陈觅觅道:“别用蛮力,顺其自然。”她的手掌回转,把王小军的手引到了自己身前,又运劲把它们推了回来。
陈觅觅拽住他道:“我没让他知道就是怕他搞出太大的动静,或者是空欢喜一场。”胡泰来这几天给华涛打了无数个电话催问这件事,有时候训练也心不在焉的,要不是西安太大而且他答应了雷登尔,恐怕他早就一个人跑出去四处找寻了。
陈觅觅道:“闲着也是闲着,打发时间呗。”
陈觅觅道:“不是还有一个门牌号吗?看看是什么地方,说不定会有线索。”
胡泰来本意就是要把黑虎拳教给雷登尔的,这时在台上一板一眼地把黑虎拳的理念、起手式、变招讲给雷登尔听,作为一个精通中国话的老外,雷登尔听得半懂不懂,尤其是胡泰来给他演示了马步的蹲法之后他愈发迷茫,过了一会雷登尔悚然一惊道:“胡,你教我功夫我该拿什么回报你?我现在可付不起太高的教练费。”
陈觅觅呸了一声道:“我要是条汉子你还喜欢我吗?”
“为什和图书么呀?”王小军的车技这几天虽有长进,不过还处在“一怕堵二怕坡三怕警察”的阶段,简言之,车考里有什么科目他就能挂什么科目,但是要给他两三次补考机会,还没准能过……
陈觅觅见他一个劲儿傻笑,追问道:“你到底学不学?”
陈觅觅道:“别管我怎么样,反正还是你来开。”
两个人呼吸相闻,王小军只觉陈觅觅吹气如兰,感觉自己只要再稍稍往前一点就能亲到对方的脸颊,虽然知道陈觅觅是很严肃地在教自己功夫,可就是抹不掉这个想法,不禁心猿意马起来,这时就听陈觅觅轻声道:“下次再遇到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对付的情况,要记住别逞强,就这样顺其自然,劲随意转,须知一个人再强大也是有极限的,像晚上在饭店的时候多危险?”
陈觅觅一愣,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随即道:“我先教你揉手,你站过来些。”陈觅觅把王小军拽到距自己半步远的地方,她双掌掌心相对,自然前伸道,“学我的样子,但是别让我的手碰到你的身体,其它的别多想。”
两个大块头讲解一会练习一会,训练过程中免不了每人都挨上一两下,脸蛋都红扑扑的。
王小军看着两个人在台上其乐融融的样子,伸个懒腰道:“这画面要让老胡那几个腐女徒弟们看见又该叫雷登尔师娘了。”他一扭头见陈觅觅正笑眯眯地看着他,http://www.hetushu.com不禁一愣道,“你干嘛?”
“完了完了完了,老胡知道以后肯定会恨死咱们了。”王小军咬牙切齿道。
雷登尔的训练告一段落,就兴致勃勃地坐在拳台上看这对小年轻练功,胡泰来见他看得专心致志,嘴角甚至露出一丝笑意,忍不住道:“你看得懂吗?”
王小军和陈觅觅对视了一眼,陈觅觅不可置信道:“还真就是它——你靠边停车,我先翻栏杆过去,但愿开它的人现在不会离开。”就在这时,从路边的商店里走出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人,他利落地坐进车里,随即驾驶着奥迪扬长而去。
雷登尔摇头道:“我不能白学你的功夫,这样吧,从明天开始,我跟你学功夫,你跟我用我的训练方法提升体力和速度,我保你半年之后有明显的变化。”
两天之后,四个人吃过午饭照例来到训练场训练,陈觅觅正在和王小军练习推手,忽然接到了华涛的电话,陈觅觅接起听了一句就冲王小军招招手,她一边小声说着一边把王小军领到了训练场外,她挂了电话直截了当地跟王小军说:“咱们要找的那辆车找到了,华涛给了我一个地址。”
“注意找奥迪,车尾还有车行的广告。”陈觅觅提醒王小军。
陈觅觅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拳击台上和雷登尔对练的胡泰来道:“我们先照这个地址去看看什么情况,如果思思在的话,我们兵不血刃地把她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