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1章 非职业保安

陈觅觅接到两支弩箭,以箭杆拨打着迎面射来的暗器道:“小军,把车开过来!”
胡泰来坚持道:“我真的不要紧,如果误了比赛,那就让对方得逞了。”他忽然坐起了身子道,“老雷,我现在要拔箭了,你得借一只手给我。”没等雷登尔反应过来,胡泰来已经拔下了肩头的弩箭,鲜血噗嗤一下蹿了出来,雷登尔这才明白胡泰来的意思,把手死命地按在了他的伤口上。
雷登尔托着胡泰来钻进了后面,陈觅觅甩手把两支弩箭射回对面,对坐在驾驶室里王小军喊道:“我来开!”
陈觅觅把车开得极快,毕竟在这个节骨眼上谁也不知道路边慈眉善目的老头或者是同行的车里那个温文尔雅的中年上班族会不会冷丁掏出一把弩机来。
王小军再也顾不得多说,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停车场后侧把陈觅觅的老富康开了过来,陈觅觅回头对雷登尔喝道:“上车!”
雷登尔直到这时才发现了胡泰来身上的三支弩箭,他着慌道:“胡!你怎么样?”平时嬉皮笑脸的老黑这会也有点语无伦次了,他失措地想替胡泰来拔下箭头,刚伸出手又缩了回去,他也清楚在当下的条件里不能贸然行动,那些箭头都是三棱锥状,不会刺入人体太深,但旨在放血,而且日m.hetushu.com后伤口极难愈合。雷登尔怒火燃烧,捏紧拳头想要去帮王小军,却发现他和那个老者打得团团而转,外人很难插进手去。
王小军看得一哆嗦,急忙把上衣撕成几条宽大的绷带备用,胡泰来这时已经把胸口和另一个肩头的弩箭也拔了出来,王小军爬到后面帮他紧紧扎住肩膀,同时帮他堵住胸前的血口子。
“你倒是学会说笑话了。”王小军也感觉胡泰来抓他的手似乎还满有力,稍稍安心了些。
陈觅觅落在王小军身边,王小军喘了口气笑道:“来,Givemefive!”不等他们庆祝,停车场门口忽然冲过来五六个保安,当先那保安身板笔直,一招手道:“快,保护雷登尔先生!”
胡泰来瞪大眼睛道:“你说什么?”
王小军奇道:“看不出你还是福尔摩斯啊。”
陈觅觅道:“首先,他们反应的速度太快了,第二,普通的保安见了停车场那种情况绝不敢轻易冲上去,第三,他们眼睛里的精气太足,衣服穿得太板正,普通人是不会把保安服穿出盖世太保的煞气的。”
胡泰来也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终于放松,沉闷地哼了一声,王小军急得结结巴巴道:“老胡……你可别死啊,一会我们还要带和图书你去见思思呢。”
这时车子已经到了比赛的体育馆外,门口嗅觉敏锐的记者们已经发现了车里的雷登尔,他们蜂拥而至,等着拍拳王下车的那一刻。
雷登尔走后只好由王小军用双手按在胡泰来胸上,他对胡泰来说:“老胡,虽然这个姿势看起来有点尴尬,不过你就别嫌弃了。”
陈觅觅微微一愣,随即喝道:“都给我站住!”
胡泰来勉强一笑:“以后多吃点补血的会好的。”
王小军指着他道:“你还说,你的脸比墙皮还白了。”
王小军片刻不停地扑向那三名杀手和陈觅觅,这时四人正在他们平时坐的商务车后拼斗,那三名杀手背对着王小军,就在雷登尔以为王小军要利用这个机会偷袭他们其中一个的时候,王小军忽然冲正对着他的陈觅觅使了个眼色,同时双掌拍在那辆商务车上,与此同时陈觅觅高高跃起,那辆车在王小军双掌的威力下就像一只硕大的破纸箱子猛冲到那三名杀手背后,将其中两人砸倒,还有一个因为角度问题幸免于难,但也被蹭得头破血流。
“大家都没事吧?”王小军回头看了一眼,立刻叫道,“老胡,你这是怎么了?”刚才在激战中谁也没注意到胡泰来身中三箭,他上衣前面全幅被染红,令人望之生和图书畏。王小军没口子道,“觅觅,快,去医院!”
王小军一激灵,立刻双手撑住座位滚到了副驾驶上,陈觅觅闪身上车,挂倒挡,给油,老富康轰鸣着退了回去,对面几支弩箭射来,这辆看起来老破的车像头机敏的野兽一样侧弧线飘移躲了过去,接着怒吼着冲出了停车场……
王小军得意道:“她是武当山车神。”
胡泰来对雷登尔道:“老雷,我形象不佳就不跟你出去了,一会我会在场边看你比赛的。”
雷登尔无语道:“你已经像刺猬一样了!”
胡泰来忽道:“思思在哪?”
“我们已经找到思思了,就等着中午带你去见她了。”
王小军道:“不是说等老雷比完赛带你去吗,时间还有的是。”他这会更不敢说实话了,万一胡泰来受了刺激来个鲜血狂喷,以他的掌力估计都按不住。不过看样子老胡确实没有生命危险,他打岔道,“觅觅,你怎么知道那几个保安是假的?”
保安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暴露,一起从背后拉出弩机向这边发射,王小军崩溃道:“我艹,他们到底还有多少人?”
陈觅觅一笑道:“你要是经常见武当山保安刘胖子就一切都明白了。”
胡泰来闭着眼定了定神,这时忽然张开眼睛道:“不,去赛场,我没事。”hetushu.com
胡泰来忽道:“不,我们陪老雷打完比赛——”说着他挺直身子道,“我死不了。”
雷登尔此刻竟无语以对,他默然地把身上宽大的衣服脱下来包住胡泰来,接着捧起他的手亲了一下,然后下车。车外闪光灯顿时亮成一片,记者们七嘴八舌地提着问题,雷登尔只是把染满鲜血的手一摆,然后裸着上身大步走了进去。
胡泰来抓住他的手捏了捏道:“放心吧,看来那些杀手只是不想让老雷参加比赛,他们并不想要他的命,我只是受了外伤。”
陈觅觅道:“再有几分钟就到赛场了,然后我们就去医院——老雷,比赛只能你一个人打了,抱歉。”
王小军和对方打了三四十招,相当于对了三四十下掌,他喉头隐隐发甜,似有吐血的前兆,王小军知道自己功力和人家差着一截,于是运上游龙劲开始进入防守阶段。那老者也并不轻松,大概是觉得呼吸不畅,他索性扯掉了口罩,露出了一把长胡须,这老者王小军确然不认识,根据他的见识,也看不出对方是什么路数,而且他也没时间去想这些了,这不是在比武,而是在性命相搏,最主要的,雷登尔现在已经暴露在无人保护的情境中,对方只需腾出一个人手来就能让他们前功尽弃,王小军想到这又拼命催动掌http://www.hetushu.com法发起了猛攻,那老者惊咦了一声,想不到王小军明明看着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居然还有力气反攻,他又和王小军对了几掌,忽然低喝一声,右掌拍出一道凶猛的力道,王小军举起手掌看似要和他玉石俱焚,待那老者掌到的时候他忽然撤身,同时将游龙劲放出,接着收回,那老者只觉手掌击中了一道气墙,接着敌人飞身后撤,他来不及多想,跟身、进步、换气、继续出掌,王小军在千钧一发之际再次运起游龙劲,那老者一招用老,被游龙劲从侧面卷中,他不由自主地后退,王小军顷刻收回内劲,左臂使出缠丝手将他拽住,右掌砰地打在那老者胸口,那老者情知不妙再想抽身已经晚了,王小军趁他受伤酸软之际又把他拽了回来,右掌也随之再次印上了他的心口,那老者吃了两掌神智已然不清,王小军看看他,终于还是把他丢了出去,心中同时暗叫侥幸,这老者功力比他强,招数也不弱,这次输就输在轻敌和自己的奇袭上,这和当初打败周冲和的办法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更加凶险,缠丝手和游龙劲这两项绝技只要少练一样也绝不能反败为胜。
雷登尔目瞪口呆道:“王,你的未婚妻是赛车手吗?”
王小军哭丧着脸道:“妈的,你这是回光返照,你一会就会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