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3章 偷人去也

王小军道:“故伎重演啊,你那时不是已经是伴娘装扮了吗?那就把你的卡通衣给思思穿,唐家见过你的人只有唐傲,而且那天只是匆匆一面,就算迎面碰上也未必想得起来,三个发气球的发到一半擅离职守,伴娘中途溜号,这种事自然也没人管,只要让咱们上了车,凭你的技术,谁能追得上咱们?”
陈觅觅哈哈笑道:“没想到你不但会抢人,偷人也有一套。”
瓦肯斯基虽然猝不及防,但他毕竟有着丰富的拳台经验,双拳一架,砰的被打得退后了几步,他有些发懵,不是被打的,而是被雷登尔这招“侧身甩拳”惊到了。所谓侧身甩拳,常见于小商贩被城管围剿、醉鬼阻止别人搀扶他的时候使用,标准步骤是一个趔趄加上一个甩胳膊的动作,在日常生活中确实有趁人不备伤人于无形的功效,但在拳击史上还属首例。其实生活中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我们小时候打闹,把两条胳膊抻直了交替着往前抡,名曰王八拳,只要抡得够快、不怕疼,光这一招就能让你统治全院,所以那时我们看到电视上的拳击比赛常想,这些选手为什么不用王八拳?
胡泰来眼睛亮了,在别人眼里雷登尔这是打急了眼的表现,可是他却知道,这招的真正名字叫黑虎摆尾,是黑虎拳中威力很大的一招败中求胜的招式,讲究的是时机的拿捏和利用回身甩肩的力量给予对手重击,雷http://m.hetushu.com登尔一招把瓦肯斯基打退,身子忽然高高跃起,利用对手脚步不稳的空档右拳狠狠砸在他的前额。
王小军道:“现在都流行伴娘团,曾玉为了显阔伴娘团肯定找了不少人,我的第二步计划就是让觅觅混进伴娘团,伺机把思思带走。”
王小军领路,带着两人在广场和附近的商业街转了一趟,随即车顶上多了一百多个气球,每人多了一身动物卡通衣,他让陈觅觅把车停在唐思思举办婚礼宾馆的附近,然后道:“咱们化装成发气球的卡通人,先混进去然后见机行事。”
王小军道:“打就简单了,谁拦着咱咱就把他打躺下,抢亲跟抢钱不是一样的么?”
王小军道:“这事儿确实只有两种办法,要么打要么偷。”
王小军道:“我有办法!”他手指往前一挥,对陈觅觅道,“开车。”
陈觅觅又好笑又好气道:“你是不是早就盘算好了呀?”
胡泰来道:“可是咱们该怎么混进去呢?”
到了车上,胡泰来两眼直勾勾盯着王小军,他脸色煞白呼吸急促。王小军小心翼翼道:“老胡,我下面跟你说的话你听完可千万别激动——思思她今天要嫁人了……”
王小军嘿嘿一笑道:“既然意见统一那就好办了。”其实他和陈觅觅就是怕胡泰来嫌“偷”不够光明正大所以打了半天岔。
胡泰来紧张道:“然后呢?”
http://www.hetushu.com小军和胡泰来一起凑上去道:“哪两种?”
瓦肯斯基被一拳打得仰起脸来,浑浑噩噩中只觉顶灯耀眼,雷登尔恍如天神一样俯视着他,接着巨大的拳头轰在他左脸颊上,瓦肯斯基被打得佝偻起来,他直飞出去砸在护栏上又弹在地上,然后连眼睛都没来得及闭上就昏迷了过去!
台下哗然,尤其是瓦肯斯基的拳迷们,他们硬是看着偶像被野球拳干倒了,就像是在紫禁城之巅看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的决战,西门吹雪刚使了一个“力劈华山”,然后就把叶孤城锁骨剁断了一样令人沮丧、愕然。
胡泰来摇头道:“偷呢?”
瓦肯斯基虽然今天比赛会呈现一面倒的局面,但没想对方还屡次刷新下限,先是赌气的业余表现,再是打起了混混拳,照这样下去,就算自己赢了也没什么面子。他脑子里这么想着,脚步却止不住地不断后退,这是他以前从未遇到过的情况,冥冥之中,瓦肯斯基忽然预感到了一丝不妙……
雷登尔面无表情,王小军在他脸上扇了一个小巴掌道:“听见没,别整得跟电影似的倒下又爬起来十几次那套,对面那个老毛子可不是导演请来跟你配戏的。”
胡泰来微微一笑道:“山虎扑鹰。”
当裁判把雷登尔的手高高举起的时候,雷登尔自顾自地来到场边,用拳头指指胡泰来道:“胡,这场比赛是为你打的!”
陈觅觅脸一m•hetushu•com红道:“我以前又没抢过亲,可不都是跟电影里学的吗?”
王小军给雷登尔擦着眼角和嘴上的血道:“老雷,下局开始以后你找个机会爬在地上就别起来了,我们也看出你尽力了,比赛嘛,就是有输有赢。”
等雷登尔爬起来的时候第三回合也结束了。
第四回合开始,雷登尔一改风格开始防守,他用双臂把自己包得像朵食人花似的任凭瓦肯斯基打,台下观众哗然,瓦肯斯基心里暗暗冷笑,现在再想保留实力已经太晚了,随着体力的下降,防御也势必会受影响,在自己凶猛的攻击下,雷登尔一点很快就会露出破绽。
“不愿意……”胡泰来沉吟了片刻转向陈觅觅道,“觅觅,如果她不愿意那我拜托你就算把她打昏也要带出来,她可以不嫁给我胡泰来,但绝不能自暴自弃。”
雷登尔看着他们的背影有些愕然,等他想回应的时候这三位已经跑得人影都不见了。
雷登尔确实是从第三局开始动上了脑筋,他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渴望胜利,但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朋友。
胡泰来微笑点头,王小军嘀咕道:“你俩要不就在这把婚订了算了——”说起订婚,他猛的拽起胡泰来道,“别装憔悴了,咱们得找思思去了。”他回身冲雷登尔挥挥手,大声道,“你庆祝胜利吧,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欢迎下次再来中国。”
陈觅觅沉声道:“两种!”
王小军摆手道:“肯定不和-图-书会的,新郎那边以为我们是酒店安排的,酒店以为我们是婚庆公司的人,谁会在乎三个发气球的?”
陈觅觅分析道:“一种是在牧师问答环节,问有没有反对的时候站出来质问新娘,还有一种就是拉着新娘就跑。”
然而只有雷登尔自己清楚,前两局的狂攻他真的是为了发泄愤怒,但是王小军那句话让他冷静了下来:你得想办法赢,不然老胡的三箭不就白挨了吗?
就在这时,雷登尔脚下一滑,整个人远远地跌了出去,瓦科斯基一个滑步赶上,这次,他真的准备结束比赛了——然而,雷登尔看似失去平衡的身体却在这个过程中完成了一次蓄力,他本来是背对着瓦肯斯基,这时右臂一甩,把拳头抡圆了砸了过来。
胡泰来道:“用偷的!”他也清楚自己三个人没有王小军说的那种谁拦着把谁打躺下的实力,而且他也不愿意让朋友为了自己冒这么大风险。
陈觅觅翻了个白眼,自从在停车场事件以后,她又成了司机。
陈觅觅道:“进去怎么都好说,出来的时候怎么办,尤其还是带着新娘子的情况下。”
胡泰来又问:“什么意思?”
今天的观众来得巧,他们就在拳击台上看见王八拳了……
陈觅觅背对着他一竖大拇指:“交给我了,咱们出发!”
瓦肯斯基吐出牙套,面色狰狞地望着这边,他似乎也在盘算着在下局解决战斗。
“这叫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这几天我为了这事儿和图书可没少死脑细胞。”
陈觅觅道:“我也偏向于用偷的!”
王小军忽然对胡泰来道:“老胡,这件事成败的关键其实不在我们而在思思,她如果愿意跟我们走一切都好说,但她万一不愿意呢?”
所有人都在猜测,雷登尔用前两局让瓦肯斯基轻敌,在第三局示弱,在最后一局中突施奇招一锤定音,这老黑为了这场比赛确实动足了脑筋。
裁判是见到瓦肯斯基倒地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他拼命抱住了还要上前的雷登尔,同时挥手示意比赛结束,雷登尔冲地上的瓦肯斯基怒吼:“Comeonbaby!”
王小军不屑道:“你这是电影看多了,万一是中式婚礼呢?压根就没有问答环节,只有见父母改口环节,改完口送上红包就开始吃饭了,中国人就是这么务实。第二种也不行,以老胡的伤势,他拉着思思跑不出10米就得仆街,而且还有个前提是没人追,咱们搅的可是唐门的局,人家让你先跑10米都无所谓,正好是黄金射击距离。”
王小军点点头:“你也知道她不是自愿的,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她抢回来。”
王小军干脆利索道:“趁婚礼没开始混进去,把思思偷出来!”
胡泰来道:“怎么抢?”他还能保持冷静倒是很出乎王小军的意料,王小军托着下巴道:“咱们来想一想,抢亲有几种抢法?”
胡泰来道:“是曾玉吗?”
胡泰来道:“如果有人上来盘问我们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