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6章 贴面镖

王小军拉住她道:“别冲动,等他说完再打他。”
“你听我的没错,他第一镖打完,你就冲过去跟他比拳脚,再有一点,别让他的小零碎刺伤你的皮肤。”
唐听风说完话,唐门弟子们立刻清场,把宾客们都请到了一边,连场地上的桌椅都搬到了边上,众人听说唐门大爷要和人比武,恨不得离得越远越好,可又舍不得热闹,最终全挤在酒店楼下,隔着老远往这边看着。
王小军回头对唐思思说:“你大伯是烤串的吧,一边装辣椒一边装孜然。”
王小军和陈觅觅对视一眼,心说这句话威力十足。
“谁在这里胡闹!”这时从对面的楼里走出几个人,当先的中年衣冠楚楚满脸怒色,正是那天开车去婚纱店的人。后面跟着曾玉,还有一对中年夫妇,其中的丈夫和前头那人长相依稀相似,那妇人相貌柔美,却颇有憔悴之色。
王小军咳嗽一声上前道:“我说两句吧,我也听明白了,不就一句话的事儿嘛——唐门不容易,不容易就解散算了嘛,干嘛呀一个个茶不思饭不想,觉也睡不好,又不是什么名门大派,武林离了你们唐门就改婴幼儿服装批发市场啦?”
王小军纳闷道:“为什么?”
王小军嘿嘿一笑道:“谁按套路出牌谁输,许你打贴面镖,就许我切换画风,小爷我会得多!”他四下打量道,“唐门还有人反对吗?”
众人围观之时就见那几朵铁花在三步之内其疾如风,但随即便像纸花一样飘落在地,说明唐听风出手极有分寸,目标就是和自己近在咫尺的王小军,一旦不中自行卸力,这份拿捏在场的人都望尘莫及,不禁齐声叫好。
唐听风道:“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唐门。”
唐听风也是气急了,抓住西服一扯道:“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正宗的唐门暗器!”他与别人不同,西服里面是两个镖囊,斜挎在两边肋下,如同两个扇形兜子。
唐听风扭头对身后那对中年道:“二弟,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这中年正是唐思思的父亲,他脸色难看,只是微微摇了摇头,他身边的妇人似乎连说话的勇气也没有,满脸凄楚地看着唐思思www.hetushu.com
“你……”这次换唐听风无语了。
“噗——”陈觅觅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我知道了,这是霸道总裁范儿。”
“正主终于出现了。”王小军道。他以前听唐思思讲过,唐缺和唐傲都是唐听风的儿子,唐家老二只有她一个女儿,所以在家族里抬不起头,也没什么存在感,唐思思的爷爷既然不在,这里主事的自然就是唐听风。
曾玉扬起一只手道:“思思,不要这样对我,我会心痛。”
唐听风和王小军又过了几招,再次把手探进镖囊,王小军这心就是一提,结果这一次唐听风似乎只是做做样子,手从镖囊里抽出也不见有暗器发射,而是再次去拿王小军的胳膊,王小军这才稍稍安心,手掌一举就要把他挡回去,但就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他冷丁发现唐听风刚刚拿出的手的中指和食指上似乎各多了一个顶针似的的东西,在这顶针表面,密密麻麻地嵌满了细刺,他这一掌要和对方接触不免被这些刺所伤,王小军猛的撤招,唐听风面带冷笑,那两根手指一弹,把两枚顶针当暗器射来,王小军狼狈地逃开,忍不住骂了起来:“你这是什么邪门歪道的功夫?”唐听风不但会零距离发暗器,还有乱七八糟的小零碎可以当武器使用,差不多就是一个会射毒针的刺猬,他打你那是信手拈来无往不利,你打他就要胆战心惊小心翼翼,万一一个不小心就会拍在他的毒刺上……
唐听风见自己和王小军相距差不多刚好是十步,伸手从镖囊里掏出一支梭子形的暗器,他也不再多说,一扬手道:“着镖!”
曾玉道:“可是爱一个人有错吗?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爱你呀!”
王小军气定神闲地和唐听风推了一会手,实际上情况比刚才还要糟糕,武当派的功夫博大精深,他只和陈觅觅闲来无事练了几天,完全没能掌握其中的精髓,这会勉强使出来处处掣肘,好几次差点被唐听风拿住关节,可他好像一门心思要走到黑,仍旧磕磕绊绊地用推手搪塞,唐听风见他终于露出一个破绽,五指罩住他的臂弯抓了m.hetushu.com过去,王小军忽然厉声喝道:“拍死你!”他双掌齐出,砰的一声打在唐听风小腹之上,唐听风一溜踉跄坐在地上,下巴几乎碰在脚面上,他手指着王小军,艰难道:“你……怎么不用武当功夫了?”
不等王小军说话,曾玉蹭的蹦出来道:“思思,你怎么又改主意了?你不是答应嫁给我了吗?”
王小军懒洋洋道:“别废话了,动手吧!”
王小军道:“这是10年前的韩剧风,你再等着啊。”
唐听风眼见王小军晕头涨脑,只怕再有十几招不用别人打,他自己就得倒下狂吐,不禁有些得意道:“你跟那个姑娘学过什么功夫,倒是使出来啊。”
王小军满头黑线,在这种距离下都不能阻止对方打暗器,那压力可就山大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又往出丢什么奇怪的东西,而且唐家暗器都带剧毒,别说被打中,就算擦破个皮也马上玩完,王小军不禁额头见汗,无奈之下只好加倍小心。
曾玉一怔,随即打个响指道:“这简单,我保证,和我结婚后一个月内你一定会爱上我!”
王小军上前一步道:“唐老大,你好啊。”
唐思思道:“我爷爷并没来西安。”
唐思思气结道:“你……”
唐听风见王小军来了这么一招,心下着实有点惊讶,王小军出身自哪里他是清楚的,一个练刚猛路数的人忽然耍起了以柔克刚,他也是始料未及,不过唐听风也是一流的高手,他很快发现王小军的推手功夫远未到家,既然如此,他也不急着再掏暗器,而是再用擒拿手和他对敌,他的思路很清楚——你推手功夫只练到了三四分,我擒拿手却熟记而流,长此以往你还是得被我克制住不可。
王小军摆摆手:“别跟我整生在皇室身不由己那一套,你们丫是皇室吗?唐思思要是公主,她和亲去我也就认了,她就一小资产阶级家的闺女,你们家道中落了拿她换点钱,扯什么名族大义家族兴衰啊?”
唐听风愕然:“谁是唐老大?”唐缺十足继承了他的样貌,唐听风长相可谓英俊,而且身板笔直虎背蜂腰,修身的西服一衬,更显英姿勃发,而且和图书他脸上有层书卷气,比起华涛的疲于奔命,唐听风更像个企业老总,对“唐老大”这种称呼,他自然不能接受,这是对凉皮铺子老板的尊称……
四个年轻人慢慢地走过草坪,在场的百十多号武林名士竟无人敢拦,这时,唐思思的母亲紧跑几步带着哭音道:“思思,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唐思思道:“我是说过愿意和你先相处的话,可你并没有尊重我,直接就硬塞给我一场婚礼。”
唐思思道:“可是我不爱你,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
陈觅觅惊讶道:“你结婚你爷爷居然没来参加?”
唐思思冷笑道:“我知道我错在哪了,你们从小把我培养成一个大家闺秀,不就是为了卖一个好价钱吗?”
唐听风大概也是实在看不过去了,他把曾玉拉在身后,板着脸道:“思思,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
唐听风坐在地上喘息着,他伸手一指唐思思的父亲道:“二弟,你总不能看着……”
唐思思回头瞪了乐不可支的两人一眼,随即气咻咻对曾玉道:“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容忍你这个傻逼了!”
王小军打了一群闲杂人等,也有点心虚地问唐思思:“你爷爷怎么还不出现?”这感觉就像打了地主老财家的狗,主人却迟迟不露面,搞得人心里七上八下。
王小军捅捅陈觅觅:“你看着啊,现在还是小受男,一会就变风格了。”
果然,唐听风脸色突变道:“思思,你太过分了!”
唐思思一拽王小军道:“前头那个是我大伯唐听风,后面……后面是我父亲和妈妈。”
唐听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道:“你好大的胆子……”
唐思思却正色道:“小心,他第一镖打你的时候你千万别躲。”
唐思思的母亲死死拽住唐父,使劲地摇了摇头,唐父眉头纠结,最终叹气道:“大哥都不行,我更不用上去献丑了。”
唐思思一笑道:“我是头一次听见有人骂唐门我觉得这么爽。”
唐思思只是苦笑。
华涛面无表情道:“这位小兄弟好功夫,我说到做到,这件事华山派不再插手。”他这么一说,旁人也不好再强出头,一来对方背景复杂,二来hetushu.com功夫不弱,华山派都已经败下阵来,自己再去纠缠不是显得信不过华涛吗?
唐听风道:“你大哥二哥为了唐门每天苦练技艺,你爷爷为了唐门年届七十还要东奔西走,我和你父亲也从没睡过一天安稳觉,你扪心自问,你为唐门做过什么?身为女儿就要有做女儿的自觉,何况你又生在唐门。”
陈觅觅在后面暗挑大拇指。
唐思思针锋相对道:“如果为了唐门,那你为什么不把唐缺嫁给一个又老又丑的富婆?”
这时陈觅觅道:“小军,用我教你的功夫打他!”
陈觅觅和胡泰来带着唐思思走到另一边,场上只留下了王小军和唐听风。
华猛受师父指使暗中帮助王小军,他是个直肠子,既不会使眼色又不会做小动作,这一拳也没有任何偷工减料的地方,这就是华猛的一个小心思了,他见王小军瞬间就打败了十三太保,有心要和对方比比,结果一拳之后身体就像腾云驾雾一样飞起,落下时却行若无事的只砸碎了一张桌子,他知道这是王小军手上加了暗力,以至于他看着惨烈其实一点伤也没受,当下对王小军佩服得五体投地,能一掌把他震开尚在其次,这份力道的拿捏可就不是这个年纪人能有的本事了。
曾玉不干了:“我可不老也不丑!”
唐思思道:“我有什么过分的,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
王小军点点头,耀武扬威道:“这么说是没人反对了?”他拍拍手道,“唐门不过如此,说实话我挺失望的。”他冲陈觅觅等人招招手道,“咱走吧。”
“嗤——”那梭形镖在王小军胸前三四公分的地方冷丁分成两半各自斜飞,几乎是擦着王小军两肩掠过,可想而知,如果王小军刚才躲闪,无论躲到那一边,这会正好被分开的暗器钉上胸口,王小军暗叫侥幸,要不是有唐思思这个“叛徒”提醒,他这会非中计不可。
王小军自从知道了唐思思的真实身份以后,耳濡目染全是听她说唐门如何厉害,他这次想的先是“偷”不是抢,也是因为内心里对唐门有所畏惧,结果一招之下他发现唐门的大爷功力也就不过如此,在这种距离下,他的暗器又派http://www.hetushu.com不上用场,那岂不是成了自己的天下?他刚想到这,唐听风的左手忽然探出镖囊,就听“嗖嗖嗖”连声,从他左手里接连飞出几朵带刺的铁花,这些铁花分射王小军上中下三路,王小军拼命拧身才堪堪躲过,不禁吓出一身冷汗。这唐听风的暗器虽在咫尺之内却能自如射出,这大大地刷新了王小军的眼界,也让他心头浮上了一层阴影——唐听风打暗器,居然不用考虑距离远近!
那梭形镖非金非木,在半空中飞行带着一股尖锐的声音直射向王小军前心,王小军下意识地想躲,又想唐思思绝不会害自己,索性站在当地不躲不闪,连手都没抬一下。
这一来王小军变得畏首畏尾,而且他学的所有功夫中都没有能有效克制暗器的办法,唐听风虚虚实实,有时候明明手上没有任何东西,偏生王小军又不敢轻易冒险,唐听风两只手来回地在镖囊里探来探去,不时有小暗器射出,间或是钱镖,小钉子,有时是可以临时戴在手上当武器的手刺、指环,而且这类武器不用了还可以当暗器再打一次,王小军不但要防他的冷箭,还得留神他手掌上有没有带有毒的外挂之类,最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唐思思眼睛一红,终究跟着王小军他们走了出去。
唐听风见第一击失败,瞬间就醒悟应该是唐思思给王小军递了小话,他手再伸进镖囊之时,王小军已经贴身欺上,唐听风左手仍在镖囊里,右手抓向王小军脉门,正是唐家的擒拿手绝技,王小军既不能让他拿住,却也不想就此闪开,他故意手掌一歪,和唐听风的擒拿手撞在了一起,两人随即同时退开一步,王小军忽然毫无来由地嘿嘿一乐,原来这一招他的目的就是要试试唐听风的功力深浅,结果很快发现唐听风内功虽然不弱,但比净尘子和苦孩儿似乎尚有不如,这就说完全有的打!
王小军镇定一下心神,忽然又往前迈了半步,不再用手掌作武器,而是用一双小臂把唐听风圈了起来,他不求把对方打倒,而是力图把唐听风的双手控制在自己可见范围之内,每当唐听风想探手进镖囊,他便以小臂做杠杆把他的手抬起来,正是武当的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