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8章 债主上门

王小军点点头道:“那您说他的所作所为该不该打?”
大武无语……
张庭雷沉声道:“让王小军出来见我!”
而王小军这段时间以来武功经过不断升级,也和往日有天上地下的区别,他以前不问江湖,这个虎鹤蛇行门和铁掌帮同处一地他却从来不知,直以为对方无非是个二三流门派,结果冷丁发现对方的武功不输于任何和自己交过手的大能,这要是前一个月碰上,确实很难接住对方十招,他自从出道以来,剧斗余巴川、震慑武当派、巧胜唐听风,虽然磕磕绊绊但都以胜利告终,唯独对上张庭雷看不到任何赢的希望……
张庭雷哼了一声道:“好,不愧是青出于蓝,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有胆魄!”
王小军瞪了大武一眼道:“说透了有意思吗?一点也不懂得息事宁人。”
张庭雷不悦道:“你就说他在不在?”
大武道:“师父先少歇,让我去会会他。”
张庭雷道:“刘老六都跟我说了,他已被我革出门墙。”
张庭雷脸色铁青,厉声道:“都给我闭嘴,从此以后咱们虎鹤蛇形门和姓王的恩怨两清,走!”他说个走字,率先走出了大门,大武和众弟子面面相觑,只得一窝蜂地跟了出去。
张庭雷冷笑道:“他该不该打不是由你说了算的,就算该打也不该由你来打,再则http://www•hetushu.com,你一次闹上我家里还不够,第二次砸烂我大门的事又怎么说?”
王小军道:“所以我问您找他有什么事,您要是喊他吃饭我就帮您找找,您要是找他打架,我看他八成不在。”
王小军一看这架势八成已然猜到这老者的身份,脸上却不动声色道:“您老找谁?”
大武顿时满脸通红,张庭雷却气得暴跳如雷,他脚下一闪已经欺上,双拳紧握,掌心向下,突突突三拳瞬间就打了出来,王小军略略侧身单掌击出,两个人刚交手三招就各自惊讶不已——张庭雷在武林中也算是泰斗级人物,这地位可不是熬资历熬出来的,虎鹤蛇形门乃是一个流派,门里子弟成百上千,张庭雷是门子里毫无争议的第一人,这个门派唯一不足之处就是后继乏人,没有新生代的高手,但张庭雷本人的功夫已经不逊于任何名门的耆老,他今天来找铁掌帮的麻烦,其实并没有把王小军当一回事,更多的是考虑制服王小军以后怎么对付王静湖和王东来,可这一交上手就发现这小孩儿攻守兼备,招式精奇,要是不看脸,张庭雷简直以为是王静湖在和他动手,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王小军摊手道:“那就打吧。”
张庭雷仰头打个哈哈道:“铁掌帮的人果然都会和_图_书自说自话这一套,你说两清就两清了?”
虎鹤蛇形门的弟子们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有人喝道:“不要脸,明明是你输了。”
最后还是大武小心翼翼地在张庭雷的耳边道:“师父,这人就是王小军。”
王小军懒洋洋道:“你就说吧,你到底是想讲理还是讲打?”
“放肆!”张庭雷的弟子们纷纷怒喝道。
这时陈觅觅等人闻声走出,唐思思便跟她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陈觅觅听完皱眉道:“这老头,好护犊子呀,凭他侄子的所作所为,本该是他先给老胡一个交代才对。”她上前一步道,“小军跟他打!还废什么话?”
王小军道:“这事儿我认,不过您要是讲理的话咱们得一码一码清算清楚,你侄子带人打伤我朋友和他的徒弟,而且对方还是小女孩,我虽然教训了他,可他自始至终没有正式道歉,也没做任何赔偿,这样,您让他来跟我朋友认错,我再到您门上给您赔礼,这才叫公平公正,现在您说您把他开除了事,这种拿临时工顶账的做法我不服,顺便一提,我自己也把自己开除出了铁掌帮。要我说咱们就算两清,您怎么看?”
王小军笑嘻嘻道:“您找他有什么事?”
王小军道:“老爷子,别光说我闹事,您那侄子的所作所为您都了解吗?”
“呃…hetushu.com…我刚说了我已经不是铁掌帮的人了,您是不是上岁数记忆力不太好了?”
那老者正是虎鹤蛇形门的掌门张庭雷,这些日子他憋着劲要找铁掌帮的晦气,结果不但王小军不见踪影,连王静湖也莫名失踪,老头一天比一天火大,门人弟子们无奈只好天天来铁掌帮探查,今天总算是把王小军给“盼”回来了。
时过中午,前院的牌局也散了,王小军刚想关门休息,这时不由分说走进十几条劲装汉子,接着一位老者迈步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一人,正是虎鹤蛇形门的大武武经年,这老者身材高大不怒自威,那些门人个个大气也不敢出,显然对他极其敬畏。
张庭雷冷冷道:“凭我的辈分跟你扯了这半天淡你还想怎样?你也配跟我讲理吗?”
张庭雷愕然,他以为两次大闹上门的王小军是个多么乖张霸道的煞星,想不到初次见面对方居然是个油嘴滑舌的小孩儿。
王小军嘿然道:“好,看来余巴川有句话说得没错,武林嘛,什么德高望重都是放屁,最后还不是谁拳头谁就有理,既然你跟我耍浑那我也不客气了,实不相瞒,像你这种熊老头我最近也没少打!”
这一老一少甫一碰面就打得昏天黑地,院子里拳风掌风呜呜呼啸,看得虎鹤蛇形门的弟子们个个脸色晦暗,师父在他们眼里就http://m.hetushu.com是天人一样,直以为面对王小军这样的对手到了就手到擒来,想不到打到这种惨烈的程度,他们不知道王小军这一个月的经历,都在想凭此人的本事才上门闹了两次而已,也算得上是宅心仁厚了……
王小军道:“大武兄,不是我看不起你,凭你的本事最多跟我过上10招,你无非是想告诉你师父不要轻敌,这话我替你说——”他果然认认真真地对张庭雷道,“张老爷子,你别看我年纪小,可是我很厉害的,你可千万别轻敌。”
张庭雷道:“就是你两次打上我们虎鹤蛇行拳的门上?”
陈觅觅来到后院,王小军给她介绍各屋情况,当初唐思思霸占了其中的一间正屋,目前还能住人的只有西厢的一间客房,陈觅觅也不挑剔,乐呵呵地打扫出来和胡泰来做了邻居。
虎鹤蛇形门的弟子们脸色各异,这里除了张庭雷以外明明所有人都认识王小军,却是谁也不敢贸然说话。张庭雷回来后见自己门派的大门都被人打得稀烂,在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一天都要把弟子们骂三遍,一遍骂他们不该惹是生非,还有两遍倒要数落他们练功不勤被人家欺负到了头上,总之师父现在正在气头上,谁也不敢多嘴。
张庭雷怒道:“少耍贫嘴,你今天必须给我磕头认错,我看你年纪轻轻也就不计较了,或者你把你爷爷或和_图_书者你爹叫出来我和他们理论!”
其实张庭雷的内心里也是越来越沮丧,自己威名赫赫了一辈子,到了和铁掌帮里一个小辈平分秋色,他身在武协,自然知道铁掌帮在武林里的地位,这些年来铁掌帮颇为沉寂,加上他对王东来做事的风格很有微词,所以虽然是邻居,两个帮派之间从无过多交往,这次得知是铁掌帮的人打了自己的门人,张庭雷孤高的心气又开始作怪,这事儿要是一个二流门派做的,他多半会做做姿态一笑了之,但既然是铁掌帮欺负到了头上,他要不出面唯恐别人说他欺软怕硬,于是这个场子一定要找回来,明知是马蜂窝也非捅不可,没想到还没见到正主,对方一个小喽啰已经绊住了自己,张庭雷越打越觉得虚惘,不由感慨威名一世到头来还是一场空,自己再威风八面,过上几年江湖还是要被这种年轻人把持,他这么一走神,王小军忽然哧溜一下绕到了他的背后,张庭雷大吃一惊,也就片刻之间,他使出一个野鹤展翅,双腿向后猛踹,王小军被踢得一个踉跄,接着嘿嘿一笑道:“本来以为年轻力壮打你够了,想不到人老奸鬼老滑,最后还是着了你的道。”他拍拍大腿上的土道,“老头啊,你辈分比我高,虽然这招给你占了便宜,可咱俩打了五十多招,就算平手如何?”他这么说的意思显然就是认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