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9章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面对张庭雷的质问,王小军不尴不尬道:“一时疏忽说明不了什么,真拼命的话我还是嫩了点。”这倒也不是奉承话,王小军功力和老头差得太多,老头但凡年轻三四岁他早就抵挡不住了,就招式而言,王小军当时用的是余巴川怪掌里其中的一招滑步掌,这一招是这个系列里少有的全凭实力拿捏分寸调节步伐的绝招,可谓堂堂正正,是余巴川毕生经验的精髓,如果没这一招的底子,结果如何就很难说了。
王小军道:“要我说你干脆另立一派算了,就叫新黑虎门,让雷登尔帮你打广告,反正他确实也跟你学过功夫,咱们现在有钱了,我帮你做个巨大的广告牌,不过得弄成白背景,不然人们看不见老雷。”
王小军嘿嘿一笑道:“咱俩地位不同,我败给您正常,您败给我我麻烦就大了。”
王小军道:“我不喊他们,我喊街坊四邻让他们评评理,白天才说的这事儿翻篇了,晚上就又跑来找茬,我让他们也发微博发朋友圈,现在流行的那句话叫什么来着——不是老人变坏了,是坏人变老了……”
胡泰来摆手道:“不说这个了。”
陈觅觅放下筷子,不悦道:“张老前辈,你要想死缠烂打我们也不怕你,况且你不是亲口说这事儿已经过去了吗?”
唐思思急道:“可是掌门的位子……”和-图-书
胡泰来尴尬道:“别瞎说,我只求把功夫练好,下次见了师父好让他高兴高兴。”
张庭雷瞪眼道:“你少拿话绕我,你不也说了吗,我只讲打!”
王小军只好把他领到前院,想了想索性把他带进了正厅的牌桌前,张庭雷也不客气,自己先大喇喇坐了下来,接着一按手:“你也坐。”
张庭雷厉声道:“输就是输赢就是赢,你作为铁掌帮的人怎么也这么虚伪?”
张庭雷纳闷道:“你这个小子我是越来越看不透了,之前连个歉也不愿意道,怎么比武赢了之后反而前倨后恭起来了?”
张庭雷发懵片刻,拍桌子道:“现在才说实话了是不?”他痛心疾首道,“你这是真把我当没羞没臊的熊老头了啊!”
陈觅觅道:“你输他一招也不丢人,别往心里去。”
唐思思嘻嘻一笑:“说得也是。”她随即正色道,“现在我已经没事了,你快回去接任掌门吧。”
……
张庭雷冷丁道:“白天那一掌,你为什么没有打下去?”
王小军知道这可不是一句客套话,想当初他和老胡想吃唐思思的蛋炒饭那是要看这位大小姐的心情的,大小姐做饭为的是寄思感怀,就跟诗人作诗一样,她答应给人做饭,相当于李白答应随时帮你写命题作文一样。
王小军赔笑道:“您不是和图书熊老头,我是熊孩子。”
王小军小声道:“其实我跟您说了好几次了,我已经不是铁掌帮的人了……”
胡泰来道:“你是说楚中石?”
唐思思道:“糊涂,你怎么不知道哪个轻哪个重啊?”
胡泰来不知该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唐思思道:“别啊,这个位子本来就应该是你的,这样吧,我跟你一起回去,我替你好好求个情。”
唐思思看着胡泰来惊讶道:“你师父要把掌门的位子传给你了吗?”
张庭雷哭笑不得道:“你要这么说你这人情我还不领了,来,咱俩再过上一百招!”
王小军摊手道:“反正我不跟你打,你要是再胡搅蛮缠我就喊人了!”
王小军道:“我惦记着呢,过几天我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他没准会给咱们一些有用的信息。”
王小军冲众人摆摆手,走到张庭雷面前道:“还有啥事?”
王小军哭笑不得道:“您到底想找我问啥?”
胡泰来率先摇头道:“楚中石怕还没有这个本事,在峨眉山上就能看得出来,他轻功虽然不错,可还没到了拔尖的地步。”
王小军感慨道:“也怪最近打的那几个都是这路数,说真的,我还有一大堆事儿要忙,真挺怕有人讹我的……”
王小军一笑道:“没事,老头尥蹶子而已。”
陈觅觅道:“小军,www.hetushu•com真武剑的事你准备怎么办,我这次下山可是打着找剑的旗号。”
几个人边聊边吃,谁也没注意张庭雷不声不响地背着手走了进来,他站院子过道口上,不冷不淡道:“王小军,你出来我有话要问你。”
张庭雷执拗道:“借一步说话。”
不料张庭雷口气一变道:“你这个人情我领了。”
王小军意外道:“啊?”
王小军行若无事道:“思思,这段时间你又是结婚又是逃跑的,手艺是不是退步了呀?”
胡泰来淡然道:“以我师父的脾气,这会只怕早让别人当了,我等他气消了回去认个错也就是了。”
王小军挠头道:“我听说您门人不少,您万一一个不高兴弄几百人每天在我门前吐痰丢石头我可受不了,报警吧丢不起那个人,再说我知道您老当益壮,可警察不知道啊,您都70了,警察也不敢真把您怎么样不是?您往地上一躺让徒弟们发微博发朋友圈,警察局长脑袋不也得大吗?”
王小军一顿,知道瞒不过他,苦笑道:“老爷子,我这一掌下去,咱们两派之间的仇就做死了,因为多大点儿事啊?”
陈觅觅拉住王小军道:“你没事吧?”
唐思思翻个白眼道:“想吃我做的饭就明说。”
唐思思道:“说不定就是楚中石干的呢?”
胡泰来被他逗得一笑,接着板起脸道和图书:“胡说八道!”
王小军慨然道:“这事儿说来就话长了,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王小军道:“老胡跟他师父情同父子,你要是以儿媳妇的身份回去还差不多,不然你凭啥求情?”
张庭雷走后,唐思思骂了一句:“老头神经病吧?”她见张庭雷气势汹汹地带着一票弟子来,占了一点小便宜又风风火火地走掉了,说实话有点看不懂。
“没错,能在武当山里把剑偷走,必然是行内高手,我看跟神盗门脱不了干系。”
张庭雷森然道:“这么说,我还承蒙你让了我一招?”
原来白天两人相斗之时,王小军趁他一个没留神到了他身后,本来是有机会在他背上拍上一掌的,但当着老头的门人弟子王小军终究是没下得去手,他知道,这一掌无论拍轻拍重老头的一世英名就会毁在自己这里,他和虎鹤蛇形门之间本来只是闹了些龃龉,张庭雷如果败在自己手上那他们之间以后就只能用不死不休来形容了,王小军虽然是得理不饶人的性子,可也不想决绝到这种地步,索性胡赖了过去,以他和张庭雷之间的身份差异,丢人也就丢了,他一来没把名声当回事,二来这段时间打打杀杀,对江湖也有些厌倦了。
王小军道:“思思,你知不知道在座的有一位为了去救你,连接任掌门这种事都给推了?”
傍晚hetushu.com时分,唐思思已经炒了几个小菜,四个人围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唐思思端着杯茶道:“以咱们的交情,我就不说谢这个字了,以后你们想吃什么菜,只要我会做绝不偷懒。”
张庭雷道:“知道手下留情还在其次,最难的是你肯在得势的时候示弱于人,这一点别说年轻气盛的你,就算我也很难做到,就冲这一点,看得出你小子挺会做人。”张庭雷和王小军大战了50回合,对对方的速度、掌力都有最直观的了解,别人看不出来,他自己大致有个判断,凭王小军的反应,虽然只是刹那之间,也足够他击出一掌了,老头平生有仇必报,却也不欠人情,白天的事在他心里翻来覆去搞得他寝食难安,终于忍不住晚上来问个明白。
王小军愕然道:“你这个老头,白天还没打够啊?”
张庭雷对旁人的话置若罔闻,又说道:“王小军,你出来。”
张庭雷随即也有些失笑,他忽然问:“饶你一次,但你得跟我说说,你退出铁掌帮是怎么回事?”
张庭雷冷冷道:“你以为我怕你那几个朋友?”
张庭雷郁闷道:“我怎么碰上你这么个小混蛋?”
王小军使劲摆手:“别别别,我赢您一招半式也是侥幸,强迫一个人连着中两次大奖那就是不讲理了,我觉得您是那种讲理的老头。”
胡泰来理所当然道:“当然是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