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0章 无敌是多么寂寞

王小军道:“不对呀,怎么老疯子和我都练成了呢——虽然老疯子练的不对,但是他也度过了最难的一步。”
王小军赧然道:“压根也没人好好教过我,我是照着图自己练的。”
“为什么?”
陈觅觅偷偷看了胡泰来一眼,见他心无旁骛地在蹲马步,这才小声道:“不害臊!”
王小军纳闷道:“怎么了?”
陈觅觅变颜变色道:“这样一挥,全身内力是散出去了,可是收不回来了呀!”
王小军把青城派如何派人来找他的麻烦却伤了胡泰来、自己如何带着胡泰来去峨眉山求助、迫于峨眉的规矩脱离铁掌帮学会缠丝手的事情说了一遍,至于之后的经历也就一笔带过,如果不是青城派的人伤了胡泰来,他也不会二次大闹虎鹤蛇形门,从这个角度上说,这件事和虎鹤蛇形门也有关系。
第二天一早,胡泰来仍旧是第一个起来,他身上有伤不能做剧烈运动,于是就在一块空地上蹲马步,陈觅觅随后也早起练功,王小军日上三竿后爬起来,他先是坐在台阶上看着陈觅觅嘿嘿傻笑了一会,然后又风风火火地冲去洗脸,片刻之后回来道:“觅觅你来,我把游龙劲教给你。”
两个人又把内力运行的穴位核对了一遍,陈觅觅再试,又是半途而废,她喘息道:“真不行,经过这么两次,我的内力已经有所损失和图书了。”
陈觅觅道:“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了?”
陈觅觅屏息凝视,双手一摆,接着脸色大变急忙收了招式,脱口道:“不行!”
王小军挠头道:“不会,老疯子就是这样教我的,而且没问题呀。”
自从王小军学会了游龙劲以来,总想着这是武当绝学,而且当世只有自己和苦孩儿会——苦孩儿那套还是错的,所以他急着要把这手功夫传给武当的人,这已经成了他的心病,这当口诸事暂歇,他便急着要教陈觅觅。
王小军嘿嘿一笑道:“我昨天梦见我有媳妇了,醒来以后发现是真的,你说值不值得高兴?”
王小军惊诧道:“哟,这么一会工夫,我这辈分噌噌往上涨啊!”他虽然才见张庭雷第二面,但是老头这直筒子脾气很对他胃口,所以才不知不觉跟他聊了这么久,这会心里也很是欣然。
“闲着也是闲着,物归原主。”
张庭雷听完感慨道:“早知道青城派和你们铁掌帮素有嫌隙,想不到背地里搞了这许多的事情。”他的手在桌子上一拍道,“余巴川真是个卑鄙小人。”
陈觅觅点点头,又道:“你刚才乐什么呢?”
“啊?”王小军忙道,“严重吗?”
张庭雷道:“怎么你们铁掌帮传功不教内功的吗?”
王小军感慨道:“无敌是多么寂寞!你师父这逼格,啧啧……”
和_图_书王小军回到后院的时候,唐思思问他:“老头跟你说什么了?”
王小军道:“你怎么也没一点长性,这是要夫唱妇随吗?”
陈觅觅叹气道:“只怕你还真说对了,我师父活的时候在江湖中辈分已经无人能及,他空有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可是却没有相应的对手,门人弟子不用说了,那些七八十岁的老头子一来仍属他的晚辈,二来这些人不会拿一世英名当儿戏,自然不肯留下败绩,我知道为什么游龙劲处处针对太极拳了——它的创立是以我师父自己为假想敌的,他老人家后半生没有对手,便拿自己当对手。”
王小军随性道:“也顺其自然吧。”
陈觅觅却是极其认真,王小军每一指,她就随即报出相应的穴位来,然后跟王小军应证,光是这十几个穴位两人就校对了一上午,王小军眉飞色舞道:“接着就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你如此运气,然后这样猛的一挥,把所有内力都挥出来。”
张庭雷哈哈一笑道:“臭小子,凭我的年纪当你爷爷也富裕了,让你当个儿子怎么是骂你了?”
陈觅觅一笑道:“我现在终于知道我师父为什么创了这门功夫却说‘不练也罢’了。”
王小军点头道:“您目光如炬,这两样我确实没练过。”
王小军想想也是,嘿然道:“那谢您看得起了!”
王小军http://www.hetushu.com道:“那你就不练了?”
王小军叹气道:“我已经把人得罪得差不多了,这事儿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余巴川顶替我爷爷成为武协主席只是他的第一招,进不进武协我们之间这场架都有的打,我接着就是了。”
陈觅觅道:“游龙劲是他的游戏之作,没想着要传世,而且它不但有巨大的风险,对武当派的人来说,它跟太极拳有理念重复的对方,所以‘不练也罢’。”
“结果如何了?”
“这么突然?”王小军把他送出门口,张庭雷也不多说,挥挥手径自走了。
王小军板着脸道:“别尽想着儿女情长,开始练功!”
陈觅觅摆摆手:“不要紧,咱们再来。”她仔细地问询了一些细节,王小军不但详细讲解,又把后面的过程也说了一遍。
张庭雷道:“给你几点建议,你功夫不差,但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最明显的两处弱点,一是内功不行,二是不会轻功。”
陈觅觅大气也不敢出,沉思了很久之后才第三次试练,结果手到半空中她已强行中止,她努力平复心中波澜,随即淡然道:“不练了。”
陈觅觅道:“可能是因为你们运气好。”
陈觅觅一笑道:“不练了,师父的话要听!”
张庭雷点点头,起身道:“我走了。”
王小军见他一句话就替铁掌帮担了这么大的干m•hetushu.com系,不禁感动道:“多谢您了。”
王小军愕然道:“诶,咱俩不是化敌为友了吗,你怎么又骂人?”
王小军无语道:“你师父为什么会发明出这么一种功夫?难道是闲的无聊?”
张庭雷欲言又止,最后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功夫练好,凭你这些日子的事迹,到时候那些老家伙们自然会有个考量,江湖迟早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他们也得为自己那些庸庸碌碌的晚辈们留条后路。”这句话其实是把张庭雷自己的窝心事说了出来,虎鹤蛇形门势力不小,但后继无人,张庭雷见到王小军后起了爱才之心,刚才几乎开口邀请他加入自己的门派,但一想王小军是王东来的孙子,以后迟早会重回铁掌帮,而且就算王小军就算加入了虎鹤蛇形门,难免被人讥笑说他捡了现成的便宜,于是这句邀请的言词终究没好意思说出来,想到这,张庭雷不禁感叹道,“我要是有你这么个儿子就好了!”
王小军听他话里有话,忙问:“老爷子什么意思?”
张庭雷哼了一声道:“六大派虽然是武协常委,可不见得什么事都是他们说了算的。”
陈觅觅:“……”
王小军和陈觅觅面对面站好,他回忆着当初苦孩儿教他时的情景,伸手在陈觅觅身前指点道:“你气沉丹田,引导它们从这、这、经过这……”对于男女来说,这些部位www.hetushu.com都颇为尴尬,王小军只有凌空指点,表情也不大自然起来。
王小军道:“别老头老头的,以后那就是我哥!”
……
张庭雷一拍手道:“罢了,咱两个就做个忘年交,以后你也别喊我前辈,就按哥们那么处吧。”
王小军道:“要不是如此,我也不至于再跑去游说武当和华山掌门。”
张庭雷道:“我虎鹤蛇形门也是武协里一个委员,我张某在江湖上行走多年,朋友还是有一些的,真要在武协会上碰上这个余巴川,我腆着老脸挺你,倒要看看六大派会不会不顾民意一意孤行,真要是那样的话,大家干脆一拍两散,咱们退出武协就是了。”
张庭雷继续道:“我这可全是看你,你爷爷那个倔老头在任上这些年横行霸道,人缘很是不好,你入了武协之后就把余巴川的所作所为公之于众,不要多提你爷爷——”说到这,张庭雷忽道,“你身份的事你是怎么想的?这么大的事,你总不能真的以闲人的身份去参加吧?”
陈觅觅道:“因为这门功夫太过冒险,光是第一步就有可能让人内力全失,你想想看,一个内功高手散尽功力,这无异于自杀,我师父天纵奇才也就罢了,可是常人能练成的却十中无一,就算十个里面能有三个能成功,另外七个都成了废人,武当派可经不起这样的损失,所以我师父特意嘱咐,不让门人尝试去练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