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2章 王东来来电

“大事件啦,我爸这是要干什么呀?”王小军把书放回去,嘀咕道。
父子两人人手一个长条包,王小军问:“去哪钓?”
从这就可以看出这俩人都不怎么会聊天,聊天讲究有来言有去语,尤其还不太熟的人之间,比较老到的做法是每句话说完以后留一个尾巴给别人接,比如聊足球,你说一句“我今年看好德国队,你呢?”这就是一个小尾巴,对方顺其自然就可以说“我觉得意大利队挺有冠军相,德国队还是太年轻了,你平时赌球吗?”这就属于良性的聊天,如果对方说完看好德国队以后,你回一个“哦”甚至是“呵呵”,你让别人怎么接?好比现在,王静湖说起祁老爷子,他要加一句“你师父抽烟还那么凶吗?”效果就比他刚才说的要强,胡泰来就可以接“是啊,老烟枪了,前辈您好像不抽烟?”或者“我师父不抽烟,前辈您是不是记错了?”结果这俩人你一句我一句,两句话就聊进了死胡同。
王静湖一愣,随即道:“不必了,我去外院住就好。”
“哦,你说。”王静湖道。
王静湖道:“我跟祁老爷子几年前见过一面。”
王静湖慢慢地把鱼竿放下,缓缓道:“我接下来要干的事你可能短时间内不会理解,但是你说得对,我们是父子爷们,你只要了解http://m.hetushu.com一点就行了,我不会害你,我……”
王小军装好鱼饵,把线甩进池塘里,王静湖也学着他的样子下钩。
王静湖摆手道:“让我们父子俩单独待一会。”
王静湖再次招手:“走吧。”
“你也不打算问为什么?”
唐思思道:“那也是哺乳期不是叛逆期。”
王小军都跟着吃了一惊道:“这……不合适吧?”
王小军支支吾吾道:“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已经宣布退出铁掌帮了,所以我现在严格说来不是铁掌帮的人了。”
就在这时王小军的电话响了,他示意父亲暂停演说,接起电话道:“喂,哪位?”那个号码是陌生号。
陈觅觅点头道:“像是两个人的话都让小军一个人说了。”说话间她把皮包拿起来擦下面的桌子,“啪”的一声从皮包里掉出一本书,陈觅觅不禁哑然失笑,原来那本书的书名叫《如何和叛逆期的孩子相处》。
“买点东西。”
“公园。”王静湖道。
吃过饭后,唐思思开始默默地收拾自己的屋子,人家正主回来了,她再没心没肺也不好意思鸠占鹊巢了,她一边收拾一边道:“王叔叔,您稍等我一会,屋子马上给您腾出来。”
王小军忍不住道:“爸你说话用不着这么文艺,我已经过了叛逆期了。http://www.hetushu.com
王小军纳闷道:“你要去哪?”
这地方本来就人少,今天又不是节假日,所以父子二人得以很清静地钓鱼,坐了大概有20分钟左右,王静湖似乎仍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头,王小军却早就坐不住了,他冷丁道:“爸,有件事我得跟你汇报一下。”
王静湖笑了笑道:“陪我出去散散心。”
“我去帮您打扫!”唐思思飞奔而去,她自然不愿意换房,既然王静湖放了死话,她乐得省事。
王小军东张西望,紧跑两步和一个老头请教,很快得到了热心而详细的指点,他举着组装好的钓竿回到王静湖身边,给父亲示范:“这样,这样,虫子你买了吗?”
公园钓鱼门票20,钓上的鱼再称斤卖给爱好者,这里的鱼以特别好钓著称,管理员绝不会让爱好者空手而归,因为这其实就是一个鱼池塘,与其说是钓鱼,不如说是变相的卖鱼,所以来这里的都是主要为散心的闲人,真正的钓鱼高手和发烧友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
王静湖道:“不会。”
王静湖扭头看了王小军一眼,然后“嗯”了一声。这事当初王小军大战余巴川的时候他就知道了,所以没有特别的表示。
这时门一开王静湖回来了,他手里提着两个长条形的包,冲王小军招手道和*图*书:“走,跟我钓鱼去。”
王静湖道:“你长大了,一些事情你可以有你自己的选择。”
王小军又期期艾艾道:“爸,关于铁掌帮,还有武林,很多事我已经知道了,所以你想发飙就发吧,你发完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你。”
王小军看出王静湖起码是有意愿和这帮人打成一片的,这倒让他有些意外,在他记忆里自己这个老爹除了对爷爷,再对谁都是不苟言笑。他凑上去道:“爸,有些问题我要问你,还有些事我得跟你说。”
这时王小军走进屋来道:“你们聊什么呢?”
“我没时间跟你细说,铁掌帮的未来就全靠你了,下面我说的话每一个字你都要牢记在心,第一,不要和你爸单独相处,第二,铁掌帮的秘籍在仓库里的……里。”
陈觅觅忍着笑把那本书举起来道:“你是不是做什么蠢事让王叔叔生气了?”
父子二人从出门到买票进来都没怎么说话,王静湖刚才应该就是去买钓具了,这会他打开包,开始认真地研究起钓竿的组装和用法。
王静湖道:“咱们父子是得找个时间好好聊聊——”他看看表道,“下午你别出去,我会来找你的。”
王小军看着那书名瞪大了眼睛:“我擦,我都20多了还叛逆?难道是我爸在外面给我生了一个弟弟?”那本书前面几十页十分和-图-书疏松,显然是被人仔细地翻过。
王静湖从包里掏出半铁罐蚯蚓。
王静湖进了外院东厢房,两个姑娘正在帮他收拾,不过这俩姑娘谁也不是干活的料,折腾得手忙脚乱的,王静湖冲她们点点头,然后打开皮包拿出毛巾去洗了把脸,随即出门去了。
王静湖淡淡道:“没什么不合适的,就这样吧。”
王静湖神情一震道:“你看我包里的东西了?”
陈觅觅殷勤没献对,只好闭上了嘴。
胡泰来受宠若惊道:“他很好,劳您记挂。”
王小军无奈,在众人强忍着笑的表情里和王静湖出了门。
胡泰来走过来恭恭敬敬地冲王静湖鞠了一躬道:“前辈,我是您儿子的朋友,我叫胡泰来,是黑虎门的。”
王小军几乎要跳起来——打电话的是他爷爷王东来!
王静湖吩咐王小军不要出门,王小军就忐忑地等着他回来,大伙都知道他被父亲当成了叛逆期的孩子,幸灾乐祸地等着要看好戏,众人在台阶上坐成一排,表情各异,活像一群在等成绩公布的小学生。
陈觅觅闻言也跟着唐思思去外院帮着收拾了。
胡泰来拘谨道:“是。”
“如果在,别声张,就假装我是别的人。”王东来间不容发地补充了一句。
王小军差点一个跟头栽下去:“钓鱼?你什么时候添爱好了?”王静湖以前不但不钓鱼,甚和-图-书至不爱吃鱼。
王静湖照例点点头:“我知道你们黑虎门……你师父身体还好吧?”
陈觅觅和唐思思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唐思思道:“小军他爸和他的风格一点也不一样。”
电话那边,一个苍老深沉的声音道:“你爸在你身边吗?”
“没有,那书自己掉出来了。我说您以后有什么话直说行吗?让思思和觅觅看见多羞耻啊?”
出了街,两人挤上一辆公交,很快就到了公园钓鱼的地方。
“在哪?”王小军下意识地喊了一句,电话里忽然充斥着一阵杂音,接着就断掉了。
王小军疑惑地看看王静湖,当下道:“原来是你啊,咱们毕业之后好几年没见了。”王静湖又静静地拿起鱼竿,等他完事。
陈觅觅马上道:“我送你们去吧。”
王小军本以为父亲会暴跳如雷,结果对方十分平静,王小军小心道:“你不会生我气吧?”
王静湖忽然想起自己和儿子之间还有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虽然王小军已经见识了真正的江湖,但他并不知道自己见证了这一切,而对一个明白了门派意义的武林人来说,退出门派这种事的严重性自然也会随之了解,自己此刻的表现大概是太过淡然了。
王静湖淡淡道:“武林没有你想得那么好玩,我还是喜欢以前的你——把武林当童话,不相信它的存在,这样不是很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