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5章 师叔母

蓝毛嗫嚅道:“师父,我……”
“没干什么……”王小军把一张封面香艳的光盘掖在了边上的一堆书里。
陈觅觅随手接住:“谢谢。”
王小军猛然惊醒,一看表才过去一刻钟,王静湖的脚步声快速逼近。
陈觅觅一笑道:“我叫陈觅觅,是武当派的。”
王小军神秘兮兮道:“A货!”
见儿子这样的举动,王静湖似乎比王小军还要窘迫,他背着手在屋里绕了一圈,没话找话道:“怎么买了台这么旧的电脑?”
唐思思随即道:“老胡你别太严厉了,咱们离开也就个把月,她都已经会打整套的拳了,可见平时还是练过的。”
霹雳姐塞冰激凌给王静湖的时候胡泰来就已觉无语,这时忍不住呵斥道:“胡闹,这是……这是……”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介绍陈觅觅。
陈觅觅低笑道:“这三个妹子拳法就算不错,不过还是入不了王叔叔的法眼。”
王小军点击着鼠标,目光灼灼道:“铁掌帮秘籍大揭秘,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他打开软盘,依旧是下午在电脑城看到的内容,是一个老者盘腿坐在那里的照片,王小军惊讶道,“这是我爷爷年轻的时候!”下午他也没顾上仔细看,这时才发现照片里的老者就是王东来,只见他浓黑的眉毛里夹杂着星星点点的白色,颌下微须,看照片上的样子大概有50来岁,虽然算不上年轻,但是众人都知道王东来如今已经70多了。这显然是王东来早年拍摄的照片。王小军点击下一幅图,马上换成了简笔画,是内力在人体里各个穴位游走的示意图,那些人体内脏都画得有模有样,穴http://m.hetushu.com位之间标注着箭头一目了然,这种东西王东来自然不可能让别人操刀,由此可见老头还多才多艺的。
霹雳姐上下打量着陈觅觅,拖着怀疑的音调道:“是不是呀——”陈觅觅久在山中钟灵毓秀,虽然比她和蓝毛等人大一两岁,可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啊?”霹雳姐又吓了一跳,王静湖形象邋遢,霹雳姐刚见他时以为他是来打扫卫生的,王小军领着她们大闹虎鹤蛇形门,在她们心里的形象伟岸,谁知道有个这样式儿的爸……
王小军冲胡泰来一伸大拇指:“老胡靠谱!”
“我说的就是秘籍啊,你以为呢老司机?”
霹雳姐照旧一个冰激凌塞过去:“我请客。”
王小军马上正色道:“快来见过你们的师叔母,觅觅你别多心啊,这都是老胡做的孽……”
王小军摆摆手道:“我先不练,就是看看。”
王小军道:“哎,该走的都走吧,这要是好东西我就给你们每人拷贝一份了,我可不能让铁掌帮把你们都害了。”
王小军哼了一声道:“好莱坞大片能让你在70岁那年走火入魔吗?”
王小军嘿嘿一笑道:“没事就看个碟,用不着太好的。”
王小军道:“别操那么多心了,70岁就算不走火入魔也会有各种病啊灾啊找上你,高血压糖尿病脂肪肝,再说,万一我活不到70岁呢?”
王小军从屋里走出,笑道:“我听说有土豪请客?”
胡泰来厉声道:“再这样下去,你就不要跟我学了!”
“王叔叔,你……”陈觅觅似乎还想拖延片刻,但王静湖巧妙地绕开了她,房http://m.hetushu.com门被呼的一下推开,王静湖探视着屋里,见王小军正手忙脚乱地收拾着什么,王静湖脸一沉道:“干什么呢?”
果然,胡泰来大步走到蓝毛跟前,沉着脸道:“你这段时间是不是没有好好练功?”
陈觅觅一闪身进来,紧张道:“你怎么糊弄过去的?”
说到练功却是谁也不敢怠慢,三个姑娘一字排开站在胡泰来面前,表情惴惴,胡泰来背着手道:“来,每人给我把总纲里的第一套拳打一遍。”
“嗯……”王静湖走出去了。
霹雳姐拉个起手式,呼呼地打了起来,一遍打完,胡泰来不置可否道:“下一个。”
“哇——”女孩们八卦之心又开始泛滥了。
陈觅觅道:“你人气很高呀。”她以前没听胡泰来说还有几个女徒弟,也是刚把人物关系搞清。
王小军道:“你觉得这三个里谁最厉害?”霹雳姐等人的功夫深浅他还是有点底的,这么问也是为了考较陈觅觅。
王小军嘿然:“你以为我弄几张黄碟真是为了自己看啊?这不是仗着我‘叛逆期’正好当挡箭牌嘛?你可别挤兑我,万一弄混了那就前功尽弃了。”
霹雳姐和蓝毛急忙放手,一惊一乍道:“怎么了?”
王小军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唐思思见他们抱着电脑已经有所预感,忙问:“秘籍不会真的在软盘里吧?”
陈觅觅怀疑道:“你刚才不会真的在看这个吧?”
王小军道:“这才是真正的秘籍了。”
陈觅觅无奈道:“武林里最大的忌讳就是别人教徒弟的时候旁人插嘴,老胡要连这种面子都给,那他就不配为人师了。”
蓝毛顷刻汗和-图-书流浃背道:“师父我知道错了。”
王小军嘴上说不练,毕竟心痒难搔,他此刻已颇有内功根底,这段时间以来也认识了不少穴位,而且那图简明扼要,根本不用知道那些穴道的名称,只需让内力跟着箭头游走即刻可,他来回切换着爷爷的照片和那幅简笔画,依样学样盘坐下来,让体力内力随着图二运转,冷丁,王小军就觉一阵很舒服的晕眩袭来,整个人都像要飘起来似的,随着内力的游走,这种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全世界也变得越来越清晰,在一片万籁俱静中,他能听到身周事物很独特的声音,外院的蟋蟀声、牌桌上的麻将声、灌木丛里植物轻轻摇摆的声音,甚至,他听到了门口陈觅觅的呼吸声……
陈觅觅:“……”
“师叔——”女孩们顿时围了上去,亲切地叫起来。
王小军凉了亮手里的黄碟……
就在这时从门口冲进来三个年轻女孩儿,其中两个猛然拉住猝不及防的胡泰来又蹦又跳,嗔怪道:“师父你回来怎么也不告诉我们啊?”头前两个正是霹雳姐和蓝毛,陈静一如既往地沉静,也笑盈盈地看着。
蓝毛和陈静分别演练,三个人打的都是一样的拳,招式全无分别,王静湖吃完了冰激凌,把纸随手扔在旁边的簸箕里,一声不响地走了。
陈觅觅道:“第一个和第三个不相上下,不过第二个既然是和她们一起入的门,恐怕是要挨骂了。”
王小军一摆手道:“没关系,我请你们看的,你们要是真过意不去大不了一人交30块票钱。”
唐思思道:“太贵了吧,30块钱电影院打折的时候我能看部好莱坞大片了。”
和图书那我帮你望风。”陈觅觅也走了出去。
陈觅觅无语道:“我问的是秘籍!”
王小军颇觉意外,因为他知道论资质陈静比两个师姐要差得多。
陈觅觅问:“你看得怎么样了?”
胡泰来只是微笑着摆摆手示意不要紧,霹雳姐手里提着一塑料袋冰激凌,从里面摸出一个塞进胡泰来手里道:“这是我们孝敬师父的。”
王小军乐不可支道:“哪句提到你了?你这不是自己上钩吗?”
胡泰来忙道:“不许没大没小,真要按辈分,你们比她差了两辈也不止。”
胡泰来站起身道:“这次咱们真的该走了。”他留下主要是好奇,现在出现了真材实料,他立刻想到了避嫌。
胡泰来接着一指王静湖:“这位是你们师叔的父亲,论起来你们也是要喊师叔祖的。”
王小军故意挑事:“那你劝劝他呗。”
王小军道:“屁话,都让你们叫师叔母了还能是什么关系,这是我媳妇。”
王小军大概也是看陈觅觅不高兴了,急忙改口道:“现在还不是,不过你们要像尊敬我一样尊敬她。”
坐在台阶上的唐思思喝道:“轻点,你们的师父受过伤。”
蓝毛诧异道:“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唐思思自觉颜面无光,哼了一声赌气回自己屋去了。
唐思思不悦道:“诶,怎么连我也捎带骂上了?”
王静湖自然也不会往心里去,他手里拿着一个快化的冰激凌,扔了又不合适,只好咬了一口。
唐思思凑到王陈二人身边小声道:“老胡发脾气还挺可怕的呢。”
胡泰来神色变了变,接着对蓝毛道:“你要再不下苦功,别人就会说你的功夫都是跟师娘学和图书的,你以为那是丢你的人吗?错,那是丢我的人!”
霹雳姐嘻嘻哈哈道:“可是我们并不尊敬你呀。”
陈觅觅走在最后一个,她忽然转身道:“小军,你要是想现在放手,我可以教给你武当派的内功心法,到时候配合你的铁掌,内外兼修也是一样的。”
就在这时,胡泰来猛的咳嗽了一声,接着就听陈觅觅大声道:“王叔叔您回来了?”
胡泰来看闹得差不多了,沉声道:“既然来了那就开始练功吧。”
四个年轻人一起迫不及待地进了王小军的房间,把电脑装上,王小军不由分说就把软盘插了进去,胡泰来咳嗽一声道:“思思、觅觅,咱们不方便留在这里,这就走吧。”
霹雳姐继续给别人发冰激凌,她给了唐思思之后见院里还站着一个大叔,随手递过去一个,王静湖不尴不尬道:“我不要。”
“吃嘛。”霹雳姐不由分说地强塞了一个给他,她冷丁瞧见了陈觅觅,顿时叫道,“师父你在外面是不是又给我们收师妹了?”
王小军自己拿了一支冰激凌啃着,一边充大辈儿志得意满地扬了扬手。
陈觅觅挡在屏幕前,认认真真地对王小军道:“小军你要想好了,凭你现在的武功在江湖上也算一流高手,可是你要继续练下去,克服不了秘籍里的缺陷的话,你将遗祸终生,而且一旦练了之后就无法停止。”
陈觅觅脸色一沉道:“王小军你不要胡说行不行?”要都是年轻人开开玩笑也就罢了,可当着王静湖她终究有点吃不消王小军的胡闹了。
胡泰来哭笑不得,只得拿着。
“呸。”陈觅觅啐了一口道,“总之你想好就行了。”说着让开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