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7章 武林前辈

……
陈觅觅呵呵笑道:“你没听说过大隐隐于市吗?”
第三张盘放进去点开以后,里面居然是一段小视频,王小军只看了几眼就诧异道:“我靠,不对吧?”
陈觅觅却不理他的胡说八道,忽然道:“有了!”说着发动车子,王小军纳闷道:“你要带我去哪?”
陈觅觅点头道:“每次这个时候我心里都毛毛的,总觉得没好事。”
陈觅觅紧张道:“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
早晨的公园,确实也处于一天之中最喧闹的时刻,晨练的老人们川流不息,有吊嗓子的,有在健身器材区玩腿秋千的,有慢跑的也有倒走的,还有的一边走路一边拍巴掌的——据说这样能改良心肺功能,总之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健身方式都能见着。
陈觅觅道:“那能去哪?现在是早高峰,到处都是人,你总不能就在大街上练吧?”
说话间两个人手搭在了一起,陈觅觅自居晚辈,对方想也不会先行发难,于是运气缓缓推了过去,她见这老者信心十足,猜想对方大概是武林中有名有望的耆老,心里在想着一会自己实力不济后又该怎么婉言推辞人家的好意,可这手推过去之后却不见了回应。
王静湖手提着两个渔具包,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公园。”陈觅觅道。
说到这个,王小军忽然闭上了眼睛,他仍然在回忆第三张盘里的内容,仔细地把爷爷每一帧的动作都翻出来在脑海里过着。
陈觅觅拽着他进了一片小树林道:“就在这练。”
王小军无语,不明白父亲怎么突然之间爱上了钓鱼,但瞬间也就明白,王静湖必然是有目的的,他装出刚睡醒懵懂的口气道:“我不爱钓鱼,坐老半天啥也钓不着,想吃鱼我hetushu.com帮你去市场上买。”
他再把视频放了一遍,依然没能看出特别之处。这时王静湖忽然在门外道:“小军,你起来了吗?咱们去钓鱼吧。”
王小军大笑道:“那你倒是来缠我呀。”
王小军满脑子都是这样的疑问。
王小军这才鬼鬼祟祟地展开双掌,先把铁掌三十式打了一遍,随即回忆着王东来的动作,照视频里的路数又打了一遍,王小军感受着内力的变化,把它们糅合到掌法里,起初他的双掌挂着凌厉的风声,渐渐的,风声转柔,那是内力潜蕴在手掌上之故,开始他还有些不好意思畏手畏脚,后来一投入也就不在乎了。
是夜,王小军又鬼使神差地打开了电脑,他先偷悄悄地回头张望看父亲有没有在外面,然后轻手轻脚地点击着鼠标,正如一个青春期防备家长偷瞄、准备看黄片的年轻人。
铁掌帮功夫按深浅可分七重境,这是王小军通过大师兄知道的,但他并不清楚自己到底到了哪一重,软盘有十张,封面没有任何提示,内容也无非就是打坐、内力运行图,王小军按第一张软盘里的指示将内力行走了两遍,只觉丹田被一股新生出的内力浸润着,他睁眼一看,时间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了三个小时,但他并没有丝毫困意,反而愈发精神焕发,于是他把第二张软盘放了进去——这十张软盘的自从从柜子地下拿出来之后他就特意没有打乱它们的叠放顺序,第二张盘里的内容和前一张大同小异,但内力的运行已经从五脏六腑逐渐转向四肢,但就是这点区别,已经让王小军感到难度急剧上升,没有百分百的对内力熟练的掌控,让它们在四肢自由游走几乎是不可m.hetushu.com能的任务。正如一个婴儿先学会坐,再学会爬,但离能走路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积淀。好在王小军也不急,爷爷的威风他从别人的话里话外就能感觉得到,要练成铁掌帮最高深的武功当然是需要艰苦卓绝的付出和日积月累的,他这20多年来无论智力、体力都是中人之资,所以也没对自己寄托太大的期望,对于“只学了个皮毛”的事实,他倒是甘于承认的。既然第二张上的内容行不通,他就翻来覆去地练习第一张。
“咳咳——”那老头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问道,“那个……你明天还来吗?”
“呃,说不定。”
“我现在还真得找个地方练功去!”王小军顿时心痒难搔,就像得到了游戏秘籍,要去攻克以前过不了的关卡一样急切。
一上车陈觅觅就懊恼地叫了起来:“完了完了,我在你爸眼里成什么了,每天缠着自己儿子的小妖精?”
王小军愕然,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绝,陈觅觅衣着整齐地走了出来道:“小军,你不是说今天要陪我去逛逛的吗?”她不好意思道,“王叔叔,我想买几件替换的衣服,我们尽量中午之前赶回来。”
陈觅觅结巴道:“这……呃……”她系出武当,师父是龙游道人,若纯论辈分的话,武林中很少有人能称为她前辈,也就导致拜师收徒这种事非常敏感,平时切磋也就罢了,就算真有武功登天的高人要收她为徒她也不好答应,就在陈觅觅还在想着怎么婉拒的当口,那老者似乎看出她有些为难,呵呵一笑道:“这样吧,咱俩先推推手,你要觉得我还有些真东西再说不迟。”
……
当东方露出了鱼肚白,胡泰来照例起床、洗脸,然后到前院和*图*书练功,他身上有伤不能挥拳,于是一边蹲着马步一边把双手在胸前来回比划,就等同击拳了。
这时就听胡泰来和王静湖打招呼的声音,王小军忙不迭地把第三张盘换上,他知道自己能心无旁骛地练功时间越来越少,日子久了势必会引起王静湖的怀疑,所以要抓紧一切时间尽可能多地先对秘籍有一个了解。
王小军嘻嘻一笑道:“要不咱俩去宾馆开个房,门上挂个‘请勿打扰’的牌子,然后我练我的,你练你的……”
王小军冷丁睁开眼睛,目光灼灼道:“明白了,并不是搞错了,我爷爷虽然练的还是铁掌的掌法,但是每一招都有细节的不同,那是因为在学了内功之后,功力每深一层掌法也随之有不同的打法。”原来他在慢慢回味王东来的掌法时忽然发现老头每一掌击出动作都要比平时更伸展几分,要是以前王小军就算看上千万遍也不会发现其中的差别,但最近一个多月来他和人数次动手,每次都堪称大战,对铁掌的掌法也了然于胸,这时细细回想,终于给他找到了问题。
王静湖静静地打量着她,随即摆手道:“不必了,你们好好逛吧,我们改天再钓。”
陈觅觅见他渐入佳境,欣慰地看了一会之后便开始练自己的推手。
王小军臊眉耷眼道:“你想让我在哪练?”
王小军惊讶道:“你不会让我这种处在升级期最关键时刻的绝世高手去公园修炼秘籍吧?”
陈觅觅不好意思道:“谢谢王叔叔。”
陈觅觅莫名其妙道:“您有什么事吗?”
王小军忸怩道:“我们铁掌帮的掌法可是比王致和臭豆腐的秘方还宝贵。”
陈觅觅不好再拒绝,只能谦恭道:“那晚辈献丑了。”
为什么爷和*图*书爷会在如此珍贵的秘籍里录制这么一段平平无奇的视频?难道是搞错了?
“别矫情了,你觉得会有人在公园小树林里等着盗取武林绝学吗?再说不配合内功心法,谁能看懂你在干什么?”
但是他往电脑里放的是那张软盘。
王小军又笑道:“我爸也是死心眼,不知从哪学了一招钓鱼,明明他自己对那玩意也不感兴趣,他要说领我踢人场子去我说不定就真去了呢。”
在这个平均年纪超过50岁的人群中,两个年轻人显得有些扎眼,他们更像是逃学早恋的学生——
“练!”陈觅觅命令道。
老头低着脑袋道:“说不定不行,你得来呀。”
老者微微颔首道:“嗯,我看你资质不错,有意收你做个徒弟,你可愿意啊?”
陈觅觅正色道:“别闹了,你觉得奇不奇怪,为什么你爸三番五次地要把你带出去?”
陈觅觅忽道:“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又练功了?”王小军一夜未睡,眼睛里都是血丝,但是精神焕发,陈觅觅是内家高手,已经感觉到了他的不同。
老头这才抬起头,不好意思道:“你教教我这个呗。”
原来那老头只觉对面一手推来看似风平浪静,可想回手时又觉这姑娘如岳峙渊渟高山仰止,自己被一股又柔又韧的劲气挡住,无论如何也近不了对方的身了,瞬间就面红耳赤起来。
王东来留下的第一张软盘里,除了打坐的姿势图片,还有五幅图,都是标注着内力行进方向的讲解图,其中有大量是重复的,只有细微的区别,王小军屏息凝神,开始按图中的指示运行内力,稍即,他就觉内力经由丹田在五脏六腑之间呼朋唤友,很快又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王小军跳到地上,把那些软盘围腰揣在和*图*书怀里,揉着眼睛出了门道:“那我们走了。”
陈觅觅一惊,急忙立定站好,恭恭敬敬道:“让前辈见笑了。”
视频里仍然是王东来,他只是看似平常地练着掌,3.5寸盘一兆多的容量,也就录个几十秒的视频,比现在手机上传播的那些搞笑录像段子也不如,而且王东来练的就是很普通的铁掌三十式,他杂乱无章地挥了十几掌之后,视频戛然结束。
王小军道:“不知道,但确实很怪异,就是因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所以我才没底。”
虽说是小树林,不过周边仍不住有人来人往,当然,在旁人眼里王小军无非就是抽疯而已,可陈觅觅却极有看头,这姑娘五官俊美长发垂腰,站在那里气定神闲,一手太极功夫行云流水,所谓行家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小树林边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见了陈觅觅之后不禁多看了几眼,随即缓步走过来道:“小姑娘,年纪轻轻,这推手的功夫倒还有模有样呀。”
陈觅觅一推之下已知自己想多了,这位老人家无非是业余水平偏上,不禁也哑然失笑。当即撤手,她性格直爽,也不会说什么故作谦虚的话,只是微微一笑,便打算离开。
王静湖背着手,慢慢道:“钓胜于鱼,这也是一种磨练性子的好办法,你就当陪陪我。”
王小军低着头道:“那我练了啊——”他脸皮是厚,不过你让他在公园小树林里练功夫他还是有点抹不开。
也就在这时,王小军胸腹间冷丁一动,这段时间修炼的内力终于开疆辟土,势力到达了他四肢末梢的范围内,王小军大喜,急忙把第二张盘再插进去,这次再练居然无往不利,尤其是双臂修炼了缠丝手以后,再配合内功心法,让他对掌劲的控制又上到了一个新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