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8章 城府极深武经年

胡泰来笑道:“多半一个星期之后我就先去找你了。”
大武脸一红,知道自己格局小了,人家是真心在讨论功夫,自己却误以为耀武扬威,于是赶忙道:“这招叫野鹤飞天,难点是要在恰当的距离内使出,威力么,自然是不小。”他觉得来而不往非礼也,也认真道,“胡兄击败我那一招拳法也很高明,我回想起来,就算心平气和地想躲也很困难。”
“没什么。”王小军哧溜一下钻进了自己屋里,把第四张软盘塞了进去,这是他第一次体验到争分夺秒做一件事的感觉。
王小军也不否认,道:“没错。”
胡泰来道:“老爷子不是钓鱼去了吗?”
胡泰来急忙道:“武兄是找你有事,不是来打架的。”
胡泰来见对方误会了,忙道:“我有伤在身,过些日子一定登门拜访,不过是真的想求教武兄一些问题,贵派在拳脚融合这一点上很有独到之处,当日你那一招……”他不知招式名称,便轻轻跃起双脚蹬出示范了一遍,随即道,“这招威力十足,我这些天常常回想。”
胡泰来揭过这篇,道:“武兄的拳法精妙,可惜上次没能分出胜负。”两个人其实只动过一次手,但那次被段青青搅了局,武经年吃了一个暗亏,所以胡泰来才有此一说。他是个武痴,能找到匹配的对手又十分难得,这句话倒不是虚情假意。
王小军道:“因为我跟他说过我没正经练过内功,看来老头上了心,我没让他晚节不保,他这是投桃报m.hetushu.com李。”
这一幕恰巧被走出房门的王小军看到,他顿时摆开双掌咋呼道:“又来踢场子!打出你屎来!”
“别瞎说。”陈觅觅瞪了王小军一眼。
王小军道:“我爸呢?”
胡泰来冷丁道:“那天你和他交手,是不是手下留情了?”
王小军纳闷道:“老头是不冲你耍流氓了?”
“你们小时候没拿着麻雷子崩过屎吗?”
胡泰来一笑,也是颇感无奈。
大武把东西交接之后再不多说,转而抓住胡泰来胳膊道:“胡兄,过个十天半个月我再来找你,咱俩好好干一仗!”
胡泰来一笑道:“武兄还在恼我们吗?”他本来就是个直性子,这段时间大风大浪闯过来,这点小恩小怨已全不挂心,所以反而直接问了出来。
王小军道:“就算不是炸弹,来个屎里炮也受不了啊。”
“呃,说不好。”她带着王小军跑出了树林。
陈觅觅哭笑不得道:“老爷子,我功力还浅,当不了您的老师。”
胡泰来好笑道:“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张庭雷在武林里是什么身份,能暗算你一个小辈?”
王小军这才认真道:“不是我胸怀大,我是怕老头讹我,你们想想,他都70了……”
老头倒是很干脆:“我看这小姑娘功夫好,想跟她学。”
王小军瞬间又收回巴掌,和颜悦色道:“哦,那请坐吧,武兄找我有什么事啊?”
王小军笑嘻嘻道:“嗯,我就是传说中的F杯。”
“我等着你。”m.hetushu.com大武大步走了出去,三言两语之间他和胡泰来已经成了莫逆之交。
“哦,这招叫白虎伸腰,自古以来人们一般认为白虎是神虎,它遇到同类一伸腰呵气就能展现出与众不同的气势来,但我们是黑虎门,所以这一招并不常用,我师父有心把它改作黑虎伸腰,可怎么听怎么都不是那么回事。”说到这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大笑起来。
王小军展开胳膊拦住他道:“别,不能让你代人受过,我自己来。”
陈觅觅对王小军刮目相看道:“想不到你还有如此胸怀?”
老头斜了他一眼:“你是练什么的?”
陈觅觅诧异道:“我怎么不知道?”
这时王小军走了过来:“什么事?”
大武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来递过去道:“我师父要我把这个给你。”那包东西大概一本书大小,由牛皮纸左三层右三层地包着,并且是大武用一根带子贴身横一道竖一道地绑住,不然现代人谁能从怀里掏出东西来?显然是张庭雷极其重视的宝贝,而且再三警告大武要珍而重之。
两人吃过了午饭返回铁掌帮,王小军鬼鬼祟祟探头探脑地在前后院各绕了一圈,胡泰来忍不住问:“你找什么呢?”
现在就是这种情况,老头要收陈觅觅为徒,后者可以很直截了当地说不干,可人家要跟她学推手,陈觅觅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王小军其实也就是说笑,虽然只见了一次面,但他深知张庭雷的为人,这时拿起那个包一层层打开,和_图_书里面是一个封皮发黄的笔记本。王小军翻开第一页,见上面是手画的内力运行图,下面配着几个简单的小字:虎鹤蛇形门内功修炼方法。再胡乱翻几页也全是打坐和内功运行图示,王小军急忙合住道:“老张给我这个干什么?”
……
老头像下定义一样道:“你可以的。”
陈觅觅无奈一笑道:“所以他承你的情,把门派的内功心法送给了你——那也不对呀,他明知道你是铁掌帮的人,这做法岂不是太冒失了?”
老头说完这句话,陈觅觅显得比他还尴尬,她下意识地想拒绝,可这话又不好直接说出口,对方的年纪当她爷爷都绰绰有余,一言不合就要拜她为师,这让陈觅觅很为难。
大武愈发不自在,悻悻道:“胡兄别误会,以前是我们不对在先,师父已经把我们狠狠训了好多次了。”
老头鄙夷道:“不学,要学我就学真功夫。”
王小军诧异道:“真去啦?”
胡泰来疑惑道:“那是什么东西?”
“啊?”陈觅觅接过来看了几页,又还给王小军道,“那天你和老头私下到底说什么了?这种东西无论在任何门派都是不传之秘,他怎么会随便给你?”
胡泰来道:“你一惊一乍地干什么?”
王小军拿过来就要拆,大武道:“等我走了以后你再看。”他对王小军始终是不冷不淡,因为对胡泰来而言,是他们理亏在先,而王小军两次大闹虎鹤蛇形门,搞得他和一干师兄弟颜面扫地,仇是报不了了,可不耽误他给www•hetushu•com脸色。
胡泰来无语道:“我来拆。”说着就要上前。
半下午的时候,一个高大的青年走进了铁掌帮,胡泰来见到他之后微微愣了一下,那青年赧然一笑道:“我找王小军。”正是虎鹤蛇形门的大武武经年,这是他第三次来铁掌帮,前两次都是气势汹汹地来打架,所以见了胡泰来颇觉窘迫。
唐思思翻个白眼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这时唐思思和陈觅觅也全都赶到,一起问:“什么东西?”
大武愕然,王小军和他师父对战了五十多招,在他眼里也是一流高手了,想不到这性子还是吊诡无比,说打就打,说好就好,刚才还在惭愧自己格局小,见过此人之后深觉自己简直可以用城府极深来形容了……
王小军失笑道:“大爷,要不您跟我学?”
原来那天王小军和张庭雷对战,最后一招引而不发胡泰来依稀瞧出了端倪,那是因为余巴川的怪掌秘籍他也仔细研究过,看王小军的架势像其中的一招,不过他也吃不死,毕竟场上情况瞬息万变,错失一次机会也很正常,至于陈觅觅,她武功虽高但没见过怪掌的打法,反而没有丝毫怀疑,王小军底子太薄,抓不住战机可以理解,直到这时他才说出真相。
“不用客气了……”大武既没有坐,也没有接茬,只是局促地等着王小军。
其实胡泰来对大武也并无恶感,感觉到这是一条耿直的汉子,虽然有些莽撞,也是在门子里待得久了习惯使然,两人都痴迷武功,这一聊上顿时入神hetushu.com,你一言我一语全是当日对战的招数,大部分时候固然谦谦有礼,不免偶尔也抬几句杠,惺惺相惜和互不服气兼有,最后大武遗憾地轻拍了胡泰来一把:“怎么每次见你你都有伤啊?”
王小军孔武有力地挥了两下掌:“铁掌!”
王小军道:“那是因为你没见过余巴川的阴人掌法。”
大武眉头皱了皱道:“不然我现在再领教一下胡兄的高招?”
看着大武走出去,王小军小心翼翼地把那油纸包放在石桌上,神神秘秘道:“老张能给我什么呢,别是颗定时炸弹吧?”
老头不依不饶道:“那你明天还来吗?”
胡泰来点头道:“哦,你稍等。”随即冲着王小军的房门喊了一声。他回过头道,“你先坐,我给你倒杯水去。”
这里面就牵扯到一个索取和给予的问题,一般给予反而是容易拒绝的,比如你走到街上,忽然有人朝你递过来一把瓜子,你怀疑瓜子里下了药,或者是怕他刚嚏完鼻涕,就可以面带微笑地说“我不要”,心情不好的时候完全可以再加一个滚字,可如果你背着一麻袋瓜子正嗑着,对面走过来个人冲你一伸手“你有这么多,给我点嗑呗。”这就不太好拒绝了,尤其对方是弱势群体,比如老人、小孩、神经病,“不给”两个字是不好出口的。
王小军一字一句道:“虎鹤蛇形门的内功秘籍。”
“呃……这……”陈觅觅支吾着。
“这时候你倒又像个君子了。”
陈觅觅拽着王小军,逃荒一样道:“我们还有事,老爷子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