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4章 父子对决

果然,王小军一个收招不利索露出一个空档,王静湖手起掌落,眼看就要拿住王小军胸口,他忽觉手掌像是按在了一个会滚动的、无形的圆球上,王静湖掌力一吐,那层隔膜随之反弹,王静湖不由自主地退了半步,骇然道:“你这是什么功夫?”
“去哪?”王小军有些意外地问,但是王静湖并不多说,他在头前领路,直接到了外院自己的房门前道:“进来,咱俩聊一聊。”
“过来坐。”王静湖只开了一盏台灯,示意王小军靠近。
其实这不是什么招,这是王小军在峨眉山上看韩敏和门人练习时无意中学的,王小军以往和人动手铁掌一出无往不利,今天却处处缚手缚脚,他马上就明白了症结所在——不能在父亲面前班门弄斧,这也就意味着他不能靠铁掌取胜,于是临时“发明”出了这许多怪招,为的就是让王静湖眼花缭乱,可是他犯了一个很致命的错误:以最专精的铁掌尚只能勉强自保,这些新创出的招式看似花样百出,其实在王静湖这样的高手眼里不值一提,王小军双臂展开不能合理回撤,两臂之间顿时全成了空门,王静湖一掌击出,掌面几乎已经触摸到了王小军肩膀上的衣服,这一招无论如何王小军是再也躲不开了,王静湖心里一阵轻松。同时伴随着一阵酸楚,若不是迫不得已,凭王小军现在的修为,说不定他以后真能名扬天下,可是长痛不如短痛,王静湖扪心无愧,想着王小军内力已有根基,不自觉地在手掌上又加了一成力,他这一掌,旨在以刚猛的掌力震断他肩膀上经脉,以后儿子会成为一个肩不能抗和-图-书手不能提的半残废,但作为普通人不会过多影响他的生活质量,总好过走火入魔有苦说不出,甚至英年早逝……
夜深的时候,王小军既没回屋也没有继续看张庭雷的秘籍,他坐在台阶上,以内力冲出丹田,然后刻意不走府舍穴,而是绕开它从四下游走,这里有一个难处就是府舍穴是一个大穴,以往过此不经意的话也没感到异常,此时舍弃它不用而从经脉过气,就像放着大港口不走,让庞大的船队从小溪里航行一样,好在通过前段日子的修炼王小军已经基本掌握了经脉运行的方法,虽然进展极其缓慢,但是内力蜿蜿蜒蜒勉强能绕过去。
王小军道:“当然是您先请。”
王静湖见儿子应对得当,不禁暗暗称奇,他在武当山下和王小军交过手,那时他的掌法还尚显稚嫩,这时的表现却已经俨然是一流好手了!
王静湖沉声道:“我都是为了你!”说着加紧进攻。
王小军一想也对,老胡和陈觅觅来了也于事无补,武当山下已经有前车之鉴,当下把心一横,右掌反击过来。
王小军一来胆怯,二来对方毕竟是自己父亲,这段时间一味防守,瞬间险象环生,他下意识地就要喊陈觅觅和胡泰来帮忙,王静湖看出他的意图,沉声道:“想连累你的朋友也由你!”
王小军疲于应付,心里又气又急,两人在门边瞬间过了十多招,这十招一过王小军已经恍然道:“你就是‘猪八戒’?”王静湖当日初次现身为了掩饰身份曾用拳和大师兄交手,在武当山下已经顾不得别的,但他用的都是铁掌三十式的变招,那时王http://www.hetushu.com小军经验尚浅,不过陈觅觅却瞧出了端倪,说此人和王小军路数相近,这会他一心只求速战速决,一切习惯、细节全都不顾隐藏,王小军回想以往,顷刻了然。
王静湖看了他一眼,率先走了进去,王小军随后了进来,站在了门边。
王小军乐此不疲地催动内力,只见他在院子里东一趔趄西一踉跄,有时候能平移出去三四步的距离,有时候只有一两步远,原来铁掌帮的轻功不靠关节运动和肌肉配合,而是以内力为燃料直前直后地横冲直撞,难怪王东来能保持全身不动跃上高空,秘诀就在这里了,王小军越玩越开心,越练越熟练,在院子里像没头的苍蝇似的乱撞,更像是台闸线失灵的摩托车在不停轰油……
王小军这时脑中一片空明,爷爷留下的第八张软盘上的内容不自觉地闪现出来,那些箭头和注解清晰无比,甚至比看着屏幕还要明朗,王小军调动下身环跳、风市、临泣三个大穴上的内力对流,他整个人毫无来由地一个踉跄冲了出去,王小军尽力保持住平衡,心里大喜若狂——他膝盖未动,人已经变换了位置,说明他已经初步掌握了轻功的要素,虽然只是一出溜,但毕竟让这台机器发动起来了!
开始,王小军全身僵立不动地来回移动,后来慢慢配合膝关节调整方向和力道,顿时由以前的只能移个两三米瞬间提升到能弹出去四五米,王小军几乎要忍不住大笑起来,脚下一个没掌握住分寸直接撞在了墙上,他揉着鼻子,丝毫不以为意。
王小军后来也明白了,张庭雷在府舍穴上画了个圆,www.hetushu.com意思是让内力绕过它,严格来讲,那并不是一个圈而是一圈圆形的线……
王静湖冷笑道:“居然敢还手!”
王小军嘿然道:“您有什么话就说吧。”纵然对方是自己的父亲,他心里也有些毛毛的,现在已经是凌晨,王静湖不睡觉在暗处偷窥自己,回想他以前各种奇怪的表现,任谁也得发慌。
王静湖一掌拍空,茫然地看着王小军,他似乎瞬间就苍老了很多,下一秒,王静湖咬牙道:“我今天一定要废了你的武功!”他这么说是因为他知道,今天或许是他唯一的机会,再过一段时间……不,也许就在明天,王小军就会像年轻的雄狮那样崛起,而自己这头老狮子只能看着他过完绚丽而短暂的一生,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因为那是他儿子,他只希望他活着!
“谁在那?”王小军低声喝问。
王小军愕然道:“谁告诉你的?”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拉开门就要往外走,王静湖本来坐在靠里面的椅子上,他见状一掌拍出,身形簌乎而动,王小军只觉门上传来一股似刚而柔的力,这扇门竟然被王静湖隔着七八步远用掌力合上了!接着父亲已经欺至他面前,右掌直奔他胸口,而且力道凌厉至极,王小军惊骇道:“爸,我可是你儿子!”
王静湖走出来道:“小军,你跟我来。”
陈觅觅等人见他专心练功,谁也不来打扰他。
王小军不敢硬接,右手斜着架开他的手掌,左掌藏在腹下蓄势待发,这时屋里光线昏暗,王小军这一招攻守兼备,乃是铁掌三十式里很巧妙的功夫。
“你不要反抗,我保证不会有太多痛苦,不http://m.hetushu.com然我一个掌握不好反而会伤着你!”
“你这又是什么招式?”王静湖被儿子晃点了一下,不禁有些恼怒。
“正因为这个我才要救你!”王静湖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王小军道:“没了张屠户,不吃带毛猪,武林里不光咱老王家有绝活,你儿子人缘好,这次出去着实学了几手——爸你再看看这个!”王小军猱身而上,施展出了陈觅觅教他的揉手,王静湖见多识广,一看架势就知道是太极功夫,他心里冷笑,刚才那招游龙劲从未在江湖中出现过也就罢了,可太极拳谁不认识,要说是武当掌门净禅子亲自来王静湖或许还会有所重视,但自己的儿子自己最了解,他离开铁掌帮满打满算一个多月,就算一天24小时都在练功又能练到什么程度?
就在这时,王小军就觉花坛边上的暗处似乎有人,那人屏着呼吸,但是身上的热气还是暴露了他的位置,王小军已经今非昔比,瞬间就察觉到了。
王静湖见王小军有所戒备的样子,直接道:“小军,你练功已经走火入魔,接下来我要废掉你的武功,你不要怪我!”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小军霍然起身,他眼睛发亮,原来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尝试,他的内力终于全部绕开了府舍穴运送到了全身,这时他放松意识,任凭内力自己千头万线地奔走,这一次在回归丹田之前,府舍穴反而充当了关卡的作用减缓了它们的速度,充沛的内力在全身各个经脉和穴道鼓荡,后队等不及前队,便自行乱窜,也就是说,王小军终于从形式上达到了让内力逆流的效果!
王小军只觉肩膀上热力激体,此刻游龙劲也万m.hetushu.com万不赶趟了,他万念俱灰之下冷丁使出刚才在院子里刚学会的轻功,就见他整个人斜贴着王静湖的手掌嗖的掠开,他脸色煞白地靠在墙上,心有余悸道:“爸……你来真的?”
王静湖双掌横推,刻意要以看似粗莽的铁掌来破王小军的以柔克刚,不料王小军架子是揉手的架子,王静湖身到半途他已经一拧身躲到了王静湖旁侧,接着双掌分袭王静湖的面门和小腹。
两人在屋里无声对战,铁掌以霸道刚猛著称,这二人斗了三十多回合,别说没出一声,就连毛巾、被角都没被拂动一下,王静湖深悔自己没有早动手,竟给王小军不知用什么方法练成了高深内功,这会再废他武功,势必会比之前动手带给他的伤害更大,但是事到如今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好在王小军的掌法、用的内功都是铁掌帮的,他对这些烂熟于胸,普天之下想用这门功夫伤他的只怕已经绝迹了。在武当山下,他估算出王小军能扛住他20招,现在无非也就是多加一倍而已,王小军再怎么练终究是时日尚浅,以前是兔子搏狮,现在充其量是小狮子对上了老狮子,可以说仍没有任何胜算,所以王静湖不急,他在等王小军黔驴技穷!
王小军道:“今天又不下雨,老子打儿子也得给个说法!”他恼父亲打伤自己的朋友,再则知道就算拼命也伤不了他,于是一掌掌一式式排山倒海般袭来,这时他生怕惊动了后院的人,反而全用柔劲,王静湖一辈子浸淫在铁掌上,王小军无论招式如何巧妙终究是碰不着他半分,但他听王小军掌力回劲悠远绵长,推断出他内功到了相当火候,脸上又添了一层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