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3章 近乡情更怯

下了高速以后车子开进了一处小镇规模的地方,胡泰来瞪着两眼一直在走神,往往是陈觅觅问好几句他才答一句,看来有点百感交集。
胡泰来咬牙切齿道:“因为这里以前是我们黑虎门的武馆!”
唐思思道:“别犯浑,你怎么知道这家武馆就是那帮人开的?”
王小军这才讷讷道:“还想念下一句,但想不起是啥了。”
王小军吃惊道:“这是为什么呀?”
陈觅觅道:“离你师父家还有多远?”
胡泰来道:“你们是不是都对我没信心?”
王小军道:“一山不容二虎,咱们趁现在把花篮都给丫点了!”
陈觅觅惊讶道:“这劲爆武馆不会是……那帮人开的吧?”众人也瞬间就想到一起去了。
王小军探出头去就着路灯的光亮念海报上的字:“在新华路多少号……看不清。”
王小军抖搂着手道:“那你叫我们来是为什么呀?难道看你被人揍了我们再替你出气?”
胡泰来忽然道:“我知道在哪,跟着我走。”他指挥着陈觅觅三拐两拐上了一条宽阔的马路,一路上每隔一段距离就能看到劲爆武馆的大幅广告,这帮人可谓声势浩大,也下了血本。
胡泰来也不再多说,他从后面伸过手按住王小军的肩膀道:“所以小军,请你一定答应我。”
车最终停在路边,众人这次不用抬http://www.hetushu.com头就看到了劲爆武馆——除了堪比火车站站名一样的大字外,街面上摆满了花篮花瓶,附近的路灯都挂着条幅,看样子明天就要开业了。这会因为是深更半夜,所以四下空无一人。
胡泰来又笑道:“我不是说了吗,具体事情具体对待,面对失败也是武者修养的一部分,况且我未必一定会输。”
胡泰来道:“不会的,一来他舍不得,二来现在黑虎门需要我。”
王小军道:“武林早就乌烟瘴气了,就老胡还冥顽不化。”
胡泰来笑道:“我知道,可是只有这么做我师父才会原谅我,我要是带着朋友把对方挑了他非把我逐出师门不可。”
陈觅觅道:“你还想说啥?”
王小军郁闷道:“迂腐!老胡你有时候很迂腐你知道吗?”
王小军无声地指了指天上……
胡泰来听王小军说完这句话,忽然沉声道:“小军,我要拜托你件事。”
王小军道:“你师父可是把掌门的位子都给了别人了。”
仍旧是胡泰来指路,车刚到空阔地王小军就回头问胡泰来:“你们的武馆是叫‘劲爆’武馆吗?”
唐思思道:“为什么?”
胡泰来道:“我可以确定,这一定就是那帮家伙开的!”
唐思思道:“那我们现在去哪?或者说去哪找那些人?”http://m.hetushu•com
“可是……”王小军一句话没说完,陈觅觅拽了他一下,谁都知道他想说什么——胡泰来的师父都败给了对方,凭老胡的功夫恐怕很难报仇,他不让王小军出手,这事岂不是要竹篮打水,搞不好把自己也赔上。
王小军幽幽道:“近乡情更怯——”然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胡泰来不温不恼道:“具体事情具体对待吧,这件事只能这么办。”
胡泰来道:“雷登尔最近给我发了很多拳击训练资料,对实战很有帮助,说句开玩笑的话,我也是学过秘籍的人了。”
胡泰来一笑道:“我被人揍了你也不能动手,我不阻止你们来是因为我知道阻止不了,但是我师父的脾气我最清楚,他这么久都不叫我回来,除了跟我赌气之外,最大的原因就是明白就算把我找回来也于事无补,但是作为徒弟我不能不回来,这是江湖比武又不是仇杀,如果我输了那也认栽,再过五年十年我把功夫练好了,这个场子我自己找回来,我师父一定也是一样的想法。”
原来在两根电线杆之间,一幅巨大的海报正在凌空招展,上面画着两个劲装汉子正在格斗,海报上一排大字写着:劲爆武馆,火爆招募学员中。
等上了高速陈觅觅换下王小军,王小军因为提前被“废”了武功所以显得有些无精打http://www.hetushu.com采,他小眯了一会,再睁眼车外是连绵不绝的山脉,他看了看表已经是深夜,按时间来说,他们应该是快到了。这时他发现远处山脉里有星星点点的灯光在闪动,不禁问胡泰来:“那些是什么地方?”
陈觅觅也跟着劝道:“老胡,万事抬不过一个理字,既然是江湖事那江湖人就都该管,如果任由弱肉强食的事情发生,那武林不是变成混蛋地方了吗?”
众人一起道:“为什么呀?”大家都知道祁青树在和他赌气,但也都能体会到他们的师徒情深,虽然时间很晚了,再怎么祁青树绝没有真把他赶出来的道理。
“不是呀,为什么这么问?”胡泰来纳闷道。
王小军道:“什么拜托不拜托的,如果你要说的是替你师父报仇这件事,你放心,我但凡有十分力绝不只出九分。”
王小军叹了口气,他可不是没信心么。
王小军把头顶在杂物格上百无聊赖道:“那咱们这火烧火燎的是图什么呀,还不如跟猴子一起坐火车来。”
唐思思无奈道:“可是看你那个掌门师弟也没江轻霞那两把刷子。”
胡泰来道:“我师父要是知道我回来,必然拦着不让我去找那些人,咱们先斩后奏,算完账再说!”
胡泰来道:“下了高速听我指挥,快了。”
胡泰来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想让中西合璧,www.hetushu.com让黑虎门成为一门现代功夫而已,我的正视我们的不足,扬长避短、结合传统技法和科学,至于那些形式主义的东西一概不要,武者的内在修养是靠善性的自觉和不断开阔的胸怀来体现的,可不是每天必须练够多少个小时、出多少汗这种苦行僧式的自我催眠和自我感动就能做到的。”
胡泰来点点头,忽然咬了咬牙道:“咱们还是别进去了,走吧。”
胡泰来道:“我说的正是这件事,但是我要说的是,咱们见到那帮人以后,我请你不要出手。”
胡泰来道:“那有什么关系,我来做黑虎门的‘韩敏’好了。”峨眉派中,韩敏威望和武功都是最高,但是不妨碍江轻霞继承掌门的位子,胡泰来他们在峨眉山待了十多天,对峨眉四姐妹的姐妹情深很有感触。
王小军把身子瘫在方向盘道:“这仗还没打就这么憋屈!”
胡泰来道:“那都是采玉的工厂,没想到吧,我们这地方产玉。”
“我就是想让它们容起来——”胡泰来道,“我最近想了很多,黑虎门的根基来自于战场格斗术,也就是说我们追求的就是简单直接的实用武术,而中国功夫传承千年其实更注重武者的修养和对境界的提升,这当然是很好的,但并不适合黑虎门,我们这么多年来确实存在故步自封和拎不清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的问题,招式不够简洁、训和图书练太过单一,长跑运动员可不能光练腿啊。”
王小军叹气道:“我还能说啥,搞得这么悲壮,就跟送学渣去考清华一样……”
王小军道:“你师父听了非得大耳刮子抽你,放着老祖宗几千年的好玩意不学,崇洋媚外,中国武术和外国搏击不一直都水火不容的吗?”
王小军道:“说着说着你还成大师了,你要是真务实,就让我把打伤你师父的老家伙拍在地上。”
胡泰来道:“因为这是我们黑虎门的事,就由我这个黑虎门的弟子来做个了断。”
陈觅觅道:“要不你先联系一两个你的师兄弟?”
唐思思有点心虚道:“你是因为我才没能接任掌门的,你师父见了我会不会把我臭骂一顿,然后把你赶出去啊?”
胡泰来摇头道:“这种事不能电话说,否则谁也不敢不告诉我师父就做主——这样吧,我们黑虎门在镇子上有座武馆,咱们先去那里等着,明天一早我亲自见了师弟们再让他们带我去找人。”
王小军道:“坏了,老胡要从气派转剑派了,你是不是以后都不打算蹲马步了?”
胡泰来让陈觅觅把车停在一家大院的门口,他静静地看着院门,唐思思小心地问:“你师父就住这里吗?”这里算是近郊地区,家家都有大院子高院墙。
王小军懒懒道:“要是以前我肯定得说你这是高见,不过既然跟我没关系,那也随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