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7章 祁青树

王小军弱弱道:“就是儿大不由爷,出去了就不想回来。”
祁青树道:“好,既然说明白了那就过去了,不过掌门之位我也传给别人了,泰来,这件事上你也不要怪我。”
胡泰来忙道:“哦,这是王小……”
祁青树道:“既然是客,那就里面请吧。”说着先走进去了。
胡泰来急忙把她拽了回来。
胡泰来认认真真道:“师父,我能认识这些朋友都是我的运气。”他把如何结识王小军、受了青城派的毒上峨眉学缠丝手、怎么在武当山上碰见陈觅觅以及在西安的事情粗略讲述了一遍,祁青树听得几次动容,脸上的表情也终于活泛了起来,他欣慰道:“看来我让你出去是对的。”
大师兄了无生气道:“还能怎么办,我们这就滚蛋。”
胡泰来眼睛发红道:“师父……”才短短两个月不到,他发现师父已经苍老了不少。
胡泰来摆摆手道:“这边的事已经了了,咱们这就回去见师父。”他对王磊的大徒弟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进了屋祁青树在正首坐下,也不提和人打架的事,只是淡淡道:“你怎么想起回来了啊?”这是终究要找后账。
众人终于恍然,当初祁青树打电话叫胡泰和_图_书来回去的时候,王小军曾跟老头起了口舌,原话是“我叫王小军,你想打我就来找我啊”,合着他说过的话他倒是记得,所以不让胡泰来介绍自己,且处处谄媚……
祁青树盯着王小军忽然道:“你就是王小军吧?你不是说让我不服就来打你吗?”
王小军嘿然道:“看来砸人牌子这招人们永远喜闻乐见,老胡以后就是黑虎门的陈真。”
胡泰来道:“不是,我听丁侯说上门闹事的人武功都很强,而且有个老者是打伤师父的罪魁祸首,但是和我交手的那帮人勉强只能算三流货色,我怀疑他们不是一伙的,真正的幕后黑手应该是另有其人。”
王小军挑起大拇指道:“老爷子威武,一言九鼎,不愧是武林泰斗,就冲这份胸怀就值得我为您点赞!”
老三这会也听看热闹的人加油添醋地把胡泰来一个人独斗劲爆武馆的人的事说了,表情忸怩道:“师兄,到底还是你厉害……”
当下有师兄弟忍不住又道:“师父,胡师兄已经把闹事那帮人给挑了,他们的武馆张也没开成!”
祁青树忽然望着王小军他们道:“这几位是?”
胡泰来介绍道:“这是我三师弟,我们和图书平时都喊他老三。”
王小军这才放松道:“哪里哪里,您就算揍我几下也是应该的,不过您肯定不屑打我就是了。”
陈觅觅瞪了王小军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替老胡说话,别说她莫名其妙,就连胡泰来也觉诧异,倒不是因为他不帮自己,而是王小军自打见了祁青树就一味吹捧有加,就算他是看在自己面子上对师父尊敬,也不用这么奴颜婢膝啊。
胡泰来道:“不敢,我会尽力帮助丁侯师弟把黑虎门治理好的。”
黑虎门的一干人出来,围观的群众立刻报以热烈的掌声,就如同欢迎凯旋的英雄一样,这时有人已经把劲爆武馆的牌子摘了下来,胡泰来上前一拳打了个粉碎。众人又是一阵欢呼。
胡泰来讷讷道:“师父,我……”
唐思思道:“那还要看‘霍元甲’怎么说。”
一进祁青树家的院子就有人喊了起来:“师父,我胡师兄回来了,他一个人就把那帮人挑了!”
胡泰来闻声道:“是三师弟吗?”
其实大家都听得出来祁青树还在跟胡泰来赌气。陈觅觅也忍不住道:“祁老前辈,老胡他违抗师命也是迫不得已,您辛辛苦苦培养一个接班人不易,何苦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呢?”hetushu.com
祁青树盯着王小军道:“原来你是铁掌帮的少帮主,来,咱们院里走上几招。”
老三见屋里大部分都是劲爆武馆的人,顿时喝道:“我们听说师兄你和这帮人打起来了,所以来助阵!”其他人纷纷道:“师兄你一句话我们就跟他们拼了!”
唐思思上前一步道:“老爷子,你上次让老胡回来的时候他是为了救我才违抗了你的命令,那时候我家里要把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这对你来说可能是小事,不过对我来说是一辈子的大事,你要有什么火就往我身上发!”
胡泰来又问了大师兄他们很久,当初联系他们的人不但没有再出现,而且电话也打不通了,再问下去这群人都是车轱辘话,看样子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祁青树无语道:“泰来,这就是你最近认识的朋友吗?”
祁青树瞪了胡泰来一眼道:“谁让你去的?”
祁青树道:“你这是想让我夸你吗?”王小军他们也发现了,胡泰来违背师命去找人算账,这事儿祁青树并不在意,而且就像老三说的,胡泰来打赢以后老头得意着呢。
过了一会屋里才传来一声轻咳,随即有脚步声传来,胡泰来急忙往后退了几步站好,房门一开,祁青hetushu•com树走了出来,他将将六十岁的年纪,花白的头发拢在脑后,一张长脸不苟言笑,他看了胡泰来一眼,面无表情道:“回来了?”
“我得知咱们黑虎门事发,去找那帮人理论,结果发现他们完全不堪一击……”
胡泰来道:“这里面有蹊跷,你们先跟我去拜见师父。”
王小军硬生生打断他,满脸赔笑道:“祁老爷子您好啊,久仰大名,今天一见算是圆了我这小半辈子的愿望了!”他一边说着一边使劲冲胡泰来使眼色,胡泰来不明所以,只好揭过他介绍了陈觅觅和唐思思。
就在这时门口一阵骚动,十几条汉子拨开人群闯了进来,有人大声道:“师兄,你在里面吗?”
王小军暗暗松了口气,老三见状小声笑道:“不用担心,我师父一看就没真生气,我们黑虎门有规矩,和人打架一要看你是非曲直,二要看你打赢打输,只要打赢了一切就都好说,要是没理又打输了那就完了,后者比前者罪过还大!”
王小军笑嘻嘻道:“老爷子,您可是胸怀宽广的老前辈,不会跟我这种小孩子一般计较吧?”
祁青树道:“是讨教!”有其徒必有其师,这老头也是个武痴。
胡泰来道:“师父,先不忙比武,我有个问题www•hetushu.com要问您。”
虽然只是不冷不淡的一句话,已经出乎王小军他们的所料,他们以为祁青树见了胡泰来非喊打喊杀不行,老头性子暴躁他们是知道的,然而“回来了”三个字里多少还是包含了一些问候的因素,可见老头还是心软了。
王磊的三个徒弟一听都快哭了:“还打?”
胡泰来示意众人噤声,他走到正屋门口,先轻轻敲了敲门,然后小心翼翼道:“师父,我是泰来,我回来了。”
“你说。”
王小军抓狂道:“不是说不打了吗?”
十几条汉子瞬间就冲进屋来,为首的汉子留着寸头,一身肌肉,他见了胡泰来激动道:“师兄,你终于回来了!”他身后那些人也都一起围了上来,纷纷招呼。
一群人簇拥着胡泰来步行往祁青树家走,路上众人个个兴高采烈,都是练武之人,受了半个月的憋屈,今天胡泰来一回来就扬眉吐气,这帮师兄弟们打心底里痛快。胡泰来反而眼角眉梢都是心事。
祁青树哼了一声道:“算了,你这半天都把我捧到天上去了,我要再揪着不放不成了心胸狭窄的老混蛋了吗?”
祁青树看了她一眼道:“那你的意思呢?让我把掌门的位子重新传给他吗?我要是这么出尔反尔以后还怎么服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