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8章 拜见师爷

祁青树不悦道:“你临走前我不是告诉你你已经出师了吗?收徒自然用不着跟我说。”他看看唐思思道,“那个……泰来收了这么多女徒弟你没意见吧?”
祁青树挥手道:“算了,你现在也是一派掌门了,我还能拿你怎么样?你去吧。”
祁青树也是愣了一下才温言道:“都起来吧。”老头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大概这辈子都没人用“帅”来评价过他。
霹雳姐道:“师门有难,做徒弟的当然要来——”接着她嘴一瘪道,“师父你跟人打架也不说等着我们。”
蓝毛道:“师爷这就叫老当益壮宝刀不老,比那些小鲜肉耐看多了。”
陈觅觅道:“好奇怪的约定,按理说他们来别人的地盘上踢场子,就该做好被人轮番找上门的准备,为什么不准人找后账,而且不多不少是三个月之期?”
“呃——”陈觅觅被噎了回来,竟然无言以对。对方有这样的本事,按理说在江湖上必然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可费尽周折只为了抢夺一间小镇上的武馆,这确实说不过去。
随即就听丁侯的声音鬼鬼祟祟道:“胡师兄已经到了吧?师父不知道是我报的信儿吧?”
唐思思纳闷道:“我为什么要有意见?”
胡泰来小声道:“不是不让你们来吗?”
陈静虽然不说话,也躲http://m.hetushu.com在后面低笑。这三个姑娘跟着胡泰来规矩是学得半点不差,可要让她们像胡泰来的师兄弟们那样恭恭敬敬畏畏缩缩地说话还是办不到。
霹雳姐毫不迟疑地跪下道:“拜见师爷!”蓝毛和陈静也跟着她跪了下来。
陈觅觅一愣之后也笑道:“是猴子到了。”
祁青树喝道:“猴子,你给我进来!”
胡泰来点了点头,他知道这符合师父的一贯作风。
丁侯偷眼师父,察觉到老头没有真生气,于是这才嘿嘿一笑道:“师父,还有几个人想要拜见您老人家。”说着冲门口招了招手,不等别人说话,胡泰来先吃惊道:“霹雳,你们怎么来了?”原来进来的人正是霹雳姐、蓝毛还有陈静。
祁青树叹了口气道:“我当时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如果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会搞这样的事端,我自认为他们是群流浪江湖的破落户,无非就是想个事由讨口饭吃,于是也没多想就一口答应了,想着随手收拾下来以后招待他们几天,这样既不丢黑虎门面子,又不失武林同门的情谊。”
祁青树道:“那群人领头的是个老者,他先派手下弟子挑战,结果你那些不肖师兄弟们竟然连输了七局,我这才知道遇上高手了,我与那老者下hetushu.com场比试,第50招上伤在了他掌下。”
“你们不是……”
陈觅觅道:“后来呢?”
胡泰来道:“我想会会那个打伤师父的老者。”
祁青树摆手道:“这事到此为止,我说过的话难道是放屁不成?你们去砸了对方的武馆还可以推说不知情,以后这种事不许再干。”
胡泰来急忙问:“这些人用的什么功夫?”
丁侯苦着脸道:“师父,我……”
祁青树脸色一沉道:“既然来了那么快走干嘛?都是小姑娘家家的,来了师爷这了还不玩几天再走?”
陈觅觅道:“老爷子,事到如今你还觉得这里面没问题吗?那群人显然早就揣摩透了你的性子和为人,故意用言语引诱你上当……”
众人听到这除了无语之外也对胡泰来很有些佩服,老胡对他师父的了解,实在已经到了比亲生儿子还要深刻的地步,祁青树这老头是个十分纯粹的江湖人,只要别人是凭本事赢了他,他就可以做到不气不恼,大伙都以为这老头被人打伤之后不定怎么气急败坏呢,结果他倒是淡定得很,当然,这种淡定也只是无奈的淡定,从某种角度上讲,老头这属于晚节不保身败名裂,可心高气傲的他又不屑于和人死缠烂打,只能寄希望于后辈。
王小军摆手道:“不对呀老爷和-图-书子,咱们现在说的不是这事儿,那伙人要是光明正大抢了武馆收徒赚钱也就算了,可他们把武馆交给一群二流子,自己躲在暗处不知道要搞什么鬼,如果说是老朋友跟您开玩笑恶作剧可也不像啊!”
祁青树满脸诧异之色,胡泰来尴尬道:“还没顾上跟师父汇报,这三个是我收的徒弟。”
陈静哼了一声道:“就知道师叔靠不住。”
胡泰来红头胀脸地咳嗽了几声,祁青树这才明白过来,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瞪了胡泰来一眼,不耐烦道:“你们也都出去吧。”
祁青树随口道:“嗯,除了你,都还好。”
陈觅觅道:“祁老前辈,你和那帮人比武的时候是不是答应过他们什么?”
祁青树皱眉道:“也不知是我老了还是江湖代有新人出,这些人的路数我竟半点也瞧不出端倪,不过隐约能看出他们是有意遮遮掩掩,似乎不愿意露出本来的武功。”
胡泰来无语道:“师父,这……”
祁青树沉着脸道:“我们以武馆作为赌注,又约定输者三个月内不得上门生事。”
祁青树冷冷道:“我说泰来怎么突然回来了,原来是背地里有人通风报信!”
胡泰来听师父殚心竭智都是为了给他以后铺路,心里除了感动之外依旧怒火难平,他忍不住道:“师父,难道我们真要www.hetushu.com忍那么长时间?”
陈静一伸手:“你答应给我们拍的视频呢?”
胡泰来连连摆手道:“不要放肆,还不快拜见师爷?”
祁青树打断她,冷冷道:“就为了抢一个区区的武馆吗?”
蓝毛也道:“我们是到了以后才听说你一个人把对方都给挑了。”
祁青树看了他一眼道:“那你觉得呢?平时让你们好好练功一个个就会躲懒,现在被人找上门来了知道急了,我反而觉得这对黑虎门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人在江湖,哪有不吃亏一路顺风就成名成家的?”
祁青树对胡泰来道:“人家凭真本事赢了咱们,咱就得认,所以这事儿我也没往心里去,咱们黑虎门偏安一隅坐井观天,我早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才让你去游历江湖,那老者跟我岁数差不多大,我不是他的对手你未必不行,就算现在不行,最多过四五年,此消彼长,你再去把武馆夺回来,这也是你扬名立万的好机会。”
霹雳姐哈哈一笑道:“我们来帮师父打架啊。”
王小军看看陈静道:“那俩是学渣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跟着凑热闹?”
“那我们也不是‘不正经’的朋友了吧?”当祁青树评价胡泰来的朋友,用过这几个字,王小军还是有些耿耿于怀的。
王小军故意落在最后,临出门前笑嘻嘻道:“老爷子,http://m.hetushu.com唐家小妞给你当徒弟媳妇看来您是没意见了?”
这时,就听院里人们纷纷带笑招呼道:“掌门回来了?”
唐思思道:“能说出这种话的人既无赖又不要脸,要我就直接把他们轰出去了。”
胡泰来头疼道:“好了好了,你们都先出去,这就赶紧订票回去吧。”
霹雳姐笑道:“还是师爷对我们好。”
霹雳姐抬头看看祁青树,见老头不怒自威的样子不禁道:“师爷您真帅啊。”
胡泰来赶紧挥手示意她们出去。随即道:“师父,我收徒弟也没跟您商量……”
胡泰来见师父瞪眼顿时软了,讷讷道:“不是,只是……”
徒弟们听师父发怒,院子里顿时一片安静,丁侯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挪进来,脸上表情忐忑不安。
祁青树瞪眼道:“你是翅膀硬了,觉得能伤得了我的人伤不了你吗?”
连丁侯也不满道:“师兄,你不是说过要等我的吗?”
祁青树道:“这姑娘一进门就把泰来没回来的责任揽在自己身上,说明是个有担当的姑娘,这门亲事我没意见。”
王小军道:“还有,他们想要黑虎门的武馆,自己也该拿出相应的赌注来啊,合着上来就想空手套白狼,那我直接去找奥巴马比武,他输了就把白宫给我,你猜美国人干吗?”
王小军嘿然道:“你师父打得太快,我都没顾上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