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5章 让位

众人一起进院,丁侯已经迫不及待地把今天会场的事情向祁青树报告,他口才也不怎么好,大多都是实事求是地描述,反而显得愈发危机沉重,波诡云谲。黑虎门的弟子们围成一大圈,个个听得咋舌不下。
众人欢呼一声,开始互相敬酒。
祁青树走上几步,在胡泰来的肩膀上拍了一把道:“回来了?”
王小军幽幽道:“胡掌门什么都好,可惜就是泡妞技术太差,以后人家过情人节七夕啥的,他只能形单影只地继续练武,最后武功大成却导致心理变态,成为武林公害……”
胡泰来尴尬道:“别玩笑了。”
胡泰来看着祁青树讷讷无言,祁青树淡淡道:“那我说几句。”老头咳嗽了一声道,“我这个人你们都了解,在大节上无亏,可是清高自傲自以为是,我希望泰来你以我为戒,我相信你能带着黑虎门走得更远。至于其他人,你们要勤学苦练,扶持你们的掌门,不要丢了黑虎门的脸!”祁青树说完这些话,端起杯喝了一杯酒,随即坐下了。
陈觅觅沉思道:“嗯,老胡说的对我也很有启发。”她一笑道,“黑虎门有老胡这样的掌门,中兴有望了。”
王小军道:“掌门的位子本来就是他的,能有啥和-图-书感觉,要想让他开心,除非唐思思这会跳出来献吻。”
胡泰来愕然道:“这怎么行?”
弟子们立刻欢呼一声,各自忙活去了。唐思思也趁机钻进了厨房。
祁青树瞟了他一眼道:“尽说废话!”他拿住胡泰来的胳膊搭了一会脉道,“嗯,好在没伤了底子——你干得很好!”
祁青树忽道:“猴子,这段时间你这掌门当得怎么样啊?”
“擦!”王小军感慨道,“看不出你还有这种巧心思。”
丁侯脱口道:“不好!”他满面通红道,“师父,我想把掌门之位让给胡师兄,请您老人家同意。”
陈觅觅笑道:“感觉怎么样呀?”
胡泰来道:“可这对猴子不公平!”
一干弟子们面面相觑,师父说得虽然简短,但是分量十足,尤其是自我检讨,老头以前何曾说过这样的话?可见他对博览会事件还是非常自责的。祁青树见大家都愕然无语,一挥手道:“今天放开喝吧!”
王小军笑嘻嘻地在边上看着,这老头向来高冷,这次能带人迎接胡泰来,又主动打了一句招呼,这就算是破天荒头一遭。
陈觅觅疑惑道:“这是什么意思?”
胡泰来苦笑一声,却没说什么。
果然,说起这个胡泰和-图-书来终于来了精神道:“其实我刚见到他的时候就在寻思该怎么对付他了,硬来肯定不行,那时我忽然想起雷登尔跟我说过的他的一次比赛——那会他刚出道,对手是有名的右路型重拳手,那人之所以没成为顶尖拳手,就是因为左右拳不均衡,但是右拳力量极其可怕,雷登尔为了对付他的右拳,想出了一个非常规的办法。”
而这一切最大的功臣胡泰来则坐在凳子上只顾发呆。不大会工夫弟子们就安排好了酒菜,在院子当中摆了四五桌,他们端着大碗大碗的酒纷纷上前敬胡泰来,胡泰来面前只有一杯清茶,频频举杯还礼。
丁侯忽然道:“我以黑虎门掌门人的身份宣布,将掌门之位让给胡泰来!”
“主动冲上去!”
丁侯大大咧咧道:“委屈什么呀,谁还不知道咋回事,你和师父闹够了我也就轻松了。”众人一阵哄笑。
陈觅觅由衷道:“老胡有帮好师兄弟。”
胡泰来道:“拳击又和别的门路不同,步伐技巧至关重要,以后我要在这方面多花心思,以前我们黑虎门只片面追求拳头上的威力,却不知拳头再重,打不着人也是白费,老虎若是空有铁嘴钢牙不懂灵巧,也只能是头处处挨打的纸和-图-书老虎,现在行行业业都讲究升级换代,功夫也不例外啊。”
从医院出来,一帮黑虎门的弟子就众星拱月一样簇拥着胡泰来往祁青树家走。胡泰来显得心事重重,每每回头张望——唐思思吊在队伍最后面,只顾低头走路。
胡泰来手足无措,王小军在他边上小声道:“你再以掌门的身份把掌门让给猴子,你俩就这样互相踢皮球能玩一年!”
众弟子们都笑嘻嘻地看着,师父夸人那可是百年难得一见,胡泰来不自在道:“我也没干什么……”
胡泰来知道再推下去也只能让丁侯为难,只得道:“大家请起。”众人见他答应了,个个喜笑颜开地站起来。
虽然事起仓促,但弟子们其实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这时一起站起,丁侯退后一步跪在胡泰来面前道:“快来随我拜见掌门。”弟子们收敛起笑容,一个个肃穆跪倒在地。
祁青树又背起手,环视众人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做几个好菜,把窖里的好酒开几坛,你们的师兄不能喝,你们就代他庆祝吧。”
胡泰来无奈道:“不要胡说。”
陈觅觅见状假装凑上去和唐思思闲聊,唐思思依旧心不在焉地随口应付着,陈觅觅和王小军递了一个不安的眼神m•hetushu•com,微微摇了摇头。
祁青树面无表情道:“怎么不行,我没意见。”
胡泰来道:“你们应该也有体会,不管是出拳还是出掌,胳膊一定也要有个蓄力的过程,雷登尔的办法就是在对手刚举起右拳、还没完成蓄力的时候冲上去主动顶在他拳头上,这其实是一种利用步伐和距离的战术,就像在击锤还没有撞到底火的时候就把它和子弹隔断,我用的就是这个法子。那老者见我受了伤,先有了轻敌之意,我趁他举掌之际忽然拼命贴在他手掌上,导致他没有发力的机会就中了我一拳,所以,他那一掌看似威力十足地打在了我身上,其实我一点伤也没受。”
胡泰来对丁侯道:“就是太委屈你了。”
对此王小军也束手无策,很多人之所以不敢向喜欢的对象表白,就是怕这样的事,闹得尴尴尬尬,彼此连朋友也做不好了,胡泰来垂头丧气,跟身边兴高采烈的师弟们大相径庭……
王小军对胡泰来道:“恭喜你啊,胡掌门。”
老三咬牙道:“师父,那帮人打着来抢武馆的旗号,其实早就准备好了声东击西,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抢夺金玉佛和绑架金信石,之所以约定好三个月内不再战,也是为了掩人耳目。”
祁青树似hetushu.com笑非笑道:“在外面见识过世面了,知道跟我说公平了?”
陈觅觅道:“什么办法?”
丁侯道:“他们把武馆交给了一群二流子,生怕我们一旦报复这些人就露陷,其实背地里一直筹备,就等这一天,师父,这次如果不是师兄回来,我们黑虎门不但在功夫上栽了,而且还会被人狠狠摆一道,劫宝绑人这口黑锅几乎已经扣在我们头上了,是师兄力挽狂澜啊。”
丁侯作为“明面”上的掌门最后一个来到胡泰来面前,他端着酒杯吭哧了半天道:“师兄,那个……按理说……其实……”
王小军见他魂不守舍的样子,打岔道:“说说你和那老头最后一战的事儿吧,他的掌力我见识过,听说你那会已经受了伤他还被你打跑,你是怎么做到的?”
祁青树的院子里弥漫着过节一样的气氛,人人脸上带笑,愉快地忙东忙西,博览会一战,不但报了一箭之仇,而且彻底粉碎了敌人的阴谋,大家都是年轻人,又都是学武的,之前这口气憋在胸口寝食难安,今天出了气,露了脸,门派自信心和自豪感都空前高涨起来!
在离祁青树家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就见另一帮黑虎门的弟子们在祁青树的带领下等候在此,胡泰来忙带着丁侯他们上前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