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1章 两手准备

王小军道:“你师父是傲娇了一点,但是人不混蛋。”
“那我睡会。”他闭上眼靠在座位上半躺下,没过几秒钟就拧来拧去,陈觅觅道:“你是不是有多动症啊?”
胡泰来红着脸道:“是,师父!”
王小军诧异地回头道:“思思,这时候你可不能怂啊!你都和家里决裂了怕什么?”
胡泰来一笑道:“不是所有事情都得一切准备好了才出发的。”
王小军见车里连座椅都换了真皮的,不禁摸着下巴道:“别人是哪坏了修哪,你这倒好,基本上除了发动机整个换了一遍,这得花多少钱啊?”
老三和丁侯往后备箱放了两箱水,老三合上后盖道:“掌门,一路顺风!”
陈觅觅道:“那我还不愿意呢。”
“哦,所有费用金先生已经付过了。”
王小军嘿然道:“有钱人就爱搞形式主义,这样的话他送你一辆新的多好?”
陈觅觅道:“小军,练功不能心急,练内功更是如此,你爷和_图_书爷的秘籍上记录的是你们铁掌帮全部的心法,你还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都练会呢?”
胡泰来温言道:“思思你放心,不到万不得已,我们尽量和你爷爷讲理,就算受点委屈也无所谓。”
王小军一挑大拇指道:“好,有哲理,选日不如撞日,咱们现在就走!”
来人微笑着递上钥匙:“根据金先生的吩咐,我们把您的车修好了。”
胡泰来道:“看来咱们又可以出发了?”
这天下午有人把一辆崭新的、熠熠生辉的富康开到门外,来人捏着钥匙客气地问:“陈觅觅小姐是住这里吗?我是来送车的。”
王小军道:“你什么时候成了知心大哥了?”
众人在门口送别,结果唐思思是最后一个知道要出发的,她匆匆忙忙地跑出来时,大家都已经告别完毕,她赶紧冲祁青树和众人鞠了一躬道:“那我走了。”
黑虎门的人听说新掌门要走,全都出来相送,祁青树和图书背着手对胡泰来道:“怎么这么突然?”
陈觅觅小心翼翼道:“这得多少钱呀?”
那人道:“如果您满意的话那我回去交差了。”
祁青树翻个白眼道:“那要是他媳妇我才高兴呢!”老头一只手按在胡泰来肩膀上道,“记住,以后行走江湖你就是黑虎门的掌门了。”
老三和丁侯他们乱七八糟道:“嫂子再见。”
陈觅觅坐进车里发动了起来,她听着声音道道:“没错,发动机是我的,不过车门换了,还整体喷了漆,嗯,轱辘也全上了新的。”
胡泰来抿了抿嘴唇道:“所以你练功我养伤,咱们两手准备吧。”
陈觅觅迫不及待地发动了车子,刚跑出五公里就欣慰道:“不错,动我车的人是个行家,我还怕他们不懂乱弄呢。”
胡泰来道:“思思嘴上不说,可我知道她心里着急。”
王小军打趣道:“老爷子以后收徒弟掌住了眼,这种有了媳妇忘了娘的千万别要。”
王小www.hetushu.com军一骨碌爬起来道:“总觉得浑身不自在。”他在浑身的口袋里摸索,结果一把一把地掏出很多大米粒和小石子来,他打开车窗把它们扔出去道,“为了对付唐傲,我也是够拼的了。”
胡泰来道:“是,我不会给咱们黑虎门丢脸的。”
王小军他们也都出来围观修好的车,陈觅觅心痒难搔地抚摸着方向盘道:“真想试试这车现在的极速。”
唐思思道:“但是这个程度还不行,你要知道我二哥的天女散花可不是大米和小石头,961颗影钉,只要有一颗躲不过去那就是灭顶之灾。”
陈觅觅道:“这一路去四川怎么也得两天,后面有你开的。”
王小军从手里调出王东来的秘籍,他利用张庭雷的运行方法弥补解决了第六张软盘上的缺失问题,这会翻出第七张软盘上的内功心法,可是看来看去别说练,就是看着都迷糊,搞了半天最终郁闷道:“真是毫无头绪啊。”
http://www.hetushu.com思思红着脸一上车就问:“怎么走得这么急?”
接下来的几天里,王小军把全部的时间都用来训练躲避暗器,随着他脚上功夫的日渐成熟,唐思思等人再用大米已经很难打到他了,随之用小石子代替,但也只能是练个意思,因为谁都明白,这样练无论是速度还是覆盖面积都无法跟唐傲的散花天女相提并论。
这时唐思思讷讷道:“咱们去我家,真的要大动干戈吗?”
王小军道:“你的伤好利索了吗?”
王小军道:“让我试试。”
胡泰来道:“说是决裂,可是又有几个人真能做到呢?那毕竟是世界上和你联系最紧密的人,而且闹得太僵别的不说,思思的父亲怎么办?”
王小军道:“话是这么说,可是时间不等人啊。”
陈觅觅闻声跑出来一看,吃了一惊道:“这是我的车吗?”
陈觅觅道:“只怕是要一辆新车的钱了。”
祁青树道:“这个我倒是不担心——”他小声道,“你可要把思思hetushu.com抓紧了。”
那人道:“还有所有老化的零件、能调试的地方我们也都处理过了。”
陈觅觅下来绕着自己的车转了一圈,欣然道:“简直就是新车一样了。”
王小军道:“还不是胡掌门心系某人?”
胡泰来道:“好了……”
唐思思扫了胡泰来一眼,低声道:“你伤好了吗?”
王小军道:“那要是到了万不得已呢?”
胡泰来道:“我也是将心比心,我师父跟孙立比武输了,自觉颜面无光无法再担任掌门,于是叫我回去,被我拒绝后传位给丁侯,那是因为他知道丁侯不像我这么冲动,这么长时间不叫我回来也是为了我好,怕我找人报仇受伤,这就是亲人,一时的气话谁都有,但亲情绝不会因为这个褪色。”
陈觅觅一愣道:“那多谢了。”
王小军沮丧道:“我也知道,但是在现有内功的基础上,我的轻功也到了极限,看来要想有所提升,必须让内功再进一步。”说到这他掏出手机道,“不睡了,练会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