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9章 战唐傲

王小军嘿然道:“您不觉得您欠她一个道歉吗?”
王小军也是刚知道自己等人来唐门的事情唐德压根就不知道,究其原因是自己等级不够,转念再一想也就明白了很多事情——要是唐思思一个人回来,唐门恐怕早就把她抓进去想打就打想骂就骂了,不过因为中间有铁掌帮和武当派,唐门是真的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才拿出壮士扼腕的劲头和唐思思划清界限,唐听风办事,果然带着股残酷的成熟。
在场的唐门弟子都面露尴尬之色,唐缺道:“其中两人轻功很好,他们拉着这张网打掩护,还有一个高手掌法了得,就那么横冲直撞地闯了进来。”
唐思思茫然地看着唐缺,她没想到她和唐门的关系已经被人用“恩断义绝”四个字来形容。
王小军霍然道:“就凭我这双铁掌!”
王小军道:“我说得不对吗?我没想到作为武林世家的唐门如此冷血,有利用价值的才是孙女,用不上的就扫地出门,思思在外面受了多少苦这老头知道吗?今天他必须给你们俩道歉!”唐德视别人为无物,自己为了唐家堡受了伤、胡泰来拼命夺回暗器谱不但没有半个谢字还要被怀疑他都可以忍,但他就是看不惯他漠视这对和_图_书母女,这种冰冷到骨子里的冷漠,跟草菅人命是一样的。
唐德森然道:“好,终于明目张胆地欺压到我唐门头上来了——”他猛然回头道,“唐门弟子,还有喘气的没有?”
王小军道:“要是我赢了呢?”
唐缺道:“谁承认你是客了?哪有客人一言不合就动手拆门的?”
唐缺也暗暗地点了点头,唐德这才放下心来。
绵月一笑道:“好,武林后起之秀切磋武艺寻常也难见着,那我就来做个见证,来,咱们一起去院子里观看。”
周佳忙道:“小军,别说了!”
唐傲道:“我代表唐门和你一战,你要是输了,就给我爷爷磕头赔罪,以后不许再踏入唐门一步。”
唐德怒极而笑道:“连绵月大师都说不管我的家务事,这小子居然让我给家里的女人道歉,铁掌帮果然霸道!”
胡泰来言简意赅道:“我只是听从了伯母的意见而已。”他答应过唐缺不把他丢人的经历说出去,所以细节一句也没提。
唐德又道:“那这本书上的内容你看过了没有?”
唐德遽然道:“你凭什么?”
王小军脱口道:“因为你从不把她们当人,现在是21世纪了,女人和男人一样是平等的m.hetushu.com,你不但要把孙女嫁给一个她不愿意嫁的暴发户,还实行封建家主那一套,就算女儿错了,老妈何罪之有?况且你受了人家的恩惠半点感谢的自觉都没有,这母女俩并不欠你的!”
周佳道:“对方完全有硬抢的实力,故弄玄虚自然是为了打草惊蛇然后顺藤摸瓜,可见他们其实并不知道暗室的所在。”
王小军恍然道:“原来你们认识。”
王小军错愕万分,拽着陈觅觅小声道:“妈的,大师不都是息事宁人的主儿吗?这和尚怎么唯恐天下不乱?”
绵月道:“那就是祁老先生的高徒了,幸会幸会。”他身份如此之高,可对这帮年轻人透着真心接纳之意。
胡泰来道:“只字未看。”
唐缺一招手,有弟子把那张磁铁网搬了进来,那网上兀自吸着不少暗器,甚至搬网的那两个弟子的镖囊仍然被它挑拨得一跳一跳的,绵月一见之下就乐了:“这玩意有意思,看来对方也是动了脑筋。”
唐德立刻道:“所以你就带他去了暗室?”
唐德冷笑道:“你赢了自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周佳鼓起勇气道:“说起来……这几个孩子昨晚可出了大力,小军还为此受了伤,泰来更是立了大www.hetushu•com功。”
唐德道:“还有一个呢?”
唐德沉声道:“住嘴,他们来唐门怎么没人跟我说起?不让他们进门又是谁的主意?”
这时唐傲往前走了一步淡淡道:“爷爷,让我来。”他表情漠然地看着王小军道,“你如此得罪我爷爷,我必须得出手教训你了,而且,我听说在西安的时候你说我们唐门‘不过如此’,有这回事吗?”
王小军道:“我们远道而来,怎么说也算是客吧?可不知道是哪位的主意,把我们挡在唐家堡门外不说,还勒令附近十里八乡对我们坚壁清野,我们是要吃没吃要喝没喝,就差饿死在门口了,我们饿死丢的是谁的脸?还不是丢唐门的脸?”
王小军道:“好!”
唐德狠狠瞪了唐缺一眼道:“废物,连个女人也不如!”他又看看胡泰来道,“你说说,你是怎么从那人手里抢回暗器谱的?”
王小军愕然道:“有吗?你说有就有吧。”以他张扬的性格,类似的话也不知说过多少,他又不走心……
唐德在很多年以前在这片土地上就是帝王一样的存在,虽然现在已经没人行跪拜礼了,但人和人相处并不是不下跪就无法体现尊卑的,一句谨小慎微的话,一个只可意会不可m.hetushu.com言传的小细节,都可以微妙地表达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卑颜奴膝,就这么说吧,在唐家堡一带,所有人在唐德面前连一个毛孔都不敢放纵,他在今天听到的大不敬的话简直比他这20年加起来的还多!
在绵月的坚持下,王小军又介绍胡泰来道:“这位是黑虎门新上任的掌门胡泰来。”
王小军道:“没错,不光是欠周阿姨,我看你还欠思思一个道歉。”
这看似无意的一句话终于把王小军彻底惹毛了,他斜眼看着唐德道:“我想请问唐老爷子,周阿姨何过之有?”
唐门弟子一听这是老祖宗要点将了,全都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喘气的是有,而且也有不怕死的,不过要代表唐门和王小军出战,他们可没这个自信,不说别的,光想想那扇被打成电阻符号的铁门就没啥念想了。
唐思思道:“幸好我妈妈识破了对方的诡计,让老胡前去照应,这才保住了暗器谱。”
唐缺战战兢兢地不敢说话了。
王小军道:“我就是这么霸道!”
唐德不可置信道:“我?欠她一个道歉?”
绵月道:“这些都是内部矛盾,是小事情,我更想知道夜袭唐家堡四个人的情况。”
事已至此,旁人连劝的勇气也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http://m•hetushu.com着越说越僵朝着不可阻止的地步发展,唐思思和周佳已经六神无主,陈觅觅知道王小军毫无把握,这时只好朝绵月投来了求助的目光。
唐德越来越不耐烦,这时咳嗽一声道:“现在能说说你为什么要拆我家大门的事了吧?”
自从绵月出现以来,王小军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那就是虽然绵月始终没有替自己等人说过一句话,可他似乎立场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他跟着陈觅觅混了个座位,不禁洋洋得意。与此同时他发现绵月冲陈觅觅递来一个玩味的笑意。王小军以目光询问,陈觅觅用极低的声音道:“绵月大师虽然没见过我师父,不过前几年我和我师兄却和他见过面。”
唐缺变颜变色道:“还有一个易容成大太保的样子……说……说暗器谱丢了。”
唐德几乎被说愣了:“为什么?”
唐德道:“你们是因为她才来的唐门,这不是她的罪过吗?”
唐德扫了一眼周佳道:“你怎么知道这是诡计?”
唐缺讷讷道:“是我父亲让我这么做的,他说这种小事情就不用让您分神了,思思已经和唐门恩断义绝,拒之门外就好了,我父亲的初衷也是不想再生事端。”
唐德轻描淡写道:“嗯,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你也算是将功补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