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1章 针龙

唐德也面有得意之色,与他截然相反的是陈觅觅等人的骇然!其实在这个过程中王小军也展现了不凡的掌法,但是谁都明白,他的掌法再好也不能隔着10米的距离制胜,而唐傲却稳稳地立于不败之地,他的暗器失去准头对他来说丝毫没有影响,可是王小军却不能失误!甚至还要留神不要被那些暗器刺破皮肤……
王小军此时手里拽着那条针龙来回乱抡,而先前那条针龙就像有磁性一样把第二颗散花天女的影针全部吸收,形成了一条更为密集的针龙。
这其实也正是陈觅觅他们的心愿,他们也看出王小军正在渐渐力竭,而且这个时候败下阵来至少不用受千针攒刺的苦。唐思思忍不住大喊一声:“小军,你认输吧!”
玻璃房里的人们都站了起来,唐门弟子中绝大多数人同样也没见过散花天女,当它爆开以后,他们的脸上都是无限的眷恋和自豪,唐门之所以生生不息,就是因为有人能打出散花天女这样的暗器!但他们很快就看见这件他们引以为傲的绝世神兵被王小军提在手里甩来甩去,就像一头谄媚而惫懒的大狗……
唐傲本来一直保持着自己的节奏,这时手上忽然顿了一下,接着他开始调整脚步,别人还不觉怎样,可是已经习惯了唐傲惊涛骇浪一样攻击的王小军却是一个http://m.hetushu•com激灵,他马上意识道:唐傲的暗器终于要打完了!他试探性地迈前一步,唐傲无动于衷地向左平移,他眼角低垂,不断观察自己和王小军之间的距离,尽量让自己和对方保持在一个面对面的直线上。随即,他手里一闪已出现一个银白色的铁球!散花天女!
绵月坐在那里陶然自乐道:“好!好啊!”
唐傲扯开距离的瞬间已经出手——两条雪亮的白线蛇形鼠窜一般分袭向王小军左肩和胸口,王小军先是一愣,他没想到唐傲居然不用散花天女,他本来已做好了挨打的准备,这时身子向前一蹿,堪堪躲了过去。
当那个铁球化作漫天光芒的时候,王小军没有跑也没有做任何规避动作,他甚至就那么愣在了当地,他心里清楚,凭自己的轻功是无法逃出散花天女的笼罩的,何况受伤之后功力大减,而那些带着剧毒的影钉打在胳膊上和打在心口上的效果是一样的,所以他也没做任何防护动作。
唐傲面色如常,仍旧慢条斯理地丢着暗器,这也是最让王小军佩服的一点:唐傲身无长物,可暗器就像永远打不完,而唐门其他弟子有的挎着好几个镖囊,就像长了俩狗宝似的,恨不得在脑门上写上“我是唐门的,小心我的暗器”,唐傲就www.hetushu.com像能在两个次元来回穿梭的人,谁也不知道他的暗器到底是从哪掏出来的。
散花天女的光芒一爆的瞬间,矩阵一样的钉墙已经推至眼前与王小军呼吸相闻,在这一刻,王小军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散花天女是不可用来逃避的,轻功再高也不行,这一点更像是一个陷阱,它吸引着人们犯错!当一个途径彻底堵死之后,王小军变得霍然开朗,既然不能逃又不能挡,那就只能“引”!在他眼里,那面罗列密织的钉墙忽然变化了层次,在王小军的视网膜上,它更像是一条盘旋起来的龙!弹指一挥间,王小军举手释放出一条游龙气,它引着这条针龙的头游走,瞬间已将它抻开拉长,这一刻,王小军的游龙劲由无形无质变成了有形有质,一条由961颗影钉组成的针龙就在王小军身前身后游走起来!
唐傲四支软钉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但他不急不躁,双手连动,就听“嗖——嗖——嗖——”声不断,各式各样的暗器层出不穷的射向王小军,王小军这时打定主意:论灵敏,他永远比不过暗器,所以他放弃了用轻功摆脱的念头,全神贯注地挥舞着双掌,将那些暗器逐一击落。就听场上“嗖嗖嗖啪啪啪”的响声不绝于耳,顷刻,玻璃房里也传来一阵叫好声。
唐傲嘴唇http://m•hetushu.com紧抿,一言不发地步步上前,每一步迈出就有一颗散花天女爆开,操场之上就像有面天空倒了下来,从云层里不断爆发出暴风骤雨一般的针阵,王小军催动内力使游龙劲不断围绕他盘旋着,那些后来的针阵不断加入针龙之中,片刻之间,唐傲已打出10颗散花天女,而王小军手里,也有了一条由9610颗影钉组成的巨大针龙,它在王小军身前身后呼啸盘旋,9610颗影钉之间相互摩擦,发出细微的稀哗之声,就像龙鳞在作响!
唐傲的脸色愈发苍白了,同时眼睛里也有了愤怒之色,他之所以能超然地活着什么都不在乎,那是因为他是散花天女的主人,他上前一步,光芒再闪,又一颗散花天女被他抛了出来。
原来,众人也发现了其中的精彩之处——唐傲距王小军10米左右,但他发射的暗器无一打空,全部击向王小军身体各个穴位,劲力之足、认位之精已达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而且这些暗器层次分明,他和王小军隔空相对,就像两个近战高手拳脚相加地搏斗一样,所不同的是,唐傲全部以暗器代替拳脚功夫,而且打得间不容发,从这个角度上说,唐傲的近战术也绝不像他说的那么不堪!
王小军眼见那两道软钉骚情无比难以躲闪的样子,当下聚精会神地死盯着它和*图*书们的来路,霍然出掌将其拦击了下来,这两道暗器就像被击中了七寸的蛇一样,在地上扭曲了几下才寂然不动。然而王小军并没有丝毫胜利的喜悦,相反,一丝阴影掠上了他的心头——就在他出掌的同时,他发现自己一运内力,经脉中就像有两只老鼠在噬咬一样疼痒交加,这种症状正是昨天中了那风衣人的两掌后的表现,其实这个现象在他刚才运行轻功时就出现过,此时大敌当前,内力却出了问题,这无疑是把他最后的取胜希望也剥夺了。
唐傲似乎也早有预料,王小军身形闪动之处,已又被他两道亮光笼罩起来,这裹挟在疾风里的暗器似乎是软钉,它们奔行起来左右晃动,让人很难防备,王小军在西安的时候和唐听风动过手,唐家大爷就很善于打这样的暗器:招摇、先声夺人又有声东击西的功效,唐傲是唐门集大成者,他并不是只会打散花天女!
王小军越打越崩溃,他汗流浃背,随着内力的流失那股噬咬之力也越来越强,他忽然没来由地一阵心灰意懒,一个念头无比强烈地盘旋在脑海里:“算了,就这样放弃吧,反正也没想过要赢……”
王小军此刻心中有无数头神兽奔过,他自出道以来也算对战过无数高手的主儿,可从没像今天怎么窝囊,他以前从不怕跟比自己武功高的人拼命,因为拼命的时www.hetushu.com候你还可以咬牙切齿、可以撒泼放赖、可以等着对方犯错,而只要对方犯错,他就有扳回的可能,今天这一切都成了空想,唐傲从10米以外施放暗器,就像一个长手长脚的怪物,王小军费尽艰辛换来的前进一步,人家只需轻描淡写地退后一步就让他的辛苦瞬间白费,想在这种局面下拉近和唐傲的距离几乎是不可能的!最让王小军暗暗心惊的是,那些暗器无所不包,所以不能一概而论地对付,比如迎面打来一根钢针,你就不能硬迎上去,而是要从侧面把它击落,如果是一面小小的带刃回旋镖,你就得小心翼翼地把它按下去,王小军劳心劳力,陷入了永无止境的苦战,时间一长他更惊讶地发现:唐傲居然能用暗器打出各种招式——那一簇钢针就像是极尽刚猛的一拳,那支回旋镖就是阴柔的一掌,当那枚在地上弹了一下又反跳上来的指环奇袭王小军下盘的时候,王小军忍不住捂着裤裆跳了出去,他铁青着脸喝道:“不要脸,还带踢裆的?”
这句话王小军在恍惚中并没有听真切,巨大的精神压力让他在对付那些暗器中耗费了比平时多出10倍的精力和体能,他心里想放弃,可身体又不由自主地硬撑着,王小军忍不住苦笑了一声,这时候他才发现,他到底是老王家的人,他的脾气和爷爷还有父亲如出一辙:又倔、又臭、又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