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4章 又一个蒙面人

周佳道:“那时候条件不好,你姥爷和姥姥偶尔经过那里,你姥爷知道你姥姥嘴馋,用身上仅有的钱买了只炸鸡给她,你姥姥为了哄你姥爷开心,就一直对外宣称那是全世界最好吃的东西,其实她后来告诉我那只鸡又柴又咸,简直难以下咽。”
午饭过后,一帮年轻人都聚在陈觅觅的房间里闲聊,周佳倍加珍惜和女儿的相聚时间,也参与进来,和这几个孩子在一起,她无拘无束,加上王小军不断插科打诨,惹得周佳笑声不断,大约把过去一年的笑都补上了。
陈觅觅笑道:“那你也得给我买又柴又咸的。”
“啊?”四个年轻人一起大跌眼镜。
唐思思忽然正色道:“妈,我有个很重要的问题要问你。”
“站住!”唐听风喊这句话之前暗器已经出手,这是唐门弟子从小接受的训练项目之一,唐门弟子从不先声夺人,他们就算呐喊也是有目的的,有时是为了引起敌人恐慌发出的恫吓,有时先行放出暗器再出声警告,为的是敌人回头张望时正好中招。唐听风用的就是后者!他射出的是一支银筷,这支暗器激射向蒙面人的后脑,不想蒙和_图_书面人听音辨形只微一低头就将银筷让了过去,挡在他前面的,正是猝不及防且不会武功的周佳!
这时,就听楼上东南角的方位忽然发出“轰通”一声响,听动静就像是门板之类的东西砸在了地上,起初众人谁也没在意,还是周佳警觉道:“什么声音?”
绵月忽然话峰一转道:“据我所知你还没加入武协,再过10多天就是武协大会了,你要去吗?”
“不对!”周佳皱眉道,“没有思思爷爷的命令,谁也不能动唐家堡的一草一木,而且……那个位置就是思思爷爷的卧室!”说着她霍然起立,大步就往楼上走,王小军等人也就不自觉地跟在了她后面。
王小军满头雾水道:“这个和尚莫名其妙!”
绵月一笑道:“日后你自然会明白的,但愿下次再见时你能明白我的苦心。”说着径自走了。
绵月道:“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从哪里来,我不管你要到哪里去,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学武?”
王小军冲陈觅觅眨眨眼道:“我也给你买炸鸡吃啊?”
唐听风的房间就在唐德对面,听到周佳的喊声他推门而http://m.hetushu.com出,就见唐德的房门倒在地上,一个陌生人影出现在楼道里。
王小军回想这段时间接触过的武林人士,尤其是所谓的“六大”,峨眉派因为自身局限,只能做到洁身自好,武当派暮气沉沉、华山派的华涛为了生计疲于奔命,已没有半点豪气,崆峒派的孙立带着门人作奸犯科,也不见他们的掌门出来说半句话,尤其是孙立陷害的是同样作为武协成员的祁青树,武协看似光鲜强大,其实仍然脱不开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生态,规矩只有对愿意遵守它的人才形成限制,那些没底线的人反而能利用它伤害好人。
王小军道:“没错,思思是为了这个才误打误撞进了我们铁掌帮,我和老胡那些日子怎么也陪着她吃了上百只炸鸡。”胡泰来也是眼睛一亮,那段日子他永生难忘,至于那些炸鸡,大多千篇一律,偶尔也有酥脆可口些的,可是离预想的还有不少距离,他也很想知道全世界最好吃的炸鸡到底是哪一家。
王小军诧异道:“这些也不让管?”他随口道,“嗨,有些规矩也就是说说而已,大师说的这些情况咱们料http://m.hetushu.com理也就料理了,谁还能因为这个较真?不然咱们武林人士学一身本事为什么?再说这又不违背行侠仗义的武德。”
绵月道:“为国为民不敢说,既然身在武林,那就要为武林着想。”
王小军道:“您是想让我当一个为国为民的大侠?”
绵月一句话把王小军问愣了,他从来也没想过自己学武是为了什么,练铁掌是为了对付唐缺,学缠丝手是为了给胡泰来解毒,学游龙劲是为了少挨苦孩儿的打,可以说,是一连串奇形怪状的遭遇生生把他逼成了高手,可学武到底为了什么,他自己也糊涂。
唐思思道:“我姥姥说她吃过最好吃的东西是一只炸鸡,我只知道她说的那个城市就是小军所在的城市,你知道是哪一家吗?”
……
绵月道:“除此之外,武协还规定会员不能干涉世俗生活,换句话说,当你看到小偷行窃、强盗抢劫也不能出手制止,这点你能做到吗?”
唐思思不可置信道:“只是因为这个吗?”
周佳道:“什么事?”
绵月道:“那可你知道入了武协之后会有诸多限制?”
王小军点头道:“要去的!”如果硬http://m.hetushu.com要说学武是为了什么的话,那就是阻止余巴川入主武协。
王小军道:“大师能不能把话说明白一点?”
王小军挠头道:“其实两个多月以前我压根就没想过要学武,甚至不知道还有武林存在。”
“可能哪装修呢。”王小军随口道。
想到这王小军道:“大师是什么意思?”
绵月道:“所以我说你未必适合加入武协,毋庸讳言,能加入武协的都是武林中的佼佼者,说句时兴话,武协走的是高端路线,可如今在武协里主事的都是些老古董,思想守旧、尸位素餐,你有困难他未必管,你只要稍有逾矩他就冒出来,你还年轻,以后要走的路还长,这一步棋怎么走你可得想好了。”
绵月道:“是金子总要发光,人这一生总得无愧自己、无愧这一身的本事才是。”
王小军道:“奇才算不上,奇遇倒是有一些。”在绵月面前,他可不敢信口开河。
“原来是这样啊。”唐思思开始稍稍有些失望,接着又觉温馨,喃喃道,“原来是这样。”
周佳头前领路往3楼紧走,刚走到二三楼的过道处,她似乎又怕有所不便,示意大家等在这里,她自己一个人走了上和_图_书去,周佳立身于三楼走廊中眼望唐德卧室方向,就见一个人迈步从唐德房门里出来,不紧不慢地迎面朝自己走来,这人中等身材,头上裹着一件花衬衫,手里赫然捏着那本暗器谱。周佳一怔之后立刻高声叫道:“大伯,听雨!”
王小军苦笑道:“大师,你还不如问我是谁,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绵月道:“那你还是个武学奇才啊。”
周佳一愣,随即摇头苦笑道:“傻孩子,你姥姥精于厨艺,什么好吃的没吃过?她那无非是句玩笑话,她之所以说那只炸鸡好吃,因为那是你姥爷买给她的啊。”
那人听到周佳报警仍旧不慌不忙,只是由漫步改做小跑着奔向楼道口,他虽然蒙着面,可蒙面的东西不但不专业,还可谓寒酸,只是把一件花衬衫蒙在头上,而且连洞都没掏一个,他把两只袖子在鼻子前拴个疙瘩,让袖管耷拉下来遮住下半边脸,荒诞可笑之余显得漫不经心肆无忌惮,似乎也不太怕被人发现真面目。
王小军道:“好像武协会员之间不能随便动手,我这个人,只要你不惹到我头上,我也不爱跟人动手。”他见绵月笑吟吟地看着他,摊手道,“我说的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