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6章 嫌疑

唐傲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一副喘息未定的样子,王小军在经过他身边时道:“你的散花天女呢?”
周佳这半天一直在担心,要不是她出声警告,唐听风父子或许不会受伤,她本来还怕唐德迁怒在她身上,这时不禁大感意外。这也是她自嫁入唐门后唐德第一次和颜悦色地和她说话。
这时唐缺道:“爷爷、大师,还有一个人你们怎么没算?”
绵月沉吟道:“然后……峨眉派并无高手、华山派的华涛修为也不够,崆峒派的沙胜嘛,他走的确实是刚猛的路子,只是……”
唐缺一缩脖子,因为他忽然发现王小军说得对!
王小军叹了口气,刚才在楼道里有一瞬间唐傲确实是有机会使用散花天女的,很难想象,在这相对狭窄的地势里散花天女会爆发出怎样的威力,他其实满想知道像蒙面人这种绝顶高手会怎样化解唐傲的成名绝技。
唐听雨讷讷道:“父亲,暗器谱……没追回来。”
唐德霍然坐起道:“绵月大师没事吧?”
陈觅觅缓缓走来道:“绵月大师被誉为少林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有人说他的武功甚至已在他师兄妙云禅师之上。”
唐思思道:“是我妈妈,她听到楼上有动静,就知道肯定出事了。”
陈觅觅道:“蒙面人不伤小军是因为他和_图_书并不想伤任何人,否则的话在座的各位已经是尸体了。”
众人刚跑到六楼的楼道口,就听走廊里有人闷哼了两声,似乎是有人动上了手,接着轰隆一声巨响,跟着又是一声,当大家冒出头时,只见那蒙面人已经站在一个破开的大洞前,绵月站在他对面的走廊里,原来蒙面人用掌力击穿了一间客房的墙壁,接着再一掌将装着窗户的那面墙壁也打穿,那两声巨响就是这样发出来的,他见众人追近,迈步从那个大洞里跳了出去!
唐德看着绵月道:“大师,江湖上有这样身手的人……不多吧?”
绵月道:“这人来唐门有什么目的?”
唐听雨决绝道:“不行,唐门的事不能连累绵月大师。”说着飞身就往六楼上跑,众人无奈,只能一起跟着。
绵月脸色难看,手捂肋间咳嗽了一声,苦笑道:“这是何方来的高手,竟有如此掌力……”显然,他也受了伤。
陈觅觅道:“我懂。”
王小军无奈道:“说你缺你还不服,那人要真是我爷爷,你说这种话晚上走夜路的时候可要小心了!”
众人也都是一凛,老头这话算说到点子上了,能打败唐听风不算什么,王小军陈觅觅毕竟是后起之秀,跟真正的顶尖高手还有一段距离,可此hetushu.com人能伤了绵月,那就骤然把范围缩小到了极个别的几个人!
周佳忽道:“坏了,绵月大师就住在六楼!”
唐德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他见这一屋子的伤兵败将就猜到了,他说完这句话似乎不知道下面该做什么了,下意识地就想躺回去,王小军在他肋下一托,小声道:“老爷子,你可不能再装死了,你得主持大局啊。”他刚才看唐德的样子就知道他早醒了,不愿意起来就是因为抹不开面子,堂堂的唐门家主,被人破门而入打晕,抢走了宝贝,这种待遇只适合放在普通保安身上,老头这种极其自负的人,这样的心理落差接受不了,所以只能装昏。
王小军见老头脸色一变一变,眼皮耸动,心下一动已知症结所在,他在唐德耳边轻声道:“老爷子起来吧,栽在那人手里不丢人,绵月大师也被揍了。”
王小军道:“都伤了,所幸没亡——老爷子这是怎么了?”
不料那蒙面人轻飘飘地落地,院子里的唐门弟子压根来不及反应,他已经几个起落,顺着院墙飞身而出。只剩楼上的人在那个破洞前站成一排,被震撼得鸦雀无声。
唐缺讥诮道:“不对吧,我怎么发现凡是跟王小军关系好的都没怎么受伤?”
在追与不追之间,众人谁http://www.hetushu•com也没了主意,不追,这毕竟是唐家堡,小偷在主人家里行窃居然无人敢管,说出去唐门名声扫地,在场的人也都脸面无光;可是要追,无非也就是大家一起挨打而已……
唐德眉头紧皱道:“这么说来,六大派里只有两位前辈高人有这个本事,他们一个是少林方丈,一个是武当掌门,以他们的身份居然来我唐门闹事吗?绝不会,我坚信这一点!”
唐德目光灼灼道:“那他能是谁呢?”
唐德道:“有话直说,别卖关子!”
唐德道:“然后呢?”
唐德问:“是谁先发现蒙面人的?”
王小军受宠若惊道:“诶,您这是承认我们是唐门的客人了吗?”
唐德自动略过唐听雨,把目光望向绵月,绵月却干脆道:“惭愧!”
唐缺针锋相对道:“没错,六大派里铁掌帮是头一家,你爷爷又是武协主席,那蒙面人打谁都是一招,为什么单单跟你过了好几招?”
唐德道:“是谁?”
王小军幽幽道:“不用猜了,他说的应该是我爷爷。”
唐缺胸闷气短,又觉恶心难当,他不顾形象地坐在了门口的地上,唐傲也比他好不了多少,这时倚墙靠着,唐思思拉着胡泰来问长问短,老胡看似最惨,其实只是被推下了楼,除了受了一点外伤之外,和-图-书比那俩人反而好了不少。
唐听风这会也顾不上给他脸色,道:“穴道没被点,好像也没什么内伤,是被那人用重手法打昏了。”
唐德道:“只是怎样?”
唐家老小一起围上来又喊又叫,唐德只是不醒。
王小军紧跑两步,只见蒙面人从六楼跃下,人在空中衣袂飘飘,他不禁大叫一声:“摔死你丫的!”
绵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不多。”
“暗器谱被他抢走了。”说到这,唐听雨忙道,“大师失陪,我父亲——”他没头没脑地喊了一声,拔脚就往楼下跑,大家都知道他是担心唐德,也一股脑地跟了下来。
绵月面色平静道:“那我就一一数来——先说六大派,我师兄有这样的本事,武当派净禅子也有这个本事。”说到这他对陈觅觅道,“陈姑娘,咱们只是推理,并不是说谁有嫌疑,请你不要多心。”
陈觅觅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王小军这才胆战心惊地探头往楼上看了一眼道:“看来胜败的关键就在绵月大师身上了。”
唐德看看屋子里的各人,忽然无尽苍凉道:“好啊,对方一个人居然把我唐门上下连主人带客人都打了一遍!”
唐听雨回望绵月,惊讶道:“大师?”
唐听风低头道:“没有,我只和他过了一招就……”
“你怎么样?”王小军上http://m•hetushu.com前扶住她问。
唐缺道:“蒙面人武功极高,用的是掌,而且刚才我听唐傲讲述经过,此人对咱们这些人里有一位可谓‘关怀备至’,你们还想不出他是谁吗?”
“打你用光了。”唐傲脱口道。
唐缺冷笑道:“你武功再高能有蒙面人高吗?他想杀你一样不用三招两式。”
唐德狠狠瞪了王小军一眼,他问唐听风:“看出对方的来路了吗?”
绵月索性道:“我直说了吧,我和沙胜交过手,他的功力比蒙面人还是要差不少。”
唐听雨满面愁容,走到三楼,唐德的房门还躺在地上,老头已经被抱在床上,只是双眼紧闭,大爷唐听风一手捂小腹,另一只手又是拍打又是掐人中,他见弟弟进来,气急败坏问:“伤亡怎样?”
唐德对周佳点点头道:“你做得很好。”
王小军忙问:“绵月大师武功怎样?”
王小军道:“严格说来,是两招,我觉得这可以用‘我武功比你们都高一点’来解释。”
绵月苦笑道:“多谢记挂,我还好。”
这一路走下来情景可谓极惨,六楼整层楼被蒙面人打成了危楼不说,四五楼之间的楼梯也破败不堪,在四楼,人们还捡到唐缺一个。胡泰来刚把他救醒,正扶着他四下慢慢走动,看是伤了哪里。
唐听雨黯然道:“大师,终于还是让你也受了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