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0章 收成

冬卿良久无语,最终道:“我还说这件事上峨眉派卖了唐大小姐一个面子,原来是我们欠了她一个天大的人情。”
王小军打个响指:“还是冬卿姐靠谱!”末了他小心翼翼道,“所以我想问问,咱们峨眉派没丢什么宝贝吧?”
郭雀儿则羡慕道:“你们的经历真够丰富的。”
江轻霞和冬卿一开始浑然不觉,这时不禁都玩味地看着胡泰来和唐思思,一个男人拼了命换来的一次报答机会,可他为什么要替一个女人完成心愿?
冬卿无语道:“这里只有我关注了真武剑被偷的事吗……”
唐思思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王小军又道:“哦对,暂时还没收成,因为思思还没同意。”
江轻霞拉住唐思思的手道:“思思,你傻不傻啊?”
江轻霞一笑道:“其实你这次上峨眉,是想看看我们是否安好?”
王小军也觉有些尴尬,他见冬卿就在一边,于是岔开话题道:“冬卿姐,你的伤好些了吗?”冬卿和余巴川交手的时候受了很严重的内伤。
王小军咳嗽一声道:“当然这也是一个目的。”
王小军叹气道:“安不好我也没辙,对方的幕后主使武功极高,我就是给你们大家提个醒。”他又简略把唐家堡的事讲了一遍,平时让他吹牛http://m.hetushu.com王小军简直就是口若悬河,可讲述唐家堡的事时他只有干巴巴的叙述,无非就是“他一掌把唐缺给拍倒了”“他一掌把唐傲给拍倒了”,因为是真的无多余的话可说,对方确然拍谁都是一掌。
江轻霞暧昧一笑道:“原来如此。”
胡泰来局促地一个劲摆手:“人也不是我一个人救的,大家出力都比我多,二来,峨眉对我有救命之恩,这个谢字该是我说才对。”
冬卿忽道:“有一点我不明白,金信石要替你们完成心愿,你们怎么忽然想起峨眉派来了?”
唐思思道:“没有,反正他最后也没给钱。”
郭雀儿道:“难道不是为了看我们?”
众人一起往山上走,峨眉山熊峻险秀,路边屋舍就建在悬崖峭壁上,跟武当的帝王气象大异其趣,看得陈觅觅咋舌不已,王小军充当了导游,告诉她哪是孔雀台、哪是凤凰台、自己以前的宿舍在哪,江轻霞就笑盈盈地听着,有时候跟唐思思和胡泰来聊几句。
江轻霞这才明白王小军这次来确实是担心峨眉派和自己等人的安危,她认真道:“我们峨眉派一来没有宝贝可偷,二来也没做亏心事怕人威胁,你有这份心就行了——”说到这,她和*图*书忽然眼波流转道,“有件事我倒是要问问你们几个,前些日子有个叫金信石的人主动找上门来说要给我们投资,这件事又是谁搞的鬼呢?”
江轻霞道:“合同已经签了,都开始画设计图了。”她打量着几个人道,“这块地一出手,峨眉派从此以后都不用在钱上发愁了,可是有些人做了这么大的事连电话都不打一个,害得我刚开始还以为是余巴川设下的圈套,你们说,这事儿我该怪谁呢?”
王小军眨眨眼道:“你看,有些事就是不能说太细,一揭幕底子就露出来了。”
胡泰来虽然满脸通红,却迎着众人的目光道:“我很喜欢思思,不希望她被和别人的约定绑定自由,所以你们也不用谢我。”
郭雀儿以手捧心道:“好浪漫,居然是有婚约在前、恋爱在后的。”
众人落座,郭雀儿迫不及待道:“小军,你快说说你上了武当以后的事,当然,着重要讲你是怎么把这位陈姑娘勾搭到手的?”
冬卿故作随意道:“哦,她有事外出了。”
冬卿微笑道:“快好利索了。”
王小军一拍大腿道:“嗨,说了半天这事儿的主谋是谁你们还没搞清——思思以前有个未婚夫你们都知道吧,家里很有钱那个,思思有段时www.hetushu•com间想破罐子破摔了,又知道峨眉在钱上遇到了问题,就给那个男的提条件,他只要给峨眉派投资,她就和他处对象,结果那男的嘴上答应,可又不掏钱,还差点把思思娶了,妈的,我现在想起来还很窝火,下次见了他非给他俩嘴巴不可。”
等到了大殿里面,那极具现代主义特色的SOHO风格更是让陈觅觅大开眼界,从外面看,峨眉大殿宝相庄严,结果里面却是一圈皮沙发、搭的各种主题风格的小跃层,处处洋溢着青春活泼又健康上进的气氛,陈觅觅这才重新审视了江轻霞,这个美女掌门虽然说话跳脱了一点,但胸中没有沟壑绝不能把峨眉派发展成如此规模。
江轻霞笑道:“胡掌门阴差阳错救了金信石的命,我们峨眉派跟着鸡犬升天。”她忽然站起来,认认真真道,“胡大哥,我代表峨眉派谢谢你!”
王小军自动忽略她道:“这次我们来四川,先在唐门住了两天,结果眼睁睁地看着唐门的暗器谱也丢了,上次夜袭峨眉的那位楚中石老兄你们还记得吧,他是神盗门的人,他的任务是偷到我们铁掌帮的秘籍,大家想想看,铁掌帮、我先后到的武当和唐门都出了事,大家得出什么结论没有?”
王小军道:“没有后来,m.hetushu.com真武剑至今下落不明,而且——你们知道我们这次来四川是为了什么事吗?”
“他!”众人一起指着胡泰来道。
江轻霞等人惊讶道:“竟有这事?”
唐思思一笑道:“那时候确实满傻的。”
冬卿道:“那也是人情,况且我们得到这笔投资还是因为你。”
江轻霞道:“人家金先生说得明白,是几个年轻人感动了他,所以他才同意投资的,至于你们的名字,一个也没跑,都被提到了。”
冬卿和郭雀儿面面相觑,随后又一起摇头,看来峨眉派历代祖师都是聪明人,没给后人留下值得投鼠忌器的东西……
江轻霞嘿嘿一笑道:“事情总得一件一件说嘛,后来呢?”
王小军摇头道:“余巴川跟蒙面人一比,简直就是小孩子。”
郭雀儿道:“那我祝胡大哥马到功成。”
唐思思抗议道:“喂,大家都是朋友,你这偏向性也太严重了吧?”
王小军道:“嗯,割了一天的麦子,收成也是自己的。”
郭雀儿道:“会不会是余巴川搞的鬼,四川武林里的乱子十有八九都跟他有关。”
冬卿道:“你们是怎么和金信石接触上的?”
王小军道:“说到底,钱到位没有?”
江轻霞马上道:“我刚才都没好意思问你,你说的是西安那次吧?你唐家http://m.hetushu•com大小姐的名字现在在江湖上也响当当了。”
郭雀儿道:“我也纳闷,这也太八竿子打不着了吧?”
郭雀儿试探道:“你是个丧门星?”
冬卿感慨道:“堂堂的崆峒派,居然干起了这种下三滥的勾当。”
“这就说来话长了。”王小军先卖个关子,然后把自己和唐思思胡泰来怎么上武当、怎么误撞苦孩儿、怎么结识了陈觅觅,以及真武剑丢失、陈觅觅差点蒙冤的事都讲了一遍。
江轻霞道:“咱们先去大殿叙话吧。”
唐思思咬牙道:“那也得看是跟谁,一会我给你讲讲我逃婚的事。”
郭雀儿撇嘴道:“一听就是假话。”
冬卿目光灼灼道:“有人针对各个武林门派,专偷他们的镇派之宝,肯定是为了便于要挟,也不知有什么阴谋!”
王小军道:“是老胡救了金信石的命,这不很明显吗?”
郭雀儿支着下巴道:“所以胡大哥让金先生完成的,其实是思思的心愿?”
王小军只好把胡泰来回黑虎门的事情讲了一遍。
王小军左右张望道:“敏姐呢?”峨眉四姐妹中唯独不见韩敏。
王小军又道:“上回楚中石被你们困在山上,思思说要托他给人带个口信顺便就放了他,说的就是这个。”
胡泰来愕然道:“怎么是我呢?明明是咱们大家一起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