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8章 杂学家

“呃……”王小军当然没有50万,至于陈觅觅的富康,在外人眼里连5万也不值。
阿二摆手示意混混们安静,冷冷道:“不要吵!先赢不算赢,我跟他还有一场要赌!”
王哥一指边上的门面道:“看见我这家修理厂了吗?只要这位兄弟输了它就归你们了,我净身出户,连一个改锥都不带!”他旁边的人纷纷道:“要是输了这笔钱我们跟你分摊。”
王小军暗暗点头,上次在郊区宾馆外和阿二动手时他的功底还浅,看不出奥妙,这时再看才觉得阿二确实还是有真材实料的。
胡泰来对陈觅觅道:“小军也算对咱俩言听计从,先用了黑虎拳,又用了武当揉手,可是你帮我想想,他还会别的吗?”
阿二道:“说明白,你们的赌注是什么?”
王哥道:“刚才的事我们都看见了,兄弟你想跟他打赌,赌注我们给你出!”他身边的人也都是附近的修车铺或者其它行业的小老板。
阿二道:“这车值多少钱?”
阿二道:“咱俩赌可就得赌大一点,不然我还懒得动手。”
胡泰来看着王小军用着似是而非的黑虎拳,暗暗叹了口气,这一拳在别人眼里也算得上是迅捷威猛,可在他看来却是漏洞百出……
王小军回头跟陈觅觅他们小声道:“还真涨了一个知识点。”他对阿二道,“我跟你比拳脚,你要是输了以后不许再纠缠这些人,更不许报复人家。”
胡泰来道:“用我教你的拳。”
陈觅觅看了良久,忽然失笑道:“谁说他不会别的功夫,这不,连从净尘子那学的太极拳,还和图书有从张庭雷那学的虎鹤蛇行拳也用上了。”
阿二愕然,随即道:“我说了又怎样?就凭这个你能干什么?”
刘易凡一惊一乍道:“二哥就是二哥,太厉害了。”
王小军上前两步面对阿二,他故意双手握拳挥舞了几下,有铁掌的底子在,这两下倒也虎虎生威。
唐思思道:“还有我大伯的擒拿手他也学了好几招。”
阿二有心一招制敌来威慑众人,他猱身而上,左掌直拍王小军胸口,右掌吞吐不定,那是留着一手千变万化的后招。
王小军怒道:“我先他妈揍你一顿再说!”
王小军奇道:“你们为什么帮我?”
王小军道:“原来是王哥,你们有什么事吗?”
王小军翻着白眼道:“我是来抓你的,不是来跟你赌博的。”
阿二轻笑一声,左掌绕个弯子眼看就要打中王小军心脏部位,不料王小军百忙中用手臂往外崩了一下,瞬间把他的攻势给弹出寸许,这回用的是陈觅觅的揉手。阿二嗤笑道:“你学得挺杂啊。”
王小军和阿二就这么不伦不类地战在一处,王小军的两个手就像是被用胶粘住了一样,别说出拳,就是握拳都看着别扭,阿二却时而飘逸时而刚猛,绕着王小军不断出招,俨然是在打木人桩一样,小混混们在边上兴高采烈地欢呼起哄,王哥他们虽然看不出门道,却也明白王小军在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一个个脸上黯然。
陈觅觅道:“还有我教你的揉手,然后见机行事,找机会打败他。”
这时陈觅觅忽然拉住王小军道:“注意,别用和*图*书你的本门功夫。”
阿二对王小军道:“你输了拿50万出来。”这时一群混混起哄道:“你有50万吗?”
王哥不理他,又道:“既然兄弟你肯出头,我们也豁出去了,赌注我们帮你出,大不了输了我这修理厂不要了,反正也早不想干了。”
阿四闻言狠狠瞪了他一眼,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这不是讽刺自己功夫不行吗?要说阿四心里是满矛盾的,从同门角度上讲,他应该乐见阿二打赢,可是潜意识里却总有个小念头在做怪——如果阿二赢了,师父以后追究起责任来,自己这个刚上位的阿四说不定就保不住了。要是阿二输了,那就法不责众能躲过一劫。所以每当阿二占据主动、眼看要尘埃落定时他都忍不住抽搐一下……
王小军饶有兴趣道:“你想跟我怎么赌?”
唐思思道:“怎么看出来的?”
阿四幸灾乐祸道:“二哥,这话可不是我说的。”
王小军迟疑道:“好吧,我尽量。”他刚要走陈觅觅又拉住了他,担忧道:“当然,实在不行也只好用掌了,千万可别弄巧成拙。”
阿二森然道:“你们这是要造反啊?”
唐思思撇嘴道:“那车是你的吗?”
胡泰来道:“可是他把我们黑虎拳用成这样,谁要说他是天才我跟谁急!”
阿二道:“少啰嗦,赌注就是这50万,再多的你跟我说不着!”
王小军道:“你们还有钱吗?”
刘易凡道:“考虑到二手的因素,大概50万吧。”
胡泰来忍不住道:“你们就不会报警吗?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hetushu.com搞这一套?”
如果不用顾忌暴露身份,最好的应对方法自然是以掌还掌,阿二抱有轻敌之心,说不定瞬间就会占据上风甚至决出胜负,但王小军不能用本门功夫,只好拳背朝下捅出一拳算是还击,用的正是胡泰来黑虎拳中的一招。
那男人道:“我姓王,是边上这家修理厂的老板。”
王小军不可置信道:“我原以为青城派就是做事混蛋一些,想不到你们还干欺负老实人、收保护费的勾当。”
阿二道:“好!我先收拾了他再找你们算账!”
唐思思踮着脚尖道:“照这么打,小军还赢个屁呀!”
阿二冷笑道:“我阿二在青城派也是一号人物,如果谁想跟我比划两下我都奉陪,我还有时间干别的吗?”
混混们见终于将到了王小军的军,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叫嚣道:“怂了,怂了看见没?”
王小军淡淡道:“想耍赖是吧?”
这时刘易凡的车才姗姗来迟地开回来,他看陈觅觅的神情满是惊诧,转而道:“你那个弯儿怎么过的?能不能教教我?”
“为什么?”
陈觅觅咯咯笑道:“把太极拳打成这样,一会我得直接跟他急!”
阿二冷笑道:“知道江湖为什么叫江湖吗?那是因为自古码头就是争名夺利的是非之地,总得有人联起手来对付另一帮人,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就是江湖。”
王小军道:“对呀,他们青城派也算是有庙的和尚,你们不会告他吗?”
王小军又好气又好笑道:“你倒是满谦虚好学的!”
阿二不耐烦道:“少废话,你要能拿出赌注我就和和*图*书你玩玩,要是没有就给我滚出四川!”
王小军郁闷道:“可是我不会别的武功啊。”
阿二忽然来到刘易凡那辆跑车前,他拍拍车顶道:“我就用它跟你赌。”
王小军也懒得理他,正准备要强行动手,就听有人高声道:“赌注我们有!”从旁边的另一间修车铺里呼呼啦啦出来十多个人,为首的男人四十多岁年纪,穿着一身油腻腻的工装,王小军纳闷道:“你们是?”
陈觅觅背着手看着,微微一笑道:“赢是一定能赢的,只是看他把握时机的能力了,如果把握得好,说不定连两分钟都用不了。”
王哥道:“兄弟你不知道,青城派的人一贯作威作福,过年过节要收礼物不说,平时还得孝敬他们保护费,简直比黑社会还黑,我们这些人都是受他们欺压的小买卖人。”
陈觅觅说得没错,阿二此刻心里是崩溃的,他看似轻松,其实把所有厉害的杀招都用了一遍,可对方明明看起来就是半吊子,居然就那么颠颠倒倒地混了过去。这就像球员射门,眼看足球迅疾且朝死角打过去了,结果对方守门员把手套扔出来解了围,一次还能说是运气,可是接连两次三次四次五次是什么鬼?还让不让人好好比武了?要说幸亏阿二也是用掌的,王小军对掌法的了解非一般人能比,阿二打的虽然不是铁掌,终究逃不出掌法的窠臼,这才让王小军混了这么长时间,要是遇上以前那个善用拳法的阿三,王小军绝对不能这么轻松。
陈觅觅一回来,王小军就去拿压在地上的钱,混混们哗然道:“你作弊!”“这把不算!和-图-书”“三局两胜。”
王小军道:“你敢再说一遍吗?”
王哥道:“这些人私下里打着青城派的幌子,可是我们一报警就跑,就算被抓了也只说是自己的主意,出来以后就变本加厉地报复我们,我们这山高皇帝远的,报个警老费事了,大家想过安生日子,只能认头。”
王小军道:“你终于承认你们是青城派的了!”
阿二道:“你不是来找我算账的吗?咱们就比拳脚。”
阿二不说话,只是扫了一眼刘易凡,刘易凡马上道:“我的就是我二哥的,他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陈觅觅道:“阿二已经把所有绝活都用上了,小军还能应付得来,这就说明两个人的差距还是很大的,但在不用铁掌的情况下,他得给自己找一个骗得过阿二的机会才能得分。”
陈觅觅道:“你以前跟阿二交过手,他认识你的武功,如果他看出你就是王小军,那无异于打草惊蛇,余巴川就不会出现,峨眉派的问题就还是解决不了。”
阿二一看就放了心,对方看着臂力不俗,可是从出拳的招法上看应该是个棒槌,阿四被人制住他并没太往心里去,因为从实际来说,现下的阿四确实比以前的阿四差了不少,是临时从弟子中选出来的,属于矬子里拔大个,而他阿二可是实打实的真功夫,青城派这么多年来只有他和阿一稳坐目前的位置,所谓铁打的阿一阿二,流水的阿三阿四。至于说一个工程师为什么会功夫,这点很好解释,现在很多金领白领业余都好练个散打跆拳道什么的,青城派里也收了不少有钱人创收,刘易凡就是很好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