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0章 高处的人

“你干什么呢?”
那老者随口道:“五十四了。”
陈觅觅又好笑又好气道:“这又不是旅游区,怎么会有地图显示?”
陈觅觅憋着笑道:“你不用客气。”
那老者又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其他三个都诧异地看着唐思思,唐思思娇笑道:“我先帮你们分担一半!”
王小军挠头道:“下次踢人场子之前真应该先摸清了路线再说。”他掏出手机边打字边说。
王小军小声嘀咕道:“咱们这是闯到人家宿舍区了!”
王小军感慨道:“幸亏带了一个远程输出,不然对方堆人头还是个麻烦呢。”
就跟峨眉派一样,青城派也不在青城山景区里,从下面看,也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几个人缘山而上,不多时就见到一道宽达五六米的石拱门,上面写着“青城福地”四个字。
陈觅觅道:“不是两个,是我一个。”她对王小军道,“小军,你干你的活儿去,我来对付他。”
胡泰来一边打一边道:“小军、觅觅,这里交给我,你们快去找阿一,以免他搞什么阴谋诡计。”
这时那些弟子已经冲到了近处,而且剩下的都是武功较高之辈,他们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只听阿二说有人打上门来,青城派在四川作威作福,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儿,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当下个个奋勇,想着日后在师父面前表功。m•hetushu.com
王小军特意看了看陈觅觅,陈觅觅微微摇了摇头道:“凭我的轻功也很难上得去!”她凝重道,“此人必是高手!”
王小军道:“您是世外高人,这些‘俗务’就不要操心啦,好好的在树上参透天机,说不定能活到一百五呢。”
“怎么走?”这句话却是两人异口同声问对方的。
王小军道:“无所谓,反正这山上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咱们的敌人!阿二不喊咱们也清闲不了。”
二人同时大惊,抬头一看,惊讶更深了几分!就见一个老者白眉白须,正盘腿坐在一棵参天古松上的枝桠上,双手自然放在小腹前,大概是在练功!这些本没什么,他们惊讶就惊讶在:那棵古松笔直而树体光滑,它高高地生长在悬崖旁,直达天际,俯瞰苍生,那么这老者是怎么上去的?
那老者爬到低处,跳到两人面前,气咻咻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啊,竟敢跑到我青城派来闹事!”
陈觅觅也极目远望道:“看不见了……”
“我查查地图,青城派真落后,连Wifi也没有——”
那20多人发一声喊,集体冲了上来。
阿二忍不住道:“这四个字自古就有,并不是我师父写的。”他自打上了山眼睛就来回乱转,这时忽从山后走出两个青城弟子,他们见了阿二之后一起肃立道:“二哥。”
两个人话不投机hetushu•com瞬间交手,那老者(?)用的是一路拳法,陈觅觅一屏一拨尽数化解开来。
“岂有此理!”那老者霍然起身,随即消失在了树端。
那两个弟子一愣,但出于下意识的举动还是冲王小军他们扑了过来,王小军挥掌将两人打倒在地,就听阿二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来人啊,有人打上青城山来了!”他们追到山后,早已不见了阿二的人影。
陈觅觅道:“也不知道青城派到底有多少人,要是像峨眉派一样,那咱们可就有的忙了!”
王小军看陈觅觅毫不费力的样子,正想走,忽然灵机一动,他顺着那道绳梯爬到树顶,青城派的格局随之一目了然,东北方人头攒动,看来是有人在集结,他心里有了谱,又爬了下来,然后看看那道绳梯,愤愤道:“让你装逼!”说着一把把绳梯扯断,大步朝东北方走去。
那老者眼白一翻道:“这碍着你们什么事了?”
王小军着慌道:“难道这老家伙成了精,会瞬间移动?”
王小军小声道:“余巴川难道不是青城派第一高手吗?”
胡泰来把唐思思拉在身后,摆个架势,有人冲近,他一拳一个,砰砰砰三拳将其中三个弟子打飞,其余人哗然道:“好厉害的娘炮!”胡泰来焗着头,纹着眼线,难怪那些人惊奇。
阿二表情淡然地点点头,蓦然大叫一声:“给我拦住他们和_图_书!”说着撒腿就跑,他双臂耷拉在身侧,居然跑得飞快,转眼就消失在了一块巨石之后。
唐思思抱怨道:“你们怎么不看紧他点呢?”
陈觅觅开着车左拐右拐来到一座山脚下,要不是阿二带路,这地方还真不好找。
“噗——”这回不但王小军,连陈觅觅也笑喷了出来,合着这老头才五十多,按照现下的标准,还是可以参加优秀中青年奖项评选的……
王小军心中震撼,索性嬉皮笑脸道:“大爷,问你个事儿呗,我们想找青城四秀里的阿一,该往哪走?”
这时就听头顶上有人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那老者没料到这姑娘前一刻还彬彬有礼,后一刻就翻了脸,他仰天打个哈哈道:“就凭你们两个小孩儿也想跟我动手?”
王小军道:“你这二哥当得还挺舒坦呗?”他也是逐渐发现“青城四秀”不但是个称号,而且还是种待遇,类似于一个企业里的高管。
王小军点头道:“嗯,就冲他这么大年纪还能爬那么高就说明老头身体底子还在……”
陈觅觅呵呵一笑道:“那就不用多说了,动手吧。”她用言语试探这老者,就是想看看他到底是不知情还是跟余巴川一丘之貉,所以话说到这里也就不用啰嗦了。
王小军苦笑道:“都这时候了就别闹了——按人头算,一人对付5个,哦,思思不算,咱们3个一人分摊7个和_图_书!”
几个人知道大战在即,索性放慢脚步调整呼吸。青城山不像峨眉山那么地势险峻,而是呈现出几个梯次的平面,就像几张大棋坪高低错落地叠摞起来,那些屋舍也像余巴川一样干巴无趣,都是统一的大小、统一的规格、甚至连房门窗框的颜色都是一样的。他们绕过阿二逃走的那座屏风一样的巨石,就见眼前屋舍群落俨然,20多名青壮的青城弟子正怒目横眉地望向这边,显然阿二跑过这里的时候已经给他们传了警讯。
那老者长眉微动,森然道:“阿二说有人挑战青城派,说的就是你们吗?”
看着这么多人王小军还是有点头皮发麻,这些人可不是寻常混混,一两个不足为虑,这么多凑在一起可也不容易对付。
两个人仔细查看树顶,冷丁就见那老者在枝叶间时隐时现,肩膀也随之一耸一耸的,二人愈加莫名其妙,待看清了他的举动时,不禁都哑然失笑。原来树背后有一条长长的绳梯,老头是踩着绳梯爬下来的……
王小军拍着胸脯道:“妈的这个老装逼犯,他要不下来还真把我唬住了!”
王小军诧异道:“你比他大这么多,居然是他师弟?”但想到多数门派位序并不是按年纪排的也就释然,不过还是有点意外,他本来以为这老头起码得是余巴川的师叔伯一辈的。
王小军道:“看不出余巴川还挺雅致。”
二人来到一片hetushu.com郁郁葱葱的绝壁之上,下面的路迂回曲折,却不知道该选哪一条了。
王小军终究是心里没底,这老头一派仙风道骨的样子,感觉他随时会掏出一个紫金葫芦来大喊一声你的名字把你收了,他忍不住道:“大爷,你今年到底多大岁数了?”
唐思思不紧不慢道:“凭什么我不算?”说着话她双手连动,不断从包里掏出钢珠射出,只听嗤嗤声不绝于耳,对面顿时躺倒十来个……
陈觅觅客气道:“老人家,请问您高姓大名,在青城派里是什么职务?”
陈觅觅道:“掌门未必是第一高手,总有些世外高人是不愿意参与到这些俗务中来的,咱们还是小看青城了!”
陈觅觅忽然笑道:“某人不许咱们出手,我倒要看看他怎么1V20。”
陈觅觅道:“不可大意,这说明不了什么。”
那老者哼了一声道:“看你小丫头还算懂礼,我就不妨告诉你,青城派当今掌门是我师兄。”
王小军无语道:“你那眉毛是先种出来后染的吧?”
陈觅觅道:“前辈,我们来找阿一是要跟他理论一些事情的,青城派横行霸道鱼肉乡民的事您不会不知道吧?”
“辛苦!”王小军见这些弟子成色一般,估摸着胡泰来绰绰有余,于是拉着陈觅觅顺着山路继续追击下去。
那老者不理他,对陈觅觅道:“小丫头,我可不客气了!”
王小军紧张道:“老头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