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1章 逆袭青城

王小军却有些陶陶然,上次他和青城四秀交手,除了利用铁掌的特点秒杀了阿四以外,和其他三秀都还尚有距离,此刻旧敌重逢耀武扬威,这种报一箭之仇的得意要比初次交手的碾压还让人如沐春风,就在这时阿一瞅准王小军沾沾自喜的一个机会拳头直打他的胸口,此刻王小军后悔已晚,他急中生智,将右掌平贴着身体挡在胸前,二人拳掌相交,阿一一个趔趄,他脸上神色又是惊诧又是恍然,大声道:“王小军!你是王小军!”
王小军嘿嘿一笑道:“这点还是随你师父,说急眼了才动手。”他不再顾忌暴露身份,左掌在阿一面前一引,右掌指点朝地拍向对方小腹。
“哗——”青城弟子们又是一阵骚动。
阿一这时心里叫苦不迭,只用一句话就能概括他目前的处境——那就是连丁点赢的希望也没有!
王小军道:“我好端端的干我的活儿,你们的人每天折腾我,我还不是只能找你理论?”
余二拦住阿一,嘿然道:“小兄弟,听你话里意思你好像认识我师兄?”
不过阿一瞬间就冷静了下来,心浮气躁是比武大忌,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阿一拳掌来回切换,一触即走,这就相当于承认了自己处在弱势的一面,这点也算难得。
阿一http://m.hetushu.com看看余二,余二道:“你去盘盘他的底子。”
王小军摆手道:“少套交情,我跟你们肯定不是自己人,我也没门没派,我今天就是要讨个说法,凭什么你们和峨眉派的事要牵连我这个无辜群众,另外,你们青城派做的那些事我也有些看不惯吶。”
王小军和别人说话,阿一可受不了了,这种被人视若无物的经历他很少有,只不过这段日子以来略频繁了些,上一次还是两个多月以前在一个破宾馆门前……
阿二道:“就是他!”
青城派的弟子们一听这句话顿时哗然,余巴川在他们心中就像天人一样,这里要不是余二和阿一主事,就凭打上青城这一点他们早就一拥而上了,这时再也忍不住要爆发了。
王小军走在山间小道上,很快就见青城派的弟子们飞步跑到前面去,这些人乍见他这个陌生人,不禁都露出了疑惧的神色,王小军干脆招手道:“你们好啊。”然而这些弟子也不上前喝问更不挑战,而是一语不发地继续加快赶路,看来青城派虽然没Wifi,但他们都从被的渠道收到了消息,要去某地集合抗敌。
王小军道:“看来你武功又精进了啊。”
陈觅觅言简意赅道:“被我打跑了。”
hetushu.com二看了阿一一眼道:“你去!”其实他这会也快气炸了,以他余二的身份和对方攀交情这半天,居然句句被打脸,他要不是顾忌这人背后有什么门派势力的支持,早就动手了!
只这一招阿一就深深纳罕,王小军这会还化着妆,在别人眼里是个斯斯文文的知识分子,可这招之精妙,还是有很多人能看得出来的。阿一比阿二阿四之流武功又高出不少,他一直以为阿二败给对方固然是武功不精,最多的怕是吃了轻敌的亏,不料这画图纸的功夫居然如此霸道。
王小军忍俊不禁道:“看来你们也知道我说的是谁啊?”
青城派一干首脑和弟子见到王小军后神情犹疑,彼此询问,他们听说有人打上了青城山,心里除了震撼之外还是十分好奇的,江湖上有这个实力的人很少,而有这个实力的人里又不可能有谁会做这样的事,所以众人都在怀着这样的心思——说不定是哪位和师父认识的高手跟他们开的玩笑,直到见了真人却无人相识。阿一沉着脸问阿二:“你说的就是这个人吗?”
王小军乐得省事,就跟在这些人后面,不多久就到了一处棋坪地形上,这里已经又聚集二三十号人,阿一和余二赫然都在列,而且看起来这里就是青城派的中和-图-书心地带,这些人自然而然地拱卫着身后的一座平房,就是那房子丑了点,红墙白瓦绿围子,猛看像公共厕所,细看像旅游区管理处……
阿一又道:“阁下跟我们青城派有什么梁子吗?”
王小军出了一身冷汗,深悔自己轻敌,他本来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乘胜追击,但他却放了阿一一马,从某种角度上说,阿一给他上了一课,幸亏对手是不太强的阿一,如果和别人也犯这样的错误,那后果不堪设想,所以王小军还是有点感谢他的。听阿一叫出了他的名字,王小军也不太吃惊,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他现在顶的是张工的脸,如果逆袭青城成功,这个锅总不能让人一个搞工程的来背吧?所以他也没刻意再掩饰自己的武功,反正真相迟早是要暴露的,只是没想到阿一居然这么快就认出自己来了。
王小军笑嘻嘻道:“余巴川品位真差,居然住在公共厕所里。”
说话间胡泰来带着唐思思也赶到了,王小军道:“你俩没遇麻烦吧?”
阿一冷笑道:“好,果然是专程找事来的,枉我跟你啰嗦半天。”
阿二小声道:“大哥,忘了跟你说,这人就是给峨眉派设计大楼图纸的工程师。”
王小军见阿四和刘易凡也不声不响地站在队伍里,也不知m•hetushu.com道这俩人是刚到还是早到了,不过他们既然来了却不跟阿一透底,这事儿也挺值得玩味的。
王小军道:“其实也不太认识,只能说我揍过他。”
“什么?”阿一和余二眼珠子差点掉出来,直到此时此刻他们才知道,自己的青城派居然是被一个工程师打上门来,不禁有种深深的茫然感和荒诞感。
于是阿一上前一步道:“朋友,你到底是什么人?跟我们青城派有什么过节?”
阿一暴喝道:“欺人太甚!”狂躁地攻了上来。
胡泰来道:“没有。”
胡泰来道:“不敢这么说,是没遇上高手。”
阿四这时才讷讷道:“一哥小心,这人武功很高。”
“瞎谦虚!”
阿一也知道这事儿只有自己出面了,阿二是被人家抓住逃回来的,论单打独斗其他弟子等于是白送,有心让众人一拥而上,又怕失了颜面余巴川回来以后找他算账,当下只好振奋精神扑向王小军。
两人动手片刻王小军就完全占据了主动,这在青城派弟子和余二眼里不啻是一个惊雷!阿一武功有多高,有些人有直观的了解,有些弟子则连陪练的资格都没有,只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阿一是弟子中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结果被对方逼得像风中的稻壳一样,众人心里除了惊讶还有说不尽的沮和_图_书丧。
阿一微微摇头,对方这话不尽不实,余巴川派人出去骚扰工程师的事他也知道,这本是一件小事而已,奇就奇在一个工程师怎么会有这么高深的武功?他转念又想,这人除了本职工作外,可能还有别的身份,于是隐忍道:“那么阁下是哪门哪派的?说不定这是一场误会,如果是自己人……”
王小军道:“你跟你师父一样,打架之前喜欢长篇大论,这点很不好,我已经吃过亏了,与各位共勉——所以,你们谁先上啊,还是一起来?”
这时陈觅觅走了过来,她见王小军已和人动上了手,就安静地在一旁观看,王小军边打边问:“老装逼犯呢?”
王小军道:“哟,这还有个玻璃心的。”其实他跟胡泰来说话真不是为了刻意羞辱阿一,朋友之间嘛,表示关心嘛。
弟子们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这山上有个师叔惯于把自己打扮成世外高人的样子装神弄鬼,王小军一说“老装逼犯”,那确实是人人知道他在说谁,不过令他们意外的是陈觅觅一个小姑娘居然能把他打跑。
“砰!”阿一猝不及防间只能是和王小军对了一掌,顿时就觉手掌又疼又麻,他大吃一惊,马上改换拳法,专走灵动偷袭的小路子,王小军点头道:“阿一不愧是阿一,起码会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