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5章 丑闻

王小军压低声音道:“得手了?”他自认这么问没毛病,千面人是贼,又用了一个“找”字,看来本主确实是他的主顾。
陈觅觅笑道:“再磊落也是女人,而女人的话是不能都信的。”
胡泰来和唐思思走出去之后,王小军特意拽了一把陈觅觅,那两人见状先走了。
千面人道:“看来我的易容术又精进了,每次居然连你都认不出,我是不是该得意一下?”
“我。”那年轻人已经在他面前坐了下来。
王小军道:“闹了一场病。”
千面人叹了口气道:“那天我在武当冒充苦孩儿的事儿是瞒不住的,加上我的声音又这样,只要是同行就知道是我干的了,好在武当派再厉害,不知道我的真面目想找我也是势比登天。”
王小军忽然满脸通红道:“觅觅,我必须得跟你交代一件事情,我和江轻霞虽然是清清白白,但是我们之间发生过一个小插曲,就是……怎么说呢,她说我们是姐弟,我也很认同这种关系,但是之前……”
千面人忽然把一根手指放在脸蛋上,促狭道:“不行,不能就这样给你,用你的秘密来换。”
楚中石拍拍他道:“一会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要失态,一切以我的手机信息为准。”这时陈觅觅他们也赶了来,楚中石道:“你们三个都是熟脸,没得到我的批准前谁也不许出现,因为你们不知道和你们擦肩而过的人中哪一个是千面人。”
王小军嘿然道:“得,你比我们都磊落。”
王小军微微点头,看来本主的武功不www•hetushu•com弱,这也是他见千面人的主要目的——尽量多的套取有用的情报,最好能套出幕后主使的名字。他也在用这个机会细细地打量着千面人,他有一张平庸的面孔,和那身平庸的衣服一样,不过王小军知道这只是他随机化妆出来的脸而已,看身形,千面人偏消瘦,身量不高,然而这些也是可以用缩骨法改变的,只有放在桌子上的那双手,十指修长,很是耐看。
王小军一伸手道:“给我。”千面人后面的话他只是恍恍惚惚地听了个大概,让他惊喜万分的是,千面人居然是带着真武剑来的,而他也没想到那不到四十公分的长条物就是大名鼎鼎的真武剑!
“那我就相信你了啊。”说着王小军闭上了眼睛,就听陈觅觅嘻嘻一笑道:“其实你要不说我还真没想跑——”王小军猛然睁眼,就见陈觅觅已经飘出老远。王小军愕然道:“你的磊落呢?”
千面人往前一递,王小军喜形于色,千面人蓦的往后一撤手,王小军拿了个空,不禁一惊。
陈觅觅道:“我明白,你们俩都至情至性,对脾气、有些小暧昧也正常,但我相信你们都是磊落之人——再说,你在认识我之前做过什么我才不管,我只要求你不要三心二意。”
王小军低着头,心里百转千回懊恼无比,他们精心策划了两天的行动,到头来居然就这么失败了!楚中石哪里去了?他为什么没有阻止那人进入酒店?王小军心有不甘地抬头观望,就见那瘦小的汉子把手搭在http://m.hetushu.com那人肩上往门口走去,同时回过头来冲他眨了下眼睛,王小军惊诧莫名,愣了几秒钟之后才明白:这汉子原来就是楚中石改扮的。随即也恍然,楚中石自然也不会以本来的面目出现。他模仿千面人的声音把自己要冒充的人引开,这事儿总算成功了一半。想到这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手脚冰凉,说来好笑,就算他当初大战余巴川、一人之力对抗全武当也没有这么狼狈,王小军情不自禁地摇头苦笑。
千面人瞟了王小军一眼道:“胡说八道,再说这算什么丑闻?”他挥手道,“算了算了,不说算了,反正把剑给你也是老大同意了的。”
陈觅觅道:“那我去睡了?”
千面人正色道:“你说武当派有一个天大的丑闻,这些天你都在搜集证据,这丑闻到底是什么?”
王小军沙哑着嗓子道:“怎么这么不自觉?又忘了晚安吻了?”
千面人一怔,意兴阑珊道:“这次我叫你来,是想把你让我找的东西交给你。”
果然,千面人哼了一声道:“我何曾失过手?这东西在我手里已经很长时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从单肩包里抽出一个四十多厘米,用黑塑料袋裹着的长条形东西,低声道,“交给你也好,为了这东西,武当派的人四处打听寻找,而且陈觅觅和王小军他们已经知道是我偷的了,那天在唐家堡那个胡泰来居然认出我来了。”
王小军手托着下巴道:“最近烦心事多。”
王小军品着这句话,显然两个www•hetushu•com人关系应该是很近的,但是接下来有一个很致命的问题马上接踵而来:他完全不知道该跟千面人说什么!身份、名字这些其实都不重要,两个熟识的人见面,不会先从“我叫张三,我是个医生”聊起,可总归有一个发起人,比如张三找李四借车,那他们见面之后张三就算没话找话也会聊到这个话题,现在令王小军困惑的,就是这次会面到底是谁发起的?在没有答案以前,他只能没话找话道:“吃过了吗?”
王小军道:“我闭上眼睛你跑了怎么办?”
千面人吃惊道:“以你的修为怎么会闹病?”
“有什么有趣的事吗?”一个小职员模样的年轻人站在他的桌前,他斜挎着一个单肩包,穿着廉价又努力保持板正的西服,用有些淡然的神情问了一句。
王小军心一提,自打千面人出现他就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因为他知道一个不留神就会暴露,没想到千算万算还是在这种始料不及的细节上出错,一般人谁会吃鸡蛋过敏?迎着千面人犹疑的目光,王小军故意轻描淡写地把那半个鸡蛋拨在一边道:“套餐里带的。”其实他已经吃了半个了……
陈觅觅道:“你不是说我是磊落之人吗?”
王小军下楼来到玻璃餐厅,找了一个面对着酒店大门的卡间坐下,而楚中石跟他分手以后再也没有出现。王小军点了一份早餐,玻璃桌上映出他现在的样子,王小军不禁有点出神。相对扮演一个特定角色比如医生、警察、律师,他现在的任务更有难度,因为他要和图书扮演一个问号人物,他不但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言谈举止出现,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名字。再好的演员也不能在没有台词、身份卡的前提下表演,而且现在连题材都没定,谁也不知道接下的这部剧是惊悚片?喜剧?警匪?还是动作片。用“心里没底”来形容王小军简直是太乐观了,他现在不光是心里没底,简直是脸上没底、手上没底、脚上也没底!
王小军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千面人说的,难不成是真武剑?他故意淡淡道:“他们怎么知道真武剑在你手里?”
“武当……丑闻……”王小军现在要在极短的时间里编出一个让人信服的“丑闻”,他两眼放空想了片刻,忽然信誓旦旦道,“你知道吗,武当派的大弟子周冲和其实是个女的!”
楚中石道:“所以咱们得有个分工,你先去显眼的地方待着吸引千面人,我在外围给你打掩护,如果先看到本主我就把他引开,这里面千万不能出丁点差错。”
王小军没料到事情一出接着一出,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一个,他努力想装出熟络的样子,可又不知道他和千面人之间当不当得起“熟络”这两个字,于是也淡淡道:“你来了。”
“你?”王小军下意识道。
王小军道:“所以呢?”
陈觅觅道:“你闭上眼睛。”
千面人无意中扫了一眼王小军面前的早点,冷丁惊叫道:“你不是吃鸡蛋会过敏吗?”王小军吃得一片狼藉的餐盘里,赫然半个切开的鸡蛋。
王小军嘿然道:“辛苦你了。”
王小军张大了嘴,武www.hetushu.com当派?天大的丑闻?这可比真武剑更让他震撼,现在他也无比想知道是什么。千面人见他发愣,不悦道:“你不说我就不给你真武剑。”
千面人却道:“你嗓子怎么了?”王小军飚了一夜高音,这会的声音听起来又沙又哑。
就在王小军愣神的工夫,就听门口的侍应生道:“先生里边请。”他无意中一抬头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另一个他自己已经从门口走进,并且大概也觉得这边的位置不错,大步地走了过来!王小军下意识地把头埋下,那人似乎也是一个恍惚,迟疑了片刻又继续走来。就在这时一个瘦弱的汉子在那人肩膀上拍了一把,用尖细的声音道:“跟我走,这边。”这正是千面人的声音。
……
第二天楚中石一早先来给王小军补了补妆,他说道:“千面人他们差不多这个点儿也该到了,但是我不知道他们中谁先到,如果是你的本主先来那就一切好说,要是千面人先到,我们又不晓得他会化装成什么样子,那就复杂了。”
陈觅觅道:“你有事吗?”
千面人讥诮道:“瞧你高兴的那个样子,这东西到底哪好?”
为了方便王小军行动,其他三人决定另开一间房让他独住。
王小军一个激灵,这年轻人,听声音正是千面人!
王小军五内俱焚,只得强颜欢笑道:“我有什么秘密?”
王小军点头道:“好。”他站在酒店楼上的天井里向下瞭望,酒店大堂中间有一个玻璃餐厅,王小军道,“我就在那里等着。”
千面人忽道:“你今天跟我的话好像没以前那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