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9章 不倒翁

汇通言简意赅道:“一次。”
“我是来过三次了,不过每次预选都过不了就被赶出去了。”那大汉羞愧道,“我就是传说中的次次来武协,次次待不够半小时。”
后面打不倒翁的五个人里倒有四个没过,即刻被小和尚“请”了出去,不一时轮到胡泰来,他冲王小军点点头,霍然一拳在不倒翁的头部,那不倒翁底部离地高高飞起,接着滚倒在地,头部在地上擦出长长一道白痕才立起,众人一起鼓掌,大家都是练武之人,明白击打头部受到的反弹力最大,如此还能成功,说明拳力极强。
好巧不巧的,第一个上场的就是那个三年不过考核的大汉,他练的是拳,于是径直走到那不倒翁面前,这个不倒翁做工精良,全身都由皮革包裹,而且弹性十足,凡是被人触碰过,只微微一晃就恢复了静止不动的状态,显然要把它打歪已经很不容易,更别说头部触地了,这就要求练功者内外兼修,刚柔并济。那大汉先苦着脸绕着不倒翁转了几圈,抬头问汇通道:“大师,有几次机会啊?”
陈觅觅只是一笑而过,推己及人,她也知道自己这种情况容易引起别人的不忿,所以也不好多说。
胡泰来有点看不过去了,走到大汉身边,小声道:“老兄,你打这hetushu.com人偶的肩颈处,或许成功的机会大一些。”
午后,又有小和尚通知众人在院子里集合,除了这个院子里的考生之外,别的院子里的考生也都聚集过来,呼呼啦啦的也有四十大几号。两名三十多岁的大和尚已经等在那里,小和尚介绍道:“这两位是这次考核的主考官,圆通师父和汇通师父。”
陈觅觅忙摆手道:“不必了,我在这里看看就好。”
王小军喃喃道:“也不知正式考核是什么项目——诶,我去问问老司机去。”他凑到那大汉跟前道,“老兄,问你个事儿呗,咱这就算通过淘汰赛了,那决赛的时候要考什么?”
圆通眼中精光一闪,往这边扫了一眼。
大汉愣了愣,下意识道:“好!”他正对不倒翁,又郑重其事地退后了半步,冷丁咬牙切齿地运起了功,只见他全身嘎巴嘎巴直响,右臂骤然粗了一圈。
那大和尚圆通道:“原来是陈姑娘大驾光临,失礼了,请到后面看茶。”
丁青峰阴阳怪气道:“考试就好好考试,显摆什么嘛?”
小和尚见王小军上来绕了一圈就走,以为他自暴自弃放弃了考试,待见木桩子上清清楚楚的一个掌印后,结结巴巴道:“王小军……考……考试通过。http://m.hetushu.com
胡泰来欲言又止,最终只是苦笑着摇摇头,其实他真没心显摆,只是见那大汉用尽全力才勉强过关,唯恐有意外才不敢掉以轻心,至于打头部,那也是因为黑虎拳的特性所决定的。
那大汉道:“呃,我也不知道,每年考试的具体方法也不一样,而且不怕你笑话,我每年都没撑到暗器类考试开始就被淘汰了。”
唐思思道:“别露怯了,铁通是宽带。”
唐思思这时忽然紧张起来,随着拳掌功夫的考试渐进尾声,下一个就要轮到他们暗器类的淘汰了,她问道:“一般暗器考什么?”
其他人见陈觅觅年纪轻轻,圆通居然对她如此客气,均不明所以。
汇通大声道:“不行!”
那大汉脸一红道:“这……我也不知道。”
唐思思好笑道:“这人也真有意思,在少林寺里摆谱。”
小和尚手里拿着一张表格,从第一个人开始登记,问题也很简单,无非是姓名、门派、所练功夫种类。前几个年轻人按部就班地登记好了,轮到丁青峰时,小和尚道:“姓名。”
“功夫种类。”
这时木桩前的小和尚道:“王小军,请上前考试。”
丁青峰被噎了回来,闷闷道:“剑术。”
剩下的人都问过后,小和尚见陈觅觅一直http://www.hetushu.com躲在人后,问道:“那位姑娘,你叫什么,练的什么功夫?”
王小军比他还尴尬,无语道:“别丧气,只要有哥们帮得上的地方,我一定帮你通过这次的考试。”
“丁青峰。”
那个跟丁青峰呛声的大汉听到这里不禁一颤,看来是心有余悸。
那大汉运功已毕,猛的一拳打在不倒翁的肩颈处,这不倒翁“呜”的一声倒下,向前滑了几米之后又猛的立起,只微微摇晃了几下就静止下来。
众人齐齐低呼,小和尚跑上前在地上细细查看,指着一处白色印迹道:“不倒翁头部触地,考试通过。”原来那不倒翁的头部裹着一层白陶,只要触地就会留下印迹。
众人都抱有同仇敌忾的心,一起喝彩,也有几个要打不倒翁的面有忧色,那大汉的功夫不可谓不到家,到头来也只是勉强通过,不得不说是给后面人的一个警示。
“门派。”
小和尚搬上来两件东西,头先是个不倒翁,高度大约到成人胸口的位置,第二件是个平平无奇的木桩,汇通道:“我来说一下规则,凡是练拳的都去打不倒翁,要求将不倒翁打倒,头部触地即算过关。练掌的要求在木桩上留下掌印,深浅均可。”
丁青峰横了小和尚一眼道:“我绰号叫点苍神剑,你说我练的什www.hetushu.com么功夫?”
汇通回头对小和尚道:“登记。”
那大汉打完一拳气也不敢喘,这时听说考试通过,兴奋得大叫一声,抱住胡泰来又跳又喊道:“多谢,多谢你啦!”
王小军兴奋中掺杂着失望道:“原来门口的小和尚用的就是这个法子,那这活儿我熟啊。”
大汉小心翼翼道:“我能先试验一下不?”
陈觅觅道:“我是武当派陈觅觅,是和朋友一起来的。”
王小军得瑟地冲四下抱抱拳,随即问胡泰来:“老胡,你有把握吧?”
“点苍。”
胡泰来小声道:“要是让练拳的在木桩上留手印、练掌的打倒不倒翁,那通过率就高多了。”
汇通道:“下面先考核的是练拳掌功夫的,相关人等站成一列。”王小军和胡泰来便都出去站队,这四十几个新人中倒有八九成都是练拳掌的。
丁青峰冷笑道:“人家是武当派的,属于六大门派之一,所以不用参加这种考试就已经是武协的正式会员,嘿嘿,有特权就是好啊。”
“那你……”
“你不是……”
王小军险些笑出声,小声嘀咕:“也不知有没有申通和铁通。”
胡泰来微笑道:“这老兄外家功夫已经很有火候,三年不过只怕是心理素质不太好的原因。”
汇通不苟言笑道:“各位考生,下面要进行的是初试http://m.hetushu•com,根据你们所练功夫种类的不同,相应考试的内容也不同,今天项目不过者,一律淘汰。”
王小军道:“思思,你这么认真干嘛,能过就过,过不了就当来玩了一趟。”
陈觅觅道:“所以说这种考较还是很有说道的,虽说也有有失偏颇的地方,不过每年考试的人这么多,只能用这种办法先筛选一遍。”
王小军这会也正对那个不倒翁充满好奇,听说轮他考试,随随便便地走到木桩前把手一按留下个掌印,然后又回去研究不倒翁去了……
木桩子那边通过率也不高,那木桩子系用硬木所制,要想在上面留下掌印要求有极强的掌力,而练习掌法的人往往讲究内修,而忽略了这种硬性指标。
陈觅觅道:“小师父误会了,我不是来参加考试的。”
唐思思道:“不行呀,你没看这架势么,我要是过不了考试,未来几天你们去开会我是连会场都进不去的。”
王小军也是刚发现这个问题,他只得宽慰唐思思道:“被淘汰了你也别往心里去,来这里考试的人哪个不是经过十几年的苦练?你这种抽风式练过几天的人要是也能过那才叫不公平呢。”
唐思思瞪眼道:“这里的人谁说我我都认,就你不行!”
唐思思道:“这人真讨厌!”
汇通沉声道:“问什么就答什么,不要耽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