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1章 放弃考试

唐思思沮丧道:“完了完了完了,这么难谁能做到嘛?”
王小军嘿然,他这会压根没心情再和这种人斗嘴,索性走下场去。
丁青峰讥笑道:“是不是要知难而退啊?”
丁青峰将一根树棍舞得水泼不入,边上那些蜡烛依然火苗笔直,偶有摇曳,也是因为微风之故。
那大汉满眼希冀道:“那怎么办?”他听王小军满嘴专业术语,顿时像抓到了救命稻草。
汇通先来到院子最西边,这里立起几根竹竿,每两根竹竿为一个支架,支架上悬空吊着一个皮革制成的包裹,约有一个足球大小。汇通道:“首先,练拳的考生要击破革包,每个革包里都有一张字条,以取得字条为成功。”他不等众人议论,又来到院子中间,这里则摆着一张小桌,小桌上立着一面薄如蝉翼的玻璃,玻璃之后是一块四四方方、水水嫩嫩的豆腐,豆腐紧挨着墙壁。
胡泰来好笑道:“老兄,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你功夫不差呀。”
胡泰来闻言走上前,干净利落地一拳打破革包,一张写着金刚经的纸条从里面掉了出来。众人都是羡慕无比,有的鼓掌有的喝彩。
汇通面无表情道:“不是,明天还有第三场考试。”http://m.hetushu.com
段青青道:“哪啊,要不是我听你说起过武协的事,他连这个也不肯对我说,我是死磨硬缠才得到这个地址的。”她听王小军话里有话,狡黠道,“我是不是还应该知道些什么?”
王小军摇头道:“你这个不好弄,你要是一码不会也就算了,就怕你这种一考试就忘公式的。”
汇通冷眼道:“你觉得我们会为了你一个人破例吗?”
唐思思顿时无语,唐缺的功夫虽然无法跟唐傲相提并论,这一手飞针的本事也是从小练到大的,交到不会用的人手里,别说打出弧度,就算怎么扔够十米也是个问题……
汇通道:“练掌的考生需要做的是击碎玻璃而豆腐不损。”
王小军道:“老胡就是厚道,总愿意把人往好里想。”
王小军道:“你这是考试紧张综合症,就像有的人小测验一测一个满分,到了正经考试的时候往往发挥失常。”
汇通道:“明天。”
唐缺扫了她一眼道:“借你你会使吗?”
此刻,王小军的脑子在飞速地转着,眼看着这场考试参不参加意义已经不大了。王东来如果在明天武协开幕之前还没出现,那他的职务就板上hetushu.com钉钉会被撤销,继续耗在少林寺里只能误事,他慢慢收回手掌,陈觅觅远远地冲他点了点头,那意思也很明白,就是让他即刻放弃考试赶紧另想办法。
那大汉脸一红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到考试的时候脑子里就乱得很,师父骂、师娘说就都翻上来了,有时候连卖菜的吆喝声也直往上涌,要是平时打架,我一个人对付十个八个也不害怕,可是一考试就麻爪。”
汇通又往东走了几步道:“暗器类的考试和昨天大同小异,仍然是要求考生穿过道具击破气球而不伤道具。”
王小军问段青青:“大师兄除了告诉你来考试,还跟你说什么了?”
那大汉叹口气道:“罢了罢了,今年不过我也就死心了,好在进了复试也算有进步了。”
王小军笑嘻嘻道:“你想多了。”看来段青青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王石璞只是迫于无奈把她带到了河南,至于铁掌帮的一些秘密却没跟她说。
王小军在这边忧心忡忡,那边那位三年不过的大汉却惊喜道:“这么说今晚我可以住在少林了?哎呀这太好了,就算考试不过,总归是在少林待够了24小时。回去也有个交代了。”
汇通道:“http://www•hetushu•com王小军,这试你还考不考?”
胡泰来和王小军对视了一眼,均暗自点了点头。比起昨天的项目,今天难度确实加剧了不少。那革包凌空摆放,毫不受力,用拳头击破它就要求考生内劲潜运,技巧和力量同等重要。打碎玻璃而不伤豆腐道理是一样的,它要求考生掌力爆发而又骤然回撤,其实就是寸劲寸发的技术要炉火纯青。一般人做到这些或许七分实力之外还需要三分运气,但胡泰来和王小军早已超越了这一阶段,今天的考试对他们来说是十拿九稳的。
一套剑舞完,丁青峰只用了80多秒,汇通道:“丁青峰考试通过,初试部分全部结束。”
汇通道:“具体内容暂时不知,但今年确实与往年不同了,往年只考两场,今年多加了一场,最终考试通过的考生会在武协开幕以后集体露相报到。”
王小军掐着指头默默算道:“正式大会是后天,明天正式考核,时间真是不富裕了。”
这时汇通大声道:“复试考试正式开始,第一考场胡泰来入场,第二考场王小军第一个考试,第三考场唐缺第一个。”
唐思思不顾形象地坐在台阶上道:“我看我的武协之路也就到这了。”
晚饭时www.hetushu.com间,少林安排了素斋给众人,这些人身在少林,无酒无肉,又不敢大声说笑,待得十分拘束。只有“三年不过”怡然自得,倍加珍惜在少林的最后时光。
唐缺淡然道:“只要手上加点回力,让飞针顺着玻璃壁游走而出,射破只气球还不容易?”
唐思思道:“今天这种考试要是我大伯来那就万无一失了——”她惶急之下抓住唐缺道,“大哥,你打算怎么办?”
王小军飘飘然地来到自己的考试场地,抬起手掌就要拍落,这时他随口道:“大师,我们考试通过的是不是这就能去逸云山庄了?”
“这不行啊!”王小军急道,“大师,我有事必须在武协开幕之前就见到各位掌门,请你通融一下,哪怕把明天要考试的项目提前到今天也好啊。”
王小军道:“大师,正式考核什么时候开始?”
唐思思踮起脚尖观望,就见摆设跟昨天大相径庭,从昨天的单面玻璃换成了立体玻璃墙,在两层玻璃之间赫然有一个弯型通道,简言之,它要求发射暗器者将暗器打出弧度!
……
第二天一早,小和尚们又开始布置现场,王小军看着他们摆出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和装置,显得跃跃欲试,以他和胡泰来的实力,考试不和_图_书过是走个过场,他现在心里在筹划的,是怎么在武协正式开幕以前搞定爷爷缺席的问题。
“三年不过”安慰她道:“不要紧,你这不是才来第一年吗?”两个人自怨自艾同病相怜,简直要抱头痛哭。
“三年不过”也嘀咕道:“打革包我倒是能做到,可是三次之中只怕会有一次要失败,按照以往考试的尿性,这其中一次的失败肯定会应验在今天……”
小和尚们工作完成后,汇通又不苟言笑道:“今天进行的是武协考试的复试阶段——”他回身一指院中几个区域道,“复试阶段,不同功夫种类的考核在不同地点进行,为了让大家心里有底,我先把规则讲一遍。”
唐思思崩溃道:“可我用的是钢珠,就算再加回力它一碰到玻璃就会先把玻璃打破——大哥,把你的飞针借我几根吧。”
王小军等人既无语又无奈,唐思思这种半吊子水平能过了昨天的初试已属侥幸,今天是实在没有奈何了。
王小军听到这愈加宽心道:“很好,这样又能节省好多时间。”此时考生还剩20多人,他唯恐又像昨天那样磨磨蹭蹭占用一天时间。
“什么?”王小军大吃一惊道,“还有什么要考的?”
汇通愕然道:“王小军,你真的要放弃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