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3章 大师兄是投降派

王石璞道:“这只是我一个人的意见,师叔现在的状态你也知道,他已经不打算再过问太多了。”
王小军扬眉道:“凭什么?”
众人作别了卫鲁豫,电瓶车又往里开了一段停在一幢别墅前,房前的草坪上插着一面牌子,写着“铁掌帮”三个字,周围的别墅也大多如此。唐思思好笑道:“这武林大会开得跟联合国会议似的。”
陈觅觅意外道:“你知道我们是谁?”
王小军道:“我们住这的这段时间房钱谁给?是走的时候结账吗?”
王石璞苦笑道:“你放心,我没想废你武功,但我是你的前车之鉴……”
王小军道:“我们是来参加武协大会的。”
陈觅觅小声道:“听我师兄说,以前武协大会都是六大派一起商定地方,费用与会者均摊,这次少林派居然做起了东。”
王小军摆手道:“别说这么多了,这次武协大会你到底准备怎么办?”
王小军握紧拳头道:“不行,铁掌帮还有我在,我不能让你这么搞!”
王小军摊手:“所以你就不该做点什么吗?”
制服大叔干笑道:“王兄弟开什么玩笑,这次能有荣幸接待各位英豪,那是脸面有光的事啊,难道还能让你们掏钱?”
四人均感好笑,门口一个保安大叔居然和-图-书也心细如发,由此可见绵月为了他们几个也算费了心。
王石璞转着茶杯道:“我该做什么呢?”
王小军点点头,这次武协大会在河南开,新生考核在少林寺,会场的主人又是少林弟子,无形中少林派的话语权就会多一点,不过少林自古就是武林的核心,倒也说不出什么不对。
王小军气不打一处来,他火急火燎地赶到会场是为了和时间赛跑,这会再也顾不上客气道:“大师兄,你知不知道明天正式开会之前我爷爷要是再不出现他的常委位子就被取消了?”
王石璞道:“论帮中地位,我是你师兄,排位也在你前面,按规矩你得听我的。”
王石璞缓缓点头:“现在你明白了吧?咱们铁掌帮内忧大于外患,我还是那句话,一切顺其自然吧。常委的位子保不保得住不重要,主席也不重要,甚至留不留在武协都不重要,你还年轻,我和你爸都希望你过正常人的日子。”
王石璞冷丁道:“我最近练功,手腕处有灼热之感,你呢?”
王小军奇道:“怎么大家不是都在一起吗?”
王小军道:“那个……我们是从少林别院刚考完试的新生,所以没有短信。”
王小军一惊一乍道:“大师兄!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和*图*书心看电视?”
王小军道:“那先送我去铁掌帮的住处,你们呢?”
王石璞把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淡然道:“小军来了啊。”待见还有别人这才把脚收回来,按按手道,“坐,都坐。”
王石璞道:“借一步说话。”
从山下看,逸云山庄被笼盖在一片郁郁葱葱的植被中,偶有乳白色的别墅群露出一角,人还没上去,就已感觉到这是一个低调奢华的度假胜地。
房门半掩并没上锁,王小军推门进来就见王石璞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一只穿着白袜子的脚担在茶几桌面,手边放着一杯刚泡好的茶,电视开着但他并没有看,而是闭目养神,有种小推销员出差参加展销会的疲惫和无聊。
王小军道:“当然还有铁掌帮。”
陈觅觅忙道:“不用了,还是我们走吧。”她对王小军道,“我们就在外面等你。”王小军点点头。
王小军无语道:“赶紧找其他的常委商量啊,求情啊,看是让我爷爷的任期延长还是由你来接替,难道就这么坐以待毙吗?”
“我哪有这样的福分?”制服大叔道,“开创这个山庄的老总——就是庄主吧,是少林派俗家弟子,算是半个武林人士。”
制服大叔面带微笑道:“陈姑娘、胡兄弟、唐大小www•hetushu.com姐,咱们也后会有期,你们有什么要求的话尽管找我,各位都是绵月大师特别交代要照顾的人,千万不要客气。”
“我没有……”王小军忽然悚然一惊道,“大师兄,你也开始被反噬了?”
这时卫鲁豫忽然站起来拍着扶手道:“停车停车,我住的地方到了。”原来山庄每一处路口都有明白的标识牌,标明哪一派坐落在什么位置,向右的箭头明白地写着“山东大胜拳”。卫鲁豫风风火火地下了车,冲车上人一抱拳道:“我先把我过了考试的消息告诉我师父去,咱们后会有期。”
王小军手脚冰凉道:“这是你和我爸一起决定的吗?”
制服大叔道:“绵月大师说了,小军兄弟可能会带三个人一起到会,刚才不是多出一个吗?我又不好乱问以免得罪人,现在终于对上号了。”
制服大叔听了脸色一变,稍加客气道:“请出示短信。”
制服大叔见车里都是年轻人,冷冰冰:“抱歉,山庄本月不接待散客。”
“是我。”
制服大叔道:“不是,六大派都有自己的主楼,其余各派也都有各自的住处,大家开会的时候欢聚一堂,闲了就四处欣赏欣赏山景,这也是绵月大师和我们庄主的一片苦心啊。”
王小军道:“好,那www.hetushu.com我就以第三顺位继承人的身份挑战你,你输了的话就得一切听我的!”
王石璞懒懒道:“这不都是我跟你说的吗?”
制服大叔肃然起敬道:“果然是年轻有为,绵月大师特意交代过说你们要来,快请进吧。”他打开电子门,让王小军把车放在停车场,随即上了一辆景区的电瓶车道,“各位请随我来。”
王石璞道:“你这么做就是为了和余巴川作对吗?”
王石璞道:“你怎么还不明白呢,这个位子你就算现在坐上去了,以后也保不住。”
王石璞一字一句道:“借机推掉主席的位子和六大派常委的席位,只保留武协会员的身份。从此以后低调行事,逐渐淡出武林。”
而制服大叔对众人尤其是王小军的态度也又有改观,此前是公事公办的客套,此时更带着加意的讨好。王小军见他胳膊筋线粗壮,显然身有武功,又对绵月交代的事无比上心,于是问:“大叔难道也是绵月大师的弟子?”
不料制服大叔马上道:“你就是王小军吧?”
众人上了电瓶车,制服大叔一边往山上开一边给众人当起了导游,逸云山庄占地辽阔,温泉、瀑布、原始森林无一不有,那些漂亮的别墅就错落其间,平时应该是有钱人度假的地方。大家上山前都和_图_书抱着和王小军一样的心思,武林人士开会嘛,不讲吃不讲穿,有个宽敞地就行,没想到是这么迤逦富丽的所在。
王小军道:“不然呢?难道把它拱手送给余巴川吗?”
王小军探出头去道:“大叔你好。”
制服大叔车开到半路这才道:“除了王兄弟,我还不知道另外几位是哪门哪派的,我也好将众位都送到相应的地方下榻。”
陈觅觅笑道:“我们也先和你去拜见你大师兄,住的地方自己慢慢找就是了。”
王小军警觉道:“我爸跟你说什么了?”
王石璞道:“当初我就是随便一说,没想到你上了心,你现在还在想着保住铁掌帮的常委和你爷爷的主席位置吗?”
王小军边开车边道:“想不到武协开会也选在这种老干部疗养的地方,我还以为所谓山庄就是一个光秃秃的山头上大家搭点帐篷点上篝火欢聚一堂呢。”
等旁人走后,王石璞才道:“小军,好久不见啊。”
他们驶过长长的森林公路,终于到达山庄正门,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穿山庄统一制服,远远地示意停车。
王小军一笑道:“其实也没多久。”两人自从郊区宾馆大战余二和青城四秀就再没见过,其实算来也才短短两个月,不过这期间发生了这么多事,当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