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7章 人情

金刀王叹了口气道:“我该怎么做?”
……
张庭雷道:“你什么都不用做,明天有人问你的时候,你点个头就行了。”
王小军忙道:“老爷子,不管这个忙帮不帮,都是我对不住您在先,在这里先给您赔个罪,您要是实在有难处我也不勉强。”
张庭雷微微点点头,随即道:“再过十年二十年,人家如日中天的时候,咱们早就进‘小盒’里了,都一把年纪了何必把输赢看得这么重?”
在回去的路上,王小军诚恳道:“张老爷子,这次多谢您了。”
王小军惊喜道:“老爷子你肯帮我啦?”
也是于片刻之间,王小军压根没有接手,而是又硬生生地把金刀塞进了金刀王的手里,为了吸引旁人的注意力,他夸张地大叫一声,接连退出十几步远,然后抱着胸口喘息起来。
金刀王怒目张庭雷道:“你这个老小子阴我!”
王小军忽然好奇道:“我能问您个问题吗?您和_图_书认识那么多门派,为什么偏偏选中了金刀王家?”
金刀王听话里有话,诧异道:“你也让这小子……”
张庭雷道:“所以让你跟我共勉嘛。”
一干弟子洋洋得意,喊好喝彩不断。
第30招一过,王小军开始逐渐抢攻起来,金刀王微微冷笑,把金刀舞得密不透风,他就是要特意看看王小军攻不攻得进来。金刀王自幼膂力过人,成人用的大刀他十来岁就能玩转,而且很快就嫌轻了,于是二十多岁那年打造这把金刀。有了这把利器,他如虎添翼,别人无论刀法怎么精湛、技艺怎么高超碰上他的金刀总要铩羽而归。原因很简单,武术界有句话叫一力降十会,他能把金刀耍得跟别人的柳叶刀一样飞快,只要兵器相撞,别人的刀不是断就是飞。就像同是开车,别人开法拉利也好开布加迪也好,他开的是一辆大货车,管你的车多么高端酷炫,跟大货车一和-图-书撞都是垃圾,今天他的金刀对上王小军的肉掌,他无论如何也不能信这个邪。
金刀王愕然,接着也就恍然了。如果前两次他还觉得是自己幸运的话,那这一次再怎么他也明白了,这“孩子”明明是在放水,他手握金刀,呆呆地站在当地。
金刀王这会被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情绪包裹着,觉得再有十招怎么也该拿下对手了,他有意炫技,单手绰着这把百多斤的金刀轻飘飘地往前一刺,姿势优美,威力却十足,王小军迅速贴上,掌上裹挟着缠丝手、游龙劲,于一刹那鬼使神差地把金刀从老头手里抢了过来。金刀王神色大骇,王小军也像干了错事的孩子——这要让别人看见,金刀王一世英名岂不是要毁于一旦?
金刀王狠狠瞪了他一眼,把金刀往地上一插道:“臭小子,你……”老头性子耿直,不愿白担这份人情,当下就想说破真相再和王小军拼个鱼死网破。
和*图*书小军慢慢摸透了对方的路数,眼见金刀劈来,他左掌一引将刀刃避开,右掌拍在了刀身之上,金刀王只觉一股大力传来,金刀差点脱手,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他重新牢牢握住刀柄,暗叫声“好险”。
王小军“喘息”了半天端端正正地站好道:“多谢老爷子手下留情。”
王小军:“……”
张庭雷如释重负,抢先喝道:“好!果然不愧是老前辈,功力深厚啊。”他是在替金刀王打掩护,让别人以为王小军是被他的内功弹开的。
金刀王哈哈一笑道:“快滚吧,臭小子。”
王小军叹了口气,看出这老头比较迟钝,自己不但卖乖,几乎都要卖萌了可人家一点也没觉察出来,所谓送人情,总得对方领才行,看来自己让得还不够明显……
王小军道:“那我现在就走,绝不啰嗦。”
张庭雷嘿嘿一笑道:“我就是看不惯他家里有俩臭钱,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
其实www.hetushu.com王小军这一掌并没有用全力,怕的就是让老头颜面扫地,大货车撞人,只要一击不中就得重新调整方位,加速、给油,这也正是金刀王的致命弱点,王小军手下留情之后一个劲地给对方使眼色,却见对方满脸侥幸,知道自己让得还不够明显,只得再找机会。
张庭雷苦笑道:“江湖代有新人出,我不是阴你,是让你跟我共勉。”
金刀王这才仔细地打量着王小军,忽然道:“小子,以后来河北的时候别忘了来拜访我老人家,你要有心,我教你几招刀法。”他这么说倒不是自己给自己找场子,而是真的起了爱才之心。
张庭雷在一边看得明白,可又不能说破,只有跟着干着急。
这句话只有金刀王听得懂,从某种角度来说也确实如此,他本来好端端地在这教徒练功,王小军这一来就算祸从天降,对方先自认理亏,老头怒火稍减,不是江湖人很难明白他们的荣誉感或说虚荣心,一世和图书英名只在片刻之间,这确实是很难抉择的事情,比武有胜负本来是很正常的事,若是和身份相等的对手在万众瞩目下输了也就罢了,可刚才这种情况就像是一句玩笑就拼上全副身家,让他自承失败还是很纠结的,老头犹豫再三,厉声道:“我要是就不帮你呢?”
金刀王嘿然道:“说得轻巧,你自己做到了吗?”
张庭雷只是摆摆手。
又是几招过后,王小军借金刀王招式用老的当口,一掌拍在刀背上,那金刀喀啦一声把水泥地劈了个壕沟,这次他仍然是留了余力,金刀王的徒弟们见师父威势惊人,反而喝起彩来。金刀王心中犹疑,他也清楚这一刀其实是出了问题,但转瞬就想可能王小军到底年轻,修为不过如此,所以才没趁虚而入,听徒弟们叫好,他自己也陶陶然起来。
王小军笑嘻嘻道:“拜访是肯定的,但是刀法就算了,我家里穷,打不起金刀,就算您送我一把我也付不起那么贵的快递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