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9章 武协开幕

这边众人在会场聚集,山下仍间或有人上山,一时间逸云山庄豪杰云集。王小军和一些旧相识比如张庭雷、唐家父子打过了招呼,祁青树并未到场所以没能见着;又谢过了新结识的金刀王,金刀王虽然带了十几个弟子,但正式场合不是武协会员的弟子不能出席,所以只有大徒弟相随。人头纷杂中没找到卫鲁豫和他的师长,只能暂时作罢。
不料那姑娘只是淡淡道:“我只是个无名小卒,不劳江掌门挂念。”说着扶了扶帽兜,与众人擦身而过,竟然连面也没露。
说是大礼堂,平时最多也就接待百多人,与会者不能都进,主办方索性将大门打开,礼堂内有名牌的人可以进场,其他人只能待在外面的露天处。礼堂的主席台两边最显眼的地方一边三张摆放着六张桌子,分别写着六大派的名字。
王小军不尴不尬道:“上面……凉快。”
王小军也是同一时间想到了这个问题——这一大早,一男一女从树上下来,怎么跟人解释?王小军抓狂道:“哎哟我的名节呀!”
华涛只是点头示意,显然在众人面前他不欲和王小军太过亲近。华猛却隔着桌子拉了拉王小军的手,道:“你也是昨天到的?”
净禅子忽然见陈觅觅就在身前,微笑道:“师妹,你可消减了。”他转脸对王小军道,“hetushu.com王小军,你是不是虐待我师妹了?”
王小军笑嘻嘻道:“我可没饿着她,现在的姑娘不是都流行减肥嘛?”
下面众人一起大惊道:“是人!”
陈觅觅颤声道:“师兄……”净禅子已经和她的亲人无异,这时相见她也觉激动且五味杂陈。
江轻霞也知道自己刚才那句话说得有点轻佻,只得冲韩敏吐了吐舌头。
王小军道:“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去,这一整天肯定都有人上山。”
王小军摊手道:“谁还没年轻过啊?”这种事说也说不清,还不如承认算了。
郭雀儿意外道:“王小军?”
净尘子自打见了王小军就一直狠狠瞪着他,王小军索性冲他招招手道:“你好啊。”
大会将在正午前开幕,地点在逸云山庄的大礼堂,和王小军他们一起赶奔会场的人熙熙攘攘就得有小一百号。到了会场一看,王小军更是意外,这里已经乌泱泱聚集了一大帮人,大概得有三四百位的样子。
王小军笑嘻嘻道:“四叔早啊。”郭雀儿身后是江轻霞和韩敏,王小军一并打了招呼。
“是我拉他上去的。”陈觅觅轻飘飘地飞了下来,她见躲无可躲,只得现身,陈觅觅性子磊落,两人既然无愧于心,她也没什么可避讳的,只是再磊落在旁人看来也是欲盖弥彰hetushu.com。在场的人中自然也有认识陈觅觅的,碍于她辈分高,地位特殊不好说什么,但都露出了那种暧昧而意味悠长的笑容。
王小军刚入座,就见华涛带着华猛坐到了边上那一桌,王小军忙带笑招呼道:“华掌门、华兄,别来无恙啊。”
王小军对胡泰来和唐思思道:“我上去露脸去了哈。”
这次武协大会,王小军和江轻霞属于新人,也聚集了最多的目光,江轻霞刚正式执掌峨眉一年,与会者大多数没见过她,没想到峨眉派掌门居然是这么一位年轻貌美的女郎。而王小军属于恶名在外,他大闹了武当山和唐门婚礼、新近又单挑了青城派,众人都对他充满好奇,待见是一个嬉皮笑脸的少年,不禁都感愕然。
唐思思嗤笑道:“得瑟,快去吧。”
又有人道:“瞧那窝的规模,说不定是只大鸟。”
唐思思和胡泰来也过来见过了净禅子,唐思思道:“小军你和觅觅去哪了?怎么一晚上没见着人?”
王小军不明所以道:“什么怎么办?”
陈觅觅不停地张望下面,喃喃道:“现在怎么办?”
这时圆通走上主席台,在麦克风前道:“诸位前辈、武林同仁,武协大会即将开幕,下面有请六大派掌门入座。”
王小军愕然道:“你找我干什么?”
王小军见王石璞已经坐hetushu.com在铁掌帮的桌后,刚要上前说话,人群中忽然一阵骚动,原来是净禅子到场了,老头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道袍缓缓走入。当今论地位论武功净禅子已经是数一数二的前辈,他所过之处不管是各派掌门还是有名望的武林名士都躬身行礼,净禅子面带微笑不停拱手示意,他身后还有三人,分别是净尘子、灵风还有周冲和。
王小军心里一急,也道:“走,咱们不要迟到。”他唯恐讨论爷爷的席位时自己不在场。
华涛咳嗽了一声沉着脸道:“你俩聊够了没有?”
陈觅觅急道:“咱们怎么下去?”
江轻霞似笑非笑地看着王小军道:“你们俩好兴致啊。”
华猛道:“那哪来得及啊?我们昨天就到了河南,不过在我师父的朋友那住了一晚。”
陈觅觅微笑道:“这还用说,灵风师兄来武协就是找人打架的。”灵风在武当山上和王小军过了几招没分出胜负,至今念念不忘,他看王小军的眼神炽热而充满期待,估计要不是场合实在不合适他早就冲上来了。
灵风上前一步道:“王小军,等会开完了我来找你。”
王小军愈发好奇道:“那为什么?山上又不是没给你们预备地方。”
果然,众人一听王小军已经“坦白”反而都失去了兴趣,有人道:“大会就要开始了,快走吧。”
江轻霞和图书道:“不急,六大派不到齐按例是不能开始的。”
王小军小声问陈觅觅:“你师兄来开会怎么还带个搅屎棍?”
净尘子哼了一声,把头扭在了一边。
王小军诧异道:“也?你们不是今天刚到吗?”
陈觅觅无奈道:“净尘子觉得武协是个露脸扬名的机会,几乎每年都要跟着我师兄来绕一圈。”
陈觅觅拍了他一把道:“都这时候你还有心思说笑。”她想了想道,“要不然咱们等下面没人的时候再下去?”
就听人群里有人冷冷道:“好威风的六大派呀!”
王小军露出个头来愤愤道:“可不是人嘛?”他对陈觅觅道,“我先下去,你找机会再说。”说着双手抓住树干来回倒替,慢慢地爬了下来。
这时有个清脆的声音道:“别打,我上去看看。”说话的正是峨眉派的郭雀儿,她抬头看着树顶,调整了一下姿势就要掠上来。王小军知道以她的轻功上树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儿,急忙叫道:“别上来,我要下去了。”
王小军把手在腿边挥了挥道:“去去,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武林豪杰们聚会,老友新朋寒暄招呼不断,会场内外热闹非凡。
众人暂时安静,净禅子带着灵风等人坐到了主席台右手第二桌武当派的桌后,王石璞也冲王小军招手,铁掌帮在主席台左手第一的位置。
王小军深感好笑,和*图*书这才知道华涛为了所谓的排场,刻意没有提前上山。
两人在树上一说话,下面顿时有人察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指着树顶道:“上面有东西在动!”
那个发现了他们的中年道:“你在树上干什么?”
华猛嘿嘿一笑道:“咱们六大派开会不好提前就到嘛,这是个面子问题。”
江轻霞顺声望去,见那人穿了一件带帽兜的衣服,她声音娇嫩,身材窈窕,显然是个姑娘,江轻霞道:“这位妹妹是哪位?”
这会正是众人一起上山的时候,不大会工夫就在树下围了一大圈人,有善于打暗器的便道:“大家让开些,我往上打两镖,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郭雀儿抬头观察着树顶道:“你是怎么上去的?”王小军的本事她还是了解的,这么高的树下来容易,要上去就难以办到了。
马上有人应和道:“没错!”
随着净禅子的入席,江轻霞也坐到了峨眉派桌后,她们位置靠着武当,在右手最边上。而右边紧挨着主席台的,自然是少林派,此刻却空无一人。王小军再往华山边上看去,见已有一个黄脸老者不苟言笑地独自坐在那里,正是崆峒派的掌门沙胜。六大派的掌门里王小军只差少林和崆峒的没见过,此时又认识了一位。
周冲和神色一闪,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王小军无语道:“这些人怎么这么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