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0章 离家出走

绵月示意他住嘴,微笑道:“瓦兄,青峰年轻气盛,没过了考试觉得愧对师长,暂时联系不上也是正常的,会后要是还找不到他,我也不会坐视不管。”
六大派里,只有少林一席至今空无一人,少林是毫无争议的武林第一大派,妙云方丈又是泰山北斗,最后亮相也属应该,众人都在翘首以待。这时却见绵月缓缓走上主席台,他微微一笑道:“向各位告个罪,我师兄因偶染小疾,暂时不便和大家见面,所以这次大会由我临时主持,望各位多多包涵。”
绵月按按手道:“我师兄只是小恙,大家不必多想,我只是临时被抓包来干活而已,你们可不要搞出什么狗血剧情来哟。”
他话音未落,会场中一个白发老者遽然站起,大声道:“不对,这里面怎么可能没有我徒弟?”
还不等绵月说话,已经有人讪笑道:“没有你徒弟说明他没通过考核呗,你这么说不是自曝家丑吗?”
也有人问:“你徒弟叫什么?”
下面的人边笑边鼓掌,绵月面对后台道:“有请新会员。”
先前说话的两人顿时寂然,点苍派是武林里赫赫http://www•hetushu.com有名的剑派,只不过偏于一隅,派内高手名声在外但本人却不太被人熟识,这老者是点苍派掌门瓦督,剑法十分了得,丁青峰“点苍神剑”的名头这里大部分人也都听过,他考试不过要说是实力不济,这个话却是谁也不敢说出来。
第二个是海南无影针赵聪,也属于以江湖散人的身份通过的考试。唐德坐在下面吹胡子瞪眼,唐缺考试不过很让老头着急上火,尤其是连这种二三流的人物都成了会员。
委员们介绍完毕,绵月道:“这次大会人数众多,外面的朋友恕我不一一引荐,希望大家私下里多亲多近。按惯例,接下来要亮相的是本次武协考核通过的新会员,咱们虽是武林豪杰,不过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像别的单位聚会那样给他们一点掌声。”
于是会场上有不少人七嘴八舌地表示了对妙云的问候之外,也顺便隐晦地表达了对绵月的祝贺。
绵月正色道:“好,下面我宣布武协大会正式开始。六大派的掌门大家都不陌生,但以防有些深居简出的老前辈迷糊,我还是正和图书式介绍一下。”他从主席台最左边开始,先介绍了崆峒派掌门沙胜,接着是华涛,王东来并未到场所以直接略过,到右边同样跳过少林派,又介绍了净禅子和江轻霞。前三位都是江湖大拿,武功高、人脉广,每介绍一人下面都有不少人起身招呼,连江轻霞露相也有不少起哄的跟着喊好,王小军见没有介绍铁掌帮本来心里不是滋味,但少林也是一样的待遇,他也没什么好说。
待第十八名新会员露相已毕,绵月道:“这就是本次所有的新会员了,诸位前辈要对他们多加引导多多指教。”
引荐完六大派,绵月又开始介绍下面的宾客,大礼堂最前面两排坐的都是一些老前辈,他们或是代表门派而来,或是以个人身份参加,这些人武功未必有多高,影响未必有多大,但江湖是最讲究论资排辈的地方,所以郑而重之地被安排在前面。再后面就是一些有头有脸的各派掌门,即是武协的委员。张庭雷、胡泰来、唐门、金刀王家等都赫然在列。绵月挨个指点,手到一席,嘴上自然而然地便报出宾客的姓名、门派、遇到一m.hetushu•com些生面孔比如胡泰来这种第一次来武协或者不常露面的,就特意多介绍几句。大礼堂里一百多位客人,他介绍到一多半时竟然没半句打结的地方,人们暗暗称奇,愈发佩服起这位少林高僧来。
王小军诧异道:“没有青青?”
大家面面相觑,有人小声道:“妙云大师内外兼修,怎么这当口病了?”
胡泰来越过几排座位来到张庭雷面前,小心翼翼地要了大武的电话,打了半天也冲王小军摇摇头,看来他也觉察出不对劲了。
圆通嗤笑道:“这话越说越奇怪了,难道我们少林派还偷你点苍派的人不成?”
胡泰来和唐思思本来也在等着给段青青喝彩,此刻大眼瞪小院,唐思思掏出电话拨了半天,远远地冲王小军摊了摊手,看来电话没通。
那白发老者眸子中精光爆闪,厉声道:“我徒弟是点苍派丁青峰!”
瓦督一时语结,接着又道:“他考试不过也就罢了,为什么连本人也联系不上了?”
马上有人道:“老和尚七十多岁了,精力不济也正常,就算一两年内不退休,少林派掌门的位子迟早还不是绵月大师的?”
hetushu.com圆通冷冷道:“瓦老师是说我们少林在考核的时候有所偏袒吗?”
王小军偷眼张庭雷,发现老头脸色也很不好看,但以他的性子自然也不会主动去联系大武,王小军一时没了头绪,但也觉得这里面必有蹊跷。台上这十八个人他昨天考试的时候都见过,对他们的也有个大体印象,说不好听话,这十几个人论实力都是二流而已,属于那种想及格得碰运气的主儿,这会却全都光鲜地成了新会员。大武的武功他也有直观了解,如果说他没能通过考试是因为发挥失常还勉强可信,但段青青无论如何不该被淘汰,再加上丁青峰,这事儿可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王小军挠头道:“这些人……到底去哪了,难道是考试不过集体离家出走了?”
从后台里当先走出一个年轻人,绵月朗声道:“这位是沧州猴形拳刘小亮。”
王石璞也意外道:“难道是青青没通过考核?”
众人哄笑,深为绵月的机智和应变折服。
绵月道:“瓦兄稍安勿躁,令徒说不定是偶尔发挥失常,让他明年再来也就是了。”
绵月道:“好,新人见面会告一段落,下面——”http://www.hetushu.com
第三个年轻人自己也说不上自己是什么门派,据说是家传的功夫,干脆只报了个名。新会员们接二连三地出来,在主席台上站了一排,王小军伸长脖子张望道:“青青呢?”不光他在找人,张庭雷也在等大武出来。
众人愕然,因为委员里并没有沧州猴形拳这么一个门派,相互询问后才知道这个刘小亮是别的委员推荐才得以有考核资格,这一门一直在武林里不声不响,直到现在才出了一个武协会员。
王小军对王石璞道:“该青青登场了。”他挤眉弄眼道,“怎么不给配点运动员入场音乐?”
当下有人恍然道:“妙云方丈怕是就要借这个机会向武林他已经有让贤之意?”众人纷纷道:“没错。”
瓦督无奈,只得愤愤然地坐下了。
“不会!”王小军笃定道,“考试内容对青青来说并不算难。”他挨个把十八个人看了一遍,发现不但没有段青青,连武经年也没出现,不禁喃喃道,“这群黑马……也太黑了吧?”
瓦督见绵月说话了,极力克制道:“我徒弟绝不会发挥失常,台上这些人谁能接住他三招两式?凭什么他们都能过我徒弟却被刷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