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1章 投票

绵月愕然道:“看什么情况?”
华涛笑嘻嘻道:“我再想想,再想想。”
“呃,道长有什么顾虑尽可说出来。”
绵月左右看看,微笑道:“那我可就按顺序来了——沙掌门,你说两句吧。”
绵月摆摆手道:“表达清楚自己的观点就好——华掌门,你的意思呢?”
江轻霞不等他说完,直截了当道:“我同意延长王前辈的任期。”
带着满脑子疑问,新人亮相已经告一段落,绵月清清嗓子道:“下面处理一条提议——根据武协规定,任何人包括常委在内,18个月无故失踪即被取消职务,铁掌帮王东来掌门到今日为止,已满这个期限,也就是说按规定他的常委主席一职即刻就该卸任,但是由虎鹤蛇形门、河北金刀王、山东大胜拳、黑虎门以及唐门联合提议,他们建议延长王掌门的任期,下面就此提议请到场的常委们商讨决定。各位委员和在场的朋友也可以各抒己见。”
王小军纵然没心没肺,这时也握紧了拳头。王石璞扫了沙胜一眼道:“沙掌门言重了吧?”
和_图_书绵月说完老半天,自左而右,沙胜、华涛、净禅子谁也不搭茬,江轻霞这次主要目的就是为王小军助威,张口就要力挺铁掌帮,韩敏在她后面拉了她一下,微微地摇了摇头。站队归站队,她们现在代表的毕竟是峨眉派,如果表现得太过草率反而会减弱威信力,所以她让江轻霞先观望一下再行动。
净禅子微微叹口气道:“意思就是我有顾虑啊。”
绵月道:“好,现在除了华掌门还要‘想一想’,剩下三位是一票反对一票赞成……”
会场上一时陷入安静,场面颇为尴尬。
沙胜冷冷道:“重不重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在座的各位也跟明镜一样!”下面诸人眼看好戏上演,都静静地等着看这两大帮派互掐。
下面有愿意捧绵月场的人顿时纷纷道:“对,没错!”
沙胜板着一张蜡黄蜡黄的脸道:“有什么好说?规矩就是规矩,身为主席难道不该以身作则吗?要人人都想投机取巧,事到临头拉拢几个委员随便甩个提议,武协还有存在的必要吗?”和-图-书
王小军嘿然,从种种迹象看沙胜确实和余巴川沆瀣一气,这种时候终于证实了这一点。
净禅子笑呵呵道:“看令师兄妙云大师是真病还是假病、如果是真病,是大病还是小病,如果是小病,他愿不愿意受累再多担一个职务。”
程元邦往上拱拱手道:“承蒙在座各位好朋友们捧场还过得去,这两天买卖尤其火爆,所以我是最爱开武协大会的一个了。”
绵月笑道:“程总镖头快人快语,你的‘快递’生意还好做吗?”通过下面人相互嘀咕王小军才知道,这就是隆兴镖局的总镖头程元邦。
沙胜断然道:“我不同意延长王东来的任期。”他顿了顿道,“我想请各位也想一想武协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定,在咱们这一行混,打打杀杀是免不了的,规定18个月不露面就取消职位,就是出于特殊的考虑,说句不好听的,一年半不出现,那多半不是残了就是死了,主席一位责任重大,武协不能群龙无首,所以才有了这样的规定。我说得没错吧?”
净禅子淡然道:“http://m.hetushu•com沙掌门所说的,18个月不露面就要防备意外情况,所以以18个月为期设坎,确实有这个因素的考虑。不过我想现在不至于,一来现在是文明社会了,你们见谁还没事就跟人拼命?二来武协的设立也是为了防止同道之间好勇斗狠,协会也要顺应潮流嘛,我建议以后大家把我们的协会定位在一个‘共同兴趣爱好俱乐部’,不要把它看成不良帮会似的。”
绵月摆了摆手道:“规矩不能乱,我可不能越俎代庖。”
绵月道:“那么沙掌门的意见是……”
王小军无语,不过华涛这样的表现他也不意外。
华涛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笑模笑样道:“这事儿吧,容我好好考虑一下,要说类似的情况武协以前还没发生过,咱也没个借鉴啊。”这话说了顶如没说。
净禅子一串话把绵月说得直发愣:“道长这是什么意思?”
下面的人相视而笑,这位武当掌门的太极拳居然打到少林派的二号人物头上来了,一番话说完,既没有表达明确的是或否,还不至于言之无物,比www.hetushu.com华涛可高明多了。
绵月道:“那么,就目前的提议,道长是同意还是反对呢?”
绵月也颇为无奈,他郑重道:“道长,该您了。”
净禅子道:“那就要看情况了。”
绵月也笑了笑道:“程总镖头说得也在理,几位掌门对此事是怎么看的?”
众人哄然大笑,看来程元邦借着武协大会的机会帮人运送兵器赚了不少钱。
绵月掻了搔刚长出的毛茬儿头发,也嘿嘿一笑道:“好吧,道长不肯表态我也不勉强——江掌门……”
众人不禁莞尔,绵月这一招大巧若拙也用得极好。净禅子打太极,他就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少林功夫堂皇正大,果然眼里不揉沙子。
众人哈哈大笑,看来少林的金刚掌最终不敌武当的太极拳,净禅子借力化力,竟然把不在场的妙云禅师也牵扯进来了。王小军心里一块石头算是稍稍落地,见陈觅觅偷偷冲他做了一个鬼脸,想来是她“腆着小脸”计划起作用了。
下面的人窃窃私语,王东来消失的这段时间各种传闻不胫而走,此刻这件事被公然提出来,人们自然www.hetushu.com谁也不愿意先说什么。
净禅子一笑道:“好,那我就直话直说了——如果王东来掌门不再担任主席的职务,那这个职务按理就该由妙云禅师担任,可他现在躲清闲不愿意出来,老道说句厚脸皮的话,这职务八成就要落到我头上,我今年也七十多了,武当那一大家子的事都够我忙得头昏眼花,再加上武协主席,老道可受不了。所以我的态度全在妙云禅师那,他如果肯拨冗出来干活呢,我怎么都好说,如果他还只想念他的佛,可别怪老道要出花招了。”
绵月道:“华掌门到底同不同意延长王掌门的任期呢?”
沙胜面无表情道:“贵派既为东道主,怎么把自己给忘了,就算妙云大师不在,他的师弟表态也是一样的。”
下面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大声道:“我们说了管什么用,这种事最后还不是六大派说了算,大师和几位掌门做主就行了。”这中年就是在树下发现了王小军和陈觅觅那人,这老兄除了身材高大之外,穿着打扮更像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商人。
绵月道:“大家不用有顾虑,畅所欲言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