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4章 弹劾

唐德因为唐缺的事,看起来不大高兴的样子,只是随便点了点头。
不等那姑娘说话,沙胜已经沉声道:“沙丽,你来这里干什么?”
王石璞小声道:“武协开会,重头戏自然是比武较量,不然你以为那些练家子大刀长矛地来干什么?”
下面一片哄笑,众人也觉沙丽无非就是找爷爷撒娇来了,眼见她一个到不到20岁的小姑娘,口口声声说要弹劾自己的爷爷、武协的六大常委之一,不是闹小性还能是什么?说不定“弹劾”二字都是她临时从哪学来的。
这几句话一出,众人相顾惊愕,王小军也惊讶得长大了嘴。
众人目瞪口呆,一起望向沙胜,这两件案子知道的人不少,但因为没有证据,所以暂时还没牵连出别人,这时沙丽说出来,无不震惊。
沙胜脸上肌肉抖动,嘿然无语。
沙胜摇了摇头。
绵月道:“沙掌门,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陈觅觅道:“那是自然,但是以我师兄的性格,他肯定要私下解决,不会在武协大会上提出。”
一遇这种话题,自然又有人接口道:“沙丽是谁?武林四大美人都有谁啊?”
王小军也远远地和陈觅觅胡泰来他们交换着眼神,喃喃道:“这崆峒派……怎么窝里斗起来了?”
绵月静待了片刻,道:“没有人发言吗?”他微笑道,“武协这几年可是越来越太平了,如果没人发言m.hetushu.com,那就要进入下一阶段了。”
王小军也竖起耳朵想听先前那人扫盲,绵月已经道:“原来是沙姑娘,你来这里所为何事啊?”
绵月再次示意众人安静,说道:“沙姑娘,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就算对方是你爷爷也是一样。”
王小军和胡泰来对视了一眼,听时间正是孙立计划失败,被胡泰来和唐思思联手打伤的那几天。
唐听雨道:“如果只是神盗门那还不难对付,可是出现在唐家堡的那个蒙面人才事关重大,我总有个感觉,他必定就在会场里,我们把这件事公之于众,是引蛇出洞也好,是敲山震虎也好,这才是我们的主要目的。”
沙胜厉声道:“沙丽,你闹够了没有?”
沙丽站在主席台下,伸手一指沙胜,大声道:“我是来弹劾我爷爷的!”
唐听风道:“这些都是边缘人,自然不会来。”
沙胜道:“有什么可说的?如果证据确凿的话,自有警察来管,再有,就算是他们做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他们的师兄、师长,谁也不能说他们干这些就是我唆使的,现代社会难道还有‘连坐’一说吗?”
王小军道:“说起来,神盗门有人会来参加武协大会吗?”
沙胜神色不变,并不置一词。
下面顿时有人道:“难怪,原来是武林四大美人之一的沙丽。”
午饭时间过后,人hetushu•com们三三两两地往大礼堂走。王小军他们恰逢唐德带着两个儿子和唐傲经过,王小军上前道:“唐老爷子,我还没正式谢您呢。”
王小军瞬间明白,原来这个紧靠主席台的位子是当年爷爷凭一双铁掌打回来的,他忧心道:“那咱们铁掌帮的座次岂不是不保?”
会场上十成里有九成九都是男人,这时见有个绝色丽人出现,忍不住挤眉弄眼道:“又来一个美人!”
沙丽淡淡道:“好,你不说那我来说。”她面向台下,字字清楚道,“前段时间,社会上发生了几件大事,先是美国拳王雷登尔在比赛之前受杀手暗杀,幕后黑手目的就是为了操纵比赛,赌博作弊。然后是无价之宝金玉佛在展出之日被抢,金玉佛的主人金信石也险遭绑架,这两件事影响极大,各位不信的话在各大媒体和报纸上仍有据可查,干这两桩大案的不是别人,就是崆峒派沙掌门的师弟以及门人。”
王石璞嘿然道:“打赢了有座位,有面子,你道咱们铁掌帮为什么是六大派之首?”
沙丽冷笑道:“这话应付别人可以,咱们都是江湖人,门派的意义在座的都明白,没有你的默认,他们敢干这么悖逆的事吗?”
唐思思对陈觅觅道:“偷真武剑的罪魁祸首你也跟净禅子道长说明了吧?别再让什么‘惊鸿剑’背锅了。”
沙胜面沉似水道和*图*书:“沙丽,你又胡闹!”
说话这人身材窈窕,穿一件带帽衫,正是早晨出言讥讽江轻霞的女子,她大步从外面走进来,会场上的人情不自禁地低哗了一声,此时这女子帽子已经放下,只见她高鼻薄唇、细眉杏眼,长得极其美貌,且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让人不敢心生歹念,如果说江轻霞长在柔媚,这女子则有一种清冷的气质,可谓跟江轻霞各有胜场。
沙丽走到主席台下,放眼扫视四下,冷冷道:“如果他违背了武协的原则、触犯了武协的条例呢?”
沙丽朗声道:“首先,作为武协会员我建议取消沙胜常委资格;其次,作为崆峒派门人,我已经征询过帮内长老和其他弟子的意见,我们一致同意撤销沙胜帮主之职。”
沙胜木然道:“说来说去,你还是没有证据。”
唐听雨道:“我们这次来武协,也是为了这件事,下午我们准备向武协提出援助请求。”
王小军咋舌道:“那打急眼了怎么办?”
“嗡——”下面一片哗然。沙丽是沙胜的孙女这倒是有人想到了,但她的第二句终于引起了轩然大波,孙女要弹劾爷爷,这事可就稀奇了!
绵月摆手示意众人安静,他也迷惑道:“这……弹劾二字从何说起?”他对沙丽道,“沙姑娘,这里是武协大会,我们只谈武协事务,如果你们帮内纠纷、或者是亲人之间闹脾气我们可不管。m•hetushu.com
王石璞淡淡道:“都这时候了,就不要想这些了。”
王小军小声道:“暗器谱还没着落吗?”
绵月又问沙丽:“沙姑娘,你说要弹劾沙掌门,有什么具体所指吗?”
王小军深觉唐听雨的话有理,蒙面人说不定就在这里,不自觉地把目光在全场扫视,尤其是前两排的老前辈们,老头们可能是真的上了年纪,一个个无精打采、或是不停上厕所,没一个像有精力策划大阴谋的。
绵月略一迟疑道:“这位姑娘是……”武林里少有他不认识的人,看来这姑娘还是个生脸。
众人都等着沙胜的反击,却见他依旧不说不动,脸上神情古怪,既像是愤怒,又像是困惑。
说话间到了会场,人已经基本到齐。
王石璞道:“所以武协才出台了各种限制条例,不然这么多‘英雄豪杰’,素有嫌隙的,甚至相互有仇的都不在少数,早就打出脑浆子来了。”
江轻霞眯缝着眼睛道:“原来是她。”
沙丽大声道:“武协设立的宗旨,就是为了规范武林人士,尽量保持低调不给自己惹来麻烦,寻衅滋事好勇斗狠这些都是大忌,更别说纵容包庇门人违法乱纪,沙掌门不但这么做了,居然还身为六大常委之一,不知各位武林同仁有何感想?”
王小军又道:“打赢了有什么好处?”
唐傲道:“我也还没恭喜你荣任常委。”
王小军摆手道:“我是怎么hetushu.com回事大家心知肚明,还是不用了客气。”
沙丽道:“那我就给你证据——十几天以前,孙立到帮中找你,那时候他绑架金信石的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你明知他是主犯,为什么不抓住他交给武协哪怕是警察?别说你打不过他,他身上脸上可都带着伤呢。”
王小军问王石璞:“下一阶段是什么?”
绵月又上了主席台道:“下午的会主要是解决一些武协的内部事务,各位常委也好、委员也好,还是在场的诸位宾朋,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尽管提出。”绵月说完台上台下都无人说话。唐德虽然有官司要打,不过他希望暗器谱的事能得到专门处理,所以也在观望,看别人有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需要先解决。
唐傲道:“就像明星开粉丝见面会不会请倒票的二道贩子一样。”
王小军笑道:“傲兄总结得精到。”
绵月又问了一遍还是无人搭茬,唐德正要站起发言,就听一个清脆的声音道:“我有事!”
“好,我来和他对质。”沙丽轻轻跃上主席台,她目光灼灼地盯着沙胜道,“爷爷——或者为了公平起见,我称你一声沙掌门,你纵容门下作奸犯科、违法乱纪,这些事你认不认?”
沙丽又道:“事后你怕他连累了你,所以悄悄把他送走了,你道这一切都无人知晓,却没发现我就在边上。甚至给你们拍了合影。”
沙丽道:“沙掌门,就此你没有什么可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