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6章 二美相斗

华涛白了他一眼道:“你小子好福气,已经认识了其中的俩。”
王小军略一发怔道:“有江轻霞和觅觅?”
“现在……”王石璞话音未落,只听周围一片哗然,只见二女都已停斗站在原地,而江轻霞的长剑已到了沙丽手中。原来江轻霞手腕受伤运剑不灵,被沙丽抓住机会夺了剑,这样一来就相当于输了!
沙丽道:“答应就打,不敢应战就退出武协,说这些有什么意思?”
沙丽道:“大师不必多劝了,按武协的规矩,她已经同意和我比试,我们的较量并不违规,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武协正本清源,少些尸位素餐的人。”
胡泰来走过来道:“这是什么情况?”
江轻霞杏眼圆睁正要答应,韩敏在她身后拉了一把,沙丽说那句话的时候她就知道要坏,这时忍不住出面干预。
王小军摇摇头。
沙丽的这句话却戳中了江轻霞的痛处,她最忌讳的就是别人叫她花瓶掌门,这时怒道:“好,那我就跟你切磋切磋。”
王石璞道:“那是你没遇到高手。”
江轻霞冷笑道:“该打的时候不打,尽逞口舌之快。”
江轻霞一手受伤,掌法顿时出现了很多破绽。郭雀儿瞧在眼里,从背后抽出黑剑飘然上场,她身形在两人外围一转,轻轻巧巧地到了江轻霞侧前方道:“掌门,接剑。”江轻霞闻言只把手朝前一伸,郭http://m.hetushu•com雀儿后背贴着沙丽的掌心从两人之间掠过之后,江轻霞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剑。不少人顿时为郭雀儿喝起彩来。
王石璞道:“你爷爷在时,自然轮不到他们出风头,所以崆峒派的掌法反而很少显露。”
唐思思道:“难道就是崆峒派的一出苦肉计?”
沙丽道:“尽绕弯子,你们到底答不答应?”
江轻霞皓腕一抬,也是用掌对敌,两个妙龄姑娘顿时战在一起。场上掌声飒然,站在最前面的人不自觉地后退几步,把场地扩开了不少。
王小军忍不住道:“还有一个是谁?”
韩敏淡淡道:“六大派谁去谁留不是你说了算的,我们赢了你也不会强迫你退出武协,再说要以武功的高低论的话,当初王东来帮主在的时候谁也打不过他,那岂不是他一个人包揽所有的职务就行了,还要六大派干什么?”
恰逢华涛路过听到这句话,搭茬道:“同为武林四大美女,自然不会差到哪里。”
江轻霞右手执剑一抖,空中蓦地出现一朵盛大的黑色剑花,于瞬间又以黑剑和沙丽战了起来。
陈觅觅道:“现在还不好说,江轻霞虽然资质很好,但沙丽不比她差,而且崆峒派的武功跟你们铁掌帮很像,应该是极易速成,只要按师父教的来,遇到同级别的对手基本不会输,也就是说更hetushu.com稳定。”
王石璞道:“江轻霞掌力不及沙丽,不该和对方硬碰的!”
沙丽讥诮道:“哟,这么快就有人怜香惜玉啦?江掌门能稳稳地坐上常委的位子,靠的就是貌美如花吗?”
王小军好奇道:“这武林四大美女都有谁啊?”
王石璞走到王小军身后,低声道:“崆峒派的伏龙铜掌向来和咱们铁掌帮的铁掌齐名,你要好好地参详。”
这时沙丽和江轻霞已经来到了大礼堂外的广场上,周围围观的人山人海,绵月道:“两位,既为切磋,还请不要伤了和气,另外点到为止,更不要伤了人。”
王石璞道:“峨眉派人才济济,只不过都太年轻,再过几年就不至于给人这么叫板了。”
王小军对唐思思道:“你好好练你的钢珠,以后你就是第五。”
江轻霞也瞬间冷静了不少,这毕竟关系到峨眉派的荣辱存亡。她道:“沙姑娘,我们峨眉和你崆峒向来并无恩怨,你这么做到底是受了谁的指使?”
王小军道:“沙美女想活动活动手脚的话,不如我陪你走上几招?”
王小军道:“那现在呢?”
绵月见闹得不可开交,苦笑道:“两位,你们这是闹的哪一出我可看不懂了。”
沙丽把黑剑扔在地上,冷笑道:“江掌门,按赌约,你们峨眉派可得退出武协了!”
沙丽道:“大师放心,我没打m.hetushu.com算伤她。”
王小军道:“那未免也太苦了,而且毫无必要,爷爷想把位子传给孙女,只要交代一句就是了,何必把自己闹得身败名裂?”
王小军感慨道:“做人还是得像我爷爷一样牛逼才有味道!”
沙丽昂然道:“我知道你们峨眉是剑派,你去取剑来吧。”
江轻霞道:“我别的武功也不输你!”
沙丽道:“你们掌门怎么了,她是常委我也是常委,她是峨眉掌门,我稍假时日就是崆峒掌门,身份地位一点也不比她低,你们推来推去,只不过是心虚不想露怯而已。”
胡泰来道:“所以峨眉派选拔弟子第一要求就是天分,而不是你底子有多厚。”
两个女孩儿一起大步往门外走,大礼堂里里外外的人轰然相随,生怕误了这场好戏。
江轻霞道:“少啰嗦,外边请!”
王小军道:“这么说江轻霞赢面大?”
陈觅觅面无表情道:“我可不觉得这是给了我面子。”
一错身间,沙丽一掌拍向江轻霞小腹,地势拮据之下,江轻霞只好和她对了一掌,接着微微地甩了几下手腕。
韩敏道:“你若只想应证武功,欢迎你来峨眉,我们去崆峒拜访也无不可,不过我们掌门也不是谁想挑战就出手的。”
陈觅觅道:“江轻霞的武功比我想得要高,她这种毫无定式的打法需要很高的天分。”
二女越打越狠、逾打www.hetushu.com逾快,两双手掌上下翻飞,一个凌厉一个缥缈。围观的人本来都抱着看“美女打架”的心态笑嘻嘻地等着看热闹,待见了这二女的武功,暗自揣度之下,个个心灰意冷——要是把自己和其中一个易地而处,恐怕不出三招两式就要丢丑,这时不禁面面相觑,神色沮丧。
华涛一笑道:“说是四大美女,其实也有武功方面的考量,中国古代有四大美女,其实光论容貌的话,就没人比她们更美了吗?当然不是,所谓四大美女自然自有独到之处。”
王小军奇道:“同是用掌的,以前咱们就没和崆峒派的人比划过吗?”
胡泰来道:“江轻霞虽然年轻,可沙丽年纪更小,她敢挑战江轻霞,难道是胸有成竹?这姑娘武功到底如何呢?”
王小军道:“那怎么办?”
说话间二女已经过了十来招,沙丽的掌法迅猛简洁,打起来一板一眼都严苛执行,江轻霞则身姿妙曼,一双雪白的手掌不停在空中像莲花般绽放,每一招都没有定式可循。两个人风格迥异,或者可以说是两个极端,沙丽就像是个勤奋古板的打铁匠,打多少锤,每一锤的力量、角度都无比严格地遵守老师傅的教训来,而江轻霞更像是即兴发挥的舞者,音乐、场地、心情不同的时候招式也全随机生出,就算同门的韩敏和郭雀儿都无法预料她下一掌将怎么打。但就形象而言,沙丽的和图书武功路数古朴而带着一丝拙意,让人几乎无法注意到她是一个美貌的姑娘,而江轻霞的招式和她的柔媚相得益彰,神韵自成。
唐思思鄙夷道:“我才不要做第五,我要做食神。”
华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还有一个你们这些年轻人就别想了,做人要知足啊。”
韩敏小声道:“掌门,还是让我来吧。”
王小军点点头道:“呼隆嗵掌嘛,我和孙立交过手,也没什么稀奇的。”
江轻霞摆摆手道:“人家叫的是我的号,我要再一味后退咱们峨眉也没什么面子。”
王小军翻个白眼,他算是彻底对崆峒派没了好感,本来沙丽弹劾沙胜,他以为会带来新人新气象。她挑战江轻霞,王小军也没有多想,以为她无非是年轻气盛想在人前露脸,他知道江轻霞武功不低,但到底怎样心里也没底,所以想着由自己来对付沙丽,就算不能稳赢总不会输得太难看,没想到沙丽挑拨是非的本事比沙胜还要厉害。王小军喃喃道:“走了个大搅屎棍,又来了个功率更强的小搅屎棍,这崆峒派怎么尽出这号人?”
“好!那看掌!”沙丽身形一动,呼的一掌拍出。围观的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不禁齐声惊呼。
华涛点点头道:“这还是三四年以前评先出来的,那会你女朋友还是个小姑娘,不过她身份显赫,这个面子自然还是要给武当派的,现在看来,也算是名不虚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