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7章 老头克星

王石璞上前跟王小军耳语道:“此人在甘肃一带很有名,‘三变’是说他武功路数多变,你小心点。”
华涛甩手道:“胡闹,你这就是胡闹!常委是何等重要的角色,光凭武功高低怎么能行?人在江湖,最重要的还是德行二字。”
净禅子身后的灵风冷冷道:“小丫头,说话注意点。”
王小军听人们议论知道这是位江湖有名的老前辈,满脸赔笑道:“久仰久仰。”在江湖里,“久仰”就是句客套话,跟“吃了吗”性质一样,区别就在于前者不用回答。而冯月却老实不客气道:“我的名字你自然应该久仰,不过最近你的名气也不差嘛。”
众人闻言不觉都露出了兴奋、期待、跃跃欲试的表情。
王小军又道:“真的没人吗?”
江轻霞正要说话,净禅子沉着脸道:“沙姑娘,比武切磋本是为了大家共同提高,你又何必苦苦相逼?”
灵风和周冲和当下就想上场,前者是手痒难当,后者是为了雪耻,净禅子一瞪眼,两个人又讪讪地退了回去。
绵月愕然道:“什么意思?”
王小军抠着下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不让你拍中就是了呗。”
沙丽道:“事关常委的去留问题,需要半数以上的委员通过,要不这样,咱们现场来投个票,如果我的提议得到支持,以后就按这个规矩来。”
绵月道:“这……似乎有些不妥。”
王小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得客气道:“老前辈请吧。”他平时没个正形,这会代表的是铁掌帮,也只好装模作样。
围观的人中有人惊诧m.hetushu.com道:“原来是宁夏冯老到了。”
王小军环视周围,嘿嘿一笑道:“不要不好意思嘛,我只接待一下午,先到先得,过期作废哦。”
华涛也应和道:“咱们武协向来都是六大派六个常委,你一来就少了一个,岂不是很不吉利?你要和净禅子道长比武输了,难道也退出武协?”
绵月和净禅子对视一眼,均感无奈。虽然他们可以用强硬的手段压服沙丽,但众人心头的火已经被撩拨起来,此事已经留下了隐患。说到底能进武协的,都是武功高超的热血好汉,谁不想出人头地?挑战六大派,输了不丢脸,赢了无异于中了千万大奖,只要提议一提上来,必然有不少人会支持,就算没打算自己上的,为了看热闹也会把票投给沙丽。
江轻霞也知道王小军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她感动之余下意识地望向陈觅觅,却见陈觅觅冲她点头微笑。
唐思思看得蹊跷道:“王小军不是专打老头21年吗?怎么求起饶来了?”
众人相顾愕然,谁也没想到铁掌帮传承了两代,还是说干就干,风格一点也没变……
郭怒在原地伸胳膊蹬腿,众人眼睁睁地瞧着他脸色由白转红胸脯暴涨,胳膊腿上的肌肉一起蜷缩进去,露出无数的青筋,有人低声道:“这郭三变的大名早有耳闻,瞧他的样子竟看不出他练的是内家还是外家功夫!”
冯月不悦道:“看来你还是不知道我,这是我自创的‘截拳手’,无论对方用拳还是用掌,只要被我双手拍中,那滋味……嘿嘿,www.hetushu.com你想不想试试?”
沙丽道:“这样吧,我先表个态,欢迎各位来挑战我,谁赢了我就把常委的位子让给他,其余五位掌门想来对这种玩法也不会有意见吧?”
王石璞摇头道:“小军,你也跟着胡闹!”
“想得简单!”这次冯月率先进攻,仍是大张着双臂像要拥抱一样扑了上来,王小军哧溜一下从他肋下钻到了他身后,眼看一掌就能把老头拍倒,心说还是给他留个面子,故意假装慢了一步,硬等着冯月转过身来,老头双臂张开,像拍蚊子一样照王小军脸上就拍。王小军无奈,双掌架住他的双手,把老头推了个趔趄。他环视众人,见张庭雷把手搭在金刀王的肩膀上,两个老头幸灾乐祸地笑着,显然是要看他的笑话。王小军这气不打一处来,自打一伸手他就觉察出这冯月的功夫比俩老头还差着一大截,自己给对方留面子,可冯月丝毫没有领情,还跟那“啪啪啪”的拍,似乎大有不拍中一次就绝不善罢甘休的势头,王小军越打越郁闷,最后他单掌把冯月推开,摆手道:“停!”
王小军不理他,向四周作了一圈揖道:“我有个不情之请,凡是年纪上了60的老人家就不要为难我了,行吗?”
冯月气喘吁吁道:“还没分出胜负,为什么不打了?”
“请大家让一让。”王小军示意围观的人让出场地,跳到中间掰了掰手指道,“哪位先来?”
沙丽道:“武林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地方,六大派之所以是六大派,不就是因为他们以前武功比所有人都高和-图-书吗?”
郭怒挣扎了几下从地上爬起来,一语不发地躲到人群后面去了。
冯月一愣,这才咳嗽一声道:“也对,我这个年纪胜了他也不光彩,至于常委的位子我也没想过,就是想教育一下晚辈,罢了,我不趟这个浑水了。”
沙丽冷笑道:“想不到堂堂的峨眉掌门居然说话不算,像你这种水平赖在常委的位子上迟早也是被人打下去,还不如自己让贤。”
净禅子断然道:“不怎么样!你这么一搞,武协不是成了弱肉强食的比武场了吗?”
韩敏和郭雀儿对视一眼,都是神色凝重。
冯月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此话一出,众皆愕然,谁也没料到江轻霞居然就这么把这事揭了过去,说好听点是举重若轻,说难听了就是耍赖皮,不过江轻霞从未正面回应沙丽退出武协的事倒也是事实。
韩敏眼睛发红,欣慰道:“轻霞终于长大了。”她明白,江轻霞这是为了峨眉的利益舍弃了个人的面子,能做到这一步,说明她学会为门派考虑了。
张庭雷忍着笑道:“冯老,算了吧,您老德高望重,赢了他也不露脸不是?”
唐思思笑道:“以后我一定要送他一块‘老头克星’的匾!”
沙丽道:“我不觉得啊,六大派高高在上太久,已经严重脱离群众了,有真本事的自然不怕被挑战,如果比试之后六大派还是原来的六大派,说明名副其实嘛。”
江轻霞伫立了片刻,忽然咯咯一笑道:“退出武协是你说的,我可没有答应。明年我会再找沙姑娘比试的。”
净禅子见他把自己抬出来做和_图_书挡箭牌,不禁摇头苦笑。
郭怒准备完毕,暴喝一声,斗大的拳头直奔王小军胸口,王小军微一侧身,一掌把他拍在地上,再看郭怒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这郭三变从出手到躺下,除了脸色之外,别人始终也没瞧出他到底会哪三变……
绵月终有不悦之色道:“沙姑娘,你是不是太过儿戏了?”
“嗯。”冯月俨然地点点头,却不动手。王小军瞬间就明白了——人家是老前辈,自然不可能先出招,只好往前递出一掌,冯月眼中精光一闪,猛地矬身,双手自左右往王小军手掌上夹击而来,王小军不知道这是什么路数,往后一抽手,冯月双手拍在一起,发出一声响亮的拍手声。老头半蹲在那里,双手举着,形象颇为不佳,但王小军从没见过这么古怪的招式,忍不住道:“老前辈,您这是什么武功?”
王小军道:“三个年轻常委里,我虽然不是年纪最小,不过是唯一的男的,这种苦活累活自然由我来干,谁想从六大派手里抢常委,也从打我开始,我输了就把常委的位子让给他。”王小军已看出沙丽这么做其实针对的还是江轻霞,她和江轻霞比武已经暴露了江轻霞武功相对较弱的秘密,这个提议一过,江轻霞就首当其冲地会受到挑战,所以他干脆把这个锅背到了自己背上。
沙丽道:“当初设立常委和委员,本来就是为了相互制约,这样吧,就我这个提议咱们来一次委员投票,绵月大师,净禅子道长,这你们总不会阻止吧?”
王小军点点头道:“请吧。”
沙丽道:“保留六大派我没意www.hetushu.com见,但至于是哪六个就有待商榷了,总不能像我说的,后人跟武林不沾边了也占着一个位子吧?所以我建议,无论是委员还是江湖散人,都可以找六大派的人挑战,谁输了谁的位子就需得让出来,大家觉得怎么样?”
王小军如逢大赦道:“您老慢走。”
人们面面相觑,自然有不少彼此怂恿挤兑的,却是一时无人上场,这种时候你冒头就说明早对常委之位有觊觎之意,再一个也太过招摇。
华涛被将了一军,讷讷无语。
沙丽呵呵一笑道:“终于有人拿这两个字来说事了——那我请问华掌门,能加入武协的,是不是相当于已经被默认是德行没问题的人?”
王小军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站在那尴尬道:“老兄,你没事吧?”
这时有人大喝一声道:“我来!”说话的人是个四十多岁的精壮汉子,他上前抱拳道,“在下郭怒,有个绰号叫凉州三变,特来讨教。”
胡泰来一笑道:“打了老头麻烦多,从这个角度上说,小军对老头的了解已经上了一个新高度了。”
这时王小军懒洋洋道:“不用麻烦了,就从我开始吧。”
“老夫来请教几招!”不等王小军交代几句,一个秃头老者越众而出,他也不自报家门,大喇喇道,“我叫冯月。”
此时此刻,广场内内外外几百号人的眼睛都盯在江轻霞身上,大家都知道这位新上任的峨眉掌门心高气傲,被人挑战当众输了,谁也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众人无不暗暗点头感慨,这的确是武林生存的真理,只不过以前从没有人这么不加粉饰地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