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0章 乱

净禅子忽然叹了口气道:“哎,乱了,全乱了,以前各位动手还打着印证武功的借口,如今这个口子一开,你们连最后的遮羞布都懒得穿了,这样一来我们武当也迟早要被挑战——这样吧,有哪位觉得可以高升一步的,也一并出手吧。”他淡淡一笑道,“不过我要卖个老,你们得先过了我师妹那一关老道才肯亲自下场。”
沙丽面无表情道:“乐意奉陪。”
王小军道:“其实她已经说得我心动了,要不是时间不对、地点不对、人物也不对,说不定我就直接答应了,她要把会武功的人组织起来投入到社会中,就像复仇者联盟那样。”
胡泰来道:“我不是鹰派,我只是分析大众心态。”
唐思思道:“你答应了吗?”
王小军笑嘻嘻道:“过去的事大家就都别提了,我把你打跑的事我当众显摆过吗?”
绵月沉吟片刻道:“他现在在哪里?”
王小军也是满心愧疚,绵月堂堂的少林二号人物、名满江湖的高僧,被这种小黑点搞得身败名裂,这无异于副部级干部收了老乡二斤土特产就被双规了一样。
唐思思道:“那一会开会的时候你要不要揭穿她?”
余巴川喝道:“你们几个是怎么回事?”
绵月道:“余先生到我武协有何贵干。”
卫鲁豫站在门口大声道:“不是三个,还有我……”
王小军他们碰面后,一路往大礼堂走,一路上都是小簇小簇的武林人士呼喝争斗。王小军苦笑道:“这和_图_书里面也不知有多少是准备赢了小组赛然后来挑战我的。”
王小军悚然一惊,这才知道居然还有证明这种东西,没参加完考核他本来也没当回事,余巴川刚说时他甚至以为他说的是别人,这时被当头将了一军,顿时有些发慌。
陈觅觅神色复杂道:“是,师兄。”其实她早就有心帮王小军打发一部分挑战者,只是碍于自己是武当派的也不方便出声,净禅子看出了她的意思,于是给她创造了这样的便利。众人见武当相当于是公然出面帮王小军,又见净禅子居然派出一个不到20岁的小姑娘,不禁都诧异万分。武当小圣女名声极大,那是因为她的辈分,武功如何却几乎没人领教过,当下不少人跃跃欲试,就算最终过不了净禅子那一关,打败小圣女也是扬名立万的绝好机会!
王小军道:“熬过剩下的两天,余巴川不来就算我们胜利。”
陈觅觅道:“要是平时答应她也无所谓,可是她明明已经成了常委,还身在曹营心在汉,挑战江轻霞、挑拨会员之间比武夺位,这就不地道了。”
余巴川见三人都不说话,冷笑道:“不会是都丢了吧?别的考生都是三天才通过考试,你们三人为什么在第二天就到了逸云山庄?”
第二天的会议是九点正式开始,但是一大早山上各处就有不少人在切磋比武。
王小军点头微笑道:“没问题。”他和余巴川的恩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www.hetushu.com,所以大家都在等他的表态。
绵月坦然道:“王小军的武功我亲眼见过,在年轻一代中当得起翘楚二字,考核对他而言不过是走个过场,但是越是这样的人越有可能在考试的时候发挥失常,说到底是我有私心,想不到我一念之差反而让他有了把柄,你要怪就怪我吧。”
这时绵月道:“是我给他们开了后门!”
唐思思笑道:“我也没吃过苦,而且我只想当个厨子。”
胡泰来道:“本来应该是这样,但是很多人会在学有所成后心理失衡,而能当得起这四个字的,哪个不是从小吃苦、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流汗流血才换来的?你让他们身怀绝技还要平平淡淡,这是不科学的。”
王小军和陈觅觅对视了一眼,这些天他一直在余巴川会不会来这个问题上焦灼,与其说是怕他来倒不如说盼他来,余巴川这一来,至少他心里踏实了,江轻霞刚想说话,王小军已经抢先道:“这种小事就请绵月大师做主吧。”
王小军道:“咦,又跟我想一块去了。”
圆通道:“就在礼堂外面。”
余巴川道:“可是据我所知,在场有几人就不是武协会员,他们不但成了武协的委员,甚至还有的当上了常委。”
江轻霞冷笑道:“想成为武协主席,得先是武协会员,今年的考核已经结束,余掌门有意的话明年不妨先从新人做起吧。”
王小军道:“说起大BOSS,沙丽才是,她昨晚去找我了。”和_图_书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
王小军手脚发凉,这节骨眼上他当然不能说实话,可眼见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此刻瞬间就能置他们于死地……
余巴川道:“听说你们缺个主席,我来毛遂自荐。”
唐思思道:“成为大BOSS的感觉怎么样?”
瓦督一愣道:“那……那也不必。”
陈觅觅毫不迟疑道:“学武难道不是因为热爱吗?”
余巴川霍然叫道:“王小军、胡泰来、唐思思这三人就都没通过武协的考核!”
王小军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唐思思道:“你胡说,我们在少林寺待了两天,圆通师傅可以证明。”
王小军摊手道:“我没吃过苦,也不会失衡。”
王小军插口道:“我看主要是各派和我切磋吧——我见大家为了替我省劲,好几个门派凑在一起选代表,都选出来了吧?”
胡泰来道:“这就解决了一直以来困扰我们很久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学武,学了武有什么用’。”
陈觅觅忽然想起一件事道:“我师兄看过和千面人会面那人的照片了,他并不认识。”
唐思思沮丧道:“完了完了,本来考试做个弊,现在连累得监考也辞职了。”
众人不禁嘀咕道:“余巴川,他不是多年来一直不肯加入武协吗?”
胡泰来摇头道:“没有证据,但愿她有所收敛就好了。”
下面的众人赧然无语。
绵月顿了顿道:“江湖本来不大,余先生虽然不是武协会员,毕竟是武林中人,不如hetushu•com咱们听听他有什么话说?”
绵月道:“那就有请余先生吧。”他话音未落,余巴川已大步走入礼堂,依然是一条军绿色裤子,过气褪色的薄毛衫,但这一进来却有股不可一世的盛气,他昂然走到主席台下,几乎是瞪视着台上的人。
武协大会才刚开到第二天,常委与常委、委员与委员、门派和门派之间已经是貌合神离剑拔弩张,此时再说什么也只能是言语无味,众人正要赶奔广场。这时圆通大步走进来对绵月躬身道:“师叔,有四川青城派掌门余巴川先生求见。”
余巴川道:“考核通过的会员都有一张武协签发的证明,你们的在哪?”
胡泰来看了一眼陈觅觅,问王小军:“她找你什么事?”
余巴川打个哈哈道:“大师真是敢作敢当,我能知道理由吗?”
胡泰来道:“你能熬得过去吗?现在山上少说有三四百人,就算有十分之一要挑战你,你每天也得对付二十个。”
王小军笑道:“还是觅觅跟我三观最合。”
绵月道:“武协大会进入第二天会程,今天主要是各派切磋。”
陈觅觅愕然,净禅子道:“师妹,那就辛苦你了。”
唐思思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这时胡泰来站起道:“既然是这样,我也要参一脚,一会哪位想挑战王小军的,不妨先和我比试一下。”胡泰来向来不爱出风头,这么做自然是为了先替王小军抵挡一阵。
余巴川也冷冷道:“差点两次成为我俘虏的小美人掌门仗着今和图书天有大人在,敢跟我呛声了吗?”
唐思思又道:“如果以后她又来邀请你你会去她那个协会吗?”
绵月道:“这……余先生不是武协的会员,见不见他在座的各位掌门怎么看?”
到了大礼堂,与会者也已到齐,沙丽坐在把边的位置不动声色,就像昨天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
点苍派掌门瓦督猛然站起道:“绵月大师好一个私心,那我徒弟就活该被淘汰吗?”
“她对现在的武协很不满,所以自己组了一个协会,号称是年轻人自己的协会,邀请我去当副会长。”
绵月沉声道:“余先生,如果你说的是句戏言,我们也一笑而过,如果你是当真的,那我只能说,江掌门所说没错,想当武协主席,虽没规定必须是常委还是委员,但必须得是会员,要经过考核。”
绵月道:“荒唐,哪有此事?”
绵月呵呵一笑道:“好,好朋友讲义气,这也是我们武协一直提倡的,我还是那句话,大家切磋万万不可伤了和气。”
众人听到这里都惊讶得张大了嘴,在武协考试里徇私舞弊,这可算是严重事件了。
王小军瞪大眼睛道:“看不出你还是个鹰派。”
绵月凛然道:“我的错我认,这样吧,本次新会员考核没过者每人再给一次机会,连同王小军他们几个,重新参加考核,事后我将退出武协,这样处理大家还满意吗?”
陈觅觅道:“小军你是怎么想的?”
韩敏忽然站起隔着主席台对沙丽道:“沙姑娘,我也正想请你指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