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1章 还剑

余巴川冷冷道:“原来武协的六大派可以随意制定更改规矩。”
灵风怒道:“你敢威胁我们武当派!”
陈觅觅忽然接口道:“师兄,我知道剑在哪。”
净禅子也不啰嗦,呵呵笑道:“你不给我面子,我不给你面子。”
下面群情耸动,武林里普通弟子转派都是大事,更别说六大派之间了,这里面多数人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出,这热闹可越看越大了。
果然,余巴川道:“既然有先例,那我也想请大师替我开个后门,不知道我够不够格?”
王小军道:“知道啊,那墩布还是我给她撇的呢。”
余巴川道:“我听说只要有人能胜过在座的任意一位常委,就可以自动取代他的位置,你就不怕我先挑战你?”
王石璞小声问王小军:“这事儿你们知道吗?”
余巴川顿了顿,忽然换上一副表情道:“我听说武当派的镇派之宝真武剑失窃了,这事不假吧?”
下面的众人越来越觉得这趟不虚此行,都兴味盎然地看着。
王小军瞟了一眼沙丽,她刚搞出事端余巴川就趁虚而入,这不得不让王小军怀疑其沙丽来。而以余巴川的武功,无论是挑战三个年轻常委里的哪一个,都是有赢没输,华涛在经验和资历上就不如余巴川,加上多年来浑浑噩噩,只怕八成也不是他的对手。
净禅子愕然道:“你知道?”
余巴川也有和-图-书些愕然道:“现在的武协不讲究以德服人,直接以武功排顺序了吗?”
唐思思翻了个白眼,原来王小军考虑到她和胡泰来都是直肠子,怕太无动于衷了反而露馅,所以没告诉他们。
净禅子把剑放在桌头,扫了余巴川一眼道:“余先生,你还有什么高招?”
胡泰来道:“你摆明就是想钻空子,但是你打错了主意,王小军是六大派的弟子,本就不用参加考核,至于我们几个,这就离开逸云山庄。”他抱歉地对卫鲁豫道,“卫兄,就是连累你了。”
余巴川不说话,竟似默认了。
不到十分钟,郭雀儿又像一阵风一样掠进来,她手里拿着一个还没拆封的长条包裹,顺手交给了陈觅觅。陈觅觅则双手托着递向净禅子,净禅子两下撕开包裹,露出一把古朴的短剑来,净禅子拔出剑身端详了一番,调侃道:“嗯,如假包换十足真金,师妹,这是怎么回事?”
王小军偷眼陈觅觅,陈觅觅冲他吐了吐舌头,意思这回可不是自己游说有功,而是师兄真发了脾气。
余巴川一摆手道:“我可没这么说,我只能说剑还在四川,我去找比各位去找要容易一些。”他凝视着净禅子道,“所以道长要想好了,真武剑传承千年都没出岔子,你不想让它在你手里毁了吧?”
净禅子淡然一笑道:“今天大家都撕和-图-书破了面皮,老道索性也疏狂一回——多年来不一直都是这样吗?你想当武协主席,需赢了我再说。”原来余巴川一出现他就有气,对方摆明就是搅局踢场子来的,如今的六大常委里,三个年轻的少不更事,少林派方丈缺席,华涛看样子也不堪大用,他再不出面眼看就要失控。净禅子是半道出家,年轻时也是性如烈火,余巴川这么目中无人地闹事,他也就毫无顾忌地回击!
陈觅觅面向江轻霞微笑道:“轻霞姐,峨眉的姐妹们此刻在哪?”
余巴川道:“那就要看净禅子道长愿不愿意交我这个朋友了,剑在那帮人手上可得尽快要回来,不然丢了毁了也说不定。”
众人都觉意外,想不到素来恬淡的武当掌门竟然如此强势。
余巴川道:“我不是来闹事的,你们武协缺个主席,我不辞劳苦地来自荐,这不是好事吗?”
余巴川终究是有顾忌,不禁道:“道长,咱们两派素无恩怨,你一定要和我过不去吗?”
余巴川道:“到了湖北万无一失,不见得这一路上就没出问题,我有可靠消息,真武剑还没出四川就被掉包了!”
绵月嘿然无语,静等他的后话。
王石璞呵呵一笑道:“小军的身份大家都清楚,铁掌帮迟早是他来做帮主,余掌门这么斤斤计较就没意思了。”
江轻霞道:“就在山脚休息http://m.hetushu•com。”六大派的弟子又和别派待遇不同,虽然不能进主会场开会,但是会议最后两天可以观摩比武,所以峨眉派的姑娘们都在山下等着。
余巴川一来就搞出这样的僵局,下面众人惋惜者有之、不平者有之,绵月交游广泛人缘极好,大部分人反而怪余巴川多事。
余巴川话峰一转道:“这后门既然是绵月大师开的,那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绵月大师的眼光我还是信得过的。”
净禅子道:“余先生是怎么知道的?”
周冲和拱手道:“那余先生是否方便告知,敝派上下感激不尽。”
余巴川道:“这位道长可别这么说话,我只是好心。”
余巴川故作惋惜道:“如此珍贵的宝物怎么能托这些阿猫阿狗护送呢?”
程元邦发了一会愣道:“陈姑娘快别这么说了,你这招偷梁换柱真是高明。”
王石璞道:“哪里哪里,这是简单的人情世故而已。”
陈觅觅瞟了余巴川一眼道:“雕虫小技,只能骗骗笨蛋!”
江轻霞道:“王小军加入我们峨眉派只不过是为了学习某种功夫,事后我已将他革出峨眉,他入门出门都是按规矩执行的,余掌门无话可说了吧?你要想快点加入武协倒是有个办法——你现在就拜我为师,我拉你一把怎么样?”
陈觅觅道:“我们动身来河南之前,我在四川给唐睿师妹发了一个包裹,嘱和_图_书咐她一定要带到逸云山庄来,她要是没忘的话……”
陈觅觅冲程元邦抱了抱拳道:“程总镖头,请你也代我向任大哥致歉,当时实在是不方便明言,让他白辛苦了一趟,镖费我们会一分不少地支付的。毕竟真武剑最终还是由贵镖局护送到了武当手上。”
江轻霞道:“连妙云禅师和净禅子道长都没说话,你何德何能想当主席?”
程元邦得意笑容僵在脸上,不悦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余巴川道:“六大派弟子不用参考核,也得掌门首肯了才行,铁掌帮的掌门现在何处?另外——”他冷冷道,“王小军早已退出铁掌帮加入了峨眉派门下,各位都还不知道吗?”
净禅子笑道:“你骗得我好苦啊,最冤的是你那几位师兄,费尽艰辛只能接到一截墩布——冲和,你快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不要大惊小怪。”
净禅子见闹得不可开交,当下朗声道:“余先生,多年来是你不愿意再入武协,今日一来就口出妄言,我望你念在大家都是武林同道,不要把事做绝,否则谁的脸上也不好看。”
净禅子索性接过话茬道:“这么说,余先生是在武功上自信能胜过老道吗?”
郭雀儿已经有所触动,叫了声“我去”,身子一闪便消失在了门口。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她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余巴川道:“这事出在四川,我自然知道,和_图_书而且我不像你们这些常委委员平时高朋满座,我认识的人多为鸡鸣狗盗之辈,所以耳目更灵些,现在真武剑的下落嘛,我倒是还算心里有底……”
卫鲁豫摊手道:“谈不上连累,我就不该占这种便宜,咱们大不了明年再来!”
余巴川也不动怒,淡淡道:“铁掌帮收徒必须得掌门亲自出面,王东来生死不知,王小军被革出峨眉无非成了一个无门无派的散人,更谈不上是六大派的人了。”
净禅子沉声道:“想不到武当也有被人威胁的时候!”
净禅子盯着余巴川道:“剑在你手上是吧?”
净禅子沉吟不语,半晌方打个哈哈道:“我们修道之人讲究置身物外,我岂能因受到威胁就改变初衷?宝剑也好,名声也好,最终都是虚惘,一把剑而已,我……”
听到这句话,灵风和周冲和都站了起来,净禅子摆摆手示意他们冷静,淡定道:“不劳余先生挂怀,真武剑已经由我师妹和她的朋友们寻回,托隆兴镖局镖师任大强护送回武当,今日已到湖北境内,武当七子中有人前往接应,必然不会有失。”
隆兴镖局的总镖师程元邦听净禅子顺带给自己打了广告,急忙起身四下抱拳。
陈觅觅道:“我知道长途跋涉这一路上肯定有人要打歪主意,所以就在暗中掉了包,发往武当山的包裹里只有一截墩布,真的真武剑就劳烦峨眉的姐妹直接带到了会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