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3章 岌岌可危的武协

陈觅觅道:“武功高低是看综合方面,如果光靠内力就能定胜负,那以后也不用比试了,谁的年纪大谁就是老大。”
陈觅觅脸上跟着变色,王小军眼光虽不如她,但也隐隐觉得不妙,王石璞最后一掌拍出,整个人像被突然抽光了力气似的蜷缩起来,余巴川霍然一掌拍在王石璞胸口上,后者毫无商量地高高飞起,在空中喷出一口血然后才重重地摔在地上。
然而王小军这会却在走神,他沉思了片刻,忽然道:“一伙的!他们是一伙的!”
“大师兄!”王小军暴喝一声,冲上台护在王石璞身前,余巴川背着手冷笑道:“你要谢谢我手下留情,刚才我想要他的命并不难。”
“我等不了!”王小军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
王石璞黯然摇头道:“抢茶水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就算……我武功比你高,也只是一点点而已,咱们毫无胜算,铁掌帮总得有人出来抵挡一阵……我上了,你就不用上了。”
王石璞却跳上主席台,把桌子抛到下面道:“不用麻烦了,这地方足够。”
陈觅觅道:“我师父可不光是年纪大。”
陈觅觅沉声道:“小军,你应该明白忍辱负重比逞一时之快要难,你现在上台也无济于事。”
余巴川直视着台下道:“王小军,下面是不是该你出手了?”
王石璞纳闷道:“什么一伙的?”
王小军发狠地盯着余和*图*书巴川就要再次上台,王石璞死死地拉住他的手道:“小……小军,听我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王石璞拍拍他的肩头道:“你好好看着就是了。”
余巴川冷笑道:“你又不是常委,轮得到你接茬吗?”
陈觅觅吃了一惊,平时的王小军可不会说这样的丧气话。她偷偷把手塞进王小军的手掌里,低声道:“小军……”
王小军忽然有感而发道:“要是我爸没病,余巴川一定不是他的对手。”接着他又叹了一口气,因为他也知道,这只是个假设。铁掌帮加上失踪已久的爷爷,一共才有五个人,每一个可以说都是能独当一面的高手,如果没有反噬的弊端,铁掌帮至今也会是毫无争议的江湖第一大帮,他和余巴川的恩恩怨怨也就无从说起,所以说到底,这个假设根本没有意义。
王小军道:“这种事要上也是我上……”
王小军纹丝不动地喃喃道:“我大师兄的技巧和内力都强过我,技巧上,我用游龙劲和乱七八糟的手段或许可以弥补,但是内力实在是硬伤。”
王石璞朗声道:“余掌门,我想讨教一下你的武功。”
王石璞虽是王小军的大师兄,但除了上次跟余二还有青城四秀动手,王小军几乎没见识过他施展武功,所以缺乏直观了解,这时一看,就见王石璞虽然挺着一个大肚腩,但身法灵hetushu•com动,这一点倒是和韩敏有异曲同工之妙。余巴川不苟言笑,矮小的身影在台上蹿来蹿去,像一颗被机簧弹出去的铁豌豆一样,两个人时而以快打快,时而凝滞迟缓,主席台上隐隐有风雷之声,预示着这是一场绝不容有失的决斗,只要这风雷声停住,那就意味着必有一人倒下。
余巴川道:“终于抬出车轮战这一招了,别忘了我现在也是武协的人,这样吧,给你们三次机会,你们选三个人出场,只要任意一个赢得了我,我这就下山。”
王小军道:“所以你师父活着的时候是公认的第一高手呗。”
王小军诧异道:“大师兄,你要干什么?”
张庭雷道:“你和铁掌帮的恩怨我们不管,但是你公然在这里叫嚣就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你武功再高,能把这里的人全都放倒吗?”张庭雷这一说话,不少人跟着附和起来,他们虽然对铁掌帮和青城派的恩怨不感兴趣,但王石璞毕竟是代表着武协,而且张庭雷的门人弟子属实不少。
此时,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王小军身上,虽然这位铁掌帮的少帮主是位新人,但大家都对他的性子有深刻的印象——余巴川这样闹,他早该跳起来了才对。
众人恍然,原来余巴川的真正用意就是祸害武协,以报当年在王东来那受的一掌之辱,至于是成为主席还是干脆解散,他压http://m•hetushu•com根也不在乎。当下有人道:“你和铁掌帮的事你们私下解决就是了,干嘛把我们牵扯进来?”
余巴川道:“好,王小军不敢冒头,推出你这个替死鬼,那我就照单全收!”
余巴川淡然道:“这我不管,我余巴川做事只凭痛快,你们就算一拥而上,我日后逐一去各位门上拜访,那也是一样的。”
余巴川微微冷笑,但毫无轻敌之心,当下挪开半步,还了一掌。两个人看似都隐忍而温吞,实则都蕴含了无穷的后招,一抬手一举足藏着绵绵无尽的杀手。在座的诸人都是眼光高明的一流高手,光看了前三招就觉得脖颈子里冷汗直冒,余巴川近年绝少在四川以外抛头露面,王石璞更是从未在武协里跟人动过手,似乎就是个混迹在帮派里碌碌无为的胖子,这一出手都展露了令人生畏的绝技,不但后生晚辈们望洋兴叹,连前排那群老前辈也相顾骇然,心想自己能风平浪静地混到今天真是不易……
王小军怅然地看着王石璞道:“大师兄,一开始你就应该让我去的,你武功比我高,你来压阵的话说不定有赢的可能。”
余巴川眯着眼睛道:“虎鹤蛇形门什么时候成了铁掌帮的捧哏了?”
余巴川伸手一指道:“外面请!”
王石璞微笑道:“反正你迟早是要过我这一关的,何必计较这些呢?”
这时绵月忽然双手合十道:“阿弥陀http://www.hetushu.com佛,事情闹到这一步,我可不能再袖手旁观了!”
王石璞既听不懂,也不感兴趣,他缓缓道:“小军,一会你要看好了。”
江轻霞怒道:“恬不知耻!”
这话一出人人自危,一时再也没人搭茬了。
余巴川打个哈哈道:“这话说到点子上了,你们以为我真的把区区的武协主席放在眼里吗?王东来自认武协是他一辈子的心血,我就是看它不顺眼,你们解散了更好,否则这个主席我当定了,是跟我打还是就地解散,你们看着办吧。”
王小军二话不说抱着王石璞跳下台去,王石璞伏在桌上咳出几口血勉强道:“我没事……”
王石璞小声道:“你好好看着,如果能找到他武功里的破绽,以后这就是扭转乾坤的契机!”王小军顿时明白,王石璞是要引余巴川出手,让他好有机会参研对方的武功,说白了有点炮灰的意思。
余巴川冷冷道:“也对。”随即也跳了上去,两人面对面,王石璞道:“得罪了。”说着左掌护在肋下,右掌平平地推向余巴川。这看似敦厚的胖子中年大叔,竟然没一句废话。
这时王石璞的掌风忽然大作,他一掌快似一掌地攻向余巴川,每迈一步就踩塌一块台板,同时脸上神色忽红忽白,余巴川微微冷笑,连着退出三步。
金刀王慨然道:“没想到武协搞到了今天这步田地,以前王东来虽然霸道,但他总还是讲理的,和_图_书今后要是谁凭武力就能轻易当上主席,这样的武协不待也罢。”
王小军这才猛醒过来道:“看好什么?”
王小军紧咬着牙,王石璞和陈觅觅则一边一个死死拽着他。
王小军目光瞬也不瞬地盯着台上,脸色很不好看。这时就听陈觅觅轻声道:“小军,你不要有负担。”原来她不知何时已到了王小军身旁。
余巴川顿了顿又道:“而且我不知道一个破武协有什么好待的,规矩多、破事儿多、用得着它的时候它屁用不顶。”说到这他面向江轻霞道,“小美人掌门,你堂堂的常委之一,被我几个弟子就压得抬不起头来,武协替你出过面吗?”
这时张庭雷霍然站起道:“余巴川,你在这里耀武扬威,是欺我武协没人吗?”
王小军喃喃自语道:“千面人的情儿和余巴川是一伙的!他说他最近在查一起武当的丑闻,原来就是指这件事!”王小军虽然想通了这一点,可是显然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无济于事。
胡泰来眼里都是怒火,下意识地就要报名,但想到自己武功不算出类拔萃,贸然出战只能凭白占用一个名额,只得忍气吞声。
这时王石璞和余巴川已经瞬间过了五十多招,从资历和年纪来说,王石璞其实要算余巴川的晚辈,但在台上丝毫看不出他有示弱的地方,反而仗着铁掌的先天优势偶尔占据着上风,余巴川越打神色越是木然,这场架似乎就要这么永远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