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4章 生死投票

唐思思吓了一跳道:“那怎么办?”
王小军摇头道:“不一样,如果我是这家健身房的大股东,再去别人家跑步,我的顾客们就会多想了。”
华猛道:“师父,姓余的那么猖狂,那咱们就跟他死磕到底!”
张庭雷默然良久,最终叹了口气道:“我再卖你一个面子,我可以保证所有和虎鹤蛇形门有关的委员都站在你一边。”
台下众人也都陷入怔仲不安中,哪还有心思吃饭。他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目光躲闪地看看王小军又看看余巴川。
王小军道:“这一点我早就看透了。”他笑嘻嘻地拍拍胡泰来的肩膀道,“老胡,你还是太稚嫩啊!”
陈觅觅勉强一笑道:“我师兄这一走,我的小脸也不管用了。”
胡泰来郁闷道:“武林不该是个热血驰骋的地方吗?怎么我们见到的全是唯唯诺诺鼠肚鸡肠之辈?”
韩敏叹气道:“不见得……今日武协发生的事让人寒心,说实话我们如果不是为了帮小军,也不想再留下了。”
江轻霞道:“既然小军打定主意了,那咱们去拉拉票吧。”
绵月淡淡道:“佛家讲究缘法,缘法尽了,强留也无益,这样吧,午饭后进行一次全体委员的投票,最终结果决定武协是否解散。”
王小军霍然站起道:www•hetushu.com“好,面子值几个钱?我这就去挨个求他们去!”
江轻霞吃惊道:“大师,你明明赶走余巴川就行,说这些干什么?”
这几个年轻人鱼贯走下场去,这时大部分委员并没离开,但一看到他们都纷纷躲避,客气一点的还能赔个笑脸把话题岔开,势利一点的干脆直接把头扭过去视若不见。胡泰来唐思思也就罢了,江轻霞和陈觅觅以前都是天之骄女,这会屡屡讨个没趣,可也顾不得这些了。
绵月转向余巴川道:“余先生,你和王东来的恩怨是你们那一辈的事,假如武协解散了,你能答应我不再继续找铁掌帮的麻烦吗?”
江轻霞急道:“可是余巴川明明就是挟私报复,大师你不能上他的当啊。”
这时唐思思道:“我爷爷他们都不接电话。”
王石璞咳嗽连连道:“小军……咱们都已经尽力了,你爸也不想让你再掺和江湖的事,正好……”
陈觅觅道:“所以现在可以肯定,千面人和他的情人、余巴川是一丘之貉,最主要的,武功最高的蒙面人至今还没出现,但显然也是他们一伙的,就算在投票中我们赢了,接下来要对付的将是蒙面人。”
绵月微微摇头道:“自王东来帮主失踪以后,扪心自问,咱们几http://m.hetushu.com个常委都是失职的,会员有事报上来,最终都得不到解决,无非是敷敷衍衍拖拖拉拉不了了之。我们少林是禅宗,最讲究与世无争清净修为,坐在这个座位上实在是因为朋友们的吹捧,多年来无论我师父也好、我师兄也好,参加武协大会不过点卯应酬而已,心里其实早有退意,让出家人当什么常委,简直就是莫大的讽刺,余先生的到来不失为一个契机,武协留与不留,我看还是大家投票决定吧。”
王小军见张庭雷就坐在座位上出神,他慢慢走过去,赔着笑脸,小心翼翼道:“老爷子……”
王小军道:“那就要看你爷爷有没有你二哥的胸怀,肯索性舍弃暗器谱了。”
唐思思道:“我的小脸还在——咦,我爷爷他们呢?”原来唐德已经离开会场,不知到了何处。
江轻霞还想说什么,绵月摆手道:“就这样吧,一个小时后大家再在这里集合。”说着竟拂袖而去。
沙丽意味深长地笑道:“小圣女是吃醋了吗?”
陈觅觅拉住王小军的手道:“我们走吧,她不会帮你的。”
王小军手脚冰凉道:“怎么会这样?”
张庭雷道:“现在人心不定,又无人主持大局,你不要在我这浪费时间,重要的是剩下的两个常委的意见。”
m.hetushu.com华涛怒道:“你给我闭嘴,我还没死呢!”
沙丽耸肩道:“那爱莫能助。”
王小军道:“到时候我还是武协的常委,怎么能再加入你的协会?”
王小军不再多说,冲华涛鞠了一躬,随即走到了沙丽面前,沙丽原本一张不苟言笑的脸这时正意兴盎然地看着王小军,她面露讥诮道:“昨天晚上我跟你说的话这么快就又验证了,武协这群老帮菜不但尸位素餐,还欺软怕硬,一个余巴川就把他们都吓住了。”
余巴川道:“只要武协解散我就心满意足,凭我的身份怎么再去和几个晚辈计较嘛,哈哈。”
王小军苦笑道:“这真是又一个‘好消息’。”
“不矛盾啊,你办了这家健身房的卡,就不能去别的健身房跑步了吗?”
王小军拳头握紧又松开,他忽然嘿嘿一笑道:“这样一来事情就简单多了,我说过,不管余巴川想干什么,我不让他得逞就是了,他现在想解散武协,那我就让武协继续存在下去!”他见陈觅觅紧皱眉头沉思不语,知道她是在为净禅子担心,刚才为了确保他不会冲动,陈觅觅还要拦着他上台,这时旧愁未去又添新忧,她反而是最不好受的一个。王小军道:“觅觅,你不用担心,你师兄会没事的。”
华涛堂堂的常委被余巴川当众www.hetushu.com羞辱,也算颜面扫地,这会正在懊恼,他摆摆手道:“你不用说了,我自己会考虑的。”
沙丽道:“你是嫌我坏了规矩吗?其实没有我,这种情况也是迟早的事,只要闹了乱子最终都是谁最有实力谁当老大,反正论资历和武功你都当不了主席,绵月撒手不管的结果就是余巴川趁虚而入,有没有我都是一样的。”
王小军目瞪口呆,下面的众人更是寂然无语。
这时胡泰来唐思思和江轻霞他们都围了上来,大家都是面带沮丧,都没想到事情会走到这一步。余巴川搬了把椅子大喇喇地坐在主席台上,两眼望着屋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江轻霞道:“大师!余巴川的话怎么能信?再说你这么做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吗?”
不料绵月话峰一转道:“武协创立的宗旨本是为了让武林朋友们有个能叙旧交流的对方,规章条例也不过是前人随想随写,从先天条件来说就属于草创,咱们江湖人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很多规矩这么多年来也没有进行过修改和跟进,武协何去何从也该是有个了断的时候。”
余巴川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他,既不阻止也不说话,只是冷笑。
王小军叹气道:“你爷爷当然不能接你电话,你们家的暗器谱八成就在余巴川手里,这会他早已威胁过你爷爷了http://m•hetushu•com。”
王小军打断他道:“第一,没有证据。第二,人们就算相信了你说的,只能是增加对余巴川的恐惧。”
沙丽道:“这样吧,你只要答应我肯加入我的协会,我就帮你。”
胡泰来道:“干脆咱们一会把余巴川的所作所为当众说出来……”
王小军恍然道:“是,多谢老爷子。”他大步走到华涛面前道,“华掌门……”
王小军道:“说到底,你帮不帮我?”
王小军道:“这一点我也想到了。”
胡泰来安慰王小军道:“我看大部分人对武协还是有感情的。”
王小军感激道:“谢谢!”
王小军皱眉道:“你还说你跟他不是一伙的?”
陈觅觅回头瞪了她一眼,沙丽毫不在乎道:“希望有机会能和你切磋一下。”
绵月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肃然无语,净禅子一走,绵月已经是仅剩的可以凭一人之力扭转局面的存在,见他终于出面,不少人都松了一口气。
唐思思笃定道:“我看没有!暗器谱不像真武剑,只是一个象征,我们唐家现在用的大量的秘方还是沿用暗器谱上面的,余巴川要是把它毁了或公之于众,唐门都不能接受!”
“好啊。”陈觅觅淡淡回了一句,小声对王小军说,“千面人的情人和余巴川是一伙的,我师兄的所谓丑闻就是他搞出来的,就为了在今天发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