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5章 最后一票

这时会场里还有五十多位委员,绵月往下看了一眼道:“这么说,剩下的都是同意武协解散的吗?”
王小军的心一个劲往下沉,他想不到武协已到了这步田地……
沙丽冷冷道:“我可不兴这套,我先表个态,我投同意解散武协一票。”
那位郭怒郭三变愕然道:“绵月大师,您这步子也迈得忒快了,其实我们是还没想好。”
不等委员表决,前面两排老前辈们轰然起立,为首的一个长胡子老头道:“绵月大师,我们不是委员,就不在这惹眼了。”
王小军忽然站起道:“各位,假大空的话我不会说,我想留在武协,是因为我爷爷的关系。我爷爷以前横行霸道也好、秉公无私也好,他练功走火入魔是事实无疑,这就意味着他以后不会再成为大家的倚仗,同样不会成为大家的威胁,武协的创办不是为了一个人,武林本是个极小众的群体,武协是大家唯一的俱乐部,仅此而已,在这里我只想说一句,别忘了你们的身份,在古代你们是大侠,是群豪,今天千万不要唯唯诺诺地活着,我知道有人在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不必怕他,跟他拼命就是了,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认,但求问心无愧!”
张庭雷率先一挥手,带着几个虎鹤蛇形门的旁支晚辈或朋友走了出去,接着胡泰来、程元邦和_图_书、金刀王也相继站起走到了门口,叫不出名姓的也有十来个陆续离席。
王石璞喘息道:“小军,就算投票赢了,余巴川要继续闹下去,你打算怎么办?”
王小军笑嘻嘻道:“谁也没说不许呀,既然已经这样了,沙美女,那我就再拉一票——你不如也举手算了。”
礼堂中间,最后的十几个委员脸上,焦灼、忧虑、犹豫的神色接连闪过,这些人中确实有一部分对武协是有感情的,但他们也在考虑王石璞想到的问题——如果让武协继续存在下去,余巴川很有可能会成为武协主席,自己此刻的作为就是对余巴川的挑战和冒犯,以后的日子必然不会好过。但如果投否决票,则更是顺了余巴川的心思,他们免不了会患得患失。当然,也有一部分人是平时就对武协颇有微词,这时终于彰显了自己的重要性,可要让他们断然投同意票他们也下不了这个决心。
沙丽忽然高声道:“哟,还带现场拉票的。”
绵月道:“这样吧,为了更直观,从现在开始投过票的委员请暂时到外面,刚才表过态的,想反悔的话再给大家一次机会,这回我再问一次,弃权的人请举手。”
除了那几个人,又有十来个委员举了手,算起来虽然比不同意解散的票数要多了几票,但也不成气候http://m.hetushu.com,看来大部分人都没想好。
王小军撇撇嘴,也不以为意。沙丽这种早就找好了后路,就等着跟原单位辞职的,他自然没对她报任何希望。
绵月道:“请投弃权票的朋友自行离开。”
王小军、江轻霞、胡泰来以及张庭雷的同门都举起了手,粗略一算,居然只有稀稀拉拉的十几票。
绵月肃穆道:“下面,请不同意武协解散的人离开。”
王小军道:“那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余巴川不是说给咱们三次机会吗,我先上去撑他五十招,觅觅再坚持五十招把丫体力耗个七八成,再找一个高手上去一锤定音!”
王小军和陈觅觅对视了一眼,都是暗暗摇头,以前武协人气高涨的时候谁都以进入武协为荣,今天居然沦为鸡肋。可见在余巴川的游说和威胁下,不少人心生去意。
原来唐德最终没有投票,老头沉着脸,也不知在想什么。
江轻霞举手笑道:“我投票,不过在场只剩了四个常委,我们就不用出去了吧?”
余巴川面无表情道:“没问题。”
剩下的委员中不知是被余巴川说动还是终于决定孤注一掷,纷纷投了赞同票。随着众人的离席,会场中间赫然只剩了一个人。
王小军稍稍宽心。绵月按按手道:“放下,放下,我知道事关重大,大伙心www.hetushu.com里没个准谱,不过说到底这是你们自己的权益,所以我不建议弃权处理,当然,实在举棋不定的话也无法,下面,投弃权票的请举手。”
绵月点点头,对余巴川道:“为了公平起见,余先生也可以说两句。”
圆通道:“最终投票结果,否决和赞同票各是32票,并且时间已到。”他小声问绵月,“师叔,要按弃权处理吗?”
绵月微笑道:“好,常委嘛,这点特权还是有的。”
绵月摆摆手,和颜悦色道:“唐兄,你还没想好吗?”
郭怒道:“不变不变,我得再想一想。”
余巴川嘿然冷笑道:“我没什么可说,也只想提醒王小军一点——如果武协继续存在下去,他很有可能弄巧成拙、徒为他人作嫁,因为,最终我还是会当上主席。”
众人默然无语,郭怒霍然站起道:“我投否决票!”接着也有几个人尾随着他投了票。
唐思思瞪大眼睛道:“爷爷?”
王小军紧张地环顾会场,只见东南角率先有五六个人举起了手,王石璞道:“那些大多都是四川的门派。”
当下有十来个人毫不迟疑地走了出去,比之刚才却是少了一半多,这情形就很微妙了,那些人也许是举棋不定,也许是想继续留下凑个热闹。
会场上鸦雀无声。
圆通大声道:“票数统计,否决票和赞同http://www.hetushu.com票为23比27。其中否决票里包括三位常委,赞同票里有一位常委。”
绵月道:“好,投票正式开始,首先,不同意武协解散的委员请举手。”
陈觅觅忧虑道:“从局面上看,对我们不利——咱们比余巴川少了4票,再这么走下去,咱们自己就输了!”
王石璞欲言又止,其实他不说王小军也明白,这个最后一锤定音的高手只存在于想象中,在场的并没有谁能确保完成这个任务……但是在投票阶段就输的话就意味着连最后一搏的机会都没有!
王小军点点头,余巴川一直孜孜以求的就是在四川建立他的川蜀联盟,唐门和峨眉派都曾是他的拉拢和威胁对象,看来还是卓有成效的。
江轻霞往主席台这边瞟了一眼道:“王小军,你呢?”
绵月道:“既然如此,咱们就还按程序来——请同意解散武协的朋友离席。”
会场上顿时举起二三十只手,相对斟酌煎熬、权衡利弊,自然还是弃权最为方便,这里面一共是八十多位委员,居然有一小半都表示要弃权。
王小军这才反应过来,忙道:“我也投票。”他举手的同时看着旁边的华涛,华涛脸上阴一阵晴一阵,似乎犯了大难。王小军低声道:“华叔,算我求你一次!”
绵月笑道:“看来留下不肯走的诸位是真的没想好。”他表情一变道,“不过和图书今天必须投出个结果来,再给各位三分钟的考虑时间,三分钟以后没有明确表态的都按弃权处理。”
绵月又道:“好,同意武协解散的人请举手——余先生,为了服众,你愿不愿意置身事外?”
华猛也急道:“师父,这个怂咱可不能认啊!”
王小军嘴上说笑,其实众人都感觉到了乌云压顶的压力,一小时说到就到,绵月大步走上主席台道:“下面进行投票。”他顿了顿道,“因为事关全体会员的利益,所以我建议常委和委员无差别投票,就是说常委也只代表自己一票,各位有什么意见吗?”
绵月道:“张老师客气,各位虽不是委员,想投票的话自然也不会有人说什么,不必这么教条。”
长胡子老头连连摆手道:“不了不了,我们还是在外面等着。”所谓人老精鬼老滑,这群老头分明是谁也不想得罪找个由头干脆集体投了弃权票。
此时此刻,场内场外几百双眼睛都盯在这中间的不到30人的身上,有些人顶不住压力,主动宣布自己投弃权票走了出去。渐渐的,只剩了十几个人。
圆通大声道:“还有最后一分钟。”
依旧是东南角上那几个四川委员带头,20多个人走出了会场。
华涛犹豫再三,终于叹气道:“我也投票!”
绵月微笑道:“郭老弟绰号叫三变,不会这时候也应个景吧?”众人都是轰然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