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6章 周佳

唐听雨惊诧道:“小佳,你怎么到了这里?你不是在山下的酒店里吗?”
唐德犹豫再三,忽对余巴川道:“余掌门,唐门和青城派素无恩怨,请你念在乡土之情,把暗器谱还给唐门。”
唐思思却瞪大眼睛道:“妈?”
就在这时,一个娇柔的声音由外而内道:“我可以证明,暗器谱不是余掌门偷的。”随着说话的人走进礼堂,众人面面相觑,竟然无一人认识。
当下有人问唐傲道:“那个送信的人呢?你们抓住他没有?”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拢在唐德身上,老头慢慢站起,却仍不说话,脸上犹豫不定,似乎是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
按照唐思思的意思就要当场跟爷爷喊话,王小军冲她摇了摇手,唐德之前已经卖过铁掌帮面子,这时他们几个心知肚明老头是受了威胁,但王小军一来不想让他为难,二来知道唐思思的影响微乎其微,最终的决定权还在唐德。
唐德沉着脸道:“老二家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绵月道:“原来是唐家二郎,你有什么话说?”
此言一出,礼堂上竟再无声息,外面的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一个劲地往里挤……
周佳只是冲唐德一笑,然后抬头看着绵月道:“绵月大师,我们唐门对你以上宾之礼相待,你为什么要以怨报德,抢走我们的暗器谱?”
周佳淡淡道:“我只是觉得蹊跷,所以那晚趁大师在楼下和-图-书用餐的时候偷偷进了大师的房间,为了郑重起见,你的屋子是我亲自打扫的,一景一物我都熟悉,那件花衬衫也是我那时才注意到的。”
唐听风刚要发火,唐傲拦在他前面道:“爸,你让婶婶说完。”
余巴川微微一愣,随即得意道:“这回你们总该信了吧?”
余巴川则怪笑道:“终于有人替我出头了,这位姑娘是哪门哪派的啊?”合着他根本不认识周佳,自然,也可能是为演戏而已。
余巴川神色如常道:“你的意思这事是我做的?”
周佳道:“那件花衬衫并不是蒙面人的,而是唐家堡里的东西,偏巧不巧的,它曾经就放在大师你住的房间里。”
绵月和颜悦色道:“唐兄,武协是存是亡就在你这一票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唐思思飞奔到周佳身边道:“妈,这是怎么回事?”
唐傲道:“然而就在刚才散会之前,有人给我爷爷私下送信,以暗器谱为要挟,要他必须投同意解散武协一票,暗器谱上记载着我唐门几乎全部暗器的制作、手法、解药秘方,对方无论是将它撕毁还是公之于世,对我唐门都是致命打击,我爷爷之所以犹豫不决,全系于此。”
周佳淡淡道:“我如果不掌握确凿证据怎么敢当众质疑江湖上德高望重的绵月大师——我进入你房间之后,在你床铺之下发现了暗器谱。”
绵月微笑道:“m.hetushu.com越说越离奇了,花衬衫云云我完全不知情,再说这世上就没有同样款式的花衬衫了吗?我想请问唐夫人,这些事情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我哪里得罪过你,所以你处处针对我?”
王小军和陈觅觅对视一眼,均是莫名其妙,余巴川拿暗器谱威胁唐德,他们谁也不觉得意外,可是周佳怎么会冒出来?还替余巴川说话?王小军不禁喃喃道:“完了完了,周佳一定是在唐门受的委屈多了心生怨念,所以当了余巴川的卧底,这么狗血的事咱们早该想到的。”
唐傲道:“你纠集神盗门偷真武剑、抢暗器谱,就是为了这一刻好胁迫武当和唐门支持你的报复行径,你不会敢做不敢当吧?”
唐听风沉声道:“思思,快把你母亲带下去吧,她神智不清了。”
唐傲淡定如水道:“武协大会前夕,神盗门夜袭唐门,旨在偷走记录着唐门暗器的暗器谱,好在被王小军他们阻止,但最终暗器谱还是被一个蒙面的神秘高手强夺而去,这件事绵月大师也是知道的。”
唐德失措地看着绵月,望向余巴川的目光却有些躲闪。
王小军愕然道:“没错,千面人投石问路,最终由蒙面人精准打击,但暗器谱后来的具体位置是怎么泄露出去的?这点我们都没仔细想。”
绵月微笑道:“唐夫人异想天开,只是你最后那句赞誉我可当不起,武林卧虎藏龙,和_图_书何况我也和那蒙面人对了两掌,说来惭愧,我竟不是他的对手。”
周佳重复一遍道:“我可以证明暗器谱不是余掌门偷的。”
余巴川道:“笑话,说话是要讲证据的,我跟神盗门并无联系,况且净禅子中途退会也不是因为真武剑。”
唐德低声道:“你不要胡说八道!绵月大师怎么可能?”
周佳道:“我之所以觉得蹊跷也不是凭空而来的,神盗门偷窃暗器谱不成,它被从密室转移到了我公公手里,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而这些人里拥有这么高武功的,只有大师你一个。”
众人哗然,唐傲这也算是自曝家丑,谁也想不到堂堂的唐门居然出了这种事。
这时唐傲忽道:“爷爷,暗器谱既然落入他人之手,这时候还回来也已无用,人家说不定早就复印了千百份,无论你就不就范,唐门再无秘密可言,所以我说这东西不要也罢,您投票只需追随本心就好。”
陈觅觅又气又笑道:“呸,那你怎么不早说?”
几个操着四川口音的委员顿时纷纷道:“那就是没有证据!”
众人再次耸动,自然而然地都把目光扫向余巴川。
众人也是指点纷纷。有人冷嘲热讽道:“那我们以后去唐门做客岂不是要担着被怀疑成贼的自觉?”
周佳提高声音道:“大家有所不知,唐傲说的那名蒙面高手是在光天化日之下闯入唐门,当时唐门长幼无一不在,加上王小军和_图_书、胡泰来、武当小圣女,可谓高手云集,然而还是被这蒙面人如入无人之境,他公然出现,接连打倒众人众目睽睽之下带着暗器谱离开,试问武林里有几人能有这样的武功?”她直面绵月道,“绵月大师,你那天实在不该自己出手的。”
余巴川冷冷道:“你这话说的,我要答应了岂不是承认了暗器谱是我偷的?”
唐傲也面向余巴川,依旧淡淡道:“余掌门,你这么做不觉得卑鄙吗?”
这时一个戴着厚底眼镜、背有些驼的青年从门口走到大礼堂过道上,面无表情道:“大师,我有话说。”此人正是唐门第一高手唐傲。
绵月也是被问得一愣,尴尬得挠了挠长满毛茬儿的头顶,干笑道:“这……这是什么意思?”
绵月不耐烦道:“这一切都是唐夫人自说自话,一件花衬衫就想定了我的罪吗?”
周佳道:“大师果然是心思缜密之人,那件花衬衫本是园丁工作时才穿的,因为偶然弃置在那间屋的角落里,大师就是觉得它‘没人注意’才决定拿它蒙面,可你不该用完之后仍把它放回原处,我们都亲眼所见那蒙面人跳出了唐家堡,难道他事后竟还会冒险潜回来,就为了还一件衣服?”
唐德额头冒汗指尖微颤,老头在唐家堡说得豪迈,但对方一旦真的开出价码,要他放弃暗器谱还是千难万难,暗器谱是历代前人的心血,放弃它就等于是要把百层高楼推倒再从一hetushu•com砖一瓦盖起,任谁也会踟蹰焦灼。
绵月不悦道:“所谓疑人偷斧,主人就是这样招待客人的吗?”
众人闻听,一起把目光转向了王小军,王小军摊手道:“不是我爷爷!真不是!”
唐傲道:“那只是个这里的普通服务人员,我们抓他干什么?”
绵月沉吟片刻道:“唐兄,既然我答应过你,就会给你一个交代,现在,还是请你先行投票吧。”
唐德怒道:“那你说是谁?”老头这会脑子已经彻底乱了,王小军的“推测”同样在他心里闪过,其实别说唐德,就连唐思思这会都有点吃不准……
周佳道:“我是唐门二爷唐听雨的妻子。”
周佳冲女儿嫣然一笑,又当众道:“我知道这说明不了什么。可是绵月大师你还记得蒙面人用来蒙面的那件花衬衫吗?”
进来的人正是唐听雨的妻子周佳。
绵月疑惑道:“花衬衫?”
众人都点头道:“没错。”
绵月道:“这我倒真没注意,不过就算是真的也说明不了问题吧,那人潜入唐家堡,偶然心生抢暗器谱之意,随便溜进一间屋子找了蒙面的东西,只不过偏偏是选中了我那间而已。”
绵月点头道:“没错,我还答应过唐兄,这件事我不会袖手旁观,这边武协的事一了,我马上着手调查。”
唐思思手心冒汗,她拽着周佳的衣角道:“妈,你还有没有别的证据?”唐思思也觉周佳的话惊天动地,但她相信母亲不会贸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