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7章 民协

绵月道:“我素知六兄是武林的百科全书,可这些随机发生的事件你是怎么知道的?”
刘老六道:“这些事都系神盗门所为,而神盗门向来神秘低调,而且只偷值钱的东西——”说到这他笑嘻嘻对王青等人道,“我不是说各位的宝贝不值钱哈。但神盗门频繁出手针对武林人士,大家不觉得奇怪吗?”
“哗——”这一来礼堂内外顿时爆了!
众人一回头,见刘老六带着另一个只顾低头玩手机的老头走了进来,大家平时见了他总想说笑几句,这时却如同家里漏水见到了水暖工,纷纷欣慰道:“六爷来了这事就快水落石出了。”刚加入武协那几个新会员不禁问:“这老头是谁?”旁边立刻有人给他们扫盲道:“这是刘老六六爷!被誉为武林的百科全书。”
王小军和陈觅觅一起看着对方,又异口同声道:“他是不是也问过你?”接着两人一起默然,原来那天绵月找过王小军之后确实又找过陈觅觅,问过同样的问题——你练武是为了什么?你对武协有什么看法?
唐思思小声道:“妈,现在怎么办?”
唐德瞪大了双眼道:“真的暗器谱现在何处?”
周佳道:“是的和图书,当时我清楚如果被你发现我们唐门满门性命不保,情急之下只好把暗器谱的封皮套在了一个差不多规格的本上,然后用油笔乱写乱画了一通,我不知道大师为什么至今还没发现那是一本假的暗器谱。”
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去寻找这些人所在的位置,却见他们无意中都站在一起,顿时有人赫然道:“他们都投了赞成票!”
众人再次吃了一惊,王小军和陈觅觅这会也信了八九成,可他们到底也想不通绵月是出于什么目的……
王小军好奇道:“这老家伙自打开会就再没见过,也不知在忙什么。”
绵月点点头道:“可这里丢了宝贝的委员不超过10人,投了赞成票的却一共是32位,这一点六兄又怎么解释?”
刘老六道:“这些人有个共同点就是此刻都在这个会场,还有一个共同点我就要考考大家了,看谁能看得出来。”
刘老六毫不迟疑道:“你!”
周佳道:“被我藏到了一个万无一失的地方——至于大师手上那本暗器谱的真假,他拿出来一看便知。”
钱小豪苦笑道:“幸会幸会。”
绵月道:“六兄到底想说什么呢?m.hetushu•com
绵月道:“谁?”
唐德目瞪口呆道:“你……你说的是真的?”
广西紫竹帮的段帮主无奈道:“兄弟向在南方,以后咱们多亲多近。”
福建逐流帮帮主道:“欢迎大家以后来胡(福)建做客。”
唐德急匆匆一把抢过那本子,颤抖着翻了几页,老泪纵横道:“是真的!你……你是我唐门的恩人!”老头激动之下似乎就要跪下,想想不妥,最终给周佳鞠了一躬。周佳急忙躲开道:“父亲,您别这样。”
王青、钱小豪这些人错愕地面面相觑,显然是这时才知道大家都有着相同的遭遇。
绵月喝道:“为什么是我?”
众人无不悚然,急忙都往后褪,华涛也觉坐在那里如坐针毡,可是又不好意思挪地方……
刘老六立刻接口道:“因为你早就筹划着组建一个新的协会好代替武协,这32位投了赞成票的委员,无论是丢了宝贝的也好,冲你面子的也好,他们都有一个更大的相同点——在这之前都见过你!你是德高望重的高僧,大师,武林前辈,如今降格拜访他们,这些人自然对你奉若神明,你有什么问题他们也言无不尽,于是你开始探他们的口风m.hetushu.com,对武协忠心耿耿的,你就让神盗门出手,以便事后威胁,只要透露出对武协丁点的不满,你就趁机拉拢收买,我敢说,这32票里,至少有10个人已经知道你要组建新协会的事,他们同意解散武协,就是为了助你一臂之力!”
唐德擦擦眼泪,瞪视着绵月道:“大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绵月道:“六兄,你说这些干什么?”
这时有个苍老慵懒的声音道:“我给你个说法怎么样?”
刘老六却忽然岔开话题道:“上个月7日,兖州蝎腿门王青的祖传掌门扳指失窃,8日,同在山东的神弓钱小豪的牛角弓失窃,这张弓虽然年代不甚久远,但是能做这种弓的师傅少之又少,几乎濒临失传,钱小豪向来视若珍宝。上个月12日,广西老前辈紫竹帮的段老爷子家传的疗伤秘方在家中失窃,15日,福建逐流帮帮主的鲨鱼骨潜水护板失窃……”刘老六一连说了一大串地名人名,不是丢祖传的宝贝就是丢功法秘籍,总之都是武林人爱惜如命的东西。
唐德沉声道:“大师这是公然威胁我们吗?”他话音未落,唐听风唐听雨分别站到了唐德两侧和绵月对峙,连唐思思也把m.hetushu.com母亲护在身后瞪着台上,唐傲扶了扶眼镜,目光灼灼,似乎在计算这里到绵月的距离……
又有不少人道:“就是。”
绵月面带讥诮道:“这么说来,唐门的暗器谱根本就没丢?”
绵月见是刘老六也微微一笑道:“六兄说要我一个说法,此话怎讲?”
刘老六道:“中国虽大,武林门派却无非就是咱们会场这些,一两个门派出事确实说明不了什么,可接连四五个门派都丢了宝贝以后,我老人家自然也就触类旁通了,那段时间以来,我在全国各地奔走,就为了拜访武协里的各位委员,好在大伙都不把我当外人,所以有什么事都会跟我说。”
刘老六笑嘻嘻道:“那也未免太巧了。”
绵月沉声道:“六兄是说他们之所以投赞成票,是受了胁迫?”
这时一条壮汉站出来大声道:“六爷说的我不同意,我也投了赞同票,但是我可没受胁迫。”
刘老六道:“这30多人里固然可能有些是对武协真的心灰意懒了,但据我所知至少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是看在一个人的面子上才投了赞成解散票。”
周佳盯着绵月道:“大师,你是出家人,撒没撒谎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hetushu•com做,但你但凡还有三分对佛祖的虔诚,就不该如此。”她说到这忽然掏出一个本子双手交给唐德道,“父亲,暗器谱一直在我这里,之所以这些天没对您说明,就是为了在天下英雄面前揭穿绵月,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确保安全。”
绵月道:“所以,六兄觉得这会不会是偶然巧合?”
会场上其余众人都觉哭笑不得,不过也猜出这里面肯定还有隐情。
绵月一笑道:“唐家人故布疑阵的手法是越用越熟了,我手上怎么会有暗器谱?至于唐夫人说的话,也恕我一概不认。就算暗器谱真的还在唐门手里,也说明不了什么。”
绵月脸上也有了怒色道:“唐门自家搭台自家唱戏,这么栽赃于我,我也想要个说法。”
王青懵了片刻,这才冲钱小豪抱拳道:“原来……”
唐德瞪大眼睛,喃喃道:“不错,绵月到我唐门之前,确实问过我对武协的看法……”
刘老六冷丁加了一句:“活哒!”
绵月听着这一切,忽然笑了,他摸了摸头顶,终于缓缓道:“没错,我是想组建一个新协会,而且名字都已经想好了,就叫民协。”
刘老六摆摆手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是自愿的。”
刘老六道:“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