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8章 懂粉丝经济的和尚

王小军听到这里忽然恍然地看着沙丽,喃喃道:“原来沙丽不是余巴川的马前卒,而是绵月的。”
王小军冷丁道:“不行啊大师,我还是武协的常委呢。”
圆通无话可说,只得看着绵月。
绵月愕然道:“你怎么也这么冥顽不化?”
程元邦道:“这……合法吗?”
事情到了这一步可谓是百转千回,众人谁也没想到德高望重的绵月大师会联合神盗门做出这种卑劣的行径,更没想到他居然背地里又组织了一个叫民协的新协会。
众人面面相觑,有不少人深有同感,之所以这么多年没人提出异议,也只是因为墨守成规而已。
下面众人神色各异,但显然有相当一部分人动了心。武协作为一个爱好者协会其实跟别的协会还是有区别的。比如高尔夫球协会、台球协会这些组织,他们的会员大多是各行各业的爱好者,本职工作并不是这个,也未必有多高的水平,就是凑个热闹而已,爱好是生活的一部分,但绝不是全部。而有资格进入武协的都是武林里的佼佼者,大多一辈子浸淫于此,很多除了武功之外不会别的手艺,属于社会底层,像金刀王这种土豪毕竟是少数。你让所和_图_书有人都强迫性地遵守刻板的教条,他们自然会心理失衡。
绵月继续道:“就这个问题,我年轻的时候问过不少老前辈,也问过我师兄,他们统一的回答是:社会也是一个生态,如果我们破坏了这个生态就会让人们养成依赖性,引来不必要的关注,最终危及自身。可我还想问一句,如果我们连街上跑的蟊贼都不敢抓,那还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吗?各位在学武以前,师父谆谆教诲的难道不是武德吗?”
刘老六嘿然道:“我这么说是给你师叔面子,他做了这么多见不得光的事,他主持的投票都做不得数,你跟我老人家掰扯这个不是自取其辱吗?”
王小军惊讶道:“啊?这门手艺好学吗?”
绵月道:“社会上本来有很多适合我们的职业,只要牵扯到安全和暴力,就没有我们做不来的事。”
绵月冲圆通打个手势,圆通马上搬上一个箱子来,绵月道:“家中失窃的各位,你们的宝贝都在这里,凡是神兵利器我都加意保养修缮过,凡是秘籍图谱我一字未看,大家请各自领回,在此我郑重致歉。”
唐德道:“你这才是自说自话!”
唐德哼了一声,不再和图书多说。
王小军道:“你不该找余巴川来帮你的,无论他想干什么,我都会反对到底,其次,我仍然觉得大师这种两面三刀的做法不合我的脾气!”
余巴川竟不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王小军,王小军这时才明白余巴川也是在替绵月做事的……
王小军啧啧道:“让你的付出对得起你的回报——这招狠啊,我听了都动心。”他不得不承认,绵月的口才比沙丽好多了。
绵月反问他道:“民间的反扒联盟合法吗?那些自己组织起来的搜救队又合法吗?只要我们做的是好事,那就不用太束手束脚了。”
王青钱小豪等人一拥而上,各领各的宝贝,脸上都是喜不自胜,却是谁也顾不上指责绵月了。
程元邦道:“具体呢?”
刘老六道:“唐德已经投了否决票,这场闹剧也该收场了吧?”
绵月道:“我们的民协可以面向全社会公开,哪里需要我们出面我们就出现在哪里,一般的暴力事件各位应付起来自然绰绰有余,擅长轻功的,可以去挽救那些一时想不开的轻生者,擅长暗器的,我想你们解救起被绑架的人质来也比一般的警察要干净利落吧?其实这些都是和_图_书我的一些初步想法,武功的妙用肯定不止于此。”
绵月忽对王小军道:“小军,我是真心想接纳你,你和余巴川的恩怨说到底是他们上一辈人的事,而且你不觉得幼稚吗?你还年轻,要为以后的路着想。”
王小军张大了嘴:“和尚还懂粉丝经济!”
众人听到这里也都是默然,有人忍不住问道:“大师准备怎么让我们名利双收?”
绵月放下了这么久以来的伪装,似乎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看看目瞪口呆的人们,微微一笑,竟然不紧不慢地解释道:“所谓民协,可以理解为为民服务的协会。武协有一条规定我至今不太明白,它规定我们不许插手江湖以外的民间琐事,说简单点就是不许我们见义勇为,我问过在座很多人相同的问题,你为什么学武?我们见到不公为什么不能出手?看得出不少人跟我有一样的疑惑,我们明明都是身怀绝技的人,付出一生心血的本事难道只能每年在武协开会的时候显摆显摆,在武林同仁面前耀武扬威?”
绵月微微一笑道:“给人当保镖、护送贵重物品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别说一成,我看连百分之一都不到。”
唐德冷冷道:“你再m.hetushu.com会雄辩,抢夺我唐门暗器谱也是事实,对武林同道都下这样的狠手,我们怎么指望你为民办事?我投否决票!”看来老头对绵月的做法耿耿于怀。
圆通喝道:“他投票延时,早就按弃权处理了。”
绵月盯着他道:“区区一个投票能代表得了天下武林人的心吗?如果现在再来一次表决,你认为你们有几成胜算?”
绵月掷地有声道:“默默无闻不该是我们的本分,深藏功与名也早已不符合时代的要求,有付出就该得到回报,我们这群人不能再孤芳自赏自怨自艾,是该迈出去让世界认识我们的时候了。”
绵月温和道:“来我们的协会吧,用不了几年,整个武林都是你们这一代人的,所有该背的锅我都替你背了,以后你们可以不用再过苦行僧的生活……”
刘老六懒懒道:“大师你不用劝他了,他们王家人都是死脑筋,况且,武协还没解散呢——按照刚才的投票,这事儿已经结束了。”
程元邦道:“大师是要怂恿上所有武林同道抢我的生意吗?”
绵月微恼道:“我绵月在这件事上虽然有失光明,但绝不是卑鄙小人,你道我为什么没有发现暗器谱是假的?就因为这东西自到我m.hetushu.com手,我从没有偷看过一眼。”
程元邦道:“可是……我们做这些有什么钱可赚呢?”
绵月道:“做事情眼光要放长远,现在是挣关注度和粉丝经济的时代,那些奥运冠军无非是每四年露一次面,还不是照样豪宅名车?我们付出的心血比他们少吗?所以只要我们这个群体的关注度上去了,名利这些东西都是手到擒来的。”
绵月并不生气,而是温和道:“唐兄恼火也是应该的,我为我在唐家堡的所作所为也常常自责,包括对其他几位的非常手段,但我也是迫不得已。本来想着事后一定要对大家明言,争取取得你们的原谅。没想到功亏一篑,先一步失败了。”
绵月道:“我还有最后几句话说。”他不等别人搭茬,朗声道,“我组民协,往大了说是为民服务,其实也是有私心的,那就是我想为在座的所有人谋个前途。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各位都是武林里的翘楚,可是武林没落至今,大家大多穷困潦倒,说句时髦话,我们都是业内尖子,不该如此啊——那些炸油条的、卖小吃的,一旦做到行内前端,照样是名利双收,少林寺山脚下一个卖臭豆腐的都月入过十万了,我们这些武林高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