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9章 无解

王小军急道:“别呀,你把妙云禅师的电话号告诉我我跟他说!”眼见事情闹得不可开交,这时候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人物来收场,这世上除了净禅子,也就只有妙云禅师有这个能力了。
华涛被余巴川呛了几句,又不说话了。
王小军小声感慨道:“姜是老的辣,我总觉得哪里不对,还是华涛想得周到。”
刘老六道:“山上的事你师兄还不知道,你想想该怎么见他吧!”
刘老六懒散道:“你不该利用你师兄,有天我来蹭妙云禅师的茶喝,闲聊中他提到武协大会前你说怕他劳累,想替他主持会议,清风霁月的绵月大师怎么会操心这些俗事了?我找了个朋友一查,那段时间你飞机票火车票出得挺勤呀,而且你去哪里哪里就出事,傻瓜都知道你有目的了。”
余巴川冷冷道:“痛快点,答应就答应,不答应咱们就手下见真章,别忘了,你们还欠我一个武协主席呢。”
绵月道:“我只找人偷了真武剑,至于私生子的事情却不是我主使的,那是你们武当派自己的人搞出来的,也就属于是你们门派的内务,这个锅我可不背。”他说完再不理陈觅hetushu.com觅,而是转向华涛道,“华掌门,我听说华山派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经济拮据,你只要加入了我的民协,这些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你还有什么顾虑吗?”
绵月一笑道:“你倒是坦荡,好,我答应了。”
沙丽忽然站起冲江轻霞深鞠一躬道:“江姐姐,我在这里给你赔罪了,我用言语相激,确实是为了把你逼出武协,但同时也是为了让你进我们的民协,你在武协里是常委,到了我们民协一样可以当常委——”说到这她一笑道,“就是不知道民协里还设不设这个位置,但是大家平起平坐不是也很好吗?”
刘老六道:“简单,因为我要是绵月,我也会这么干。”
绵月道:“咱们怎么就不本分了?比如街上有人正在行凶,你叫徒弟们去制止,难道不是济人危难的举动吗?”
不料王小军道:“可以,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每人只能出一次场,不然你一挑三我们也就不用打了。”
刘老六道:“绵月,你要组新协会就组,哪怕你背地里拉人挖墙脚也算,可你处处跟六爷和大家耍小心眼就不丈夫了吧——你把会址选和-图-书在河南就不说了,你知道王小军为了他爷爷的事要提前见到几个常委,以往两天的武协考核你硬是给改成了三天,然后再假装给他走后门让他入会,其实是为了给余巴川铺路。崆峒派的丫头刚来的时候你装的不认识她,其实她也是你派来搅局的,比武夺常委的先例一开,武协马上就会大乱,以前不管真假,会场上总还是一团和气,如今按你的意思,非让大家打得昏天黑地六亲不认才好控制,可惜你算错了一点,那就是你的大马仔余巴川急着登场亮相来早了,不过一切还是在你的计算之内,他帮你吸引一部分火力,好让对武协还有念想的人死心,你再威逼一批,利诱一批,目的是让武协分崩离析,你再用民协的名义把他们聚在一起,至此你功德圆满成为事实上的武林盟主,绵月啊绵月,你下的好大一盘棋啊。”
江轻霞冷冷道:“我是你的手下败将,我这样的就不去贵协会添累赘了。”江轻霞忽然莫名生出一股悲凉,绵月他们威胁别的门派,都是盗取对方的宝物加以胁迫,王小军当初也问过自己,峨眉派有什么致命弱点,其实,峨眉和*图*书派的致命弱点就是谁都能欺负。所以干脆派沙丽直接动手,然后打一巴掌给个甜枣,这会故作大度地来道歉,江轻霞心高气傲,自然不会就范。
王小军耸耸肩道:“那就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绵月说完这句话,会场上忽然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人们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有的怔忪不宁,在回忆以往武协的日子,也有一部分不由自主地被绵月的设想打动,已经开始构思假如进了民协以后的改变。新的投票还没开始,众人已经有意无意地分成了两派。
绵月道:“那就重新投票。”
众人:“……”
华涛道:“照大师的思路,如果并不是有人行凶,而是两个人生了口角,其中一个花钱找到我们呢?再如果两个人都很有钱,都肯出大价雇我们替他们卖命呢?我们到底帮哪一头?长此以往,咱们武林人就会沦为有钱人的打手,这一点大师想到了吗?”
下面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这个条件王小军更不可能答应。对方三个人中,沙丽已然是一流高手,余巴川更是有和所有人叫号的实力,至于绵月,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他:那就是无解!和图书而且就算净禅子或者妙云禅师在这,也只能说有可一博,并无十足把握……
果然,绵月神色一变道:“多说无益,我现在已经开诚布公,是留在武协还是选民协,大家做个决定吧!”
王小军听得咋舌不已道:“六爷概括能力太强了!”
陈觅觅盯着绵月道:“那我师兄呢,就算他不肯抛弃武协,成了你的绊脚石,你也不该这样陷害他!”
刘老六道:“武协还没散呢!”
华涛嘿然道:“我的徒弟们给人当保安,虽然也是靠武功赚钱,不过都是劳动所得,至于大师说的那些方法,我总觉得有些过于炫酷了,我师父在世时经常对我耳提面命,要我遵守本分……”
王小军和陈觅觅对视一眼,均是摇头,现在情况不比刚才,刚才只要否决票多一票武协就会安然无恙,这时再投票的话无疑是帮绵月把想跳槽的人都指明了。
绵月只是一笑道:“六兄,你为什么非要跟我作对?而且我很好奇,最开始你是怎么想到要查我的?”
陈觅觅对王小军小声道:“绵月派余巴川来搅闹武协,万一余巴川真的成了武协主席,武协以后自然都是绵月把持,慢慢改弦更张也就m.hetushu.com成了他想要的民协,不过相比起过渡,绵月更希望武协解散,以他的身份和号召力,只要登高一呼,十有八九的人都会卖他面子,武协顷刻就会变成民协,直截了当、干脆利落,而且他就此成了民协的创始人,比在武协里当个没名没分的前辈好多了。”
王小军道:“小股东变成了董事长,所以他盼着原来的公司破产。”
陈觅觅疑惑地看着王小军,似乎是在等他解释,王小军小声道:“咱用田忌赛马的战术……”
“呵呵,是我急功近利了。”绵月道,“做大事者不拘小节,我是为了所有的武林同仁好。”
刘老六摊手道:“要不是老和尚不用手机我会等到现在?”
陈觅觅无语道:“可是咱们的上等马也未必比得上人家的下等马啊。”
绵月见无人说话,淡笑道:“看来各位也对自己没什么信心,要不这样吧——我们民协在场的只有三个人,你们武协也派出三个人,咱们三局两胜,如果我们赢了武协就此解散,大家从此来去自由;如果你们赢了,那我们这就下山。”
张庭雷一笑道:“绵月再厉害,不也没骗过你老六的法眼吗?这些你都是怎么推算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