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0章 王东来

“我爷爷……”王小军说了三个字,涩声道,“本想先赢上一局,输得不要那么难看,没想到天不佑良人。”众人听他这么说,才知道他压根也没想着能赢,不过这两句话说得不伦不类,竟是谁也悲怆不起来……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王东来已经站到了台上和余巴川面面相对,余巴川大惊失色道:“你……”他话音未落,王东来已经动手,他就像大人吓唬小孩一样高高的举起手掌,然后夸张地扇了过去,余巴川自打王东来出现以后就全神戒备,这时更是施展十二分本事,他一掌前一掌后,脚步斜踩,腰力凝而不发,这一招可谓攻守兼备匠心独具,几乎是凝结了余巴川几十年的功力!
陈觅觅和韩敏异口同声道:“没错,这个人选好!”唐傲的散花天女陈觅觅也亲眼见过,王小军要不是偶然学过游龙劲再加上三分运气,碰到他也是束手无策,如果由唐傲出战,确实提高了至少两成胜算!
陈觅觅死死拉住他道:“小军,咱不打了。”
王小军对绵月道:“大师,我们第一场的人选已定,你们打算让谁来啊?”
唐傲不悦道:“沙姑娘,你这话就说得有点大了吧?”
陈觅觅摇头道:“并没有,现在想来沙丽就是出现在唐家堡里的风衣人,当初咱们两个人也没能拿下她。”
然而沙丽竟然并不后退更不躲闪,而是继续向前飞掠,与此同时,她也抬手打出一颗金属球,这颗金属球比唐傲的散花天女大了一号,它激射而出,直直飞向唐傲身旁,众人无不摇头。在暗器大家面前班门弄斧也就罢了,沙丽的准头实在令人无语…和_图_书
王东来这才回头看看台下,淡淡道:“这里什么情况,我孙子要和人打架你们为什么拦着?”
周佳沮丧道:“想不到对方旧瓶装新酒,又用这种办法搪塞过去了!”
江轻霞道:“他们谁也不用你给他们交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这小暴脾气都知道这个道理,你还较什么真?”
王东来的巴掌还是结结实实抽在了余巴川脸上,他并未使用内力,只是把余巴川抽得在台上原地转了一个圈子,余巴川捂着脸,惶恐道:“你……”他殚精竭智的防守在王东来看来简直就像塑料糖纸一样花哨无用。
沙丽赢了一阵,一语不发地走下台去,余巴川换上她,冷冷道:“第二场我上,你们挑人吧!”
沙丽这时的目的很明显,她要欺近唐傲,利用近战的功夫打败他,唐傲微微一愕之后又是两颗散花天女射出,沙丽喝道:“不管用!”她随手也丢出两颗磁铁球把唐傲的暗器引开,两人瞬间已经贴面而立,唐傲面露莫名的苦笑之意,劈手朝沙丽斩去,王小军叹气道:“傲兄,第一局咱们输了,你下来吧。”唐傲虽然近战也不弱,但和沙丽相比还是差得太远!
王小军目光灼灼地盯着台上,王石璞忽然使劲按住他的肩膀道:“小军,成事在天,咱们认输吧,就算你爷爷在场,也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唐思思兴奋道:“二哥加油!让他们见识见识你的散花天女!”
沙丽白了他一眼,对绵月道:“我有把握对付唐傲!”
沙丽针锋相对道:“不信可以试试!”
王小军则苦笑道:“唐门没落压根就不关热武器和_图_书的事儿,他们该恨发明磁铁的人!”当初沙丽带人夜袭唐门的时候就是用一张磁铁网克制住了唐门暗器,想不到今天故技重施,而且居然又起了作用……
王小军双眼发涩,喃喃地叫了一声:“爷爷!”原来这老人正是铁掌帮帮主王东来,当世之上除了他,也再没有人能有这样的霸气!
不可一世的余巴川竟不敢多说一字,飞快地跳下台去了。
绵月犹疑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沙丽脚尖点地向他飞蹿而来,喝道:“那就开始!”
唐傲也跟着上台道:“你想就在这里比?”
陈觅觅小声道:“小军,你到底怎么想的?”
余巴川讥笑道:“哟,煽上情了,煽情要是管用的话,琼瑶早就当上武林盟主了!”
陈觅觅和韩敏一起好奇道:“那是谁?”
唐傲站在台上一头,对沙丽道:“你说开始就开始。”
王小军又问:“敏姐胜算有多大?”
众人被这道绚丽的神彩所震撼,一起低呼了出来!
唐傲镇定了片刻,轻轻推开众人,苦笑道:“最近和人交手总是输。”
“滚。”王东来只吐了一个字。
陈觅觅失色道:“又是这招!”
相对众人的大呼小叫,王东来却自始至终淡然得很,他从房顶撞击而下,似乎就像和平常人走自家的大门一样,他既不急着和孙子团聚,也不理会其他人的瞠目结舌,当他的目光扫上主席台后脸色一沉,喝道:“余巴川!”
苦孩儿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忽然放下手机道:“是有架可打吗?”陈觅觅只得又把他也拽住。
王小军道:“诶,你怎么骂人呢?”
唐傲宠和_图_书辱不惊道:“多谢垂青,那我就不谦让了。”
“啪!”
当尘土落尽,有人看到这老人的面目时,不禁都惊呼起来:“王东来!”
王小军一笑道:“可是咱们第一句一定要赢,所以我要找一个万无一失的人手。”
王小军忽然面向唐傲道:“傲兄,你愿意代表武协出一回场吗?”
唐傲竟不听劝,展开手脚和沙丽对了几招,最终被沙丽一掌按在前胸,踉踉跄跄地掉下台来,王小军、唐德、唐听风唐听雨一起扑上,总算是把他稳稳接住。
就在不可开交的这一刻,大礼堂的顶棚忽然轰然坍塌,一个人就像超人一样举着一只手掌从顶子上的破口直落而下,眼见离地三尺,他轻飘飘地一拧身站在了当地,这人身材瘦小,头发、胡须都乱蓬蓬地缠在一起,是一个上了岁数的老人,他的一双眸子并不如何精光闪烁,但随意一个眼神都让人觉得不由自主地心生畏惧,这老人站在那里,头顶上的砖头水泥还在不停扑簌簌掉落,显得他就像如天神,不,天魔下凡一样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就连那些打了结的头发胡须都分外耀武扬威!
这时韩敏走过来道:“让我去会会她!”韩敏这个时候站出来并不是要抛头露面,而是要担着莫大的责任鼓起万分的勇气,如果她失手了,以后人们说起来武协的解散峨眉也要背负一半的过错,可是除了韩敏之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人选了。苦孩儿武功虽高,但他心智不全,华涛有没有把握还在两说,主要是他未必肯出手得罪绵月。
唐傲吐了一口气道:“这就是我们的过错了,我早就该想应对的和-图-书法子,嗯,以后我在散花天女里加点合金的影针……”他话没说完就猛烈地咳嗽起来,沙丽那轻描淡写的一掌,居然就把他伤得不轻!
但就在这一瞬,唐傲将爆未爆的散花天女忽然如同被狂风吹落的花瓣,一起陡然转向全都粘在了沙丽发出的金属球上,一阵细密的噼啪声,金属球带着一团乱糟糟的影针和半颗还未散开的散花天女飞离主席台,就像一场暴雨还未落地就被蒸发得无影无踪!原来沙丽射出的,是一颗强力磁铁。
沙丽微微一笑道:“大伙不用害怕,我保证他的暗器不会乱飞。”
王小军道:“绵月那一局咱们认输,我去对付余巴川,虽然只有三成机会,但对咱们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了。”
果然,王小军紧接着道:“算了,我也不是什么良人,不佑就不佑吧,我去跟这老小子把命一拼,然后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下面众人一听这还了得,大家本来都挤在门口,这会巴不得赶紧躲得远远的,也有不少聪明人把礼堂里的桌椅板凳都堆在面前形成一个“堡垒”,自己好躲在后面,虽然唐傲自己不喜欢“像热兵器一样的冷兵器”这个称赞,但这里的人都早闻散花天女的大名,子弹可是不长眼的!
王小军道:“你有把握吗?”
沙丽神色淡然道:“请放心。”说着一掠上了主席台。
王小军道:“这老小子先伤了老胡,又伤了冬卿姐,现在又轮到我大师兄和唐傲,我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韩敏同样是摇头道:“一半也没有。”
两人相距恰好是十步左右,沙丽向前一蹿骤然把距离减到了六七米,这也正是www.hetushu.com唐傲散花天女黄金距离的底限!唐傲指尖一动,一枚精致可爱的金属小球已经被他握在掌心,他胳膊一扬,那颗小球顿时爆发出令人神驰目眩的光芒!
陈觅觅道:“你想让我去对付沙丽?”
王小军对四周围着自己的人道:“别说了,大家都看着呢!”可是王石璞、陈觅觅、韩敏等人均是拼全力拽住他不让他上台。
王小军一字一句道:“我过不了我自己这一关!”
王小军站在礼堂正中大声道:“傲兄,别跟她废话了!”这时华涛江轻霞他们也已到了台下,王小军挡在中间就是为了多一道防护,万一唐傲的暗器飞过来他好用游龙劲接着点,会场里如今名义上都还是武协的人,他可不能让唐傲四面树敌。
众人见到这一幕,都觉不是滋味,虽然有些人心里已经认可了绵月,有些人对武协的现状心灰意懒,可说到底,他们毕竟还是武协的人。
绵月微微踟蹰,王小军的心思他自然清楚,第一局对武协一方来说至关重要,一旦输了那就表示全无希望,唐傲这种偏门选手反而有种无差别性,除了自己亲自下场,让余巴川或者沙丽出场可说都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万一余巴川输了,那自己一方就会陷入被动,但自己第一局就出场的话也难以服众……
就在这时,沙丽自告奋勇道:“大师,我去!”
王小军苦笑不得道:“行了学霸哥,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胡泰来上前一步道:“你为了我能磕头拜师,为了苦孩儿不惜得罪全武当,为了门口的理发馆老板,和全城的混混打了半夜,我知道你讲义气,可你不能总为别人活着吧?”
然而——